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庭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她受了惊吓,往后一挫,跌回滑丝锦被上。他侧过身来,眼风像薄削的刀片,如果真的有像有形,只怕早就把她千刀万剐了。

  但是那刀片虽利,渐渐却转移了方向。她心里纳罕,顺着往下一看,原来上身只剩一件宜男花锻抹胸,光溜溜的双肩暴露在他面前,连件蝉衣都没披。

  她顿时飞红了脸,扯过锦被裹住自己。然而酒疹的后劲还没完全消退,刚才太专心恨他,恨得忘了痒。可是捂起来,那份爬虫一样的梭梭触感就在颈间盘桓,她忍不住又探进去挠了挠。

  “官家醒了?”她支吾了下,“我原以为你不会来的。”

  “今天大婚,这里是我和皇后的洞房,怎么不来?”他似乎还没完全醒转,语调里有种懒散的味道。眼睛半开半合,目光透过浓密的睫毛溢出来,落在她的颈项上,“怎么,还痒?”

  她唔了声,在发热的皮肤上用力搓了两下,“已经好多了,我不胜酒力……”稍稍趋前一些又问,“官家什么时候醒的?”

  他说:“你刚才踩了我一脚。”

  她顿时头皮发麻,果然自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半夜里脑子糊涂,之前是被绊了一下,后来一看是他竟给忘记了。但愿她没做出什么愚蠢的举动来,只不过横眉冷眼瞪着他,没有人证和物证,不算是罪过吧!

  她矮下身子,两肘撑在簟子上,换了种哀婉委屈的语气,轻声说:“踩疼官家了么?我一向一个人睡,今天又醉了,不小心冒犯了官家,官家别恼我。”

  他转过脸来看她,淡淡的一瞥,无情无绪,“皇后不必太拘谨,这禁苑之中,能与我平起平坐的,只有你了。”他指了指引枕,“躺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其实是个古怪的处境,就和大多少夫妻枕席间谈天一样,也许别人看来没什么,秾华却觉得别扭。可是他醒了,醒着和睡着时判若两人。她可能有点欺软怕硬,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她一度跃跃欲试想要掐死他。可当他两眼一睁,她顿时又退缩了,因为很清楚实力悬殊,既然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再等待时机了。

  她很顺从地躺下来,体态轻盈,拢着那引枕,一弯玉臂遮挡住半张脸。

  这种姿势他不陌生,通常对人产生防备时,才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他探过手把她的胳膊拨开,拨完了,手指在被面上反复擦了两下。

  秾华垂眼看,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官家有话,但说无妨。”

  他仰天躺着,十指交扣置于腹上,没有马上回答她,过了很久才道:“绥国愿与大钺结为唇齿之邦,出嫁公主以作质婆,永不许兴兵相犯……皇后觉得,这话有几分真假?”

  秾华听得怔愣,“这是绥使带来的和亲书?”

  “是啊,以作质婆……皇后知道质婆是什么意思么?”他望着山水帐顶,并不需要她作答,径自道,“你如今的处境,就和当初的云观一样。绥国只要有半丝不轨,你命丧刀下,首当其冲。”

  她心头一跳,上次在宝慈宫也是这样,仿佛他长了第三只眼,一些掩埋起来的真相,用不着挖掘就能洞悉。她和云观的牵扯,吃不准他究竟知道多少,但每每提起总让她胆战心惊。她谨慎地觑他脸色,未见喜怒,便试探道:“既然如此,官家立我为后,想必是力排众议吧!我这样的假女,人微言轻,就像十斤的秤砣压不住百斤的秤,乌戎公主出身高贵,官家为什么放弃她,而选择册立我?”

  他脸上依旧是揣摩不透的一种神气,秾华发现他每次说完都要有一段时间的停顿,也不知是不是小时候落下的毛病。但说他半疯半傻,世上怎么有他这样的傻子疯子?他的心思莫测,这一步踏出来,猜不透下步又会怎样。

  他倒是不讳言,“以大钺如今的国力,足可以令四方称臣。宫闱之中怎么安排,并不动摇大局。”

  她更不明白了,“那么官家指派皇后只凭一时兴起么?”

  他闭上眼,幽幽长叹:“你与云观幼年时便在一起,你们一同读书,一同嬉戏。云观曾替你簪花,郑重对你承诺过,他日登基,必迎你为皇后,是不是这样?”他转过脸来,嘲讪地一笑,“只可惜他没能等到这一天,我作为兄长,理应替他完成心愿。如今你已是大钺的皇后,云观地下有知,应当心满意足了罢。”

  这些话居然可以开诚布公地说出来,秾华顿时怒不可遏。原来他早就了然于心了,那么她入禁庭的目的他也应该清楚。属于云观的东西他要抢夺,云观喜欢的人,他也要据为己有。

  她再躺不住了,撑起身道:“官家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慢吞吞坐起来,冷着眉眼道:“云观一心想迎娶你,你呢,却一心要做我的皇后,这不是天大的讽刺么?既然如此,何不成全你?从今日起,你可常伴我左右了。怀思王已死,我希望你能忘了他,只要记住和你拜堂成亲的是我,和你生儿育女的也是我,这就足够了。”

