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73章 第73章结局(二)

第73章 第73章结局(二)


坤山派的苗步辉获得了镇魔剑一事不过半日时间就在整个修真界内传得沸沸扬扬,  后一日后,听闻到消息的修真者们成批涌来,坤山派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甚至就连玄宗的余海『潮』都来了。

        虽玄宗不如以前,但瘦死的骆驼,  有三千钉的破船,

        余威尚在。

        以余海『潮』为首,聚集了一帮旧修真者,  就是年纪比较大的,  古板一些的那。

        以苗步辉为首,  聚集了一帮新修真者,  就是年纪比较小的,初茅庐,年轻盛,比较容易煽动的那。

        如此一来,  修真界就被分割成了两股势力,  这两股势力各执己见,争吵不断。

        余海『潮』的诉求是,镇魔剑乃邪物,  如今玄宗内的镇魔塔已修缮完毕,应该将花袭怜和镇魔剑一齐镇压入内,  以修真界太平。

        此事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可一旦花袭怜和镇魔剑入了玄宗,原本已是瘦死骆驼的玄宗不就又能起死回生了吗?余海『潮』此举,  明面上是为大义,实则是为了己。

        苗步辉坐在首位,握着手里的镇魔剑冷嘲一声,  实在是不愿意揭穿余海『潮』这虚伪的男人。

        “如今镇魔剑在苗宗主手里,想必苗宗主也知道花袭怜在哪里吧?”余海『潮』假装没看到苗步辉的冷嘲。

        镇魔剑是花袭怜的佩剑,若非主人伤亡已故,镇魔剑是不会另认主的。

        不,若主人伤亡已故,佩剑就会行封剑,可这镇魔剑却为苗步辉用,余海『潮』猜测,或许这镇魔剑并没有那么强悍的奴隶意识,可苗步辉到底凭什么能驱动镇魔剑?

        余海『潮』年岁已大,十年前与花袭怜那一战早已让他精疲力尽。可作为一个曾经站在修真界顶端的男人,他不愿意放弃己的野心,只要有一点机会,他都不愿意放过。

        余海『潮』不动声『色』的打量苗步辉,“苗宗主,您考虑的如何?”

        大堂内,余海『潮』坐在两轮的木制轮椅上,身后站着一位弟子。按照规矩,苗步辉该将主位让给他,可他却一只脚都没有移动,只是神『色』阴冷地盯着余海『潮』看。

        苗步辉脸上的胡须又密又扎,更衬得那眼神诡异而疯狂。

        突,他猛地抬起己手中的镇魔剑朝余海『潮』刺去。

        余海『潮』并未猜到苗步辉会来这么一,当即侧身闪躲。余海『潮』己是躲过去了,可惜他身后推轮椅的弟子没躲过去。

        镇魔剑一剑刺穿那弟子腹部,后迅速拔,鲜血瞬时喷涌。

        魔剑吸到了血,原本看似光滑的剑面上隐隐显凌厉如蛇鳞般的纹路,苗步辉下一剑正对余海『潮』。

        余海『潮』刚躲过一剑,心中已有算计,他以为己能抵挡住苗步辉这一剑,可他没想到镇魔剑的威力如此巨大,竟能直接刺破他展开的罩,后一剑划破他的脖子。

        镇魔剑削铁如泥,剑身内便蕴含无数邪恶魔。

        那黑『色』的息萦绕在余海『潮』周身,受了重伤的余海『潮』瞪圆了一双眼。他伸己干枯的手,使劲指向苗步辉的方向。

        苗步辉眯眼,提着镇魔剑上前。

        “噗嗤”一声,众目睽睽下,苗步辉杀死了余海『潮』。

        大堂外,原本在窃窃私语或叫嚣的修真者们都下意识屏住呼吸闭上了嘴。

        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恐惧。

        余海『潮』死了,此事迅速在修真界内引起轩大波。

        余海『潮』虽修为不比盛年,但在修真界内也算是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如今更是代表着半个修真界来向苗步辉讨要镇魔剑,让归位,修真界一个太平。

        可苗步辉不仅没有将镇魔剑回来,余海『潮』杀了。

        跟余海『潮』一起前来“讨伐”苗步辉的那些修真者们面无人『色』,面对如此凶残的苗步辉,更是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实也是有人放过屁的,只是都被苗步辉一剑一个弄死了。

        软绵绵的尸被拖去,在白玉地砖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粗长血痕。

        苗步辉面『色』阴沉地坐在主位上,表情不好看。

        他无法控制心中那股弑杀念。

        可,他又为什么要控制呢?他根本就不用控制,现在别说是修真界了,就是魔界他都能横着走。

        苗步辉低低地笑声,那笑声癫狂至极,在空寂的屋内不断扩大盘旋。

        小苗缩着身站在口,看到那地上未来得及擦拭干净的血痕,浑身战栗,遍发寒。

        屋内那个杀红了眼的人根本就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魔。

        “我闻到了苗步辉内有魔血的味道。”

        大家聚集在苏瓷儿这里,白景说了他己的发现。

        这句话,一下子就点破了苏瓷儿心中的疑虑。

        苗步辉突变得这么强,能使用镇魔剑,难道是因为喝了花袭怜的血?

