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45章 第45章生下来就是魔

第45章 第45章生下来就是魔


这还用猜吗?当然是死了。

        不过苏瓷儿还想多活几,  就不说话了。

        沉默是金,她已经酝酿了多金子。

        花袭怜似乎也是习惯了苏瓷儿的沉默,而且他总是能在她的沉默中找到他最不喜欢的那答案。

        苏瓷儿猜测这位男主可能有还未被掘的自虐倾向。

        “大师姐不愿意说,  那就算了。”

        阴晴不定的男主选择不纠结于这话题,他可能也现了自己太过自虐。

        屋子里一瞬安静下来,  两之间维持着一种极微妙的平衡。

        苏瓷儿躺在那里,眼尾一瞥,看到被随意扔在桌子上的莲花藕,  提醒花袭怜:“莲花藕,  可以用来做你的左臂。”

        搂着她的青年一愣,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这话。

        他迅速抬头看向女子,  眼里的惊愕是藏不住的。

        “你的胳膊……到底怎么回事?”苏瓷儿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花袭怜沉默了一会儿,偏头,不让苏瓷儿看到他的脸,只音低哑:“我的胳膊,  是被林岱扯掉的。”

        林岱?

        “为什么?”苏瓷儿蹙眉。

        按照剧情设定,  花袭怜跟林岱是在他出镇魔塔之正面对上的,因为林岱想要花袭怜手中的魔剑,却不想被花袭怜反杀。

        “因为我拿了他的筑梦网。”

        筑梦网。

        筑梦网为这本小说里bug一样的存在,  跟镇魔剑一般,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表示它们的重要『性』的话,  那就是:得筑梦网和镇魔剑者得下。

        管你是魔还是,  只要得到了这两样东西,魔域和修真界便能随你横行。

        “大师姐还记得筑梦网吗?”

        “记得。”

        “我也记得。”花袭怜的音陡然柔软下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回忆一般,连那双浸着暗『色』的眸子都如搅入了春水一样,变得波光潋滟,  柔情似水。

        “我都记得。”青年又呢喃一,音太轻,苏瓷儿没有听清楚。

        冬日午,正是犯困的时候,苏瓷儿躺着躺着就有些困了。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到一阵叩门。

        躺在她身边的花袭怜起身去开门。

        门口站着刘欣儿,“花公子,宫主唤你过去,说有事寻你。”

        正好花袭怜也有事要找寸心。

        他微微颔首,“我会去。”话罢,花袭怜正要关门,刘欣儿伸手,用两根手指抵住了门框,“宫主让你即刻过去。”

        花袭怜皱了皱眉,:“嗯。”他出了屋子,关上门,御剑往主峰去。

        看着花袭怜的身影消失在苍穹之中,刘欣儿微微一笑,转身推开了屋门。

        屋内,苏瓷儿正在休息。

        她听到一阵脚步靠近,以为是花袭怜回来了,就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苏姑娘,好久不见。”一女在床榻边响起。

        苏瓷儿睁开眼,看到了站在自己床边的刘欣儿。

        刘欣儿温和一笑,脸上的白皙肤『色』缓慢褪去,就如同电影特效般『露』出另外一张脸。

        这张脸不是别,正是魔族圣女萨灵。

        “救命啊……唔……”

        苏瓷儿被当面洒了一层白『色』粉末,然就什么都不了,临晕前,她想着,不花袭怜看到他的布偶娃娃不见了,会不会不开心的跺脚脚。

        莲花苑内,寸心蹙眉,神『色』困『惑』,“找你?我没找你啊。”

        花袭怜面『色』突变。

        “不过既然你来了,我也有事……”

        寸心的话还没说完,花袭怜已经转身御剑而去,可他还是晚了。

        第二峰内,他住的院子里,屋子里,到处都不见苏瓷儿的身影,只剩下床铺上还留着一点微温。

        呢?呢!

        走了,又走了?

        青年一身血『色』红衣立在屋内,手中的墨『色』长剑出嗡嗡的争鸣之音。

        为什么,他总是留不住她。

        为什么,她总是要离开他。

        难就因为……他是魔吗?

