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58章 第58章夜游

第58章 第58章夜游


女子柔软的指腹摩挲过苏瓷儿的发尾,  顺着那发揽住她的腰肢。

        浓郁的莲花香扑鼻而来,苏瓷儿被她半揽在怀里。

        “可我比他更喜欢姐姐,只是姐姐想的,  我都能给姐姐。”

        苏瓷儿面无表情:“我现在想你离我远一。”

        心魔:……

        正两纠缠间,苏瓷儿突然瞥见一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别,  正是小苗。

        夜黑风高夜,小苗独自一外出,然不简单。

        苏瓷儿神『色』一凛,  立刻就跟了上去,  走出三步才发现自己身后还跟了一条尾巴。

        苏瓷儿:……

        “你别跟着我。”

        现在还不能让花袭怜知小苗的真实身份,  虽然在苏瓷儿看来,  这魔宫现在漏得跟筛子似得,但花袭怜毕竟是魔主,像小苗这样的修真者混进来,若是被发现了,  一定会丢命。

        “姐姐不必担心,  我最听姐姐的话了。”

        心魔然不肯走,见小苗就走远,苏瓷儿踌躇了一会儿,  终于还是没有跟上去。

        小苗的目的并非是进来找那白发魔,然,  这也是其中之一。

        她混入那堆女子中,  就是为了进入魔宫,刺杀那滥杀无辜的魔主。

        她虽修为不高,  但思想觉悟很高,魔虽有好坏,但这魔主就是大烂。她为了拯救这些无辜的少女,  匡扶修真正义,就一定进入魔宫之内,伺机刺杀魔主。

        可恨的是,她都来了这么久,连那魔主的面也没见到。

        上次,鸢尾喂她吃『药』,将她送入寝殿之内。小苗欣喜自己真的见到那传说中的魔主,然后为民除害之际,小苏过来救她了。

        小苏也是苦命,虽然面对那魔主害怕的发抖,但还是将她半拖半抱了出去。

        小苗虽然用的是将计就计,但她确实被鸢尾的『药』『迷』倒了。如果小苏没有来救她的话,她说不定早就变成那魔主的掌下魂了。

        过此事,小苗知自己更加谨慎。

        她此来魔宫,杀魔主是一事,另外一事就是寻找白发魔。白发魔救过她,小苗认为那是一好魔,不应该跟着这凶名在外的魔主干坏事。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魔与修真能和平共处,一起对付那些不好的和魔。

        每小苗说起自己这心愿的时候,父亲总会摇头嗤笑,说她太天真。

        “魔都是没有心的,怎么可能与一般。”

        每提到魔,父亲的神『色』总是很难看,甚至于还会发脾气。小苗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握拳,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并告诉自己,有志者事竟成,她一定能办到的。

        小苗打听到消息,说那魔主近日里总去寒潭。

        她想着,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先去认认,免得以后碰到了不认识。

        小苗一独自在魔宫之内,在魔宫里,类很少,很多魔还喜欢吃,此,一到晚间,魔宫之内就看不到游『荡』的类了。

        四周静悄悄的,只偶有几只魔路过,被小苗机智地躲了过去。

        天『色』越来越黑,小苗也不知自己转到了哪里,她拿着里的纸条,上面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线条,不出意外,她能循着这张高价得来的地形图找到寒潭的位置。

        可现在出了一意外,她『迷』路了。

        苏瓷儿没有去跟小苗,她略烦躁的回到妄念轩,只盼着小苗不出事。

        她走进院子,听见前面不远处有说话,是一起住在妄念轩里面

        的那几小娘子。

        小娘子们扎堆聚在一处说话,苏瓷儿作为修真者听敏锐,立刻就捕捉到了关键。

        “哎,你们说鸢尾到底能不能得到魔主宠幸?”

        “然了,她那么漂亮。”

        “这可不一定,小苗不也是挺漂亮的?”

        “哎,我昨日看到她也去问魔兵了去寒潭的地图。”

        “真的?那她与鸢尾岂不是会碰上?”

