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62章 第62章你再心疼心疼我

第62章 第62章你再心疼心疼我


差点扯成两半的分是她,  为什么她面前出现两个花袭怜?

        白『色』絮雪落下,夹杂着细碎的冰渣子,到处都是冰雪,  裂开的冰纹犹如雾霾花,笼罩了整个冰川世界。

        苏瓷儿很熟悉这里,  毕竟她在这里待了将近三年。

        这里是花袭怜的识海。

        可有什么地一样了。

        触目所及,冰川雪地之上,到处累积着骇的白骨。

        苏瓷儿下意识后退,  避开些骨头。

        这些骨头大多是属于兽类的,  可属于类的也少。

        “姐姐瞧,  这些都是他杀的。”黑衣艳眸的男子跟在她边,  说话的时候朝站在苏瓷儿另外一侧的花袭怜瞥去,唇角始终带着一股玩味的笑。

        花袭怜当然听到了心魔的话,心魔是花袭怜心最深的执念,也是他心最深的恐惧。

        心魔清晰的知道花袭怜最薄弱的地在哪里。

        与心魔斗,  便是跟『性』缠斗。

        有句话说,  如果一件事你办成,一定是因为钱到位。

        『性』亦是如此。

        如果你觉得自己抵制住了诱『惑』,一定就是因为诱『惑』够大。

        苏瓷儿就是花袭怜的诱『惑』,  对于花袭怜而言,苏瓷儿对他的诱『惑』永远都呈现出最饱满,  最巅峰的状态。

        他没有办法控制,  也无法压制这股欲望。

        此刻,小娘子正站在他的识海里,  他能对她,为所欲为。

        花袭怜喉结滚,手背摩擦少女随风扬起的外袖,  面颊上浮现出自然的『潮』红之『色』。

        这边,苏瓷儿并没有注意到花袭怜的对劲,她望着这堪比地狱的识海之境,额角忍住抽。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十年前,她早已将这块地变成绿洲,可现在,这块地回到了最终的样子。

        ,它甚至连最初的样子都如。

        辛辛苦苦搬了三年砖,到最后一夜崩塌,苏瓷儿简直连哭都没地哭。

        白骨森森,几乎无处落脚,苏瓷儿只觉自己周阴风阵阵,仿佛入了地狱。

        她正欲说话,突然眼前一花,原本亦步亦趋跟在她侧的心魔猛地朝一旁的花袭怜出手了,企图偷袭制胜。

        花袭怜冷笑一声,持剑抵挡。

        苏瓷儿惊奇的现,心魔手也有一柄跟花袭怜手里一模一样的镇魔剑。

        两持剑互杀,剑剑要命,一招一式都透『露』着一定要把对弄死的阴狠感。

        厚实的冰面上划出无数剑痕,苏瓷儿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想从花袭怜的识海内出来,想竟出去。

        怎么回事?她困在花袭怜的识海之内了?

        苏瓷儿索,两越打越激烈。她也是想去劝架,只是她一个小小的金丹期,就这么冲上去是找死吗?

        苏瓷儿轻车熟路的找到一个冰洞,躲了进去。

        从她蹲坐的地能清楚的看到两缠斗的影,苏瓷儿『摸』了『摸』腰,储物袋没带进来。

        唉,没有了系统,真的是很便。

        苏瓷儿记得,花袭怜的识海之内是没有黑夜的,可这次一样了。原本通亮如白昼的冰川世界在一瞬就晦暗了下来,像是天上罩下来一块黑『色』的布。

        与此同时,原本跟花袭怜呈现出旗鼓相当之『色』的心魔一瞬暴起,劈头落下一道剑光。

        剑光刺破最后一抹莹白冰川之『色』,深深扎进花袭怜的肩膀处。

        苏瓷儿一下子坐起来,她奔出去接住花袭怜往后倒下来的影。可因为男实在是太高大了,所以苏瓷儿并能完全接住他,只能托着他的体,减缓一点他往下倒的冲力。

        苏瓷儿跪在地上,双手托在花袭怜的后背处。

        男肩膀上的伤口渗出殷红的血。

        如果苏瓷儿没记错的话,心魔刺的这个地正好就是十几年前花袭怜自己玉髓剑刺伤的地。

        心魔拎着手里的镇魔剑,他虽有些吃惊于今日的花袭怜如此好对付,但也并未多想,因为他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充盈饱满。

