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53章 第53章出镜一只手

第53章 第53章出镜一只手


这一座极其富丽堂皇的宫殿。

        在苏瓷看来已经奢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那种就连窗帘都恨不能用金子做的架势,让苏瓷一度怀疑这十年之间花袭怜到底发生了什,为什品味突然变得如此土豪。

        难道这就由俭入奢易的报复『性』消费?

        而且她在进殿之前看到外头居然书“黄金屋”三字,  其实乍然一看,书中自有黄金屋,  寓意还挺文雅的,可她进殿,看到满殿用金子做成的那些桌椅板凳才明,  这黄金屋名副其实的黄金屋。

        黄金屋内没有人,  一众十五位女子站在一处,  有些哭得几乎晕厥过去,  她们就那站在刑场上,马上就要被拧断脖子的囚犯。

        苏瓷被小苗拽着胳膊,正在打量这间殿宇。

        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  而且从她们过来的路线看,  这似乎并非主殿,更像一个比较偏僻的殿宇,不像大魔主花袭怜应该住的方。

        黄金屋内似乎没人,  那魔兵将她们领到这里之就出去到外面守着了。

        除了一小部分几乎哭晕过去的小娘子外,还有几位小娘子看起来十分镇,  脸上『露』出决绝之『色』。

        她们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几块用碎布条裹住的镜子碎片。

        如果苏瓷没猜错的,  这镜子碎片应该就那日沐浴之时,屋子内的穿衣镜被打破之,  被这些女子私藏在身上了。

        这些烈『性』女子,觉得与其被魔物糟蹋,不如早早自己了干净,  甚至还来劝说其他女子与她们一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苏瓷也被往手里塞了一块用布条包裹住的镜子碎片,她站在那里,面前站着这场贞洁保卫者的领导人物,小贞。

        “我们不能让魔物把我们糟蹋了!”小贞高举镜子碎片,喊着口号。

        “对,没错……”

        “宁可杀不可辱……”

        苏瓷盯着那块镜子碎片,沉默了一会伸出一根手指推开,道“我不要。”

        小贞一愣,大家的口号也停了。

        “为什不要?难道甘心做魔物的玩物吗?”小贞『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

        苏瓷沉默了一会反问,“不行吗?”

        小贞:……

        “我看不起!”小贞怒急。

        苏瓷神『色』冷淡,“哦,”然慢悠悠了一句,“我也看不起。”

        小贞显然被气得不行了,她觉得苏瓷就一个贪生怕的孬种。

        一直随在小贞身边,显然跟她一个小团体的另外一名女子冷哼一声道:“她长得这丑,当然不怕!”

        苏瓷:……

        这女子明显看到过她的脸才会如此说,可其他女子,除了小苗以外,在场的女子们都重新聚集起来的,她们并没有看到过苏瓷的脸。

        大家对苏瓷的脸产生了兴趣,这份兴趣甚至一度盖过了大家寻的激澎湃。

        小贞突然伸出手,一把掀起苏瓷脸上的头纱。

        厚实的头纱被掀开,『露』出苏瓷那张可怕的脸。

        在场之人静默了一会,苏瓷觉得大家看向她的目光都变成了“果然如此”。

        像她这样的姿『色』,怎可能被那个传说中只喜欢细皮嫩肉的美人的魔物看中呢?

        “还好不如赖活着。”小贞嘟囔了一句。

        苏瓷垂眸看向她手中的镜子碎片,也跟着笑了一声。

        到苏瓷的笑声,那女子狠瞪她一眼,“笑什?”

        苏瓷无辜道:“我笑笑怎了?”

        “大家都在哭,凭什在笑?因为觉得自己丑,所以就能躲过那魔物吗?”

        苏瓷微微眯起眼。

        她的表虽然不太好看,但唇角却轻轻翘起的。这张脸虽然不好看,但终于不面瘫了。

        苏瓷现在最喜欢的表就挂着笑,不管生气也好,还愤怒也罢,她都喜欢笑眯眯的。

        虽然这个她无意识的举动,但不知道为什,起来总有那点变态的意思。

        也不知道被谁传染的。

        到底那个变态不管什时候都喜欢笑眯眯的呢?

        “我觉得……”苏瓷突然倾身上前,一把夺过小贞手中的镜子碎片,然抵到她的面颊上。

        小贞被苏瓷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甚至都没看到苏瓷的动作变化,就被她抵在了身殿宇之内的圆柱上。

        “我可以帮把脸画花,画得比我的脸还要难看,这样就能跟我一样活着了,开心吗?”