        青年张开嘴,却不出任何音,喉咙哽咽着,像是有一块巨大的海绵堵住了,只要他企图出一点音,那块海绵就它们吸走。不,吸走的不仅是音,而是魂魄。

        花袭怜的神识开始动摇,那里乌漫地皆是焚烧着的苦海深崖。

        似乎有眼泪从眼眶里滚落,可花袭怜已经感受不到。面前的场景旋地转,双腿软得如面条一般,每走一步,犹如坠在云端,又像是被沉入地狱。

        不过了多久,终于,他缓了过来。

        花袭怜踉跄着站在那里,肩膀垮下来一半,呢喃:“我不是……我不是想成魔的,我只是生下来的时候……就是魔。”

        细碎的音,像再也拼凑不起来的破镜子,满藏着悲切和哀伤。

        有墨『色』鳞片从他手背上冒出,然开始往四肢蔓延。

        花袭怜的眸子从深邃的黑,缓慢转变为浓郁的红。

        “啊!”他低吼一,腰间魔剑迅疾而出,捅破屋檐,直冲云霄,然又猛地一下往下坠去,狠狠扎进地面。

        地面开裂,山石滚落,强悍的剑气直接毁去大半第二峰。

        扬起的尘土久久不散,引得众急匆匆出来围观,却又因为那股冲魔气,所以久久不敢靠近。

        屋内,爆了一阵的花袭怜突然冷静下来。

        不对,大师姐身上的定身术还没解除,怎么可能自己离开。那是谁带走了她?

        刘欣儿?不对,那根本就不是刘欣儿……花袭怜仔细回想,想到那刘欣儿抬手关门之时『露』出的两根手指,颜『色』呈现不常见的小麦『色』。

        小麦『色』的肌肤,他只见过两。

        魔族,圣女。

        因为镇魔塔坍塌一事,所以现在整修真界都异常混『乱』,到处都是在抓魔物的修真者。

        林岱让萨灵从一寸宫内苏瓷儿偷出来,原本是准备直接她带回魔宫的,可因为遍地都是修真者,所以他反倒不好行动了。

        林岱选择暂时按兵不动,风头过去再出金陵城,回魔宫。

        苏瓷儿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正睡在一张不怎么舒服的美榻上,不舒服的原因是美榻上垫的被子太薄,磕得她腰背疼。

        身上的定身术还未解除,苏瓷儿只有一双眼珠子能动。

        她先看到的是粗大的横梁,然是挂在两侧柱子上的白『色』纱幔,以及一整面放置了古董花瓶、金玉之器的书架子。

        这间屋子比起一寸宫内花袭怜住的那屋子可好看精致多了。

        毕竟是金陵城内有名的大客栈,里头的装饰都贴着漂亮的铂金。可又不会让你觉得俗气,反而异常贵气。

        苏瓷儿躺在靠窗的美榻上,虽然不怎么舒服,但窗子打开半扇,正好对着阳光,冬日暖阳融融而落,缓解了她心中突然换了一块地方的焦虑感。

        “醒了。”

        身旁传来一男。

        苏瓷儿的眼珠子动不到那么远,因此她只能轻微瞥见一穿着锦袍的影。

        那摇着扇子,慢吞吞地走过来。

        苏瓷儿看到了,是林岱。

        三年未见,他的容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女子眨了眨眼睛,脸上并未出现任何惊奇之『色』,反而十分平静,平静到让林岱觉得惊奇。

        他撩袍坐在她身边,然用扇子挑起她的下颌,“你不怕吗?”

        苏瓷儿的眼睛掀开一条缝,“怕什么?”

        从看到萨灵那刻起,苏瓷儿就猜到应该是林岱要抓她。

        “怕我杀你?或者对你做出一些不好的事?”

        苏瓷儿又把那条缝闭上了。

        “我现在动都动不了,你要是想干什么,我也阻止不了。”

        保持良好的心态,能沉着应对危机。

        林岱看向苏瓷儿的眼神微微亮,三年未见,第一次见面,这女就了他惊喜。

        “我想娶你。”林岱倾身过去。

        苏瓷儿:……

        女终于睁开眼看他。

        苏瓷儿记得三年前林岱桑柔柔带回了魔域,都三年了,桑柔柔难不成还没有搞定林岱?

        她可是有高贵版系统的女主啊!

        “你为什么想娶我?”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

        喜欢?

