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庭 > 第 70 章

第 70 章


  吻一下,再吻一下,若即若离。

  空气里升腾起暧昧的味道,他明白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裹起来,因为安全温暖。柔仪殿现在也成了个巨大的蛹,触目所及都是茫茫的。那么广阔的殿宇,一下子收缩成小小的密闭的空间,四周云雾渐起,他们依偎着,眼中只有彼此。

  因为笨拙,养成事先询问的习惯,所以对接下去的发展有准备。也许就在今晚吧,今晚要把大婚时该做的事补上。他紧张得心都在打颤,也许她只是压力太大需要释放,他却是全心全意对待的。他深爱了她那么多年,以后也会一直延续下去。她若信得过他,愿意交付,再好不过;如果不愿意,他甚至觉得也没关系,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就够了。

  他以前孤独,时刻都在孤独,有了她,才觉得感情丰沛起来。她是一个很好的爱匠,半年多来让他尝够了酸甜苦辣。因为天生有缺陷,他对疼痛感觉迟钝,那也仅限于**上。精神上的呢,心里作痛起来,加倍的折磨,痛得他扭曲痉挛。现在好了,她愿意停在他心上。沉甸甸的份量压下来,可以止痛。

  他回吻她,带着脉脉深情,唯恐过于急躁唐突了佳人,每一次舔舐吸吮都必须加倍小心。她红着脸说:“我不懂,你要教我,我会认真学。”

  他嗯了声,其实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不过有过几次尝试,虽然没成功,但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比如他知道怎样让她感觉快乐,她像只猫,喜欢被抚摸。他放她平躺下来,除去她的亵衣,触手琼脂。指尖眷恋地游走,所到之处烈火雄雄,引发她灭顶般的抽噎。

  他把两手抄在她背后,徐徐将她胸房抬高,战战兢兢去膜拜,她轻轻哦了声,“官家……”

  他含糊问:“怎么不叫得意?”

  她脸颊酡红,醉了酒似的,咕哝道:“好个得意!”

  他抿唇一笑,“其实遇见你,我早就得意不起来了。”他又有些不好意思,顿下来微挺了挺腰,“不过这里……得意。”

  她知道他高兴的时候那里会有些变化,但是隔着一层衣裳,感觉不太清晰。她迟疑着,带着羞涩的笑,“我可以……碰一下么?”

  这种事大概没人会拒绝吧!他把中衣脱了,腼腆道:“你不要笑话我。”

  他贴上来,养尊处优的光滑的皮肤,厮磨着,异样的温暖。她身上起了一层栗,细细地抚摩,笑道:“真有意思,和我的不一样。”

  他连耳根都红了,脸上有癫荡的喜悦。咬着牙关隐忍,见她没有停下的打算,忙把她的手搬开了,“要适可而止。”

  也许怕摸多了就坏了吧,他很小气,她有点失望。他看出来了,只道:“等一会儿……等忙完了再……”

  还要忙,她知道他所谓的忙是什么。她看见他额上沁出汗来,从枕下抽出手绢给她擦了擦。被窝里热气腾腾,先前熏过的香愈发浓烈,一有动作便随着热浪翻卷而出。他覆在她身上,她觉得安心,就这样吧,不管他要做什么。经过了那么多事,实在是太累了,她想停下歇一歇。以后会怎么样,她不知道,只知道目前的一切是可以抓住的。

  她很爱他,希望可以常伴他左右,因为除了这里,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供她栖息了。她记得乳娘以前同她说过的话,要有个小皇子,有了孩子就有依靠了。即便色衰爱弛,孩子永远是她的,不用担心被谁夺走。

  他置身在她腿间,她紧紧拥抱他,“官家,你爱我么?”