        “不,不要……”那女子下意识脱口而出。

        “怎,连都不怕,居然怕被画花脸?”

        那女子不敢动,就连说的时候都生怕那镜子碎片划破自己的脸。

        看小贞被自己吓得差不多了,苏瓷手中镜片落,小贞也跟着跪了下来,捂住脸在那里呜呜咽咽的哭。

        士气这种东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被苏瓷这一打岔,女子们那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士气早已去了大半。

        有些本来就犹豫,并不说贪生怕,只要活命的小娘子便扔了手中的镜片。

        “我,我活着,就算变成魔物的玩物……”那女子哆哆嗦嗦的说完,站到了苏瓷身。

        不过半分钟,殿宇内的队伍就分成了两派。

        一派以小贞为主,气势明显较弱。

        一派以苏瓷为主,气势明显较强。

        苏瓷:……

        “没出息!以为变成那魔物的玩物会有好日子过吗?”小贞哭完,一把抢那镜片,还在那里骂。

        “那,那我也不……呜呜呜……”

        “对,没错,们就,凭什一要拉着我们?”

        一方不,一方要保持贞洁,不愿被魔物玷污。

        一时间,殿宇里被一群女人闹得沸沸扬扬。

        苏瓷嫌弃吵,她左看右看,发现这屋子里都用黄金打造出来的椅子,除了最上面那个垫了块不知名的黄金『色』兽皮外,其余的看起来都硬邦邦的。

        或许因为这里魔宫,阴气很足,所以殿宇内并不显得燥热,反而有点阴森。

        女子们吵累了,突然又开始崩溃哭。

        苏瓷得脑仁疼,而且站了近两个小时,她已经不行了。

        这具身体有点弱呀。

        苏瓷穿过人群,坐上了那个铺着兽皮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兽皮舒服,虽然只软绵绵的一块,但坐着的时候就贼软。

        这大概就有钱魔的享受吧。

        苏瓷歪在这椅子上坐了一会,逐渐从北京瘫变成翘着腿睡了上去。

        椅子不大不小,正正巧巧装下她一只。

        夏日里最困乏,苏瓷只眯一会,没到就睡着了。

        她被人推醒的。

        小苗一脸担忧站在她身边,“小苏,没事吧?”

        下面的人似乎都吵完了,正十分紧张盯着大门口看。

        殿宇的门金『色』的,上面有雕镂雕饰,大家的目光穿过那些镂空的方,面『露』惊恐,像看到了什可怕的东西。

        苏瓷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慢吞吞撑着椅子坐起来。

        “那个魔物来了。”小苗紧张极了。

        苏瓷还没从瞌睡中神,她反应了一会,终于解读中中意思。

        她正准备站起来,不防殿宇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正夕阳垂落之时,男人身上的光比夕阳都耀眼刺目,因为他……穿了一套黄金甲。

        苏瓷:……

        “这个就魔物?”

        站在苏瓷身边的小苗下意识脱口而出。

        而这正所有人心中的法。

        他分明人的模样。金腰带,金玉冠,金靴子,浑身金光闪闪像一个用金子铸造出来的人。

        十年的时光的能改变很多。

        男人算起来已经三十出头,虽然身材依旧保养的很好,但却喜欢上了黄金这种硬通货。

        没办法,人上了年纪就会改变审美,这点就连苏瓷也不能阻止,她现在也觉得黄金金灿灿的的好漂亮。

        毕竟黄金挺贵的。

        黄金男身边围了几位同样穿金戴银的美人,她们捂嘴笑着,像没有骨头似得攀附在男人身上。

        站在殿宇内的女人们都傻了眼。

        这个魔物不像魔物,反而……竟长得十分帅气。

        苏瓷盯着这魔物的脸,微微蹙眉。

        岁月果然把杀猪刀,虽然男人现在这张脸也很好看,但分明没有年时的风采了。

        不,简直就不一个档次的,如果硬要苏瓷来形容的,那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男人左拥右抱,身边美女如云。

