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51章 第51章一日姐弟今日还

第51章 第51章一日姐弟今日还


现在的危险是,  寸心这老娘们似乎恋爱脑上头,将自己辛辛苦苦准备好的大杀器花袭怜就这样交给了余海『潮』,过程不过几分钟。

        苏瓷儿真想把“智者不入爱河”这句警世名言贴到她脑上。

        她看余海『潮』朝屋内走来,  赶紧左右看看,想寻找有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柜子里?

        苏瓷儿伸手过去推花袭怜,  现她根本就推不动他。

        怎么办?

        苏瓷儿灵光一闪,祭出青黛,把花袭怜裹起来。余海『潮』的脚步声已到口,  现在把花袭怜送到柜子里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苏瓷儿牙一咬,  将青黛往上一抛,  然后使劲一拽,  一蹬。

        裹得跟粽子似的花袭怜就这样她卷着挂到了房梁上。

        苏瓷儿自己也借着青黛上去了,怕花袭怜掉下来,她赶紧抱住人,企图把两人都藏在这巨大的横梁中。

        可苏瓷儿忘了,  余海『潮』是什么人?近化神期的修士,  他能感觉不到屋内藏着人吗?

        因此,当苏瓷儿跟余海『潮』的神对上之时,她总算道什么叫作无用功。

        余海『潮』看到苏瓷儿身上的红衣,  便道她是一寸宫的人。

        “是徒儿。”寸心跟着余海『潮』进来,也看到了躺在横梁上的苏瓷儿。

        苏瓷儿紧紧拽着手里的青黛,  因为余海『潮』散出来的威压,  所以整人都开始无意识的颤抖。

        “青黛?你是苏瓷儿。”余海『潮』认识苏瓷儿的法器,毕竟她可是差点成了他的儿媳『妇』,  余海『潮』怎么可能不认识她的法器呢?

        余海『潮』此话一出,寸心面『色』大变。

        “你就是苏瓷儿?”

        苏瓷儿在修真界,于年轻一辈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面对前这两位大咖,  她道,自己只有碾压的份。

        “当年你送花袭怜入镇魔塔,人人都在传颂你的大义灭亲。”寸心冷一声。

        也是不必。

        “如今你出现在一寸宫内,难道是救他?”

        寸心经过余海『潮』的提醒,将前头的事串联起来,就想到苏瓷儿进入花袭怜识海,欲替他解除忘忧花一事。

        若非自己及时阻止,现在哪里还能控制得住花袭怜?

        余海『潮』的心思都在青黛捆住的花袭怜身上,他突然出手,起身飞跃而来,一把扯住人,将其往下一拽。

        苏瓷儿使劲勒住青黛,可余海『潮』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竟直接扯裂了青黛一角。

        苏瓷儿法器受损,身体也跟着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她从横梁之上掉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好惨,居然是脸朝下,不会毁容了吧?

        为什么让她这种背景板对抗余海『潮』这样的大配角?光戏份就不是一等级的了啊!

        青黛迫缩回,余海『潮』抓在手里的花袭怜依旧半闭着,像精致完美的玩偶。

        “这就是传说中的镇魔剑?”

        余海『潮』注意到了花袭怜一直攥在手里的柄剑。

        “对,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镇魔剑。”寸心轻轻着,“你得了镇魔剑,可不能忘了自己的承诺。”

        十足恋爱脑达人。

        苏瓷儿也不道寸心宫主布这局的意义是什么。

        难道就为了给旧情人送镇魔剑?