        虽然他也受了伤,但比花袭怜的轻。

        难道是因为苏瓷儿进入了识海的原因?执念越深,他便越强。

        心魔脸上的笑意住扩大,他回神来,正欲次出手,想男已经苏瓷儿吃力地拖进了远处的冰洞里。

        心魔眯眼,也想跟进去趁机一剑解决花袭怜,想苏瓷儿侧挡住了他的路。

        “你能来。”苏瓷儿张开双臂,就像一只护崽子的老母鸡。

        心魔眉头一挑,脸上的嚣张之『色』瞬消失,他委屈道:“姐姐为什么让我进来?”

        “你想杀他。”苏瓷儿的手上还沾着花袭怜的血,说话的时候嗓子干虚。

        面前的心魔满凶戾罗刹之气,苏瓷儿光是看一眼就觉得浑寒。

        “他也想杀我呀。”心魔更加委屈。

        苏瓷儿知道,这两个都想要对死。原本苏瓷儿该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的,可看着花袭怜就这样心魔一剑刺倒,体比脑子快,已经把拖进了洞。

        都拖进来了,就能救了。

        “行。”苏瓷儿还是这两个字。

        她知道自己一定打心魔,若是心魔听她的话硬是要闯,她也没有办法。

        可没想到,心魔虽脸上愉快,但却并没有对苏瓷儿下手,反而朝洞『穴』内冷看一眼,“今日我杀他,日我也能杀他。姐姐护得他一日,总能护他一辈子。”话罢,心魔就往地上一坐,一副要守着花袭怜咽气的样子。

        苏瓷儿:……

        她看着心魔这张跟花袭怜一模一样的脸,想着这两个真是冤家呀!她到底为什么夹在这对冤家的?

        夜『色』浓黑,像是从上头倒了浓墨下来,跟白日形成鲜对比。

        苏瓷儿守在花袭怜边,小心翼翼的替他将上的外袍褪下一个角,『露』出刺的地。

        这伤正正好好,偏依地刺在旧伤上。

        这样的巧合禁让苏瓷儿怀疑这到底是是花袭怜故意的了。

        “疼吗?你能自愈了吗?”

        男缓慢摇了摇头。

        苏瓷儿蹙眉,说话的时候朝候在外头的心魔看了一眼,然后小小声道:“怎么办?”

        “没事。”男轻轻摇头,面『色』苍白如纸。

        苏瓷儿看得一阵揪心。

        花袭怜越虚弱,边的心魔就越面『色』红润有光泽,知道的还以为他把花袭怜给吸光了呢。

        苏瓷儿手撕下花袭怜上的一截内衫,然后笨手笨脚的帮他绑住伤口。

        似乎是弄疼了他,男瑟缩了一下。

        苏瓷儿赶紧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疼吗?”