        不为什么,看着林岱这张脸,苏瓷儿会莫名妙想到花袭怜。

        说起来,花袭怜林岱也算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细看下来,眉宇间确是有些似。

        “为什么喜欢我?”苏瓷儿觉得自己变成了十万为什么。

        林岱微微拧眉,“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苏瓷儿满脸懵『逼』。

        林岱抬手,撩起自己的袍子,拉高裤腿,『露』出自己小腿上的伤口。因为苏瓷儿看不到,所以他特意自己的小腿踩在了美榻的边缘。

        苏瓷儿脸上不显,心里却是嫌弃极了。

        “当时我被这伤折磨,不是你抱着我的吗?”

        苏瓷儿想起来了,她:“当时……是你抱我。”

        她身中『迷』『药』,腿脚无力,哪里还能伸手抱他,分明是他自己硬要贴上来的,可把她冻死了。

        听到苏瓷儿的话,林岱面『色』有些扭曲。

        苏瓷儿怀疑这位魔尊可能是当时太难受,所以记忆出现了错『乱』。

        “你还说,”林岱选择忽略这问题,停顿了一下继续,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不是我的错。”

        苏瓷儿使劲回想了一下,现她好像确实说过这句话。

        难就因为这么一句话,林岱就要娶她?这也太草率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苏瓷儿的困『惑』,林岱低低一笑,“回到魔域,我就跟你举办婚礼。”

        苏瓷儿:……完全讲不通,你们魔族的都这么不讲理的吗?

        既来之,则安之。

        林岱宣布完要跟她结婚的消息就走了。

        苏瓷儿一躺在榻上,静静晒着太阳。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戴着帷帽的女子。

        “真的是你。”女子站在美榻前,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

        “你是……”苏瓷儿并不记得自己得罪了这么多。

        “怎么,三年未见,你就不认得我了吗?”桑柔柔冷笑一,头上的帷帽揭下,『露』出那张跟苏瓷儿一模一样的脸。

        苏瓷儿愣住了。

        “我是桑柔柔,你这三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苏瓷儿诚实:“不。”

        桑柔柔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半吐不出来。

        “林岱那狗东西让我顶着你的脸,一到晚的讲你的事情,他就是变态!”

        “你以为林岱是真心要娶你吗?他只是为了逃避他的母亲而已。”

        “为了巩固他魔尊的地位,他母亲他挑了一位夫。林岱不愿意,就拿着他母亲备好的聘礼去了小灵山,说要娶你。”

        苏瓷儿:……原来她就是工具?不过林岱不是真心要娶她这件事,还是让苏瓷儿松了一口气。

        “那……”苏瓷儿刚刚张嘴,就被桑柔柔厉呵止住了,“我还没有说完!”

        行吧,你说。

        “你以为你真能稳坐魔尊夫的宝座吗?他就是妈宝男,他最听他妈妈的话,他虽然能带你回去,但他一定护不住你!”

        见桑柔柔说的慷慨激昂,异常激愤,苏瓷儿实在是不要不要告诉她,林岱就站在她身。

        林妈宝男岱面无表情地看着桑柔柔的背影,然抬起自己的手,按到了桑柔柔的头顶上。

        男的手又长又细,一把罩在桑柔柔脑袋上,就跟抓着篮球似得,然毫无犹豫的,猛地往下一捏。

        桑柔柔脸上愤怒的表情还未消散,便有鲜血顺着她的额头往下落。

        桑柔柔颤抖了一下,双眸睁得极大。

        林岱松开手,她整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死,死了吗?

        女主就这么死了吗?

        从一开始的懵『逼』,到面反应过来的胆寒。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死,桑柔柔对于苏瓷儿来说也并非朋友,但不管怎么说,桑柔柔都跟她一样,是从现代社会穿过来的,也算是乡。

        而且,桑柔柔死的时候顶着她的脸。

        苏瓷儿就好像看到了“自己”死在自己眼前。

        “没用的东西,就不该留着。”林岱漫不经心地看一眼倒在地上的桑柔柔,朝外头:“萨灵。”

