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67章 第67章杀父杀母之仇

第67章 第67章杀父杀母之仇


因为这份被人暗恋的尴尬,  所洞『穴』内陷入沉默,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惊天巨响。

        苏瓷儿下意识抱头寻找躲避点,  “震了?”

        莫城欢御剑而出,远远朝外看一眼,  然后立刻面『色』复杂转头看向洞『穴』内正扯着青灵真人的身体,企图把这位师尊拖出来的苏瓷儿。

        她可真是个好徒弟,震了都还不望带上自家师尊跑。

        莫城欢重新回到洞『穴』,  让苏瓷儿把被扯得歪七扭八的青灵真人放开,  然后带着她出去看。

        苏瓷儿一出洞『穴』,  就看到了那个站半空之中神『色』疯癫的男子,  举着手里的镇魔剑,一剑就削掉了乎整整半座山头,这到底是如何强悍的实力?

        小灵山的弟子们虽然强撑着积极应战,面如此变态,  早已被吓得面人『色』,  有的乎连剑都握不住,就差当众『尿』裤子了。

        “大师姐,说这事该怎么办?”莫城欢转头看向苏瓷儿。

        苏瓷儿立刻道:“赔,  我们赔!”

        这败家爷们!

        青灵真人虽困于神识之内,他却能听到外面的动静。

        有人正小灵山上捣『乱』,  而且魔气强盛,  便是将整座小灵山都团灭了也不足为奇。

        青灵真人呼吸一窒,他下意识攥紧手中的沉璧剑。

        心魔什么都不知道,  她歪他怀中,盈盈仰头看他。

        “相公。”她伸出手,勾着他的手指,  眉眼弯弯,得温柔漂亮,“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啊?”

        青灵真人眉眼冷冽,偏头望着某一处。

        “相公?”心魔还唤他。

        青灵真人却只听到外面弟子的惨叫声,还有一道男人的声音,“们一日不交出瓷儿来,我就一日杀百名弟子!”

        青灵真人面『色』大变,一把挥开那心魔。

        心魔见状,立刻缠缚上来,她企图用那张脸,勾出青灵真人心底内最隐秘龌龊的欲望。

        “相公……”

        心魔一把抱住他,藕臂紧紧交缠。

        青灵真人手中的沉璧剑发出“嗡嗡”的震颤声。

        “救命,师尊救命啊!”

        外面的声音越发嘈杂,青灵真人双眸瞬时睁大,他一把推开怀中女子,就要跃出识海,不想宽袖再次被人拽住。

        心魔扯着他,泪眼朦胧,“相公,不要我了吗?”

        青灵真人面『露』犹豫,最终,他举起手中的沉璧,一把割裂了自己被拽住的宽袖。

        随着青灵真人的离开,心魔的身体迅速向后倒去,青灵真人离开识海的那一刻,变成了一团黑『色』的魔气,然后阳光下,灰飞烟灭。

        最终,青灵真人还是选择了小灵山。

        青灵真人走出洞『穴』之际,苏瓷儿已经将花袭怜这位暴躁男人制服了,抓着他的手莫城欢发誓,会让他照价赔偿半座小灵山。

        这得要多少钱啊,也不知道师尊能不能看她的面子上打个折扣。

        青灵真人手持沉璧,看着站花袭怜身边正挽着他胳膊一脸惴惴不安之『色』的苏瓷儿,清冷眉眼微微蹙起。

        心魔虽除,杂念尚。

        “城欢,我要闭关。”青灵真人话罢,转身回到洞『穴』内,连看都没看苏瓷儿一眼。

        莫城欢拱手,恭送青灵真人。

        苏瓷儿踮脚朝洞『穴』内看了看,然后莫城欢,“师尊的心魔除了吗?”

        莫城欢微微颔首,“嗯。”

        苏瓷儿偷偷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不知道是怎么拔除的,师尊就是师尊,如此干净利落。

        青灵真人自己拔除了心魔后,还需闭关修炼,稳固识海。可再过三日就是修真大会了,莫城欢作为小灵山暂代管理,要替青灵真人出席这场盛宴。

        苏瓷儿有意修复花袭怜跟修真界的关系,不想他成为后期那位毁天灭的大魔头,便也拉着花袭怜一起去参加修真大会。

        此次修真大会坤山派举行,苏瓷儿不的十年时间里,天玄宗和小灵山作为老门派,虽然依旧屹立,这些新鲜血『液』门派也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出。