  他闭上酸涩的眼睛,“你不知道么?我爱你,爱到常常忘了自己。”

  她仰起脖子吻他,双手顺着他身侧的线条下滑,落在他的腰臀上。往下带,无声地邀约,他沉声进入,她痛得蜷起了十趾。

  他有些续不上来气,那是种难以描绘的快乐,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可是她脸上表情痛苦,他只得勉强停住。感觉她在抽搐,他连脑子都停工了,低低叫她的名字,反复亲吻她,“痛得厉害?”

  她哽咽不止,委屈地点点头。他想过要放弃,可是又留恋,舍不得脱离。到底还是本能占了上风,他有限的知识安抚她,“听说女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第二次就好了,不信过会儿再试一次。”

  她相信他,硬着头皮说好,“要轻轻的。”

  他答应她,愈发地深入,终于一鼓作气冲破壁垒,然后吻住她,把她的尖叫吞没。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第一次难免蠢相。她痛得不能自抑,感觉自己被劈开了,那种痛触不到,在身体的最深处。她眼泪汪汪扣着他的肩头问,“已经好了么?官家种了孩子在我肚子里了?”

  他回答得有些别扭,“好像还差一点。”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有孩子了,他知道她是缺乏安全感,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哀伤。

  她横下心说:“那快些吧,我不怕疼。”

  他也想给她孩子,他们都迫切需要一个纽带来巩固他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不能给她误导,他爱怜地吻她,“没有孩子也不怕,我会陪着你。现在的种种,不单是为孩子,更是为自己。我们相爱,相爱才会做这种事。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活着,便是彼此最亲密的人,懂么?”

  她懂得,也是害怕失去他,才想留下自己的孩子。她搂住他的脖颈,哭着说:“我们永远不分开了,好不好?”

  他说好,徐徐抽离,重重深入。

  她一直是个好脾气的人,如果没有逼得太紧,她是从容和缓的,甚至吃些亏,也不声不响地自我消化。她像春水入河,融化坚冰。再凌厉的攻势都可以包容。渐渐有婉转的莺啼倾泻而出,他受了鼓励,想来她并不是全然没有感觉的。

  她被颠得分不清方向,有时候做一件事并不在事件本身,只在背后的意义。他觉得她应该是快乐的,那么她就是快乐的。起先痛得剧烈,慢慢疼痛后退,有种崭新的体验。她听见自己不可遏止的低吟,什么都不愿去想了,过了今夜没有明天也罢了。泪眼朦胧里看见他的脸,脸上有沉醉和狂喜,她觉得满足,一遍遍摩挲他汗湿的背,把他抱得更紧。每一次撞击都是激烈的,力量惊人。她躬起身迎接他,迷乱地喊他的名字,他不回应,疾风骤雨式的奔袭。终于到了极致,耳中嗡嗡作响,像一星微茫跃上半空,在黑夜里开出了绚烂的花。

  夜沉沉,人也昏沉沉。他把她移过来,移到自己臂弯里,满足而庆幸,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喃喃唤她娘子。

  她嗯了声,纤细的手臂抬起来,搭在他腰畔,“刚才说过的话不要忘记,我们是真夫妻了,要做世上最亲密的人。”她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现在看着他,变得有些难为情了。低下头,把脸贴在他胸膛上。

  他不知道要怎样努力,才能让她变回最初时的样子。是他保护不周,才让她一个人陷入僵局。她就像一个被磕出裂纹的美人觚,尽管形态依旧美好,丧失的东西却已经很难挽回了。到了今天这步,对两个人都是一种遗憾,她的纯真美好曾经那样动人,以后精心培养,但愿还能寻回来。他捧起她的脸,从额头开始亲吻,“今天是个新开始,我们从这刻长大。我曾经做得不够,让你经历那么多的艰难和不幸,我不配为人夫。还记得延福宫么?记得那天的满树繁花么?我们肩并着肩回禁庭,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幸福。可惜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得太平,把一切都打乱了。你做针线,裁衣裳,花纹应当对接的是么?那我们就来试试,把那天之后的日子都裁掉,就当我们今早刚从延福宫回来,我处置了政务,回房同你在一起,这样好不好?”