        萨灵推门进来,看到桑柔柔的尸体,躬身上前来拖走。

        地上被拖出一血痕,苏瓷儿闻到浓厚的血腥气。

        她努力忍住那股恶心感,保持着自己平稳的呼吸,心脏却不自主的加快了。

        她忘了,林岱对她再温和,也是杀不眨眼的魔尊。

        窗户口照进来的冬日暖阳不再温暖,苏瓷儿只觉身体彻寒。

        林岱看苏瓷儿面『色』不好,还以为她是听到了桑柔柔的话不高兴,便解释:“我虽不喜欢母亲替我安排的那位,但却是真心娶你。”

        “你跟别的女子都不一样。”

        苏瓷儿实在是不自己到底是哪里让这位魔尊大情深似海了。

        她闭上眼,再睁开,心绪总算平和一点。

        “你喜欢我什么?我改。”

        林岱:……

        魔尊:“喜欢你不喜欢我。”

        苏瓷儿:……她输了。

        万万没想到修真界也这梗。

        林岱一抬手,一清洗术就被桑柔柔的血弄脏的地面收拾干净了。

        刚刚杀了一,林岱却神『色』轻松的仿佛只是碾死了一只蚂蚁。他重新坐回到美榻上,手中的折扇一摇一摇,遮挡住半张脸,让苏瓷儿看不到他的表情。

        “花袭怜在一寸宫里?”他突然开口询问苏瓷儿。

        听林岱提到花袭怜,苏瓷儿便想到他的左臂。

        “三年前,你扯断了花袭怜的胳膊?是为了取回筑梦网?”

        “他跟你说了?”林岱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微妙。

        “嗯。”苏瓷儿并没有否认。

        林岱嗤笑一,“我还以为像他这样的胆小鬼会藏着掖着一辈子呢,你的,他在修真界做了这么久的‘’,怎么可能会想让别他是魔呢?尤是让你。”

        苏瓷儿神『色』平静地看着林岱,“只要心是正的,是是魔又有什么关系。”

        “你不在意?”林岱挑眉,脸上嘲讽之『色』更重,“你若不在意,为什么要花袭怜扔进镇魔塔里?”

        这件事,大概是苏瓷儿一辈子都无法解释的一件事了。

        “呵,”见苏瓷儿无话可说,林岱又笑一,音冷,“虚伪。”

        话罢,他突然收起扇子,那张脸贴到她面前,一双眼如铜铃般在她眼前放大,语气虽轻,但却冰寒刺骨,“你能对着花袭怜半半魔的样子,能对着他魔『性』大的样子说,是是魔,又有什么关系吗?”

        她不能。

        苏瓷儿深花袭怜的命运,这从他出生开始就注定了,甚至为了让他抵达终点,特意让苏瓷儿带着系统来成为背景板。

        除了她,还有桑柔柔。

        虽然桑柔柔看似是女主,但归根结底,她都是在为花袭怜服务。

        她攻略的那些男二、魔尊、炮灰们,都会在她成为花袭怜的女,间接『性』的帮助花袭怜。

        甚至于还有余望风,这一系列的推动,实都是为了花袭怜这位主角。

        小说剧情会变,对命运的安排却不会变。

        他们皆是炮灰,这是一开始者就打好的设。

        炮灰走炮灰该走的路。

        主角走主角该走的路。

        整,都在为花袭怜铺路。

        苏瓷儿越想越心惊,她觉得自己是被困在池塘里的一条鱼,她以为是海阔空实都是渔网围出来的。

        现在,网越收越紧,终于挤到她面前。

        苏瓷儿,是时候了。

        为一名炮灰背景板,她最的宿命也是被抹去。

        不过这并不是花袭怜的错。

        在苏瓷儿看来,花袭怜并没有它的选择,因为他面前的这条路是那么清晰而明朗。

        虽然花袭怜自己或许看不清,但她看的太清楚了。

        就是因为太清楚,所以她在花袭怜面前成为了一“哑巴”。

        可她无力改变,仿佛自己就是那茫茫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不管怎么折腾,最都只会被掀翻罢了。

        “你不是真心想娶我,你把我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逼』花袭怜来找你,对不对?”

        苏瓷儿盯着林岱,突然顿悟。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镇魔剑出世,林岱怎么可能错过?