        男埋首,摇头。

        无言之,苏瓷儿心股奇怪的怜悯之心愈强盛。

        苏瓷儿虽然一心守着花袭怜,生恐外头的心魔突然冲进来就把正主给杀了,但耐住困意一波一波袭来。她点着小脑袋,终于是靠在冰壁上睡了去。

        苏瓷儿做了一个梦。

        其实她并知道自己是是在做梦,因为这个场面熟悉陌生,熟悉的是地和作,熟悉的是少年张长大成的脸。

        她梦到自己躺在柔软舒适的床铺上,男从后拥住她。

        他的臂膀纤细而瘦长,肌肤滚烫的温度贴着她。

        他单臂撑在枕边,倾来亲她。

        两个的体柔软的交织在一起,这是一种苏瓷儿异常熟悉的姿势。

        两个亲得难舍难分,脸上突然一疼。

        她猛地一下睁开眼,现自己正躺在洞『穴』里,一『摸』脸上,是一滴冰水,给她冻醒了。

        苏瓷儿面颊滚烫,心跳迅速,整个还没从刚才的梦境回神来。

        这是她的梦?怎么回事?难道她年纪轻轻的还开始肖想男了?

        苏瓷儿绝望地伸手捂住脸,想起最后梦醒之前看到的张脸。

        男苍白的肌肤上沁出漂亮的『潮』红绯『色』,黑半湿粘在面颊肌肤之上,滚烫的汗珠滴到她脸上,顺着她的面颊往下滑,堆积在锁骨处。

        苏瓷儿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锁骨。

        这具体纤细而薄,锁骨比之前的更深更漂亮。

        管是骨相还是皮相,都是极美的。

        等苏瓷儿终于从个梦回神,就看到原本平躺在里的花袭怜知道什么时候竟蜷缩起了体。

        他像个孩子一样蜷缩着,将自己牢牢的包裹住。

        若是少年做这个作,是能透出几分可爱和可怜来的。

        可花袭怜早已是个男,而且还是一个成熟的男。

        按理来说,这样的姿势早已适合他这个年纪,可偏偏,这个姿势竟意外非常合适。

        他保持着后背弯曲的弧度,『露』出瘦削的背脊,扯开的肩膀上是一块殷红的伤口,皮肉外翻,黑微微遮挡。纤细白皙的脖颈单薄柔软,像一头极需安慰的幼兽。

        苏瓷儿股子老母亲的心态爆了。

        毕竟是自己从少年时期就养起来的号,现在半死活地躺在这里,她当然心疼。

        而且……苏瓷儿的视线落到花袭怜的左耳上,里是一个空『荡』『荡』的耳洞,她将珍珠耳链还给花袭怜后,男也知道将它藏到哪里去了。

        “我知道大师姐想跟我扯上关系。”花袭怜根本就没有睡,他缓慢抬起脸。

        太白了。

        这是苏瓷儿的第一感觉。

        因为受伤失血,所以花袭怜的脸『色』实在是非常难看。仅是脸『色』,还有他的唇『色』,若是将他放在雪地里,大概就只能看到两颗瓦黑的眼珠子了。

        “大师姐必顾虑我。”男撑起体,挣扎着要出雪洞。

        苏瓷儿赶紧拦住他道:“你的伤还没好呢。”说完,她快速瞥一眼守在洞『穴』门口的心魔,“你想要杀掉吗?”

        虽然天道一定站在正主这边,但面对这种实际情况,关心则『乱』,苏瓷儿敢让花袭怜去冒险。

        当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突然萌出一个念头。

        她如此护着花袭怜,这份她以为是护崽子的老母亲心态,根本就是……情爱吧?

        可能,可能,这小崽子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

        苏瓷儿极力否认,可她心越是否认,自己就越能将目光从花袭怜上移开。

        体比她的脑子更确的表现出来了连自己的脑子都还没有理清楚的奇怪想。

        “大师姐心疼我吗?”苏瓷儿搀扶着阻止住的花袭怜垂眸,目转睛地盯着她看。

        此刻的男憔悴柔弱,像一株似乎只要没了她的支撑就倒下去的漂亮牡丹花。

        虽妖艳,但娇弱。

        当然,苏瓷儿知道像花袭怜这样的男是永远都可能跟“娇弱”这种词扯上关系的。

        可现在摆在她眼前的这个男真的就如风雨的一朵娇花,让苏瓷儿产生一种如果她选择了放手的话,他就立刻碾压成泥的错觉。

        都养了这么久了,现在也能放手呀。

        苏瓷儿拖住花袭怜,说话的时候双眸『乱』,面颊坨红,声音细到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心疼。”

        男体微僵,他缓慢转头朝苏瓷儿看去,语气之带着显的可置信,“大师姐说什么?”

