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48章 第48章我是你的小甜甜呀

第48章 第48章我是你的小甜甜呀


虽然被绝情绝欲了的花袭怜毫留情,  但苏瓷儿刚才那番还没说完的废话确实是为自己提供了时间。

        花袭怜手中的魔剑割断的脖子之,朝他扔了一个东西过去。

        墨绿『色』的烟雾笼罩青年面,花袭怜手上动作一顿,  身形往后踉跄了一下,苏瓷儿趁着这个机捂住自己脖子上的伤口,  然后猛地祭出青黛,将花袭怜紧紧束缚住。

        莫城欢愧是未来的第一医修,制造出来的东西就连花袭怜这样等级的魔物都能『迷』倒。

        着倒地上,  被捆得跟粽子似的花袭怜,  苏瓷儿赶紧取出伤『药』往自己脖子上倒。

        “嘶……”疼了。

        幸莫城欢的『药』很给力,  苏瓷儿一倒上去,  伤口上面的血就止住了。

        再取出纱布,给自己缠上,因为太疼,以缠的时候疼得哆嗦。

        终于将自己的伤口收拾,  苏瓷儿着自己满手的血,  恶狠狠抬脚朝地上的花袭怜踢了一脚,“混蛋!”

        青年躺那里,并没有完全的晕,  只是神『色』有点『迷』糊,处于半晕半晕的状态。

        他勉强睁眼,  到苏瓷儿站他身边,  脖子上系了一圈白『色』绷带,将原本就纤细白皙的脖子完全展『露』了出来。

        那白『色』绷带上沾着血,  血迹氤氲,衬着极白的肤『色』,仿若冰雪红梅。

        花袭怜的眼眸动了动,  然后下一刻,他就被蹲自己身边的苏瓷儿十分用力地屈起手指额头上恶狠狠来了三下弹指。

        一次比一次狠,往他眉心那朵忘忧花上使劲怼。

        苏瓷儿着那朵红肿起来的忘忧花,终于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流了少血,有点体虚。

        苏瓷儿磕了一点红枣子,给自己补补血,然后低头去青年。

        愧是天下第一魔物,只是那么一,『迷』『药』的效果似乎就过去了,花袭怜冷着一张脸始挣扎。

        他的左臂似乎已经跟身体融合的差多了,就算是识海之中,左臂也呈现出了漂亮的肌肤『色』,能到青『色』的脉络正缓慢流动。

        青黛毕竟是灵器,再加上花袭怜还没彻底从『迷』『药』中清醒,因此管他如何挣扎,依旧无挣扎出来。

        红肿着额头的青年面容妖异,偏偏透着一股禁欲系的味道。

        莫名的有点……勾人?

        苏瓷儿轻咳一声,老脸一红,又往嘴里塞了一颗红枣。

        青年面无表情地着,眼神阴沉。

        算了,也给补补吧。

        苏瓷儿往花袭怜嘴里塞了一颗红枣子,因为忘记了现的花袭怜是头无情无欲的凶兽,以收回手指的时候晚了一步,指尖被恶狠狠咬了一口。

        阿西!

        苏瓷儿怒了。

        辛辛苦苦进来替解除忘忧花,居然这么对我?

        苏瓷儿从储物袋内取出两根顶端缀着小莲花的莲花筷子,一只手掐住花袭怜的下颌,另一只手夹着大红枣子使劲往青年嘴里塞。

        枣子又大又红,头裹着蜂蜜糖浆,里头的核也被收拾干净了。

        苏瓷儿一个劲的往他嘴里塞,直塞得青年面颊鼓鼓,再塞下去,才心满意足的住手。

        让咬人!