        那女子摇头,笃定:“不可能,鸢尾早就打好了,那魔兵给小苗的地图是错的。”

        苏瓷儿听到此处明白了,小苗或许真是来找那白发魔的,可她应该还有另外一目的。

        那就是杀花袭怜。

        是了,小苗是修真者,按照修真者从小受到的教育来看,其中不乏有年轻气盛想找花袭怜单挑的,不自量的年轻修真者。

        苏瓷儿听说这十年间,有许多修真者想杀了花袭怜,不过都被他反杀了。

        苏瓷儿想起男识海之内那堆积如山的骸骨,忍不住心口一寒。觉得自己没有跟在小苗身后实在是明智之举,可开始担心小苗若是真的找到花袭怜,按照她的修为,一定会被花袭怜按在地上摩擦。

        心魔正站在苏瓷儿身边,他感受到她震颤的神识,忍不住垂眸看她。

        苏瓷儿半张脸隐在角落里,然后轻轻吐出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仰头询问心魔:“寒潭在哪里?”

        心魔一撇嘴,明显的不高兴,“姐姐都已有我了,还找那孽种做什么?”

        苏瓷儿:……我看你才是孽种。

        可惜,她望着前这张自己曾用过的漂亮脸蛋,连骂都骂不出口。

        真他妈漂亮,她都快被自己这张脸掰弯了。谁能想到,心魔这非非魔的玩意用起这副皮囊来,撒娇卖萌耍狠样样皆通呢?

        “如果你不带我过去……”苏瓷儿眯,想着威胁的方法。

        心魔垂眸看她,笑眯眯的等着。

        苏瓷儿想了半天,发现自己……打不过。

        两四目相对,美勾唇一笑,透出一股“你奈我何”的意思。

        苏瓷儿心一横,牙一咬,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心魔:……

        苏瓷儿:……不知为什么,她怎么觉得自己这话这么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呢?

        回过神来的苏瓷儿恨不能把自己埋进土里,还那种深坑,能彻底把她埋得连一根头发丝都看不到的那种。

        这种理由会让紧张才有鬼吧?

        心魔脸上的笑收敛下来,他那双眸子阴沉沉地盯住苏瓷儿,像是在审度她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瓷儿双臂垂在身侧,掩在黑袍之中的紧张地捏了捏。

        苏瓷儿跟在心魔身后,往寒潭走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嗯……她真的没有想到,心魔会为这样一荒诞的理由而妥协。

        就为她说自己不跟他说话,所以他居然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她,并领着她去找花袭怜。

        苏瓷儿抬头去看走在自己前面三步远的心魔。

        心魔似乎是有些生气了,沉着一张脸,也不看她,就这么闷头带她走。

        苏瓷儿也不敢自己上去找骂,就乖巧的跟着他走。

        两走了也不知多久,苏瓷儿脚都麻了。

        “到了吗?”终于,她忍不住开口询问。

        心魔脚步不停,“没有。”

        苏瓷儿跟着走了一段,终于,她停住了脚步。

        “你根本就没有想带我去,对不对?”

        心魔背对着苏瓷儿,这是一处很安静的地方。

        不管是声,还是魔声,凭借苏瓷儿良好的听都听不到。夏日风声微动,茂密的树叶被吹得“唰啦”作响。

        苏瓷儿感受到一股细风擦着肌肤刮过去的感觉。

        魔宫虽大,但为管理不善,所以很多地方都荒废了。

        现在苏瓷儿和心魔站的地方就是一处看起来极其荒芜的地方。

        此处房廊上虽挂了灯,但那灯年久失修,别说往里头加烛火了,就连外头的灯罩上都被拢了一层厚厚的灰。

        前女子的身形突然扭曲了一下,苏瓷儿看到一股黑『色』的魔气萦绕兜转。

        心魔转身,歪头看向面前的苏瓷儿。

        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说话的时候透着一股冷意。

        “姐姐知吗?只有姐姐死了,我才能彻底占据他的身体。”

        苏瓷儿呼吸一窒,下意识想祭出自己的玉髓剑,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

        看出苏瓷儿的紧张,心魔那张清冷的面庞上『露』出一抹缓和的笑,只是这笑怎么看都让感觉瘆得慌。

        “你杀我?”苏瓷儿眯,身体下意识往后退。

        心魔却是摇头。

        苏瓷儿后退,他就往前,“姐姐怎么还不懂呢?我是为姐姐而生的,怎么可能杀姐姐呢?”

        心魔的嗓子抑扬顿挫,一会儿女声,一会儿男声,在这没有,甚至连魔都看不到一只的地方,着实是非常挑战类胆量的极限。

        苏瓷儿额角渗出细密的汗,她看着前越走越近的心魔,努平稳住自己的情绪。

        “如果你不想杀我,那你想做什么呢?”