        苏瓷儿轻咳一声,“你没听到就算了。”

        男忍住勾唇,他的嗓音变得很低,是种低到了尘埃里的幸福,“听到了。”

        大师姐说心疼他。

        他应该伤得重一些才是的。

        苏瓷儿完全知道自己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心疼,就让花袭怜内心产生如此疯狂的想法。

        如果她知道了花袭怜内心的想法,这句“心疼”是打死她都说出口的。

        心魔虽在洞『穴』门口,但知为何,他听清楚里面在说些什么,甚至连两个的型都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

        心魔皱眉,觉得似乎有哪里对劲,可很快,这股子疑『惑』感立刻就他体内强悍的魔气所冲淡。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体如此轻盈充实,并且么有实感。

        心魔张开自己的手,表情狰狞而充满愉悦。

        他相信,如果花袭怜死了,他就能真正成为花袭怜了。

        “大师姐……”男高大的子蜷缩在苏瓷儿边,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按照小说设定,花袭怜本该跟心魔大战三百回合,两个输输赢赢,最后花袭怜将心魔一招爆头,成功解除危机。

        可现在,这个男却如此柔弱地倚在自己边求『摸』『摸』。

        苏瓷儿莫名觉得有点头大。

        只因为她说了一句“心疼”。

        大哥你出去大杀四,腻着她有什么?

        苏瓷儿看到花袭怜肩膀上的伤口,有血渍从他绑缚好的地渗出来。

        好吧,看你这架势是杀了四了。

        一番折腾,外头天『色』瞬变亮,真的就像是一个上下一倒,就完全一样的世界。

        一个白到让睁开眼,一个黑到连睁眼和闭眼都没有什么区别。

        冰洞内也跟着亮了起来,苏瓷儿站起来,随手掰断一根冰凌子,然后咬一口,瞬就冻得牙齿寒。

        也没办法,她只是想喝口水。

        冰壁上凝结着的冰『色』很白,苏瓷儿略一错眼,突然现了对劲。

        嗯?她的脸?

        苏瓷儿现自己脸上的红斑见了,细腻白皙的肌肤像剥了壳的鸡蛋。

        怎么回事?

        苏瓷儿走到冰壁前仔细搓了搓,冰壁虽模糊,但她脸上的块红『色』斑痕确实见了。

        “花袭怜,你看我的脸。”苏瓷儿转去找花袭怜。

        男正躺在里休息,苏瓷儿凑上去,她透男的眼睛,看到自己一点小小的影。

        “我脸上的红斑见了。”

        “嗯。”男缓慢点头,像是早就知道了。

        “你早知道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花袭怜沉默着没有回答。

        苏瓷儿想到什么,撩开自己的袖子,看到莹白如玉的肌肤。

        “我上的蛊虫没有了,是你处理的吗?”小娘子话语难掩惊喜之意。

        “嗯。”这次,花袭怜回答了。

        “……我的斑跟蛊虫有关系吗?”苏瓷儿一下子就将两件事联想到了一起。

        “嗯。”花袭怜次点头,却是一副愿意多谈的样子。

        事情已经解决,多问也没有,苏瓷儿便道:“多谢。”

        男蹙眉,“我喜欢大师姐谢我。”

        嘎?