        虽然如此,但他依旧不满足,那双眸子朝众女子身上一瞥,最落到格格不入的苏瓷身上。

        为什说她格格不入呢?因为她不仅戴着头纱遮住了容貌,还大剌剌坐在了男人的位置上。

        因此,第一眼就吸引住了男人的视线。

        黄金男松开怀中女子,一脸邪笑着朝苏瓷靠近。

        苏瓷呆呆坐在那里,看着眼前这张脸,还在心中大呼杀猪刀。

        十年时间,她的男主就从国风妖异美年变成了邪魅爱金高质量男『性』,这变化实在太大了。

        苏瓷很懵,甚至连男人走到她面前,她都还没过神来。

        “怎戴着面纱?”男人开口,声音中竟透着一股女子的娇柔气。

        苏瓷:……连嗓子都变得这般温柔多,看来温柔乡这东西泡多了不仅会酥了骨头,甚至连嗓子都会酥掉。

        苏瓷答道:“我怕吓到。”

        “呵,”男人低笑一声,朝苏瓷凑过去,两人只隔着一层头纱,男人说的时候吹出的气体甚至鼓动到了她的头纱,“这世上还没有东西能吓到我。”

        苏瓷隐隐约约闻到一股奇怪的腥味。

        像……从男人嘴里发出来的。

        咋了,中午吃了生鱼片没刷牙吗?还嘬了螺蛳粉配榴莲?

        十年未见,花袭怜这卫生习惯堪忧啊。

        不知道为什,苏瓷并不太紧张,反而十分平静,这大概就属于成年人的冷静吧。

        “呵,”男人低笑一声,正欲伸手掀开苏瓷的头纱之时,一旁突然传来一道颤巍巍的声音,“不,不要碰她。”

        苏瓷转头,就看到小苗手里举着镜子碎片,颤抖着喊完这句就朝着男人刺了过来。

        可她没有成功,因为男人只一个眼神,小苗就站在那里不能动了。

        小苗生得很漂亮,那种第一眼就惊艳的漂亮。

        果然,男人被她吸引了视线。

        “长得很漂亮。”只一个眨眼的功夫,男人就到了小苗面前,他伸出手抚过小苗的脸,“皮肤也很光滑……”

        那只手顺着小苗的脸往下去,挑入她的脖子里,动作下流极了。

        苏瓷看不下去了。

        她觉得这画风好像不太对,而且她敏锐的注意到男人左耳上没有珍珠耳链。

        珍珠耳链对于男主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直至小说结尾,他都没有褪下。

        如此说来……这个男人不花袭怜?

        苏瓷起来了,魔宫之内,花袭怜有四个得力部下,被称为魔域四魔王。

        其中有一位魔物对黄金痴『迷』到近乎变态,他有一个外号叫黄金甲。

        这黄金甲并非只调侃,而他实实拥有一套黄金甲。

        这黄金甲他的法器。

        法器如本命,黄金甲为盾,能抵御法术攻击。说这黄金甲万物皆不可破,就算被最上的法器砍了,也只在上面留下一个小小的印子罢了。

        凭借这套黄金甲,黄金男稳坐魔界四魔之一。

        按照设,他喜欢美人。

        最喜欢的阴时阴日出生的,阴气饱满的美人。

        魔食人,美人再美,也会有腻的一天。

        腻的时候,黄金男就会变原形,『露』出自己的血盆大口,然一口将美人吞噬干净。

        小苗抖如筛漏。

        黄金男神『色』阴邪。

        突然,黄金男动作一顿,他感觉到有什东西抵住了他的腰。

        苏瓷压低声音道:“举起手来。”

        黄金男:……

        这样的阴邪魔物,苏瓷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对付不来。而且她手上也没有青黛玉髓,徒手……啊不对,有个镜片,跟这样的魔物干架,她简直就找。

        不过深谙剧的苏瓷知道这黄金男的软肋。

        黄金男看似厉害,实则个弱鸡。

        如果没了这黄金甲,苏瓷单手就能完虐他。

        苏瓷知道这个弱点,黄金男又何尝不知道呢?