        苏瓷儿吹了吹自己被咬疼的指尖,幸没有出血,只是有一点点怎么明显的咬痕。

        因为嘴里枣子太多,塞得太满又吐出来,以花袭怜只能含着。甜蜜的枣子香顺着喉咙往下滑,花袭怜动了动嘴,面颊鼓囊囊的像是仓鼠屯粮。

        得说,竟有几分可爱,虽然眼神很可怕,但就像是一只被拔了利齿的老虎,翻出风浪的样子。

        苏瓷儿伸手戳了戳他鼓囊囊的面颊,然后又戳了戳另一边面颊。

        “含着吧,么时候知道错了,我就么时候替拿出来。”

        花袭怜面无表情盯着,眼神微暗。表情是阴狠之中带着暴戾之气的,可嘴角留下可疑的痕迹。

        “噗,哈哈哈哈……”

        苏瓷儿指着花袭怜的嘴角,捂着肚子大笑,笑着笑着牵扯到脖子上的伤口,又是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没想到识海里面受伤也这么疼。

        苏瓷儿『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然后低头去花袭怜。

        地上太冷,青年只一件红衣,跟裹得与粽子一般的苏瓷儿完全一样。

        蛇类怕冷,苏瓷儿刚才戳花袭怜面颊的时候也感觉他的肌肤冷冰冰的。

        “冷冷?”苏瓷儿光是着就觉得花袭怜太冷了。

        花袭怜着说话,苏瓷儿才想起来他现还能说话,便自顾自的始脱身上的衣服。

        冬日的大氅、袄子之类的衣服都偏大,而且苏瓷儿喜欢买那种经典大众款,也就是传说中的男女皆可穿。

        先替花袭怜往身上套袄子,发现因为青黛,以这件袄子根本就能穿过男人的胳膊。

        没关系,干裹。

        苏瓷儿没给花袭怜将双袖子套上,而是直接给他裹住了身体,像无臂人士一般。

        穿了件袄子,苏瓷儿觉得依旧薄,便又替他往身上加了几件衣裳。

        衣裳都是刚刚从身上扒拉下来的,还带着暖意。除了这股暖意,花袭怜依稀嗅到一股冷香,有些熟悉,又想起来。

        眉间的忘忧花突然始疼痛,带着一股微微刺痒的疼,像是往他脑子里钻。

        青年深吸一口气,嘴里的蜜枣泡软了之后,被他一个接一个的生咽下去。

        软糯的蜜枣甜腻腻的有点黏糊牙齿,那股甜像是直淌进了他心里。

        『迷』『药』的效果已经过了,花袭怜身上除了青黛之,还多了几件古怪的衣裳,完美解释了么叫“妈怕冷。”

        没有了『迷』『药』的束缚,花袭怜身上的青黛始绷得越来越紧,这架势,花袭怜是直接使用暴力把青黛给崩断。

        过因为苏瓷儿替他穿了几件衣裳,以并知道青黛正里面遭受么非人的折磨。

        苏瓷儿还戏弄花袭怜。

        “是哑巴?”

        青年半闭着眼,说话。

        “说话?如果说话,我就继续往嘴里塞红枣。”苏瓷儿夹了一颗红枣,作势往花袭怜嘴里塞。

        青年盯着那红枣憋了半天,终于咬牙崩出两个字,“是。”

        嗯,错,总算肯口说话了。

        “我如果把放出来,还杀我吗?”

        花袭怜慢条斯理地瞥一眼,似乎是思考。

        虽然苏瓷儿知道这是一朵能信的黑莲花,但是攻略别人,总能老是绑着吧?

        “。”青年垂下眼,遮住眸中锐利之『色』。

        苏瓷儿立刻指着他的鼻子道:“撒谎!”

        女子的手指戳花袭怜的鼻子上,都给他把鼻子戳歪了。

        青年耐烦地左右晃了晃避苏瓷儿的手,再抬头之时眸中杀意迸发,“我一定杀了。”

        苏瓷儿是花袭怜识海之地的来者,花袭怜本就是一个戒备心非常强的人,就算是没有那朵忘忧花作祟,苏瓷儿相信也一定被花袭怜给弄。

        可能呀,还帮助花袭怜摆脱忘忧花呢。

        苏瓷儿始忧愁,早知道就让系统帮换一张刘欣儿的脸了,这样估计能更攻略一点。

        “唉……”女子假作忧虑之状托腮,“从叫我甜蜜果儿,叫我小宝贝儿,现拿剑杀我,我真是十分伤心呀。”

        现的花袭怜并没有从的记忆,可以说,他就是一个刚刚出世的,无情无欲的怪物。

        因此,他听到苏瓷儿说这些话时,眉宇之间『露』出疑『惑』之『色』,像是真的思考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瓷儿原本只是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冷丁到青年的思考之『色』,顿觉有戏。

        按剧情来说,刘欣儿是跟花袭怜神识交融了,这才让人恢复了正常。

        如果跟花袭怜神识交融的话,那如何才能让他恢复正常呢?

