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庭 > 第 32 章

第 32 章


  她一匙接着一匙,他疲于应付,只得撑起身端过药,仰脖直接灌了下去。

  她拿手绢替他掖嘴,他倚在引枕上看她脸色,“皇后适才说心情不佳?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做的那些卑鄙的事么!她不方便直接质问他,只是自己气恼着。再看他一眼,他轻轻拢着眉头,人模人样,很难把他和那件事联系在一起。

  罢了,他有伤在身,容后再说吧!她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心里不痛快,现在好些了。”

  他总能从她的话里发现一些意外之喜,比如她先前心情不好,一定是在担心他的伤势。现在转晴了,是因为他把药喝了,情况也比昨日有改善。

  他嗯了声,“有什么不快同我说,孃孃禁你的足,我把你传来,这个禁足令便作废了。”

  她听了斜过眼睛来看他,“召我来难道不是为了伺候官家么?我知道你嫌弃那些黄门,近身照应的事便交给我吧!”

  他听了微微低下头,往里面让了一些,“皇后上床来。”

  “为什么?”她说,“我就坐在你对面,不好么?”

  他又不说话了,就那么看着她。她无奈,蹬了鞋爬上去,怕碰着他的伤口,有点畏畏缩缩的挨在边上,“官家是不是很喜欢坐车时候那样?咱们肩并着肩说话?”

  他的唇角微微扬起来,“我喜欢和皇后靠得近一些,近得可以听见你的心跳。”

  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嘀咕了声:“听我的心跳做什么,离得近了怪热的。”

  他不以为意,摸了把蒲扇递给她,“有劳皇后。”

  他爱使唤人,她鼓起腮帮暗忖,现在且让你得意片刻,等我拿住了证据,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捋了袖子给他打扇,突然想起他的乳名,又觉得十分好笑。便歪脖儿觑他,“官家,我昨日听见孃孃唤你的乳名,原来你叫得意呀。这个名字取得真好,难怪你总是得意洋洋的样子。”

  他愣了下,“我何尝得意洋洋了?”

  “没有么?”她含笑看着他,“真的没有么?”

  不知为什么,有她在身边,他就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还记得初初大婚时他端着姿态,那时经常可以占上风,后来渐渐不成就了,倒不是旁的,只是愿意随她的性子,不忍心太苛责她罢了。

  她促狭地追问,他没能撑多久,最后还是缴械了,“可能……有时候有一点。”

  她咧嘴笑道:“不是有时候,是经常,你自己不知道,我却看得真真的……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有人情味,比重元好听。”

  他板了脸,“你敢直呼今上名讳,大不敬之罪!”

  她嗤了声,“我唤自己的郎君,官家要治我的罪么?那我下床听候发落?”

  她说着挪动身子,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了回来。

  彼此靠得很近,身与身相抵,突然有些意乱情迷。殿中静谧,只有他们两个,她的脸、她的眼,充斥他所有的感官。他欺近些,“你叫我什么?”

  她后撑着身子,因紧张红了脸,“得意?”

  “不是。”

  “重元?”

  “不是。”

  她明白过来,愈发局促了,低头轻声说:“郎君。”

  他的手慢慢攀上她的脖颈,指尖游移,落在她的脸颊上,“我喜欢你这么叫我,很多事……我都喜欢。”

  他的眼里有揉碎的金芒,闪闪烁烁,令人晕眩。她凄迷望着他,他离她越来越近,手指从脸颊移到她的唇上。一点一点描摹,仿佛她是精瓷做成的。

  “昨日你在人群里叫我,郎君、郎君……”他说得很轻很轻,只有她能听见,“我觉得自己和普通的丈夫没什么两样,我爱自己的娘子,我想保护你。可是大难来时却要你为我挡刀……你不该那样。”

  她脑子里晕沉沉的,看见听见的只有他匀停的眉眼、模糊的嗓音。

  爱自己的娘子,是她听错了么?她感到窒息,因为紧张,甚至不敢动弹。抓紧了裙裾,勉强说:“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害怕你会死。”

  他手上停顿下来,似乎有些彷徨,“你不希望我死么?昨天明明是个好机会。”

  这个问题她也问了自己很多遍,始终没有答案。她犹豫地把手搭在他肩头,“官家,你能不能告诉我,云观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这么敏感的问题,却没有惹恼他。他笑得很惨淡,“为什么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我才是你的丈夫,云观的生与死,都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他并未正面回答她,其实她心里也有数,皇权之争,从来就是一片腥风血雨。今天胜利的是他,所以云观不在了。如果登上帝位的是云观,那么他也要为失败付出代价。

  “让你在我和云观之间选,你会选谁?”他抚摩她精巧的下颌,已然挪不开手指,“如果落选的那个得死,你选谁?”