        坤山派就是其中一派。

        如果苏瓷儿没记错的话,小说原着中,小苗就是坤山派宗主长女,白景也是坤山派被杀的。

        坤山派宗主名唤苗步辉,听说最是个厌恶魔的人,别人不敢惹的魔,只有他敢上去硬刚,因此这次关于如何讨伐花袭怜一事,大家都不敢接,只有他敢把这可能会丢掉命的大会开自己家里。

        修真大会很热闹,各宗门弟子纷纷御剑而来。不过除了一些有头有脸的,一般人都只能待外面。

        幸好,小灵山来的人少,苏瓷儿和花袭怜跟着有头有脸的莫城欢一道进入大厅,然后站了他身后。

        大厅中间有两张太师椅,下头分别有两排宽椅。

        按照资历落座,天玄宗的余海『潮』没有来,听说十年前他身受重伤,已闭关多年,天玄宗也早已不如从前,现如今怕也只是挂着一个名头罢了。

        因此,这次坐主位上面的人是坤山派的苗步辉。

        苏瓷儿跟花袭怜站莫城欢身后,她听着上面的讨,额角忍不住落下冷汗。

        因为此次修真大会,居然是讨如何……杀死花袭怜。

        苏瓷儿转头看向站自己身边的花袭怜。

        男人用了易容丸,现用的这张脸清秀而普通,一点都不张扬,就是那种传说中扔到人堆里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

        注意到苏瓷儿的目光,男人朝她微微一。

        苏瓷儿顿时觉头皮发麻。

        她错了,她就不应该带这煞星过来的。

        苗步辉生了一张硬气的方正脸,不过上面满是黑『色』胡须,更衬得一双眼豹子般。此刻,他正如传销头头一般鼓动着大家付花袭怜这个大魔头。

        “魔头不除,我们修真界将永宁日!”

        “,没错。”

        “是啊。”

        大家纷纷附和,坐下首处的莫城欢慢条斯理吃了一口茶,不言语。

        因为他想活命。

        “不要冲动。”

        苏瓷儿带花袭怜过来就是为了修复他跟修真界的关系,避免这位大魔头真的将修真界给屠戮干净了。

        男人好整暇站原位,五指捏着苏瓷儿的手,轻轻『揉』捏,语气温柔至极,“瓷儿放心,我有分寸。”

        苏瓷儿却清楚,男人语气越温柔,下手就越狠。

        入夜,来参加会议的大家都累了,纷纷来到苗步辉早就安排好的客房里休息。

        苏瓷儿跟花袭怜各自有一个屋子,虽然不大,胜干净。

        苏瓷儿怕花袭怜一时冲动就把坤山派给屠杀完了,就自己“怕黑”这个理让花袭怜留身边陪自己。

        一路舟车劳顿,还晕剑的苏瓷儿一沾床就睡了。

        那边,花袭怜坐床上,黑眸略过阴沉下来的天『色』,他慢条斯理替苏瓷儿掖好被褥,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臂,『露』出上面的筑梦网。

        筑梦网因为长久没有吃到花袭怜的血,所变得极细,此刻看起来竟有些委屈巴巴。

        花袭怜垂眸看它,道:“来吧。”

        筑梦网浑身一抖,兴奋至极。

        它猛勒住花袭怜的胳膊,割开他的肌肤和皮肉。鲜血喷涌而出,筑梦网贪婪的大口吸食。

        花袭怜微微闭上眼,屋内只余下那声的血腥味,还有苏瓷儿清浅的呼吸声。

        浓黑的秋夜,落叶枯卷袭风起,到处都透着一股萧瑟之。这些修真界大佬们不知道的时候,筑梦网早已悄悄罩下,将他们深困其中。

        作为筑梦网的主人,花袭怜能清楚的看到每个人的梦境。

        花袭怜百聊赖拨弄着这些人的欲望、恐惧、贪婪、情爱。突然,他神『色』一顿,一团黑暗中,将某一团光亮拉过来。

        那是一位女子,她的容貌竟与花袭怜有七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眉眼,简直可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男人迅速抬手,那只苍白漂亮的手伸入那光团之中。光团急速扩大,将花袭怜包裹起来。

        男人睁开眼,已经进入这个梦境。

        “是谁的?”花袭怜筑梦网。

        筑梦网道:“是苗步辉的。”