        苏瓷儿想的没错。

        林岱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苏瓷儿,而是花袭怜。

        花袭怜对于林岱来说,是他自出生起就存在着的,一无形的敌。

        他一直在跟这无形的敌对抗,他的心中充满了对花袭怜的怨恨和好奇。

        他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找到他,然打败他。

        三年前,他拧断了他的胳膊,他希望他像狗一样的活着,他希望让他尝尽自己所受的苦。

        可花袭怜并未一如他所想般成为丧家之犬。

        他居然从镇魔塔里出来了,还带出了镇魔剑。

        林岱嫉妒,为什么花袭怜出生就拥有纯血?为什么只有他是下贱的私生子?

        这世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他拼命努力,最却也只是承认了自己的平庸而已。

        他的努力,在花袭怜面前一文不值。

        “你绑错了。”苏瓷儿叹息一,“花袭怜只想杀我。”

        “杀你?他若是要杀你,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苏瓷儿沉『吟』半刻,“可能是我命硬?”

        林岱:……

        “你放心,他一定会来找你的。”

        苏瓷儿不放心,她确实觉得花袭怜会拼命过来亲自把她砍了。

        “你筑梦网不仅能『迷』心智,还能预测未来吗?”

        林岱突然撩开了自己的左袖,『露』出那张束缚在自己左臂上的筑梦网。

        苏瓷儿并不筑梦网能预测未来,可她,林岱一定是在筑梦网里看到了什么,会对花袭怜充满敌意。

        那筑梦网不过巴掌大,紧紧扒着林岱的小臂,像一漂亮的装饰品。谁能想到呢?就是这么一小小的东西,居然是bug一般的逆存在。

        “你看到了什么?”苏瓷儿下意识询问。

        “花袭怜。”林岱的手指轻抚过筑梦网,表情一瞬阴暗,“他代替我,成为了魔主。”

        “真是可笑,他一活得像狗一样的东西,凭什么成为魔主?就因为他身上的血脉吗?”

        苏瓷儿沉默片刻,缓慢开口:“你只看到了他站在顶端的风景,却不他身付出的艰辛和苦难。”

        “呵,”林岱冷笑一,“他只是运气好罢了,得了一身魔血。若我也能得他一身魔血,必定比他活得更好。”

        “你得到的已经够多了。你凭什么以为他只是因为运气好?你觉得不公平,是因为你的野心,你的欲望,他又没欠你什么。”

        花袭怜怨恨自己生下来就是魔,林岱却羡慕他那一身魔血。

        或许从一开始,筑梦网的出现,就是林岱对花袭怜撒下的网。

        “你一定会输。”苏瓷儿音沉静的对着林岱陈述了这事实,并强调:“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一定会输。”

        林岱眯眼看向苏瓷儿,周身魔气溢出,显然是对她说的话不满。

        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掐住苏瓷儿的下颌,迫使她张开嘴,然不从哪里掏出一小瓷瓶,扔了塞子往她嘴里塞。

        一股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小瓷瓶里面的东西浓稠而恶心,被林岱怼着往苏瓷儿口腔里涌。

        苏瓷儿虽然不能动,但依旧能卡住喉咙不咽下去。

        用脚指头想都这魔头肯定不会她吃什么好东西!

        正当苏瓷儿努力不咽下去的时候,突然,外面爆出一阵巨响。

        “咕嘟……”被吓到的苏瓷儿不小心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苏瓷儿:……谁他妈大中午的放礼花炮仗啊!!!

        呕,这玩意到底喂她吃了什么东西,太恶心了。

        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烧起来了……

        “终于来了。”林岱松开苏瓷儿,扔掉手里的小瓷瓶。他站直身体朝窗外望去,兴奋的浑身战栗,甚至忍不住跟苏瓷儿分享喜悦,“你说,他是先被修真界那些头子围剿死,还是先找到我们?”

        苏瓷儿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她拼尽全力地转动眼珠子。

        窗户外面,某座山顶之上,猛地爆出来一股强劲的魔气,以遮蔽日之势,削掉了莲花山半山头,势浩大,如夏日雷鸣轰然。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那层层叠叠,如蘑菇云般爆出来的魔气,说话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指尖的颤动。

        “我不……”

        她只,命运不可抗。

        花袭怜终究还是,彻底成魔了。

        苏瓷儿不该笑,还是该哭,或是哭笑不得。

        也许,她该为花袭怜庆祝,他如破茧之蝶一般,重获新生,终于要开启自己脚踏仇的逆袭之路了。

        也许,她该为自己准备事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4580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