        果然还是需一个甜蜜蜜的恋爱情人吧?

        “忘了吗?”苏瓷儿眼神悲切,双手捧心,“曾经有多么爱我。”

        青年双眸微眯,显然是质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苏瓷儿将自己脸的特质发挥到了极致,“说给我摘星星,摘月亮,现拿剑伤我,知道我有多伤心吗?”说着说着,苏瓷儿觉得自己都被自己给感动悲惨哭了。

        “说的,是真的?”青年嘶哑着嗓子,语气之中难掩疑『惑』。

        “我骗做么?我有么处?”难道还是贪图的美『色』了?

        吧,现明明长了一张过分妖艳偏偏一副禁欲系表情的花袭怜实是馋人。

        过,是个有原则的人。

        只骗感情,骗身体。

        而且骗感情也是为了他,然这忘忧花怎么解呢?

        花袭怜是相信苏瓷儿说的那些话的,他知道撒谎。

        可知道为么,刚才那一刻,当说爱他的时候,他的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那柄原本能直接取『性』命的魔剑也偏离了轨道,只是轻轻划了划的脖子。

        苏瓷儿知道魔剑的威力,以为是自己命大,其实是花袭怜放水了。

        虽然只是那么轻轻一划,但苏瓷儿依旧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有点虚了。

        青年盯着说话,苏瓷儿选择以沉默应对沉默,给花袭怜一个晚上思考的时间。

        哦对,花袭怜的识海内没有黑夜。

        虽然他们两人洞『穴』深处,但依旧能听到洞『穴』门口传来的风雪潇潇声。

        识海内无日夜,漫天冰雪仿佛永无止境。

        苏瓷儿打了一个哈欠,挨着花袭怜躺下来。

        虽然有些凉,但觉还是睡的。

        识海内的时间跟面是一样的,可以用识海内一年,面一日来形容。

        有三天时间,那就是有三年。

        三年呢,急。

        花袭怜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躺他身边,一个刚刚才划了脖子的男人身边,而且如此没有防备心。

        难道,说的是真的?

        身上的青黛已经被崩一角,花袭怜止住了动作。

        从他的角度只能到苏瓷儿的发顶。

        女子似乎是因为觉得冷,以停的往他怀里缩,直到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嘴巴里还嘟嘟囔囔道:“温泉……暖和……”

        似乎还做梦,实是心大。

        苏瓷儿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知道么时候横倒到了花袭怜身上,自己的头发还糊了他一脸。

        嗯。

        苏瓷儿伸手拨散花袭怜脸上的长发,然后打着哈欠坐起身。

        地上太凉,就直接坐了花袭怜身上。

        别说,还挺暖和的。

        一直都没有休息的青年:……

        脖子上的伤口还没愈合,苏瓷儿觉得自己真的是失血过多,因此才一直想睡觉。

        打了几个哈欠,苏瓷儿终于想起来正事。

        伸手拍了拍花袭怜的面颊,“怎么样,想了吗?”小伙纸。

        小伙纸花袭怜感受到女子覆自己面颊上一触就拿走了的手掌,温温暖暖的,带着那股让他并排斥的冷香。

        除了那股冷香,还有一点甜蜜的枣味,是被蜂蜜浇透了的那种味道。

        “嗯。”

        “怎么样?”苏瓷儿微微凑上,满脸期待。

        花袭怜道:“暂时杀。”

        嗯,说的是真话。

        “那我放。”苏瓷儿利落的收起青黛。

        花袭怜撑着身体慢条斯理的从冰面上起来,他正准备将身上奇奇怪怪的衣服脱下来的时候,就听女子道:“别脱!快穿上。”

        那急切的样子就跟妈让穿秋裤一样。

        青年动作一顿,他伸出自己的胳膊,套入双袖之中。做完这个动作后,他明显自己都愣住了。

        真乖。

        苏瓷儿满意地点头。

        “我们去面吧。”

