笔趣阁 > 禁庭 > 第 5 章

第 5 章


  外界对今上的揣测有多少是真,她不知道,但是恪尽人子的孝道,这点大约有些依据。太后的宝慈宫,宫掖规格只略逊于前朝紫宸殿,台基建得很高,从天街到丹墀,约摸有二十多级。如此堂皇鼎盛,在这泱泱后宫中算是独树一帜了。

  秾华牵裙而上,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宫里眼杂,她们这些外来客,在正式受封之前要经受一系列的考察筛选。大到品性见识,小到谈吐行坐,无一没有衡量标准。所以要慎,要稳,太后是通往中宫宝座的头一道关卡,只有讨得她的欢心,在后宫行走,才能多一份底气。

  石阶上的龙凤纹闪退出视线,她逐级攀登,到达顶端时,眼前豁然开朗。宝慈宫正殿两侧矗立着巨大的金漆青龙八窍香鼎,鼎中香烟袅袅,一股檀香气盈满乾坤。宫娥引她进殿,殿中相思方纹地板打磨得光可鉴人。她低头看地上倒影,仿佛隔着波光看水晶宫,两掖摆设精巧,一路走一路微漾,很有趣致。再往前几步,见屏风宝座上端坐一人,穿翟衣戴博鬓,一副隆重打扮。

  她敛神站定,举手加额行拜礼,“大绥成国长公主,恭请太后常乐无极。”

  她穿流彩暗花云锦宫装,人虽纤细,却架得起满身繁复的锦绣。太后从上到下仔细端详,宫中女人,但凡长得美些,总有股妖俏之气,她竟是个例外。她的美是明净优雅的,有她独到的姿态。让她想起以前一位善用金碧画牡丹的画师,寥寥几笔,可以勾勒出别样的妩媚与昂扬。

  太后声音里都含了笑,吩咐左右搀扶起来,和煦道:“长公主远道而来,路上辛苦了。素闻长公主美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二十年前曾与你母亲有过一面之缘,多时不见了,郭太后安好?”

  她恭顺应个是,“谢太后垂询,我母亲一切都好。秾华离开建安时,孃孃曾嘱咐我问候太后,另备了薄礼,命我转呈太后。”

  两只锦盒颇为玲珑,内侍进献上去,太后看了一眼,笑道:“你母亲有心,老身身子骨尚且硬朗,有劳她挂念了。”

  正说话,琴台公主后面也到了,稽首行了礼,同样有礼呈上。太后看来很欢喜,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抬了抬手,赐公主们入座,一面道:“今天是黄道吉日,禁庭一下子飞进两只金凤凰,是我大钺之福。二位公主刚到,但是不要拘谨才好,这里和自己家中是一样的,各自随意些。”反复看了又看,点头道,“公主们都是好相貌,什么样的山水才孕育出这样的美人儿呢。我只有官家一子,不曾有过女儿,日后婆媳就像母女一样相处,我也十分的圆满了。”

  当朝太后母家姓王,悯帝在位时封贵妃,品阶不及云观的生母,但也高得足令后宫佳丽仰望了。云观死后两个月,他母亲崩于庆寿殿。到底是伤心过度还是遭人谋害,不得而知。反正受益的是殷重元母子,由此可见这位太后表面和蔼,私底下只怕也不简单。

  可是这宫廷中,又有哪个是简单的呢?看开了其实没什么,彼此都是长袖善舞,谁也不比谁干净。

  持盈实在是个活泛的人,她不怕生,言笑晏晏道:“既这么,我和阿姊就随官家,直呼您为孃孃了。孃孃是信佛还是信道?”

  太后挑了眉,有意问她:“道禅本一家,信佛怎么样?”

  她想了想道:“信佛好啊,佛法无边么。”

  “那么信道呢?”