        心魔没有回答苏瓷儿的话,他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也或许是他感受到了苏瓷儿的恐惧和惊疑。

        “皆有欲,可我非。姐姐可以不信,不信魔,却一定信我,为我的心中只有姐姐,所以为了姐姐,我可以去死。”

        “然,还有一办法。”心魔俯身靠近苏瓷儿,“只姐姐亲『自杀』了他,我就能活下来了。”

        说是心中欲念只她一,其实此心魔,最大的欲念还是想活下来吧。

        不然为何抢了身体,并日日纠缠于她呢?

        “你只是想活下来。”

        “我活着也只是为了想跟姐姐在一起。”心魔感觉到自己的话明显是太急了。

        他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一笑:“我很乖的,姐姐选我好吗?他一都不好,他杀了很多。”

        “很多?”

        “小灵山上,很多。”

        苏瓷儿的瞳孔瞬时睁大,连带着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你说什么?”她伸抓住心魔的衣领,前不断浮现出她在梦中看到的那场面。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你不是梦,而是花袭怜的识海。

        她在里面遇到的就是花袭怜的心魔,也就是前这披着苏瓷儿皮囊的心魔。

        “姐姐应该看到了呀,那么多尸骨,有的,也有魔的。”

        苏瓷儿心神具震。

        虽然她早就猜到了有这么一天,但那一天真正到来之时,她才知这有多痛。

        而且,这一切的起源都是为……她。

        喉头涌出一股腥甜之气,苏瓷儿伸捂住心口,她感觉到自己气息翻涌,神识不明。

        看到苏瓷儿的状态,心魔似乎『露』出了些许焦躁,他正欲说话,突然,一阵『潮』湿的冷风袭来,一只恶狠狠地拧断了心魔的脖子。

        现在心魔用的这具身体是莲花藕做的,这莲花藕的身体有一好处,那就是不太容易死。

        比如,虽然心魔被花袭怜拧断了脖子,是真的拧断了,但他的脖子藕断丝连,截面上的拉丝托着那脑袋,被心魔的两只拖回来一按,重新安上去了。

        这到底是什么恐怖片剧情!

        苏瓷儿直觉心口堵得更厉害了。

        心魔的脑袋装错了,他似乎骂了一句脏话,把自己的脑袋正过来,然后突然身形一晃。低头,只见花袭怜的已在他身上抓住一巨大的洞。

        苏瓷儿背倚在一处,只看到那具漂亮而无暇的身体上出现一巨大的空洞。

        那空洞里没有血,流出来的只是白『色』的汁『液』,带着一股浓郁的莲花香。

        而花袭怜收之时,指尖也被藕丝勾缠着,像拉丝芝士似得往外扯。

        场面诡异惊悚之余……还有好笑。

        心魔垂眸看向自己被挖了一洞的心口,神『色』阴鸷地狠瞪了花袭怜一。

        两扭打在一起,比起上次打架,这次两明显都带了一股杀意。

        苏瓷儿修为太低,根本就看不清两的比试,只感觉一阵一阵阴风擦着她的脸飘过去。

        “砰”的一声,心魔被花袭怜按倒在地上,然后一把拎起他的脑袋,就捏了稀巴烂。

        被溅了一脸莲花藕渣渣的苏瓷儿:……

        这具身体是彻底不能用了。

        心魔从里面出来,那是一团极浓稠的黑『色』魔气。

        绕着花袭怜发出一嘶吼之声,然后猛地一下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花袭怜的身体向后倒去,然后再倒下去之前,男睁开了。

        那双眸中满是血丝和魔气,黑红一片,显然已入魔。

        月『色』下,男的眸子从古怪的魔之『色』缓慢恢复正常。识海之内,花袭怜终于将那心魔暂时压制住。

        心魔是花袭怜的一半神识,花袭怜打伤心魔,实则也是在撕扯自己的神识。

        苏瓷儿与花袭怜曾神识交融,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股撕裂感。

        她白着脸劲喘气,身体往下倒。一只揽住她的腰,支撑住她下意识几乎软倒在地的身体。

        苏瓷儿仰头,看到一身湿漉的男。

        他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面颊上,身上的青衣也都是湿的。这与上次苏瓷儿看到他时的形象很是相似,只是此刻,他望着她的神比上次平静多了。

        “大师姐。”男嗓音微哑,像沉淀了岁月,历了沧桑,可他明明也不过才三十左右而已。

        苏瓷儿不知这十年间花袭怜历了什么,可他的表情,他的神态,却像是早已历过这世界最残酷的事。

        面对本尊,苏瓷儿比面对心魔多了几分不自然和尴尬。

        可能是为心魔太过活泼,所以让苏瓷儿暂时忘记了那份尴尬感。可现在,这份尴尬感回来了。

        而且,更多的却是恐惧。

        “你杀了,小灵山的?”