  她想了想,脸上露出希翼的神色,“真的这样多好,我们从来没有争吵,也没有分别过。”她渐渐有了娇憨的神气,撅着嘴说,“郎君疼我爱我,不让我受半点委屈。”

  久违的语气,险些让他湿了眼眶。他莫名欢喜起来,鼓励式地说:“就是这样,我们一直恩爱,没有吵过架,没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伤害,你还是原来的你。”

  他的眼睛里有奇幻的光,可以构建出一个无害的世界。她要把以前不好的记忆都忘了,从现在开始。她心里逐渐平静下来,掰着指头细数,“乳娘、阿茸、金姑子和佛哥,她们都回绥国去了。崔先生娶了新娘子,辞官归故里了。我一个人在禁中,我哪里都不去,因为我的郎君在这里。”

  她的样子令他心酸,她在努力遗忘,眉心渐渐舒展开,眼睛明亮,像天上的星星。

  他只有不停吻她,“好秾华,我的好皇后。看这柔仪殿,它是福宁宫的一部分,以前从来没有后妃入住。你以后就在这里,禁庭再大,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去紫宸殿视朝,去垂拱殿听政,然后回家来,家里有你等着我,我们像普通夫妻一样朝夕相对。”他想了想,自己笑起来,“这样真的很好,连先帝都没有做过的事,我做到了。把女人留在前朝,大概会被谏官的口水淹死,但是我不怕,我挣这个帝位,不是为了找人来管束我。谁敢多嘴,我就将他投入大狱,反正没人能分开我们。”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皇后的头衔对她来说也不重要了。她含泪看着他,“官家说话算话。”

  他点点头,“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不许外人靠近柔仪殿。你在这里安安心心的,待我大功告成,一定恢复你皇后的位分。”他说着,怕勾起她故国的记忆,忙把手挪下去,放在她光致致的小腹上,“快快与朕怀个太子,朕年纪不小了,也该有后了。”

  她也跟着一道摸,“快些怀太子……也许已经怀上了,乳娘说圆了房就会有孩子的,等上十个月就可以了。”

  他说不是,“有时候运气不好,不能一箭中的,要多试几次。”

  她飞红了脸,“你很懂么?我看还是招医官问一问的好。”

  问什么?问几次才能怀上孩子么?他迟疑道:“这种事,宣扬出去要被人笑话的。我们关起门来自己研究,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其实他是当她傻,哄她吧?她转过身去耻笑他,谎话说起来一本正经,什么人!

  他见她背对着他,很快追了上来,“皇后怎么了?我说错了么?”

  她说没有,“我有些困了。”

  他撩起帐幔看案头,快子时了,她今天受累,是该休息了。可他依旧定不下心来,她在他身边,灯火下窄窄的背脊拥雪一样。他情不自禁抚上去,她咕哝一声,他忙道:“你睡吧,我给你焐着,别着凉。”

  焐着手就要四处乱摸么?秾华的确有些困了,但他闹得厉害,实在叫人无可奈何。她怨怼地叫声官家,他嗯了声,那鼻音糯软,简直能化人筋骨。然后把她翻过来,牵引她的手往下,滚烫一片,忽然跳进了她掌心里。

  “皇后……”他动了动身子,满腔幽怨。

  她找见了新玩具似的,两手合起来,心不在焉地敷衍他,“官家怎么了?”

  他气喘吁吁,“我是不是太不体贴了?”