  她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抓住他的手,缓了口气说:“我不想选,你不要问我这么复杂的问题,否则我心情又要不好了。”

  也就是说他和云观在她心里的比重已经同等了么?他欣慰地笑起来,不问便不问吧,就这样已经很好了。

  她近在咫尺,完美的脸,青涩的身体,如同凭空生出许多手来,不轻不重抓挠他的心。以前以为自己寡欲,即便喜欢,也不会有别样的心思。可是她在身边,他不由得想入非非。不管多亲密,总还是不够,还可以把距离拉得更近。

  玲珑的曲线,娇艳的红唇,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他心跳如雷,趋近、再趋近些,他想吻她,发乎情的,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他贴上去,可是有什么横亘在他们之间。一丝甜味弥漫进来,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摸了一粒胶枣,十分煞风景地塞进了他嘴里。

  她眼明手快跃下床去,回身笑道:“官家伤势未愈,最忌浮躁,当静养。怎么样,胶枣好吃么?”

  他没有嚼,丧气地裹在半边脸颊,直起身问她,“你去哪里?”

  她优雅地拂了拂衣裙道:“官家上身有伤,好好休息才是。我不去哪里,就在殿中等你。你睡一会儿吧,睡醒了咱们再说话。否则叫孃孃知道,又要怪我带坏官家了。”

  他显然不大满意,只是不好发作,重又躺了回去。冷着眉眼道:“皇后勿走远,我随时会传召你。”一面说着,一面嚼那胶枣。

  禁中的娘子们,大概谁也没想到她们的官家会是这样的吧!她看着他努力装出威仪来,简直有点同情他。便不迭点头,“我不走远,在前殿等着你。你昨天流了不少血,我叫人炖当归乌鸡给你补元气。”

  他听了实在笑不出来,讪讪道:“当归乌鸡……有翰林医官替我配药,皇后不必劳心。”

  她却很热络,摆手道:“应该的,你别管,快些睡罢!”说完不逗留,闪身退到屏风外面去了。

  今天天气真好,皇后掖着两手站在廊下眺望远方。见录景在抱柱旁侍立,体恤问道:“录押班昨天有没有受伤?”

  录景揖手,脸上带着愧色,恭敬道:“谢圣人垂询,臣无恙。可是未能妥善护得官家周全,臣死罪。”

  昨天那种局势,也亏得他拼尽全力替今上解围,如果没有他,今上不会只伤一条胳膊。她摇头道:“等官家痊愈,我自当请旨替你讨赏。录押班忠心耿耿,我心里很是感激你。”

  录景闻言忙长揖下去,“圣人言重了,这原是臣职责所在,不敢居功。”

  她转过身去,瞥了偏殿一眼,口中含糊道:“押班不必自谦,昨天的经过我都看在眼里,自然是你当得起,我才会向官家保举你。哦,你替我吩咐下去,命厨司炖当归乌鸡汤来。你亲自看着,要文火慢慢熬,熬得越浓越好。”

  录景踯躅了下,对秦让使个眼色,自己领命去了。

  皇后在檐下慢慢打转,踱久了无趣,便问秦让,“官家平常在哪里读书?”

  秦让呵腰应道:“官家的书房设在偏殿里,平时不许人随意进出。”

  她哦了声,“我也不许么?”

  帝后相处得如何,外人其实是雾里看花,似乎恩爱缱倦,又似乎隔着一层,很难说得清楚。秦让不大好回答,毕竟这位是皇后,若得罪了,以后日子堪忧。但今上的规矩摆在那里,要是敢唐突,只怕连活都活不成了。便惶惶道:“官家曾有令,臣也是依旨办事,还请圣人见谅。”

  她笑了笑,低声道:“官家睡了,我闲着无聊,进去看书罢了,不会随意动他的东西。我是皇后,就算官家要怪罪,有我一肩承担,绝没有叫你背黑锅的道理……秦高品莫非信不及本宫?”

  听她话里的意思是执意要进去的了,秦让吓得跪下磕头,“圣人万万不可,臣卑微如草芥,死不足惜,可圣人不一样。官家的脾气圣人是知道的,臣怕……”

  “怕什么?”他跪在地上引人侧目,她故作凶相地斥他,“快些起来!你越是遮遮掩掩,我越是要进去。你若不言声,出了岔子有我。你若一径阻挠……哼哼,我就说是你请我进去的!”

  秦让都傻了,呆呆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回应。

  她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厚道,不过事已至此,容不得再迟疑了,转身便进了殿门。秦让不敢高声说话,心里又怕,疾步跟在她身后,期期艾艾道:“圣人……嗳,圣人……”

  她大袖一拂,“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成?你莫不是想离间我与官家?”