        苏瓷儿不是圣母,她知有些修真者会来刺杀花袭怜,花袭怜将那些修真者反杀了。

        这对于花袭怜,对于魔域,甚至对于修真界来说都是一件很正常的,苏瓷儿也能接受,而她接受良好的原是她并不认识这些修真者。

        可小灵山的就不一样了。

        “他们,也杀你?”

        “嗯。”

        “所以,你杀了他们?”苏瓷儿颤抖着嗓子,看向花袭怜的眸已然湿润。

        花袭怜沉默看她。

        “我也并不是怪你,若是他们真杀你,你杀了他们也没错……为他们不死,就是你死……”苏瓷儿也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

        她只是觉得心口好疼,就像是有在拿锥子撬她的心脏。

        一下一下,撬得鲜血淋漓。

        她忽略的东西太多了,等到她想起来的时候,一切已无法改变。

        喉头处的血腥味再次涌上来,花袭怜看出来苏瓷儿不对劲,立时替她调整气息。

        苏瓷儿靠在花袭怜怀里,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我,想回小灵山看看……”她抓着花袭怜的衣袖,整都抖得厉害。

        明明是夏日的天,她却感觉自己像是正站在冰窖里,铺天盖地的冷裹挟着她,那是一种,你无法拔除,从骨子里透出来,从骨子里浸出来的冷。

        愧疚感、无感包裹着苏瓷儿,她恍然发现,自己早已不再是旁观者,她早已融入这世界中。

        “没有杀。”男嘶哑着嗓子开口,“一都没有杀。”

        苏瓷儿动了动珠子,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极其疲惫,就连抬头这动作都做不到。

        花袭怜知苏瓷儿不信,便单抱起她,然后低低叫了一声,“畜牲。”

        不远处飞来一头巨型凶兽。

        黑暗中,苏瓷儿看不清的形状。

        她被花袭怜轻柔地放到这凶兽的后背上,柔软舒适的皮『毛』,就跟她家里养的那只猫儿一样,还透着一股说不清不明的麝香味。

        凶兽飞了起来,夏日温柔的风变得凛冽。

        苏瓷儿挣扎着动了动,然后在看到自己现在的位置后,原本就僵硬的身体更僵硬了。

        万丈高空,没有降落伞,没有安全带,只有一头兽。

        这感觉就跟她家猫突然变异,带着她飞上了天空。你能相信你家猫吗?不能。

        苏瓷儿颤抖着声音问花袭怜,“安全吗?”

        花袭怜,“……安全。”

        “我们去哪?”

        “小灵山。”

        花袭怜说去小灵山,真的是去小灵山。

        小灵山上就算是夜晚也灯火通明,这跟十多年前她住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十年前的小灵山,晚上是不怎么灯的,现在却像一座永远营业的圣诞树。

        凶兽从天空『逼』近之时,下面已拉响了警告,那声音震得苏瓷儿浑身发麻。

        “花袭怜来了!”

        这怎么听着跟狼来了似得?

        “大家快把东西藏好!”

        凶兽虽然飞得不低,但苏瓷儿凭借自己的,能很清楚的看到下面忙碌的场景。

        她甚至看到还有弟子把小灵山的茅厕守住了。

        苏瓷儿:……还有偷屎吗?

        苏瓷儿下意识朝身侧的花袭怜看去,只见男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灵山看,目光一度从那茅坑边略过。

        苏瓷儿心中警铃大作。

        “那块石头,大师姐曾站过。”

        苏瓷儿顺着花袭怜的视线看到了茅厕旁边的大石头。

        没错,她站过,就一回,为想看看传说中修真界的茅厕有什么不一样的。

        苏瓷儿突然开始觉得那守在茅厕旁边的弟子真的挺明智的。

        “大师姐看完了吗?”

        “什么?”

        “。”

        苏瓷儿看到漫山遍野欢快奔跑的小灵山弟子,头:“……看完了。”

        “嗯。”花袭怜一拍身下的凶兽,“回去。”

        凶兽调转车头,撤退。

        小灵山弟子们仰头看着来去匆匆的凶兽,神『色』『迷』『惑』。

        “这次怎么这么干脆就走了?”

        “不知呀?他是不是拿了什么?”

        “没有吧……”

        “那狗东西呢?”一火红『色』的身影提着一柄镶满了宝石的长剑奔出来,却只看到凶兽离开的背影。

        男子一双眸子冒火,恨得咬牙切齿,“老子迟早弄死这狗东西!”