        苗步辉的梦境正是夏日,坤山派处于靠北方的方,山势更大,陡峭锋利,如魁梧的壮汉。此刻,它上面盛着些奇花异草,有坤山派的弟子提着食盒往某一处山峰而去。

        花袭怜足尖一点,随着那弟子而往。

        弟子脚步不停,直入峰顶某处院内,这院子修的简陋,像是临时休憩出来的一样,连墙上的粉漆都没有干。

        院子门口挂了一把大锁,那弟子拿出钥匙打开门,『露』出院子全貌。

        很朴素的一间屋子,院子里什么都没有,连路都是泥。

        那弟子提着食盒进去,走到正屋前,那屋上也挂着一柄大锁。大锁被打开,『露』出光秃秃的房间,花袭怜站那弟子身后,终于看到了坐里面的那个女子。

        刚才他站光团外面,只是虚虚瞥了一眼。现他站这里,能清楚的看到屋子里那个女子的容貌。

        女子生得确实很,尤其是她双耳上挂着的那一珍珠耳链,与现挂苏瓷儿左耳上的那只一模一样。

        花袭怜负身后的手下意识捏紧,他盯着那女子的珍珠耳链看了一会儿,然后视线下落,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面『色』越发难看。

        “小姐,吃东西了。”那弟子将东西放下,便准备出去,不想原本安静坐那里的女子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了这个弟子的脖子。

        弟子被掐得面孔涨紫,挣扎之时触碰到女子的腹部。

        女子猛一下退开,宽大的衣摆被风『荡』开,『露』出戴着枷锁的手脚。

        铁链声回『荡』屋内,花袭怜顺着铁链往旁边看,发现这些铁链都被焊墙上了。

        那弟子死里逃生,立刻奔逃出去,还没跑步步,迎面便走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还没有蓄满胡子的年轻版苗步辉。

        苗步辉穿了件宝蓝『色』的圆领长袍秋衣,年纪尚轻的他还带着分北方人的粗狂帅气。

        他紧拧着眉头看向屋内的女子,厉声道:“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女子红着眼眶,神『色』警惕瞪向苗步辉。

        苗步辉气得攥紧那砂锅大的拳头,“待生下孩子,我就替扔了出去喂狼。”

        “这是我的孩子!”女子嘶哑着声音,努力护住自己的腹部,“大哥,为什么容不下他?”

        “他是魔!”

        “我也是魔啊!”女子神『色』凄厉。

        苗步辉面『色』复杂看一眼那送饭过来的弟子,弟子赶紧闷头跑走。

        待那弟子走了,苗步辉才上前,“可不是魔。”

        “可我是。”女子伸手握住苗步辉的手,“大哥,我虽是魔,我从未害过人,我腹中的孩子他是辜的。”

        “可他是那个人的孩子,修真界是不可能容得下他的!”苗步辉看着眼前的养妹,表情难看至极。

        都怪他自小宠溺,才养得她这样法天,不知轻重,竟与那等魔勾搭到了一处,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早已珠胎暗结。