  “信道也好,道法自然。”她笑起来,“我母亲信道,对老庄很是推崇。每每命我抄书——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太后听了愈发和善了,拢手说:“好得很,我和你母亲一样。不过此道非彼道,道家与道教还是有区别的。你们孩子家多悟道,好修心养性。这宫掖明争暗斗太多,到了你们手上,望和睦相处。和则静得所安,是以圣人守和。我迁至宝慈宫后重修了台阶,你们来时可数过有多少级?”

  持盈答不上来,转过眼看秾华。秾华笑道:“我恰巧数了,共有二十八级。”

  寸步留心,这是极好的。太后赞许地看她一眼,“不是二十七级,也不是二十九级,长公主可解其中意?”

  她微微俯首道:“我并不从佛从道,一点拙见,说出来孃孃别笑话。帝王之数为九,后宫阁分当避讳。二十八级,减之一分有克撞,两数相合是为圆满。道家讲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孃孃这样胸襟,秾华当以此为训。”

  太后欣然而笑,初现的一点老态转瞬淡了,“官家弱冠即位,到如今正满三年,样样具好,只有一点叫我忧心。如今二位公主和亲大钺,望万事以官家和禁庭体面为重,潜心辅佐,方不负我对你们的期望。”

  这算是郑重托付了,秾华忙和持盈起身行礼。心里不免犯嘀咕,二十三岁不近女色,也没有一位皇子皇女,想来不是有隐疾,就是有龙阳之好。她们才来,太后的话暂时挑拣着说,世人都好面子,等日子久了,想瞒也瞒不住。

  这厢兀自盘算,那厢内侍扬声通传,一句“官家到”,震得广袤天街回音隆隆。她略往后挫了挫,掩其锋芒垂首侍立。眼神一晃,见持盈不动声色,一直嬉笑如常的人,脸上突然显出与年纪不相符的持重来,这种神色不是拉着脸、沉着嘴角就能佯装的。秾华反而舒了口气,她也怕自己被宫中的勾心斗角蒙蔽了双眼,怕把别人想得太复杂,让自己陷入四处树敌的窘境。其实是她多虑了,依附权势而生的人,真正天真无邪的不会送来联姻。何况乌戎是得知绥国派出了送亲队伍后匆匆筹备,目的再明确没有,就是怕大钺和绥结成联盟,乌戎落了单,直挺挺挨打。

  所以她们之间的争夺在所难免,未来不知是怎样的一副场景,谁荣谁辱,各凭本事罢了。

  她静下心来,没法抬头,眼梢却留意殿门上的动静。未几见两个内侍黄门在槛外站定了,一双乌舄踏进视野。今上着绛色纱袍蔽膝,腰束金玉大带,从倒影估猜身量颇高,只是那木地板映不清他的面容,他背光站着,晦暗的,也许还有些狰狞。

  秾华心头发紧,指甲用力掐住掌心,此刻的心境竟有些难以言喻了。憎恨里夹带了恐惧。为什么恐惧,大约是因为初来乍到,对陌生的环境还不能适应吧!

  今上步态佯佯,从她面前走过,至宝座前揖手:“臣与孃孃请安。”那嗓音难以描绘,犹如琉璃相撞,冷冽中透出一种奇妙的错觉,似乎孤高,却又有种悲天悯人的味道。

  太后受了今上一礼,指指两掖,“这二位是绥国和乌戎来的公主,请官家相看。既已入了宫,位分还是早些定下的好,否则人心浮动,日子也过不到一处去。”言罢又笑道,“先头我们相谈甚欢,官家一到,公主们便害臊不说话了。快别拘着了,进了一家门,便是一家人,先与官家见礼罢!”

