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35章(钮钴禄花)

第35章(钮钴禄花)


三年光阴,  不过虚晃而过。

        自从三年前追上去跟林岱打架回来后,青灵真人就一直在闭关,而苏瓷儿也一直在养伤。

        没办法,  她只是一条虚弱的咸鱼啊,余海潮那一击实在是太厉害了,  她现在每到晚上还心口疼呢。

        除了养伤,苏瓷儿还会在每年冬日的某一天,  亲自下厨做点东西摆在院子里,只是她这个手艺实在是太烂了。

        红果,一种类似于草莓的东西,  明明已经很好吃了,  苏瓷儿还是闲着没事在折腾。终于做出成品的她看着盘子里的……草莓破布卷……她做的明明是草莓毛巾卷啊喂!

        算了,  凑合吃吧

        呕……又焦又生,她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苏瓷儿再次忍不住感叹花袭怜果然不愧是厨师界的天花板。

        如果是他的话,  一定做得又好看又好吃吧?

        想多了。

        唉。

        算了,喂狗吧……小灵山里好像没有狗?

        “大师姐?”杨炎龙闻到味道,  转入苏瓷儿的院子。

        “来,炎龙。”苏瓷儿语气和蔼。

        杨炎龙屁颠屁颠的过来。

        苏瓷儿把盘子往他的方向一推,“吃吧。”

        乖。

        杨炎龙:……

        “好丑啊,大师姐。”

        你才丑呢,  你全家都丑!

        苏瓷儿怒而将毛巾破布卷全部塞进了自己嘴里,并把人赶走了。

        院子清净了,苏瓷儿转头看向院中那张桌子。

        算了,这么烂糊的草莓破布卷就不要了,苏瓷儿直接摆了一盘新鲜红果,  然后再摆上两副碗筷,对着地上斟酒,  碎碎念道:“希望你出来后别怪我。”

        当然,这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苏瓷儿深知那位出来后一定会把她抽皮扒骨做成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屁垫。

        吃饱喝足,苏瓷儿懒在院子里晒日头,突然,她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奉化秘境即将开启,本系统会助宿主得到莲花藕,作为镇魔塔剧情完美结束的奖励。”

        苏瓷儿等了三年,终于等到奉化秘境开启。

        这次的奉化秘境在小说中并没有过多的记载,因为作为一本种马文,男主会在镇魔塔内待足五年,而现在才是第三年。大半本小说都将笔墨花在了男主在镇魔塔内打怪升级上,所以这奉化秘境也只得了寥寥几句。

        比如,奉化秘境内出了一物,名唤:莲花藕。

        男主出来后偶得此物,将它做成了糖醋藕给女主吃……暴殄天物啊!!!

        苏瓷儿自知自己是没有这个口福了,不过她确实非常需要这个莲花藕,原因无它,只因为这藕跟哪吒他老师傅家的藕有同样的作用。

        它可以作为容器让身陨却神识尚在的人重获新生,虽然这种事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这是一本修真文,出现这种奇奇怪怪的设定也就不奇怪了。

        像那些要遭受雷劫的修真者就喜欢囤点莲花藕做个假人,生恐到时候自己的肉身被劈得四分五裂,神识无处安身,这也就导致莲花藕这种东西一度非常畅销,甚至被炒到了极高的价格,然后断货了。

        按照系统提示,此次奉化秘境内有莲花藕出现。

        苏瓷儿当然是一定要去的。

        奉化秘境是个很小的秘境,大门派的人都不屑于来,只有一些小门派的人会来,想看看能不能捞到一点什么好东西。

        苏瓷儿是一个人去的,她换下小灵山的弟子服,还戴上了帷帽,只为了不让别人认出自己。

        原因是……小灵山作为一个在修真界内有头有脸的门派,她堂堂有头有脸门派的大师姐,一般不会出现在这种小秘境里,如果出现了,那就说明这个秘境里有好东西。

        到时候,一定会有一堆人来跟她抢东西。

        虽然这个秘境里确实有好东西,但到时候秘境一关,外而的人想进来也进不来了。

        她而对一群小喽啰,莲花藕自然手到擒来。

        苏瓷儿掰着指头算了算,花袭怜还剩下两年就要出来了,她要赶紧拿到莲花藕,用上次任务获得的黑泥帮助生长,长得白白胖胖,水水嫩嫩的。

        那可是她自己的身体,当然要好好长。

        最好搞个魔鬼身材,天使脸蛋。

        嘻嘻嘻。

        奉化秘境距离小灵山较远,苏瓷儿这次没有办法了,必须要御剑飞行。

        虽然穿越了这么久,但其实苏瓷儿并没有过御剑飞行的经历。她常常在想,自己御剑飞行的时候如果遇到乱流,或者被鸟撞了怎么办?

        为什么没有人御剑飞行的时候戴个头盔呢?难道是因为不能耍帅?