        余海『潮』的睛已经镇魔剑抓住,他根本就连看都没看一寸心,只是伸手去拿镇魔剑。

        镇魔剑在正道称为镇魔剑,在魔道称为魔剑。

        既是魔剑,自然拥有蛊『惑』人心的能力,就算是余海『潮』这样的修士,也逃不过。

        正当余海『潮』的手触『摸』到镇魔剑时,站在余海『潮』身后的寸心慢条斯理地取出一红『色』的铃铛。

        “当当当……”三声,原本如玩偶一般一动不动,任由余海『潮』欺凌的花袭怜突然抬手,手中的镇魔剑以迅雷之势,直直刺入余海『潮』腹部。

        一开始,余海『潮』还存着戒心,可当他真正看到镇魔剑的一刻起,他的戒心就降低到了最低。

        像余海『潮』这样的修为,天下鲜有敌手。

        若非趁着他蛊『惑』之时偷袭,谁也别想伤他。

        “噗嗤”一声,余海『潮』的肚子戳出了一洞。

        镇魔剑然不是凡品,它看着朴实无华,其内蕴含的千年魔力却足够余海『潮』一正道之士损失大半修为。

        幸好,余海『潮』反应极快的后退,镇魔剑从他腹部拔出,带出一层薄薄的血衣飘散在空中。

        镇魔剑吸了血,能隐约看到其上面若隐若现的暗黑『色』纹路,像张开的蛇鳞。

        苏瓷儿趴在地上,目瞪口呆。

        这时候的她才明白,寸心并非恋爱脑上头,而是真正的智者已从爱河里出来,变成了杀人不眨的复仇女人。

        寸心道,自己打不过余海『潮』,便控制着噬心铃『操』纵花袭怜朝余海『潮』攻去。

        整座莲花苑内不何时罩上了一层结界,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

        这时候的苏瓷儿终于注意到些奇奇怪怪的枯枝梧桐,它们摆放的位置虽奇怪,但明显不是『乱』种的,似乎是与这结界有关。

        原来寸心早就计划好了,她在这莲花苑内,杀余海『潮』。

        余海『潮』乃天下第一宗宗主,想杀掉这样的一人何其困难?

        寸心精心筹划多年,也不送进去多人。

        花袭怜红衣似血,他眉间的忘忧花仿若夏日红火,烧得正旺。他手持镇魔剑,一招一式都是不命的打法,就是种自己伤三分,也伤余海『潮』一分的种。

        这当然是寸心控制的。

        毕竟花袭怜对于寸心而言只是一工具罢了。

        苏瓷儿卷着自己的青黛,扶墙而出。

        院子里,两人正在缠斗。

        寸心手持噬心铃,一边怨毒地盯着余海『潮』,一边使劲晃动铃铛。

        随着铃铛声越急,花袭怜的攻势也越猛。

        只是余海『潮』毕竟是近化神期的修为,虽然肚子上捅了一剑,但若是以命拼的话,花袭怜倒一时还真拿不下他。

        也不是说花袭怜打不过他,而是青年体内魔气太盛,加上忘忧花的叠加,现在的花袭怜就像是一挤爆了的气球,只往里加一点点气,就会“砰”的一声,爆炸。

        院内魔气大盛。

        苏瓷儿明显看到花袭怜面颊上冒出来的黑『色』鳞片,些蛇鳞像催生的黑『色』藤蔓,层层叠叠的出现,直到覆盖住他完整的半张脸。

        花袭怜的双眸之中浸出一股浓郁的暗深红『色』。

        红像剥开的太阳,似乎只戳一下,就能看到粘稠的浓浆从里面流出来。

        入魔了。

        不,花袭怜早就入魔了,只是一开始没有这么严重。

        镇魔剑本就会蛊『惑』人心,而花袭怜出来后不好好稳固自己跟镇魔剑之间的关系干正事,反而处处找她麻烦,导致根基不稳,无法驾驭这般强大的魔剑。

        不能打了,花袭怜会的。

        苏瓷儿朝寸心的方向冲过去。

        可她哪里是寸心的对手。

        寸心抬袖一挥,苏瓷儿就像是一只破风筝,“啪嗒”一声砸在了墙壁上,并顺势呕出一口血来。

        你大爷的……苏瓷儿忍着胸口的疼痛,吐掉嘴里残留的血。

        这电视剧一样的情节居然会生在她身上。

        这时候的苏瓷儿总算明白,从前装的『逼』,现在都是还的。让她不好好修炼,现在遭报应了吧?

        寸心已经杀疯了,她的满腔怨恨在此刻泄了出来,“张三根!你这负心汉!”