  秦让吓白了脸,反正阻止不了她了,哭丧着脸道:“臣在外……替圣人守门。”

  这才像话!她很满意,笑道:“差事办得好,回头自有褒奖。”佯佯踱进了内殿里。

  书屋算是很私人的地方,他办事极有条理,其中摆设中规中矩,清对淡,薄对浓,各有各的玄妙意境。秾华站住了脚,抚着唇四下查看,心里有忌讳,动过后都得恢复原样。可惜找了半天,除了整柜的书,就是些文房及香炉花草,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她有些泄气,要抓住把柄不容易,毕竟禁中地方大,他的私房物件未必全放在这里。

  怎么办呢,难得进来一趟,空手而归委实不甘心。里间挂了半幅湘妃竹帘,隐约可以看见置了一张弦丝雕花榻。她转进去,发现这里是个别样清凉的地方,陈设雅致,处处透着小情趣。

  转了半天有点累,她在榻上坐下歇脚,靠墙处有一根五色丝编成的流苏,风吹进来款款轻扬。她也是好奇,随手扯了扯,结果哗啦一声落下一副卷轴,把她吓了一跳。定睛细看,画上妙龄女子执扇而笑,那眉眼神情分明就是她。

  这歪打正着了么?她惊讶不已,看来这就是东宫的那副画像吧!云观的运笔她记得,一起一落细腻婉转,他曾经替她画过一张扑流萤图,就是这个用色!

  好啊,可算让她拿住了!怪道他不许人进来,这是他的贼窝,当然害怕被人发现。看看这画儿挂的位置,他还挺悠闲,躺下一拉就能看见,简直无耻!

  她又气又恼,决定把画摘下来,好好同他谈谈心。只是挂得高,不太好拿。左顾右盼,发现紫檀八仙立柜旁有张杌子,正好可以拿来使一使。

  她牵了大袖上去拖,不防衣摆镶滚的蝉翼纱勾在柜门的铜栓上,牵绊了下,险些勾破。柜门被拖开一道缝,她顺势拉开,架子上搭着件紫色的圆领袍,肩头织流云暗纹,似乎在哪里见过……她探手去拨,忽听磕托一声,什么东西砸了下来。她弯腰去捡,抽出来一看,是个长着獠牙的饕餮纹面具……

  她看着这面具,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之前她也曾怀疑,但龙图阁那次的绛紫衣袍在灯下屈成了褚色,她一直觉得只有禁中黄门才穿那种颜色,便自发把范围缩小了。谁知兜了个大圈子,真的终究假不了。

  好个殷重元,她已经不知道拿什么来形容他了,仅仅是不要脸么?不是,他是丧尽天良!

  她捂住胸,一阵阵气血上涌,冲得她心头发颤。他究竟有多无聊,无聊到以捉弄她为乐。别人娶了妻子是用来爱护的,他就这样拿她当猴耍。头一回在龙图阁,第二回干脆进她的寝宫,张牙舞爪弄得她一身淤青。等她去柔仪殿找他,他还装得睡意朦胧?

  他不单疯,还是个极好的伶人,演什么像什么。这下子好了,被她戳穿了,看他拿什么脸来面对她!

  她带着傩面气急败坏走出了书屋,秦让在门前蹲守,见她携了东西出来,一时吓得魂飞魄散。扑通跪下,膝行上前抱住了她的腿,压声哀告:“圣人,圣人……您这是要小人的命了……”

  她垂首看他,冷冷一哂:“秦高品,我的命也快没了。”

  秦让目瞪口呆,她扬了扬手里的傩面,“你看好玩么?”

  秦让还怔怔的,见她要挪步,忙道:“圣人往哪里去?官家还未醒呢!”

  她站住脚,细一思量,拐进了右手边的穿堂里。那里照不到太阳,很少有人来往,正好让她冷却胀热的头脑。

  台阶离地面有段距离,她放下傩面坐在阶上,裙裾被风吹起,脸上凉凉的。仰头看檐外蔚蓝的天,碧空如洗,在她眼里却变得荒凉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使用防盗,今早试了,很有用。所以以后改在八点前更文,几分钟之内替换,直接订阅的姑娘别慌,即便打开是防盗章,基本过几分钟再刷就回来了。

  嗯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19:43:08

  all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12:52:34

  蓝艾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10:56:53

  蓝艾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10:55:37

  霏霏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910:48:30

  扬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10:41:57

  东坡素肉炖蘑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9:57:31

  豆娘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909:08:52

  明明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8:50:51

  加菲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8:48:03

  flowerch01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2908:41:14

  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8:38:11

  ch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8:08:45

  weiya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900:01:46

  weiya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823:58:13

  感谢大家打赏,鞠躬!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2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