  新磨的刀,初试锋芒,大抵都难脱这种惯性。他食髓知味,等明晚,似乎已经等不及了。正是年轻的时候,有无穷无尽的精力,缠起人来也没完没了。她半梦半醒的样子,低声道:“官家是最体贴的郎君。”

  她这么说,他反倒顿下来了。她太不容易了,心里的苦没处诉说,自己还要这样痴缠,真把她累垮了,后悔都来不及。罢了,来日方长。他重新把她圈进怀里掖好被子,听窗外寒风呼啸一整夜,到次日五更方渐渐止住了。

  废后重新回宫,朝野震惊。会引起多大的反响,不说也能估猜到。众臣力谏,“陛下金口玉言,废黜李后早已经昭告天下,如今出尔反尔,诏书岂不成了一纸空谈?望陛下三思,切不可色令智昏。现正值两国交战之时,李后乃绥国公主,焉知她对官家不心存嫉恨?若一念起,做出对陛下不利的举动,到时恐怕追悔莫及。”

  他抬手道:“朕与皇后情深意笃,初初废她,是因她管教宫人不严,受了迁怒。如今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月,朕左思右想,难以释怀。前几日有人劫持她,闹得满城风雨,这件事诸位宰执大概也都知悉了。朕不讳言,皇后在外朕心难安,还是接回大内,朕才可一心一意处理战局。”

  那些谏官自然穷追不舍,“陛下乃是天子,与村夫野老不同。臣等听闻初一日,李后曾大闹军头司,犯上作乱,对官家大不敬,论法当问罪赐死。官家念及旧情,是官家宽宏,但失了天威,已是一桩笑谈。初九日李后遭人挟持,虽是废后,毕竟曾母仪天下。李后若有气节,当以死证其清白,官家却再将人接入宫中,如何堵天下悠悠众口?”

  他听了恼火,厉声道:“皇后遭劫,是禁军失职,她何罪之有?众卿家中都有妻小,莫非遭了难,便要她们以死明志么?皇后清白,朕最知道,卿等只需议国事,朕后宫之事,就不劳众位操心了。”

  今上已有愠色,奈何谏官紧逼不舍,耽耽看着他道:“天子家事便是国事,臣等如何议不得?眼下正值内忧外患之时,陛下是有道明君,莫学前朝废帝,将战事视同儿戏。”

  他待要反驳,门上殿头入殿回禀太后驾临。话音才落,太后便从外间进来,头上束抹额,拄着龙头拐,一副大病的样子。众臣起身行礼,她也不加理会,进门便道:“谏议大夫说得很是,废后无德在先,私通外男在后。陛下要振朝纲,必先安其内,盂圆水圆,盂方水方,给天下人做个表率才好。老身这两日身上不适,昨日得知废后回宫,真叫老身骇然。若要安天下,必先正其身。先贤的话,陛下有几句放在心上?言官谏言,陛下很不耐烦,忘了兼听者明,偏信者暗的道理。朝中事物,本不该我一个妇道人家多言,可是陛下行事太过乖张,少不得要我提点两句的了。”

  太后是什么态度,他一猜便知。只不过朝堂之上总要留几分情面,便拱手道:“臣莽撞,愿听太后教诲。”

  太后乜他一眼道:“前方战事吃紧,陛下心中应当有数。绥国负隅顽抗,大钺将士舍命拼杀,陛下呢?却为个绥国公主神魂颠倒,岂不怕伤了众臣和将士们的心?上不理,下则乱,陛下若还以大钺万世基业为重,就当杀狐媚,清君侧,以证陛下雄心。”

  太后蛰伏多年,等的就是一统天下。如今有这机会,全不似尊养深宫的妇人了,几句话直达痛处,震慑人心。文武百官,包括当初极力反对废后的臣僚俱出列叩拜于庭前,众口一词“杀狐媚,清君侧”,将垂拱殿门楣震得嗡然作响。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打赏,鞠躬~

  叠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1:59:33

  sonia220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2-0721:25:02

  落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7:23:58

  sandy81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4:01:27

  tanya20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3:39:57

  cherr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3:35:01

  flowerch0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2:17:35

  illogi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1:39:16

  flowerch0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1:35:26

  flowerch0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1:35:23

  明明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10:21:23

  苹果派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54:31

  laketr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42:10

  0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30:14

  0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28:45

  是我想太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2-0709:21:24

  是我想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20:58

  浅夏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9:17:27

  豆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8:31:56

  故乡明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08:30:39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3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