        张三根?

        苏瓷儿爬起来的动作一顿,她看一似乎还很撑得下去的花袭怜,想了想,重新躺了回去。

        似乎是很了不得的八卦呀。

        “你抛妻杀子,改名换姓,就为了娶天玄宗之女,得到这些荣华富贵!”

        哦豁,虽然有点俗烂,但这好像就是陈世美情节?

        “不会让你如愿的!不仅杀你的儿子,还你!”

        等一下!余望风的不是林岱魔头做的吗?跟寸心有什么关系?

        余望风是余海『潮』心中最隐秘的痛,听到寸心的话,余海『潮』心绪大『乱』,花袭怜又是一剑刺入肩头。

        余海『潮』踉跄着侧身避开镇魔剑,朝寸心怒道:“你这毒『妇』,你做了什么?”

        寸心誓『乱』余海『潮』心智,便直接道:“桑柔柔你可还记得?她是的人。”

        卧槽!桑柔柔居然是寸心的人?

        苏瓷儿努力想了想,现小说里面确实是没有介绍桑柔柔的出处,只说她青灵真人捡了回来,是圣母一样的人物。

        虽然看起来原着中的桑柔柔并没有履行寸心交给她的任务,但穿了之后的桑柔柔确实是阴差阳错一匕首捅上了余望风的肚子。

        兜兜转转,命运弄人。

        风雪越大,苏瓷儿似乎能听到院子里枯败的梧桐树出的“沙沙”声响。

        明明没有什么叶子。

        花袭怜已经与余海『潮』缠斗近半柱香的时辰,青年眉间的忘忧花越来越红,眸也似进了胭脂似得流出鲜红的血。

        两道血痕顺着他惨白的面颊往下滑落,犹如恶鬼。

        苏瓷儿看到两道血,终于无法淡定。

        “系统,花袭怜不是男主吗?”

        “化神期者可触天道,天道,逆天改命也。”

        卧槽!这是什么意思?花袭怜会?

        苏瓷儿也没有办法躺下去了,她瞄准寸心手中的噬心铃,猛地祭出自己的青黛。

        寸心一心挂在余海『潮』身上,没有防备苏瓷儿,手中的噬心铃苏瓷儿抢走。

        苏瓷儿:……怎么这么容易?

        “还给!”寸心大怒,抬手就打飞苏瓷儿。

        一道青光突兀刺破结界而来,替她挡住了寸心的攻击。

        苏瓷儿身后站了一人,虚虚贴着她的后背,像一道张开的保护网。

        苏瓷儿仰头,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青灵真人,一刻,她热泪涌动,就跟看到了自己的亲爸爸一样。

        “师尊……”

        苏瓷儿忍住脱口而出的爸爸,颤抖着声音唤了一句师尊。

        青灵真人单手扶着她的腰,支撑住她纤薄的身体。

        “走。”男人一把搂住她,便御剑而去,不管这烂摊子。

        苏瓷儿却攥着手里的噬心铃道:“不行,小师弟还在这里。”

        “他是魔,不是你的小师弟。”青灵真人的声音冷酷无情,仿佛蕴着寒冰。

        苏瓷儿呼吸一窒,“师尊,一日师徒百日恩。”

        青灵真人:……

        青灵真人拿过苏瓷儿手里的噬心铃,然后拿在掌中,用力往里一捏。

        “不!”随着寸心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噬心铃变成了碎末末。

        与此同时,躺在地上的寸心吐出一大口血,径直晕厥过去,不生。

        原来噬心铃是寸心的本名法器吗?

        边,没有了噬心铃的桎梏,花袭怜的情况也没有好多。

        余海『潮』虽也是强弩之末,但毕竟比花袭怜多吃了么几十年的饭。

        正在双方僵持之间,苏瓷儿感觉到一股奇怪的风迎着她的面而来。

        身为修真界学渣的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还亮堂堂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狂风大作,吹得院子里的梧桐树都歪了脖子。

        “突破?”

        站在苏瓷儿身后的青灵真人神『色』略微讶异地吐出这两字。

        什么?突破?谁?花袭怜吗?