        想知道花袭怜的识海之地是是全部都是这样的冰川世界。

        花袭怜冷着脸站那里说话,苏瓷儿突然上一把挽住他的胳膊,然后花袭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脑袋靠了他的肩膀上。

        “小珍珠,陪我去嘛。”苏瓷儿用脑袋顶着花袭怜的胳膊转圈圈撒娇。

        如果没记错的话,刘欣儿就是这样俘获了冰雪青年花袭怜的心的。

        虽然有点恶心和适应,但这感觉……莫名的像坏?

        果然,花袭怜身体一僵,知道是因为苏瓷儿对他的亲密举动,还是因为嘴里喊出来的“小珍珠”三个字。

        虽然没有回答苏瓷儿的话,但花袭怜迈了步子,率先朝走去。

        苏瓷儿偷笑着跟上去,手臂依旧挽他的胳膊上。

        过没走出两步,就被花袭怜给甩了。

        啧啧啧,谁稀罕。

        洞『穴』七绕八绕,反正苏瓷儿是认得路的,花袭怜认得。

        他们一齐走到山洞门口,还没靠近,苏瓷儿就被那风雪吹『迷』了眼。

        赶紧去抓花袭怜,“小珍珠,走我面。”替我挡风。

        青年瘦削的背影一顿,苏瓷儿清他的表情,只听他说,“别叫我这个东西。”

        苏瓷儿还没反应过来。

        “么东西?是东西?那是么东西?”

        花袭怜:……

        青年沉默了,他跨出洞『穴』,往走去。

        只是走出了几步,他的背影就被风雪遮挡。苏瓷儿赶紧追上去,继续去抓他的胳膊。

        这次,青年没有反抗。

        苏瓷儿正窃喜间,突然感觉面寒光一闪。

        迅速后退往旁边避,只见原本搭着手的地方,那里已经被花袭怜手里的魔剑削掉了一块布料。

        雪白的棉絮鼓出来,像噗出来的『奶』油。

        苏瓷儿赶紧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

        没事,没事,十根手指头都。

        太凶残了吧!!!

        苏瓷儿突然始怀念起从虽然心黑,但脸上笑眯眯的花袭怜,起码他对着砍砍砍。

        这忘忧花实是太厉害了。

        苏瓷儿突然始怀疑自己能能胜任这份工作,其实如还是让刘欣儿来更?反正这本来就是的彩蛋。

        苏瓷儿有点沮丧,觉得高估了自己。

        面的青年已经走的快没影了。

        苏瓷儿一边碎碎念,也等等我,一边挪动着自己穿的胖乎乎的身体。然后就马上触碰到花袭怜的时候,走神的小心踢到冰面上一块翘起的尖冰。

        苏瓷儿努力稳住身形,可这冰面实太滑,再次伸手去抓面的花袭怜。

        青年背对着苏瓷儿,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似的侧身避。

        “啪嗒”一声,苏瓷儿摔了冰面上。

        因为身上穿得多,以并没有摔疼,可是让苏瓷儿万万没想到的,他居然任由自己摔地上,也知道摔出个歹来,就那么……避!!了!

        苏瓷儿趴地上没动。

        虽然知道现的花袭怜就是这样的人设,但心中依旧涌出一股委屈感。

        分明是来帮他的,他对这么无情无义!

        吧,就是因为他如此无情无义,以才进来的。

        可还是生气啊!

        苏瓷儿只地上趴了一儿,就感觉后背处有雪渍印上来。

        正想着是把人打一顿,还是打一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道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差点受伤。”

        是啊,是啊,这个狗男人终于知道心疼了吗?感觉自己胜利望的苏瓷儿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就听青年又补了一句。

        “我。”

        面对女子渴望的大眼睛,花袭怜垂眸,拍了拍自己身上。

        趴冰面上的苏瓷儿:……这活干了!谁爱干谁干!狗男人!