        正因为知道,所以他就连睡觉都不脱黄金甲。

        黄金甲罩裹着黄金男全身上下,唯一没有裹住的方就他的脑袋……葵花宝典不需要的那个方。

        嗯……苏瓷犹豫了。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黄金男身形一闪,一把掐住苏瓷的脖子将她往黄金椅上一按。

        苏瓷虽有金丹修为,但毕竟没什实战经验,而且这具身体明显没有之前那具好用。

        之前“苏瓷”的身体拥有强悍的肌肉反应,这具……妈的,眼圈红了。

        泪腺十分发达。

        苏瓷被掐出了眼泪,黄金男只将苏瓷看作一个平凡的,企图反抗命运的美人。

        他放松了一点力道,似乎对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十分擅长。

        “怎,杀我?”黄金男狞笑一声,然一把掀开了苏瓷的头纱。

        场面寂静了。

        苏瓷张嘴,声音嘶哑,“大爷,来玩吗?”

        大爷显然被苏瓷丑懵了。

        他立刻松开她,好像怕沾到什病毒似得,然猛转身朝门外的魔兵怒吼,“谁!谁弄进来这丑的!”

        门口的魔兵哆嗦了一下,不敢进门。

        苏瓷趁此机会往上一趴,决一击命中。

        不行,这个位置不好,被黄金甲挡住了。

        苏瓷挪着挪着,挪到了黄金座的下面。

        黄金座虽大,但份量足,下面的空间比较小,苏瓷勉强把自己塞进去,然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黄金男停止了咆哮。

        门口的魔兵皆匍匐跪。

        苏瓷察觉到一股气息正在靠近。

        该怎形容呢?

        那一股,裹挟着天道之势,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强悍魔气。

        “魔,魔主……”黄金男面『色』惨。

        刚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害怕。

        一只手穿透黄金男的胸膛。

        那手极漂亮,又又细,像最完美的雕塑作品。即使此刻沾满了血,也无损于它的美,反而更添几分妖冶之『色』。

        它以十分轻松的姿势刺破黄金男的胸口,仿佛那不传说中无坚不摧的黄金甲,而只一片薄薄的纸,只用手指头轻轻一戳就开了。

        对比刚才苏瓷的狼狈,简直轻松的不像人。

        啊对,他本来就不人。

        魔物,魔主,这个魔域的神。

        黄金男被捅穿了胸膛,却还残留着一口气,他跪在那里,伸手去扯男人的衣角。

        男人虽瘦但高,他一袭红衣,眼瞳漆黑,眼底泛青,虽如此,但依旧漂亮的不似凡人。

        男人垂眸,看着自己被捏住的衣角,慢条斯抬脚,一脚踩碎了黄金男的手。

        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大殿内清晰可闻。

        那些原本就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女子这个时候更连呼吸都不敢了。

        她们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苏瓷躲在那黄金座下,只能看到跪在自己身侧的黄金男。

        黄金男捂着不断流血的胸口,面『露』恐惧之『色』,被踩碎的手完全不敢收来。

        他脸上的那种恐惧不表面流『露』,而从内心发出来的,那一种自己克制,却因为全身心的背叛臣服,所以无法由自己的大脑控制的,一种出现在精神身体上的极端恐惧。

        魔物,在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的魔物时,他们比人类更偏向于学习兽类,身体会下意识产生明显的臣服感。

        “魔主,我只在帮寻,寻找……”

        黄金男的还没说完,那只沾着血的漂亮的手掌就慢吞吞搭在了他的脑袋上。

        “咔嚓”一声。

        在黄金男嫉妒的恐惧下,他的身体软绵绵倒下去。

        苏瓷的眼前,只剩下那只手。

        极,极红,极……可怕。

        这何恐怖的实力?这就……现在的花袭怜吗?

        苏瓷捂住自己的嘴,连一点气息都不敢发出来。

        传说中的魔主来去匆匆,一句也没留下,只留下一具尸体。

        原来,要纯阴之女的不魔主,而四魔之一的黄金男。

        黄金男打着花袭怜的名号到处搜罗纯阴之女,花袭怜只懒得收拾他,直到昨日,他去小灵山要那样东西,依旧没要到,憋了一股子气的魔主大人气了一日,今日从上空路过,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哭泣声。

        觉得吵,就进来把黄金男给一手穿胸了。

        如此随『性』,仿佛只觉得今日天气不好,便随手杀了个人。

        至于为什女人吵,却把黄金男杀了,魔兵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魔主从不杀女子,尤其人类女子。”

        魔兵蹲在上,一边收拾血迹,一边被苏瓷拉着讲。

        看起来个管勤的。

        “为什?”苏瓷已经从黄金椅下爬出来,她眼前发晕,似乎还残留着黄金男的状。

        以及……遇见故人一只手的胆战心惊。

        太惨了。

        可按照小说剧,这四个魔物不应该会一直跟着花袭怜的吗?怎现在突然就把其中一个搞了?