        小灵山弟子看着杨炎龙尚未养好的瘸腿,陷入了沉默。

        上次这位杨师兄为了跟那花袭怜抢大师姐的帐子,被打断了一条腿,现在还瘸着呢。

        真是丢了帐子还瘸了腿。

        小灵山一夜游结束了。

        苏瓷儿趴在那凶兽背上,一动不敢动。

        『毛』虽软,但也滑,苏瓷儿说话的时候能吃到从身上掉下来的『毛』,很细,没什么感觉。

        像她这种时常吃猫『毛』拌白饭的早就习惯了。

        看到了小灵山上如此生机勃勃的景象,苏瓷儿那口抑郁在胸腔之内的淤血终于被她消了下去。

        她曾看到过有为过于大喜大悲,所以一命呜呼。

        从前的苏瓷儿不明白这种感觉,总以为是电视剧夸大了,可今日,她才明白,这竟是真的。

        而且她居然……还吐血了。

        这真的不是在写小说,也不是在演电视剧吧?

        苏瓷儿努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算是吸了一鼻子『毛』进来也觉得畅快。

        她刚才真以为自己死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后怕。

        “大师姐安心了。”

        “嗯。”安心了安心了。

        凶兽飞驰,苏瓷儿趴在那里两抓着『毛』,姿势虽然不雅,但胜在安全。

        反观花袭怜,他沉默着站在凶兽背上,全身接触面积只有一双脚。

        虽然好看,但危险。

        两沉默了一会儿,“我……”苏瓷儿张了张嘴,“其实……”她说了好几词,却不知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情况。

        “我并不是故意回来的。”

        “不是故意回来的?”男咀嚼着苏瓷儿的话,“那意思就是,不想回来。”

        男声音很轻,被风吹散。他垂着眉,苏瓷儿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为听声音很平静,所以苏瓷儿认为花袭怜现在的情绪应该很适合沟通。

        “也可以这么说。”苏瓷儿头:“我只找到小苗,就能立刻带着她一起离开。”

        凶兽慢了下来,两说话的声音也更加清晰了,不会被风吹得四散。

        “离开。”

        男像是丢了半边的魂,只在慢吞吞的重复苏瓷儿的话,而且重复的还不完全。

        “对。”

        苏瓷儿颔首,“马上就能离开,只找到……唔……”

        苏瓷儿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身子一沉,她被花袭怜重重地压进了凶兽的『毛』发里。

        “我……咳……”进『毛』了。

        “嘘。”男阻止了苏瓷儿接下来的话。

        苏瓷儿噤声后努往上看,她颤着睫,黑暗中,沉默寡言的男压在她身上,半张脸陷入阴霾。他半眯着,神『色』不是很好看,不过也不能说是很难看。

        那是一种没有办法形容出来的湮灭。

        就像是……无尽的荒凉感。

        他身后是漫天黑幕,一颗心都没有。

        “我不会让大师姐离开我的。”

        男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可苏瓷儿却听到里面的坚定。

        花袭怜微凉的『摸』上她的耳垂,苏瓷儿下意识瑟缩着往后躲了躲,可她忘记了,这凶兽就这么大,她能躲到哪里去?

        花袭怜虽穿了青衣,但他给感觉就像是一块没有光的暗板,一间没有洞的小黑屋。

        若说唯一的一温润光『色』,大概就是他挂在耳上的那珍珠耳坠子了。

        此刻,这耳坠子被他取了下来。

        他白皙漂亮的指尖摩挲过耳坠子下面的珍珠,另外那只轻轻捏住苏瓷儿的后颈子,就跟拎着猫脖子,防止『乱』动一样。

        苏瓷儿下意识一缩脖子想躲开,不防突然感觉自己耳垂一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

        珍珠耳链?

        这具身体是有耳洞的,男动作很利落,可在替她挂上珍珠耳链之后,花袭怜的指却并没有立刻离开。

        苏瓷儿不明白花袭怜的意思,她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可觉得不可思议。

        “大师姐还不明白吗?”

        明白吗?

        她不明白。

        苏瓷儿不敢相信地摇头。

        男苦笑一声,然后眸『色』一变。

        他一只按住苏瓷儿的双眸,遮住她的视线,然后俯身凑上来,将刚刚挂到苏瓷儿左耳上的珍珠耳链一口咬住!

        苏瓷儿浑身一抖,直觉自己的神识被花袭怜强势叩开。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2963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