        “不管是从身型、力量是修为上来说,苗步辉都比从前强了多。”莫城欢想起今日看到的那幕,眉头紧锁余开始思考要不要将这件事禀告给青灵真人。

        事实情况基本就已经来了。

        苗步辉抓花袭怜就是为了他内的魔血,苏瓷儿只知道魔血对魔物有用,没想到对修真者也有如此巨大的影响。

        现在的苗步辉几乎独霸修真界,他蛮不讲理,□□□□,全凭心情办事,稍有不顺心的事,轻则断人手脚,重则取人『性』命。

        在此重压下,修真界内一片愁云惨淡,可因为那苗步辉手持镇魔剑,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可是徒手杀死了余海『潮』这位玄宗宗主的人。

        苗步辉的野心昭若揭,屠龙者终成为了恶龙。

        面对这样的场面,最无法接受的人当属小苗。

        她不顾苏瓷儿的阻拦,执意找到了苗步辉。

        那是她的父亲啊!她怎么能允许己心中一般骄傲的存在变成地狱阎罗殿呢?

        小苗到时,苗步辉正吩咐手底下的人让各宗都交适孕女子,尤需要修为金丹期以上的。

        小苗直接闯入,也不管苗步辉正在办事,她红着眼,嗓尖锐,“父亲,您怎么会变成这样?”

        苗步辉声音一顿,他抬手,让人下去,后直视小苗,冷声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无尚的权利,无尽的欲望,人一旦堕入欲望的陷阱,就会彻底丧失伦理道德,成为欲望的奴隶。

        小苗不可置信地摇头,她垂眸,看向苗步辉手里的镇魔剑。

        “父亲,收手吧,女儿求您了!”小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收手?凭什么求我收手?就凭是我的女儿?”苗步辉面无表情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小苗,满脸嘲讽『色』。

        区区一个小苗又哪里比得上这无尽的权势呢?只要他活的够长,别说是一个女儿了,就算是多女儿,多儿子都会有的。

        提起此事,苗步辉又想起被关在山顶院内的花袭怜。他让各宗送女人过来就是为了生下花袭怜的孩子,不到时候这血用完了,也麻烦。

        “先回去,没事不要来找我了。”苗步辉直接赶人。

        小苗跪在地上,望着苗步辉的背影哭成了泪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慢撑着身站起来,眼眸中『露』坚定『色』。

        她不相信父亲会变成这样,她一定会救父亲的。

        苗步辉知道,花袭怜喜欢那个被他一起从山上带回来的女人。

        那个女人被他封住了修为,关在院子里,虽这几日似乎有些什么小小的异动,跟一些人勾勾缠缠,但正处于春风得意期的苗步辉不会将她放在心上。

        他直接吩咐人将苏瓷儿抓了过来。

        苏瓷儿早听白景和小苗说过山上的院子模样,因此当她被带到这里时,心中有的并非害怕,而是无法抑制的狂喜。

        她终于要见到花袭怜了。

        “看,我替人带来了。”

        苏瓷儿站在屋前,看到了那个半死不活躺在榻上的男人。

        屋内昏暗,男人的蛇尾已经变成双腿,宽大的袖摆落下,遮住双臂,只余一点细白的指尖『露』在外面。

        太白了,是那毫无血『色』的白。

        苏瓷儿心间一疼,她又仔细望一眼,眼尖的看到那藏在男人宽袖内的铁钉。

        她近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揭开袖子,看到里面的惨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再看另外一只手,也是如此。

        “花袭怜……”苏瓷儿颤抖着声音唤他。

        男人动了动眼睫,似乎是想抬手替她擦眼泪,可因为铁钉,以根本就无法移动。

        “来了。”花袭怜的声音虽有些许虚弱,但却异常平稳。

        苏瓷儿伸手去抓他的指尖,也不敢用力,就那么轻轻搭着,“疼不疼?”少女眼中满是心疼『色』。

        “不疼。”花袭怜反握住苏瓷儿的手,用指尖搓『揉』着她,语平和的安慰道:“不怕。”

        苏瓷儿半跪在榻边,眼泪婆娑地转头看一眼苗步辉。

        苗步辉一身魔,双眸中隐隐显赤红『色』,“花袭怜,要的人我给带来了,希望能好好做事。”

        做事?

        “他让做什么事?”等苗步辉一走,苏瓷儿就立刻神『色』担忧的询问。

        男人想了想,道:“□□。”

        香腮上挂着伤心泪的苏瓷儿:……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1860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