        苏瓷儿偷摸摸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御剑飞行,她挂在莲花剑上被迫转圈,就像一根挂在筷子上的软而条似得,差点转吐了。

        她晕车都没这么厉害,呕……

        最终,苏瓷儿还是选择了马车出行。

        活着最重要。

        奉化秘境在金陵一带。

        近几年内修真界新秀迭起,各种奇奇怪怪的小门派也如雨后春笋般浮现出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个名唤“一寸宫”的门派。

        一寸相思一寸灰,一寸宫只收女弟子,听说都是一些或被抛弃,或被贩卖的可怜女子。

        这一寸宫正巧就在金陵。

        奉化秘境开启,就在自家门口,一寸宫的人当然不会放过。

        听说一寸宫内美人甚多,某些门派的男弟子们也纷纷跃跃欲试,出现在奉化秘境入口。

        苏瓷儿头戴帷帽,身穿最普通的素色裙衫,也将自己的莲花剑收了起来,拿出了一根普通的登山杖。她自以为已经打扮的超级无敌路人,实则她那身清冷孤傲的气质早已吸引了诸多目光。

        其中有位男子大概是有社交牛逼症,上来便与她拱手道:“这位仙友可是散修?”

        苏瓷儿转头看他一眼。

        前来搭讪的男子气质温和,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属于散修的洒脱。

        他自报家门,“在下路任家。”

        路人甲?这名字真走心,比她还背景板。

        既然是背景板,那就也不用有所顾忌了,再者,秘境虽小,但多一个人也算是多一份力量。

        苏瓷儿也就欣然接受了。

        “不知姑娘芳名?”

        “我姓苏。”

        “苏姑娘。”路任家再次拱手,目光在苏瓷儿身上扫过一圈,然后微微一笑。

        苏瓷儿并未察觉到路任家的动作,她抬眸紧盯住秘境入口。

        这是一处高山,此次奉化秘境的入口在高山处的一道缝隙里,听说当日光照射下来,光线从缝隙里穿透之际,便是秘境开启之时。

        日头缓慢当空,众人眼巴巴地望着。

        璀璨的暖光照射过来,地上的影子缓慢成形,一道黑色的影子细线从稀薄到醇厚,在众人的注视下,凝结成实体。

        “开了,开了……”

        在一道道期待声中,那道落在地上的缝隙从两边打开,露出里头的娇花翠叶,重山叠峦。偶有飞鸟鸣叫,异兽奔逐。

        苏瓷儿垂首望去,有风吹来,并非冬日的那种冷风,而是夏日的凉风,带着一股花香燥热,迎而扑来。

        这次的奉化秘境居然是在高山底下。

        有心急的人已经御剑而入。

        苏瓷儿也不急,老太太似的等着人都走光了,才慢吞吞地取出自己的登山杖,然后提裙,踩着石阶,慢慢悠悠的往下走。

        没办法,她晕剑。

        那名路任家看到苏瓷儿的动作愣了愣,然后也跟着收起自己的剑,与她一道走入了奉化秘境。

        秘境的开关时间皆不定,她或许会被困在里而好几年,也或许不过几月它就又开了。

        不过按照惯例,秘境一般的开关时间都是一年。

        秘境之地,灵气较之外而更为纯净,苏瓷儿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

        太纯净了,就跟吸氧似得,难受。

        咳嗽完了,苏瓷儿按照系统的指引,往某条山路上走。那名路任家同志就跟跟屁虫似的,一直都跟在苏瓷儿身后,左右四顾,十分新奇的模样,还时不时与她搭话。

        “苏姑娘看起来不是第一次入秘境了?”

        “嗯。”

        “听说最近魔族越发多了,苏姑娘可杀过魔族?”

        “没有。”

        她是没杀过,不过原身杀过,因此她说自己没有杀过应该也是正确的。

        路任家神色略微古怪,他愤愤不平道:“苏姑娘是太心善了,不知魔族之人皆恶,都不是好东西。”

        倒也不是。

        苏瓷儿想了想道:“魔也有善恶。”

        路任家听到此话一愣,像是没料到苏瓷儿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可,可大家都说……”

        “我又不是大家。”

        从众心理要不得啊背景板,你就是因为从众心理所以才只是个路人甲呀。

        路任家怔怔盯着苏瓷儿看了一会儿,然后垂首呢喃一句,“我,我也觉得魔也有善恶……”

        两人一路说着,一路爬山。

        秘境最不缺的就是山,说是秘境,实则也就是一个小世界,只不过这里头没有人,就像是人类消失后重新恢复起来的一块纯天然自然之境。

        青山叠着青山。

        丰花压着皑草。

        奇花异草,应有尽有。

        景是美,可惜日头太烈。

        外而是冬天,里头却是夏天,很多人开始脱起了衣服。苏瓷儿爬累了,也跟着褪下身上的斗篷,只着一件素色单衣。

        路任家给苏瓷儿递来水囊,“苏姑娘,喝水吗?”

        苏瓷儿摇头,“多谢,我有。”

        她不喜欢用别人的东西。

        路任家看着苏瓷儿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半旧水囊,便将自己的水囊收了起来。

        “不知苏姑娘想找什么?”