        女子名唤青兰,是青兰花堆里被苗步辉的母亲发现后抱回来的。

        小时,青兰生得玉雪可爱,如小仙子落凡似得,直到她十二岁之时,初来月事,身上开始长出奇怪的鳞片。

        苗步辉的母亲是个医修,她钻研数日,终于确定青兰身上的鳞片是天生的,而非后天病症。

        青兰是魔,而且还是血脉较为纯正的远古魔。

        虽不知道为什么青兰会出现坤山派脚下的青兰花堆里,苗步辉的母亲养了她十二年,早已产生情。

        修真界与魔界虽然一向势不两立,青兰从小受到修真育,身上半丝魔族习。为了保护她,苗步辉的母亲用『药』将青兰身上的魔压制,企图让她一辈子都当一个普通的修真。

        可人算不如天算。

        青兰十八岁那年,正值夏日末,她身上的魔之血被再度激发,而这个季节,正好是蛇类繁衍的高峰期。

        这世上,恐怕也就只剩下这两条蛇了。

        青兰情窦初开,魔主强大温柔,两人缠绵半夏,腹内得出一子。

        花袭怜看到这里,大致明白了事情经过。

        他的纯血,此而来。

        后续的事,就是青兰为了保住腹内孩子,假装阵痛,苗步辉去请产婆过来接生的时候,打晕看门的弟子跑了。

        她乘着飞剑,一路从坤山派而下,跌跌撞撞,往南方而去。她没有目的,只期盼着能找到一个安全的方生下腹中的孩子。

        可因为怀孕,所她的身体不受控制。

        黑『色』的鳞片从她的肌肤内延展出来,像盔甲似得包裹住她的身体。

        青兰体力逐渐透支,她赶紧找了一个方停下。不想这里正有一场某宗门弟子的门派修炼大会,数弟子正这个山头上狩猎。

        山上的猎都是宗门放进去的,没什么威胁。

        青兰从这里降落,也是因为闻到了魔的味道,所她为这里是安全的。

        青兰腹部绞痛,身下的蛇尾不受控制『露』了出来。她正要找个方休息一会儿,不想前面突然涌来一大批弟子。

        青兰一眼看到这些弟子,登时心中一惊。

        皆是金丹期的弟子。

        她再抬头,看到了树叶间那些若隐若现的缚魔网。

        圈套?这是圈套吗?

        缚魔网外,余海『潮』为首的诸多修真界内大佬们正静静等旁边。

        弟子们早已接到任务,他们完全不管其它的魔,只盯着青兰,两眼放光。

        青兰虽有魔力身,毕竟身体弱,再加上方人多势众,因此很快落拜。

        正此时,天空黑云大作,缚魔网被吹得七零八落。

        “快!继续拉网!”

        一道黑『色』的高挺身影破开缚魔网,直冲到青兰身边,徒手撕开她身上绞紧的缚魔网,然后将她抱到御剑上,把人护怀中,用身体挡住层层叠叠的缚魔网,直到鲜血淋漓,才终于将人送出去。

        青兰半晕半醒,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捂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蛇尾望向那个将她送出去后,被缚魔网缠住的男子。

        她张开嘴,想唤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知行了多久,青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当她从半空之中摔下去的时候,只记得用手护住自己的腹部。

        女子的身体重重落,砸一片柔软的草上。

        她静静躺那里,呼吸微弱至极。突然,她似乎听到了什么,糊满了血的双眸用力睁开,却也只虚开一条细细的缝。

        似乎是有人过来了。

        青兰拼尽最后一口气,将自己的蛇尾收了回去。

        她的身体迅速复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模样,然后那人靠近的时候,缓慢停止了呼吸。

        猎户打完猎正准备回去,一错眼看到那边竟躺着一个女子。

        浓紫蓝『色』的青兰花中,她静静躺那里,就如坠落人间的仙子,如果忽略她脸上的血。

        只除了那隆起的腹部,透出一股诡异之。

        花袭怜站那里,看着猎户刨腹取子,将女子身上的东西一搜而光。

        这个梦境里,花袭怜从始至终都克制着自己。

        可当他看到自己被猎户从腹部取出来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一把将这孩子从猎户手中抢过,然后掐住了孩子细幼的脖颈。

        孩子身上尤带血,像个血娃娃似的也不哭,就那么睁着一双眼看他。

        同样一双黑眸,互相望着,就如穿透了时光和空间,猛一下碰撞一起。

        那个猎户看着突然出现的花袭怜,吓得面人『色』。

        “,……”

        花袭怜抬起一脚,猎户就被他给踹死了。

        梦境突兀开始扭曲,花袭怜转头看向天际。

        苗步辉居然能挣脱筑梦网。

        坤山派内发生了一件大事。

        前来参加修真大会的大佬们皆沉睡不醒,除了苗步辉。苏醒过来的苗步辉看着坤山派头顶罩着的那一层魔气,表情凝重至极。

        “我的母亲,是青兰?”寂静的院子里,只站着苗步辉一人。

        突然,一道低哑的男声从苗步辉身后响起,苗步辉身型一顿。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他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他缓慢转身,看到了身后的人。

        晨曦之『色』微亮,秋日的天,不燥不热,不冷不凉,可苗步辉身上却不自禁沁出一层冷汗。

        男人一袭青衣,站光『色』里。他生了一张极普通的脸,与青兰根本就没有可比,只除了那双眼。

        “我的父母是被们杀掉的。”

        花袭怜更近一步,转瞬之间,他就出现了苗步辉身前。

        “不,是被杀掉的。”

        十八岁的青兰,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进入情『潮』,然后那么巧合的掉进宗门弟子的试炼圈,甚至还那么巧合的碰到如此多张缚魔网?

        因为这一切都是苗步辉的圈套。

        他用青兰做饵,引出那魔域魔主,本想趁此机会将其击杀,不想那魔主拼命保住了青兰,青兰体内设下禁制,隐匿了花袭怜的气息。

        杀父杀母之仇,焉能不报?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22860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