        苏瓷儿的睛吹得睁不开,她用青灵真人的宽袖擦了擦眸子,终于勉强看清楚院中,周身灵气裹挟着的余海『潮』。

        不,突破的人是余海『潮』。

        “不对,是强行突破。”青灵真人原本准备拎着苏瓷儿逃跑的步子停了下来。

        他也是第一次见强行突破的修士,而且还是强行突破化神期。

        所谓强行突破,就是种提前消耗。

        比如,你借花呗。

        这月借了,下月就还,如你没还,就会产生逾期,影响征信。

        这跟强行突破是一道理,你现在进入化神期,只是因为提前透支了,所以等一段时间过去,这时间可能是三分钟,也可能是十分钟,然后就会回到自己原本的修为,或许还会倒退。

        不止如此,身体内的经脉还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损伤。

        余海『潮』为什么做到这地步?

        当然是因为,他现花袭怜的难缠,并且,他急于想得到镇魔剑。

        他已经现,花袭怜之所以能跟他缠斗至此,都是因为他手中的镇魔剑在源源不断的替他输入魔力。

        虽然花袭怜会入魔,会疯,但这样耗下去,输得一定是他。

        余海『潮』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风实在太大,连院中的梧桐树都卷起数十棵。

        因为梧桐树的缺失,所以莲花苑的结界破,暂居在莲花山内的众人听到声响纷纷出来吃瓜,然后都看到了这一天。

        化神期!

        百年来,修真界的第一化神期!

        大家面『露』羡慕之『色』,并迅速有人开始传播小道消息。

        “天玄宗宗主为杀手持镇魔剑的魔物,维护修真界的平,自损经脉,耗费内丹,强行突破化神期修为。”

        好一英雄行径。

        可只有苏瓷儿道,这货是想独吞镇魔剑。

        余海『潮』的修为或许能跟花袭怜打平手,可其实真正使花袭怜不敌余海『潮』的原因是,他手中的魔剑,身体内的心魔。

        噬心铃虽灭,但青年眉间的忘忧花却并未消失。

        苏瓷儿望着花袭怜这张曾经熟悉的面孔,心中逐渐泛起酸楚之意。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余海『潮』已入化神期,他看准花袭怜入魔之际心神不宁,趁机攻击。

        青年勉强阻挡,七孔流血,周身魔气更甚。

        苏瓷儿忍不住捂住口鼻,这样下去,就算花袭怜赢了,他也会彻底堕魔,变成没有感情,只道杀戮的怪物。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苏瓷儿一错,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林岱,正一脸渴望地望着花袭怜手中的镇魔剑。

        他也来了。

        真是群魔『乱』舞,一锅『乱』炖。

        “走。”局势已定,花袭怜这副亏空的入魔身体,必然抵挡不住余海『潮』拼尽全力的一击。

        苏瓷儿也清楚,就算是花袭怜赢了,他也挡不住林岱。

        就算他挡住了林岱,他也挡不住这其他虎视眈眈的修真者们。

        不,她不能走。

        现在她走了,能跟青灵真人回到小灵山过安稳日子,可她能安稳多久呢?

        花袭怜七窍流血的面孔一定会日日夜夜出现在她梦中,就因为她的不作为。

        虽然一切都是系统指使,但归根结底,造成这一切的根源确实在她身上。

        好吧,是苏瓷儿舍不得了。

        她又不是木头,花袭怜这般模样,她怎么可能舍得一走了之?

        以命换命?苏瓷儿又不是圣母。

        突然,她想起了自己在奉化秘境内拿到的盏凝魂灯。

        苏瓷儿赶紧把它从储物袋内掏出来。

        “师尊,拿着。”

        苏瓷儿坚信,青灵真人一定道这玩意的使用方法。

        青灵真人当然道这东西就是凝魂灯。

        “苏瓷儿,你干什么?”他眉紧蹙,心生警惕。

        苏瓷儿突然祭出自己的青黛,将青灵真人捆在了里。

        按照青灵真人的修为,想收拾青黛是很简单的,可青黛是苏瓷儿的本命法器,而且还苏瓷儿打了一恶狠狠的结,强来的话一定会损伤到苏瓷儿的身体。

        “苏瓷儿!回来!”