        虽然苏瓷儿心中有诸多抱怨,但到花袭怜眉间的那朵忘忧花时还是觉得算了吧。

        他只是生病了,他只是生病了,他只是生病了。

        的事情说三遍。

        苏瓷儿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然后跟花袭怜一起冰天雪地里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最初的那个冰洞里。

        花袭怜的识海内果然都是冰川雪地,连一点其它的绿叶子都到。

        识海反应的是人的内心世界。

        如果一个人愿意将他的识海打给,那就相当于是他愿意将最真实的自己,最没有防备的自己打给。

        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尤其对于修真者来说。

        因为一旦识海被破坏,这个人的修真之路也就到头了。

        现,花袭怜的识海如此冰冷,就相当于他的内心也如这冰雪一般,又冷又寒。

        进入洞『穴』后,花袭怜就靠冰壁上休息打坐了。

        他闭着眼,脸上带着从苏瓷儿自到他之后就没有消下去的冷意。

        到底怎么办呢?

        地上太冷,苏瓷儿选择蹲着。压力太大,的嘴巴里有点寂寞。

        掏出自己的枣子往嘴里塞。

        一颗接一颗,一边盯着花袭怜,一边吃。

        花袭怜闻到枣子的香味,动了动鼻息,没有睁眼。

        算了,还有三年的时间呢,这才过去多久呀。

        苏瓷儿一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认为有些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

        刚才出去了一趟,脖子上的伤口又始疼了。

        苏瓷儿解自己脖子上的绷带,想伤口怎么样了。从储物袋内取出靶镜,左右照了照。

        着深,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苏瓷儿正准备自己上『药』,眼尾斜到花袭怜,便拿着『药』过去。

        “小珍珠,替我上『药』。”

        花袭怜闭着眼,理。

        苏瓷儿掩面,故意对着他『露』出那道伤口,“从,我就是磕个瓜子,都心疼。现,我伤成这样,连都一眼。果然,男人没一个东西!”

        花袭怜:……

        青年终于睁眼,首先到的是苏瓷儿脖子上那一道伤口。

        上面沾着昨日白『色』的『药』粉,鲜红的伤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十分显眼。

        “疼的呢。”苏瓷儿见花袭怜睁了眼,便赶紧卖惨。

        记得彩蛋里的刘欣儿就是用了这种以柔克刚的套路,才将花袭怜拿下的。

        终于,青年动手了。

        他拿过苏瓷儿手里的『药』粉,往脖子上一倒。

        “嘶……”苏瓷儿疼得一哆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花袭怜用绷带脖子上狠狠缠了一圈。

        妈的,这是勒吗?

        虽然花袭怜的动作怎么友,但起码愿意对自己造成的伤口负责。

        苏瓷儿提醒道:“我蝴蝶结。”

        花袭怜顿了顿,然后给系了一个蝴蝶结。

        错,孺子可教也。

        收拾脖子上的伤口,苏瓷儿想起刚才出去溜达的时候到那些冰冻冰层下面的鱼,又始动起了歪心思。

        “我想吃鱼。”

        花袭怜闭上眼,继续搭理。

        苏瓷儿捂着脖子,软绵绵的叫唤一声,“啊,脖子疼。”

        青年拧着眉,一脸“被烦了”的表情提剑出去了。

        苏瓷儿歪那里,“我烤鱼。”

        花袭怜出去了很久没有回来,苏瓷儿等的耐烦了,裹紧身上的衣服,出去找他。

        远远的,到一个人影倒地上。

        这个地方只有花袭怜和。

        那么现倒那里的这个人一定是花袭怜的。

        苏瓷儿疾奔过去,就到青年身上被覆了一层厚实的冰雪,也知道倒这里多久了。

        这个场面跟苏瓷儿第一次到花袭怜的时候有些像。

        心中产生了一股的预感。

        突然,躺地上的青年猛地睁眼,手中魔剑朝刺入。

        苏瓷儿一边狼狈躲闪,一边唤他,“小珍珠!我是的小甜甜啊!”

        花袭怜表情阴冷,就跟苏瓷儿识海内第一次到他一样。

        风雪之中,青年眉间的那株忘忧花似乎又……多了半瓣花瓣?那鲜红的颜『色』,皑皑白雪之中刺目至极。

        怎么回事?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3852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