        “很疏离。”说着话,男垂下眼睫。

        虽然是个男,但花袭怜的眼睫『毛』很长,轻薄乌黑一片,像蝴蝶展开的翅膀,透出一股脆弱的美感。

        苏瓷儿最受了他这副模样了,简直就像是在掐她的心尖子。

        果然,她就是个颜狗。

        一夜去,心魔开始蠢蠢欲。

        之前他没手是因为他也花袭怜打伤了,打下去没有胜算,而且花袭怜有苏瓷儿护着,他也便手。

        冰川之『色』开始显『露』,心魔能看到冰洞里的场景。

        男的脑袋歪靠在苏瓷儿的肩膀上,黑披散下来,遮盖住半张脸。

        可心魔却分能十分清楚的看到他对着他『露』出的挑衅之『色』。

        他是故意的!

        心魔终于白来。

        花袭怜故意他刺,然后故意让苏瓷儿心疼他。

        心魔虽是花袭怜的一半神识,但他毕竟没有花袭怜么多的花花肠子,他只是一朵普普通通的挑拨离小绿茶花。

        他也知道这招叫作“苦肉计”。

        花袭怜阴了的心魔心愤怒更盛,从来就只有他在苏瓷儿面前搬弄花袭怜的是非!

        心魔当然咽下这口气,他趁着苏瓷儿注意,一侧冲入雪洞之内,就次跟花袭怜打了起来。

        花袭怜想阴他,这次他就索『性』将他打死算了!

        心魔心存着这股气,打起花袭怜来越使劲,可知道为什么,花袭怜虽然他打得节节败退,但却始终坚强的抵御着他的攻击。

        虽然型看着极其狼狈凄惨,但就是怎么打都打死。

        终于,看下去的苏瓷儿随手掰下一根冰凌,硬着头皮『插』进了两个男的战争里。

        心魔正打的兴起,收势没有花袭怜快。

        他的剑擦苏瓷儿脖颈处,一道影挡住。

        苏瓷儿知道,虽然是神识,但如果受了伤,也是非常疼的。

        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影,替她挡住了心魔这一剑。

        男双臂拥着她,苏瓷儿的脸贴在花袭怜心口处,能听到他跳的心脏。

        平稳和安详。

        还有一股味道,像洗干净的血腥气。

        虽可怖,但若是闻习惯了,倒也讨厌。

        心魔看着花袭怜护在怀的苏瓷儿,懊恼地垂下剑,面容逐渐扭曲。

        心魔本就基于花袭怜的情绪而生,因此他比原主更加的情绪化,也更加偏执。

        花袭怜的脑袋搁在苏瓷儿的肩膀上,他单手置在她后背上,苍白漂亮的面容上表情变,轻薄柔软的唇却缓慢翘了起来。

        心魔虽强,但怎么可能强的他呢?

        可以说,从他生出心魔,到让心魔肆意成长至今,花袭怜都在算计着一盘棋。

        生出心魔虽非花袭怜故意为之,并且也确是他为了苏瓷儿心念成魔,可既然心魔已出,为了得到他所想,他所念,他施加些手段有何妨?

        网已经落下。

        花袭怜清楚的知道自家大师姐心念已,他只需要添一点点火,就能永远的拥有这一束光。

        心魔自然肯罢休。

        “姐姐,你看他把我打的。”心魔硬生生挤来,对着苏瓷儿撩开自己的胳膊,『露』出他花袭怜打伤的地。

        苏瓷儿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居委主任,一天到晚的处理这两位原住民的纠纷。

        她无奈地低头看向心魔给她展示的伤口。

        嗯,晚一点看到就要愈合了。

        对比心魔些皮外伤,打得连站都几乎站稳的花袭怜显更让苏瓷儿觉得心疼。

        之前是多阴险的一个呀,怎么现在蠢笨成这样?居然心魔压着差点揍死。

        难道是因为心魔分走了一半神识,所以连带着智商也下降了?

        “大师姐。”

        花袭怜倚靠在苏瓷儿上的体突然微微压上了一些份量,他贴着她的面颊,说话的时候抵着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瓷儿显感觉到自己耳朵一热。

        而在花袭怜的视线,能显看到小娘子的耳朵如烧红的朝霞。

        “你心疼心疼我。”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26919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