  两人听了指派,施施然顿首跪拜。今上话不多,请她们免礼,却也不是完全不近人情,探手在二人肘上微微一托,旋即便放开了。

  无论如何算是个守礼的人,应该和传闻没有太大出入。秾华顺势抬眼看,恰巧与他视线相撞,心头顿时一悸。

  恶人应当有个恶毒的面相,就像午后那个梦里人一样,横眉竖目,满脸的不耐烦。可他却不是,他有英挺的眉,深邃的眼。那份生而高贵的气势长在他骨血里,即便满含冷漠,也不是粉墨后的武装。仿佛他就应该是那样,站在九重塔顶,俯视众生。

  孃孃说只要是个男人,便不能抗拒她的容色,但他只是毫无感情地一瞥,她没能捕捉到任何惊艳的光。看来前路漫漫,要近他的身必先进他的心,这种浑身长刺的人,就算得以亲近,只怕也要扎得自己伤痕累累了。

  他在上首舒袖端坐,“我已差人出使大绥和乌戎,代我答谢国君美意。二位公主长途劳顿,不必拘礼,请坐罢。”

  如果愿意和对方对话,必定留个楔口,好让人有应承的机会。但他收势很快,完全轮不着她们表明决心。秾华和持盈道谢落座,气氛忽然变得局促起来,不像后宫中的家常相处,恍惚置身朝堂上,充满了诡秘错综的暗涌。其实大家心照不宣,和亲确实是种外交手段,现在谈情说爱为时尚早。她们是别国来的,身上背负使命,注定将来的所有感情都带着政治色彩。

  官家神色安和,打量一侧的持盈,“我为王时曾随使节出使乌戎,晚宴上见过公主。”

  持盈啊了声,“官家还记得我么?我那时尚小,大病初愈随我爹爹宴请尊使,算算已经过去七八年了。”她巧笑倩兮,溢美之辞说得相当刻意,“官家天生有王者气,我曾问爹爹,那位是不是钺国太子,爹爹说不是,我还满心为官家惋惜。如今我入大钺,官家风采更甚往昔,是我之福,也是我乌戎之福。”

  今上寥寥一笑,唇角有寡淡的味道,断不明是赞同还是嘲讽。持盈面上一僵,惴惴不安不起。

  秾华静坐着,察觉他目光调转过来,略偏过身子,等他开口。

  可是等了半天,上座却一味沉默,只听铜钱在案上旋转,发出迅捷连绵的声响。她凝神静气,铜钱越转越慢,终于啪地应声而倒。这回总该说些什么了,不想却又迎来新的一轮,边缘破空,甚至引发嗡嗡的震荡。

  要比耐心么?这倒没什么。崔竹筳授课不单讲四书五经,每天还命她打坐。入定太多,呼吸微细,心念也微细,对于等,她有独到的心得。

  两下里都不言语,只听见玉漏滴答,和那铜钱偶尔的倾倒之声交错,回旋于大殿之上。终于他轻轻咳嗽一声,话不比对持盈,说得颇有锋棱。

  “建安城中有美人,倾国之姿,颠倒众生。可惜成国长公主不是出自绥廷,据说是郭太后入宫前所生?”

  换了别人当要窘死了吧!她看见持盈投来目光,自存了三分讥笑。她却从容得很,欠身道:“与大钺联姻的是大绥,绥国以建帝为首,我是建帝亲姐,如何不能侍奉官家?”言罢抿唇浅笑,眼中一派澹宁,“官家是大乘之君,气魂寰宇,世事洞明。大绥若是随意找个宫女冒充,那才是对官家的大不敬。我与我主一母同胞,虽然不是出自绥廷,但对官家的仰慕,和别人毫无二致。官家心中容得下万里河山,竟容不下我一个小女子?”

  她有这样气魄,倒是出乎他的预料。最后那句有些份量,不册封她,显得大钺小家子气似的。今上眸中微漾,缓缓摩挲铜钱表面,顿了下方道:“不单如此,我还听闻长公主和怀思王是旧相识,可有这回事?”

  秾华心里骇然,她果然是小瞧了他。大钺王座最后的赢家,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云观的行动全在他掌握之中,那她的存在对于他,也许从来就不是秘密。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26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