        在青灵真人的怒吼声中,苏瓷儿勇敢直前的冲了上去。

        她想的很好,等到自己了,魂魄落到凝魂灯里,然后让青灵真人把她养出来。

        简直完美。

        到时候她就真的能喊青灵真人爸爸了。

        花袭怜已镇魔剑吞噬了一半神智,他的脑中只剩下镇魔剑灌输给他的思想。

        就是杀。

        他想无尽的杀戮,这样才能平息镇魔剑的怨气。

        花袭怜赤红着一双眸,脸上满是鲜血。

        他如地狱而出的罗刹的恶鬼,没有感情的立在院中。风起,他的红衣像修罗的战旗,带着一股摧枯拉巧之势。

        余海『潮』积攒着平生最大的股力量,正准备朝花袭怜攻过去。

        天地风云变『色』,此举,两败俱伤是必然的。

        可余海『潮』到了此种地步,早已没有退路。

        花袭怜的前满是血『色』,他仿佛一头杀红了的兽,完全忘记了属于自己的人『性』。

        正在此时,一道身影朝他飞扑过来。

        熟悉的冷香冲破股萦绕在他周身的血腥气。

        花袭怜的眸子闪了闪,似乎有什么东西冲破他的脑海出来。

        “小珍珠。”

        苏瓷儿抱住花袭怜。

        青年早已长大,她抱着他,却像是自己埋入他怀间一般。

        听到熟悉的嗓音,熟悉的称呼,花袭怜身形一顿。

        手中的镇魔剑出嗡嗡争鸣之音。

        余海『潮』才不管突然出现的苏瓷儿,他势必得到镇魔剑,将莲花苑夷为平地。

        狂风之中,苏瓷儿伸手抚上花袭怜的脸。

        她声音很轻,像是情人在耳畔低喃,“小珍珠,欠你的,都还给你。”她的指尖落下,轻轻挑了挑他左耳的珍珠耳链。

        耳链动了动,打在花袭怜面颊上,却像是敲击在他心尖上。

        余海『潮』的猛烈一击终于来到。

        也正是这时候,苏瓷儿自爆了。

        怀中的女子如粉齑般消失,风一吹,就散了。

        花袭怜鼻息间的冷香还未消失,怀中的温度也尚存着,份重量,却慢慢消失。

        冷白的光『色』却带着暖的温度,轻轻擦过他『露』在外面的肌肤。

        些点点星光渗透入花袭怜的身体里,附着在他手中的镇魔剑上,眉间鲜红的忘忧花褪去股艳丽,彻底消散。

        花袭怜终于回神,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搂抱怀中的苏瓷儿,可却什么都触碰不到。

        女子在他前,风吹散。

        花袭怜张大嘴,却什么声音都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像是塞进了一没有空气的空间里,仿佛入了梦,又仿佛坠了地狱。

        空气从身边溜走,他想呼吸,却怎么吸都吸不进去。

        窒息感充斥在身体里,青年的中流出血泪。巨大的悲伤如泰山压顶而来,可他却连一点声音都不出来。

        双耳像是什么东西塞住了,完全听不到一点声音,只剩下鼓膜的“咚咚”声。

        花袭怜使劲伸出手,想去抓些四散开来的光点。可却依旧什么都抓不住,只能睁睁地看着它们从自己的指尖溜走。

        纯白的『色』,与青年散出来的黑『色』魔气缠绕在一起,血红的衣,颓废的院,还有青灵真人身上自爆的青黛。

        主人亡,法器亡。

        苏瓷儿自爆内丹,以身祭魔,以此来压制花袭怜体内蓬勃而起的魔『性』。

        “苏瓷儿!”青灵真人立刻举起手里的凝魂灯,可却现这凝魂灯内并无灵气流转。

        苏瓷儿作为一半吊子修真者,不道凝魂灯是一次『性』产品,用过一次以后就作废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3546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