  她到这时才发现自己跳进了他张开的口袋里,亏她这样赶咐,还为此沾沾自喜,原来在他眼里蠢不可及。现在怎么办?她的全盘计划都乱了,要回头也来不及了。她简直没法理解他,把一个大威胁放在自己枕边,到底是太有把握,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勉力克制自己,既然到了这步,似乎只有将计就计了。她慢慢伸出手,犹豫了下才去牵他衣袖,哀声道:“官家突然同我说这些,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原本这件事官家不提,我也不会再想起了。我和云观是童年挚友,云观回大钺那年我才十三岁,即便有承诺,也不过是口头打趣,官家怎么当真呢!”

  他笑了笑,灯下面如冠玉,却笼罩着令人难以言说的阴冷恐怖。他勾起胸前垂落的一绺头发,夹在指尖垂首打量,语气有点无关痛痒,“云观回大钺后,你们仍有书信往来,要看么?要看的话我命人取来,紫宸殿的后阁里有一大摞呢!”

  她顿时白了脸,连嘴唇都一并褪了血色。水仙一样的人半跪在榻上,因为气愤急促喘息,那副漂亮的锁骨便显出一种肃杀的美来。他略拿眼一睨,沉声道:“所以永远不要在我跟前说假话,你既当了皇后,就安安稳稳镇守你的中宫。这一世的荣华富贵已经凿在骨肉上了,不要都不成。”

  秾华还想开口,案上红蜡的灯捻子颤了颤,火光跳动好几下,逐渐暗下去,殿里陷入一片黑暗。

  看不见倒好了,她灰心丧气,恨不得扒开胸膛好好哭一场。这算怎么回事呢,她到底技不如人,和这只老狐狸斗,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外间守夜的宫灯隐约从窗扉间照进来,她看见他重新躺回去,拍拍身边的凉簟,大概瞌睡又上来了,齉着鼻子说:“天还没亮,再睡会儿。”

  她如何还睡得着?要是现在伸手能够到灯台,她非照准他的脑袋狠狠来两下不可!她不甘心,偷鸡不成蚀把米,越是这样越恨他。可是现在不能硬碰硬,万一惹恼了他,自己怎么样倒是其次,她带进宫的那些人恐怕也要跟着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见她没有动静,复又示意,她无计可施,忍气吞声躺了下来。心里实在反感,尽可能离他远一些,谁知他不太高兴,寒声问她,“皇后怕我么?”

  她说不是,“我听闻官家不愿意外人近身……”

  他哂笑一声,“皇后与他们不同。”

  秾华欲哭无泪,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来。毕竟是洞房花烛夜,先前她醉得颠三倒四,现在酒醒得差不多了,他是不是打算行使做丈夫的权力了?

  “官家……”她稍稍挪了挪,“我今日不大方便。”

  他大概是第一次听女人说不方便,愣了愣才道:“偏殿有便桶。”

  她脸上火辣辣烧起来,愤然想他一定是故意的,阴谋阳谋侃侃而谈,天底下还有他不明白的事么?偏偏说起这个就打马虎眼。她入禁庭前是想过,到了宫里不求保住清白身子,但一切付出要有意义,至少能以杀他为前提。可是现在全乱了,她的计划成了泡影,他时刻把她捏在手心里,如果不明不白交代了,她对不起云观,也对不起自己。

  她交叉起两手抱在胸前,把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黑暗里看来像只刺猬。

  他的声音渺渺的,不知怎么,似乎飘得很远,“封你为后,不单是为云观,也是为我自己。太后总是在我耳边念叨,后位不可悬空,空则生乱。这禁庭里的女人,每个人都有愿望。我不喜欢欲壑难填的人,也不希望看见日渐强大的国家落进外戚手里,所以只有你最合适。”

  秾华几乎要发笑,自己野心勃勃,却要防止别人贪得无厌,这话从何说起呢!

  “官家既然什么都知道,对我能放心么?”

  他眯眼看她,她把脸偎在手背上,意态萧然,也看不清五官。只有那娇脆的轮廓仿佛逆光的剪影,半带朦胧地镌刻在黝黑的紫檀床架上。

  他不以为然,“你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少年侠气,最是无用。皇后年轻,要学的还很多。”

  这样一副洋洋自得的语调,把自己描摹成个中好手似的。她既怨且怒,索性背过身去,“明日我就回庆宁宫。”

  他说:“你走不了,殿门都锁起来了,要出去除非翻窗。”

  这下子她更觉得郁闷了,太后果然是个合格的母亲,为了要皇孙煞费苦心。这样关着就有用么?离心离德的两个人,强凑在一起也成不了事。

  各自脑中都有盘算,彼此沉默不语。不知过了多久,在她几乎要睡着时,听他低声哼唱起来:“你可吃蛤/蟆,吃么我去抓。你可吃莲蓬,吃么我去掐……”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27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