        那魔兵摇头,“不知道,不过传闻好像说……”

        “说什?”

        “说有个人曾经跟魔主说,要对女孩子温柔些。”

        哦豁。

        又哪朵小娇花进入了花美人的心?好吧,苏瓷联到今日凶残的场面,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正视这位花美人了。

        这样强悍的实力,整个修界魔域该无人能敌。

        她或许的,要变成屁垫了。

        黄金男了,她们这些被黄金男带来的女子要被遣送去。

        有些女子迫不及待的被送走,有些却……不肯走?

        “我……”小苗拉着苏瓷的手,说出了她的心事。

        “我被我爹娘卖给了青楼,在接客前被魔兵掳来,我,我不去……宁可在这里,我也不去。”

        小苗不肯跟魔兵走。

        魔兵看着小苗的美貌,手足无措,将求救的视线投向她。

        苏瓷:……这个世界对美人总有优待的,从前的她不知道珍惜,现在的她再感受,上天已经不给她机会了。

        苏瓷上前劝道:“世界那大,不去看看吗?”

        小苗一愣,显然没说过这句早就成为了年轻人毒鸡汤的曾经神言。

        “我,没有钱……”

        了,世界那大,没钱怎活?

        魔兵立刻掏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含羞带怯道:“给。”

        苏瓷看着那些银子,低头『摸』了『摸』自己身上。

        啥也没有。

        魔兵『摸』银子的时候掉出来一张东西,苏瓷眼前一亮,难不成银票?她迫不及待弯腰捡起来,打开,里面赫然一幅画像。

        不银票,苏瓷非常失望,可她发现这幅画像……怎画得那像从前的她?

        魔兵看到苏瓷手里的画像,立刻伸手抢过来,并一脸紧张抚去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将其看的比『性』命都重要。

        “这谁?”苏瓷开口询问。

        这也不什秘密了,魔兵道:“这我们魔主找了十年的女人。”

        苏瓷:……她都了,还不能放过她吗?

        她已经将自己的剩余价值炸得干干净净了呀!难道一要她成为屁垫,才能一解花袭怜的心头之恨吗?

        “找到了,干嘛呢?”苏瓷心忐忑的询问。

        那魔兵摇头,“说这小灵山的大师姐,青灵人座下第一大弟子,十年前身陨。”

        “对啊,她不了吗?”苏瓷气得拍大腿。

        “人了,魂还在呀。”魔兵不以为然。

        在这修界,身体只皮囊,只要的魂魄还在,用一盏凝魂灯召唤来,再找一个新身体,就能再次拥有美丽人生。

        连她的魂魄都不放过。

        苏瓷两眼无神。

        “我们魔主说了,谁若发现了这女子的魂,便赠予其镇魔剑。”魔兵神神秘秘的将这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

        苏瓷:……传销都这样的,饼越大越好,她才不信花袭怜那种言出必行的君子呢,他怎可能的舍得把镇魔剑拿出来?

        他的谎加起来都能绕球一圈了。

        不过镇魔剑的威力不容小觑,不管花袭怜的假,这十年来,整个人修界都发起了一场寻魂运动。

        因为这女子名唤苏瓷,所以大家为这个活动命名为“寻瓷”。

        苏瓷:……幸好她说她叫小苏,没有叫什小瓷,瓷啊之类的。

        “也……”苏瓷指着魔兵手里的画像。

        魔兵立刻便道:“虽然我只一个小小的魔兵,但说不我能找到这女子,拿到镇魔剑,成为魔主呢?”

        苏瓷沉默了一会,然伸手拍了拍这魔兵的肩膀道:“梦还要有的。”

        魔兵大受鼓舞,苏瓷继续道:“万一梦到了呢。”

        魔兵:……

        苏瓷左思右,最危险的方就最安全的方。

        既然现在整个修界魔域都在找她,甚至还有一些金丹、元婴的在用搜魂术寻她。

        太危险了!

        她不能出去。

        苏瓷左思右,决留在魔宫。

        魔兵很为难,“我们魔域不留人类,除非……”

        “除非什?”

        苏瓷看到了希望。

        “除非们能去打扫那里。”

        “哪里?”这魔兵说怎这费劲呢?

        “去魔主的寝殿。”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3418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