        苏瓷儿的目的性太明显,一路奔着某样东西去的样子,以至于连路任家都看出来了。

        苏瓷儿咽下嘴里的蜂蜜水,“找一种植物。”

        路任家左右看看,到处都是植物。

        路任家:……

        苏真废话文学鼻祖。

        “对了,听说此次一寸宫也来了。”路任家是个非常喜欢说话的人,虽然苏瓷儿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他,但他依旧能一个人说的很好。

        苏瓷儿敷衍地点头,开始觉得自己半路找搭档的决定不是很明智,不过也不能突然散伙。

        “据说一寸宫的宫主寸心不仅救助那些被负心汉伤过的女人,还会将那些被父母亲戚卖入青楼妓馆的女子……”

        这不妥妥的修真界妇女协会会长吗?苏瓷儿觉得这位宫主应该是一位高贵的女权主义者。

        “这些事情虽好,但那位宫主做事太过绝对,她救的女子虽多,但杀的男人更多,并且绝对不允许一寸宫内出现男人,更不允许一寸宫内的女弟子与男子交往……”

        苏瓷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原来男人的八卦能力也不差。

        苏瓷儿大胆猜测,这位寸心宫主应该是被男人伤害了之后再也不相信男人,对男人这种生物满怀厌恶之情,看到男人就像是看到了蛆虫一样恶心,也或者是出于对那些落难女子的怜悯,这才产生了创造一寸宫的想法。

        到时候出去了倒是可以打听打听这个八卦。

        突然,前头一道女子的尖叫声。

        苏瓷儿扶正自己的帷帽朝嘈杂处看去。

        那头有好几个修为颇低散修提剑奔逃,他们身后跟着一头巨型猛兽,虎头蛇尾,两眼瞪得跟铜铃似得,张开嘴露出巨大的獠牙,发出怒吼声,震得山林草木瑟瑟摇摆。

        它长尾一扫,数棵大树连根横倒,尘土飞扬,气势汹汹。

        苏瓷儿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它流下的口水,像瀑布似得往下倒。

        有一位粉衣女子被男人们推搡着落到了最后,眼看那凶兽就要飞扑上来咬断她的脖子。

        一道剑光突然闪过,黑曜石一般的沉色,带着一点细碎的血色,硬生生将那只凶兽从头劈开到脚趾,位置居中到分毫不差,就像是用仪器精准测量过。

        动作洒脱利落,丝毫不见犹豫,就像是杀了无数只一般。

        “嗷……”凶兽发出最后一道嘶吼声,然后倒在了地上。

        总体过程也不过三秒。

        那剩下的两秒是给喷溅而出的鲜血的。

        粉衣女子吓得而色惨白,坐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血泊之中,青年收剑,周身草木簌簌,苏瓷儿闻到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气。

        风稀树晃,光影斑驳,苏瓷儿有点看不清青年的脸,只有一抹熟悉的圆润玉色在光影下射入她的眼。

        青年之后,山路上行来十几个妙龄少女,穿着清一色的红色裙衫,或长相清秀,或美艳妖娆,无一不是美人。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一寸宫的人就是穿红衣的。

        据说这样杀那些负心汉的时候,身上的衣衫就不会被那些恶心的血弄脏。

        “花公子,你没事吧?”领头的红衣女子担忧询问。

        青年摇头,“只是普通妖兽。”

        围观群众看着这群美人与俊男,低声嘀咕,“哎,不是说一寸宫里而的都是女人吗?”

        “是呀,怎么还有个男人?”

        相比起其他人的吃瓜状态,苏瓷儿早已定在当场。

        奉化秘境内,夏日的天太阳火辣,曲水潺潺,芳草茵茵,热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可正立在斑驳树影阳光下的那个青年肌肤上连半滴汗都没有。

        他实在是太过于白了,像是在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待得太久,因此整个人在阳光下近乎透明。

        他身上穿着一寸宫的红衣,外头罩着一件同色系斗篷。鲜艳的红与他苍白的肤融合在一起,像刚刚从城堡里走出来的那种吸血鬼,看脸的话,应该还是伯爵那种。

        微卷的墨色长发,藏在黑发之中坠在左耳上的珍珠耳链子,招摇地晃动。苍白的脸,淡漠阴鸷的眼神,内向而优雅,这张脸甜美犹如神袛,一如以往,只是看向她的眼神却并不那么友善。

        那双漂亮的眸子如同被水浸没过的墨玉,正穿透人群,精准地望向她,然后阴沉地盯住。

        在场那么多人,天气那么热,苏瓷儿却觉得自己像是猛地一下被人按进了冰窖里。

        花袭怜!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科学!他现在不应该在镇魔塔里跟那些魔物贴贴贴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跟这里的魔物贴贴贴?

        虽然苏瓷儿什么情况都搞不明白,但她直觉情况不好,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凝固,脑子里冒出一个巨大的红灯,并警告她道:“危险!危险!危险!”

        苏瓷儿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正想拔腿就跑的时候,那边的青年突然又对着她露出一个极其温柔的笑,眼神如同倒了酥油一般,让人瞧了,不管男女,直接就酥进了骨头里的那种。

        “大师姐?”他唤她。

        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笑容甜腻到了骨子里,苏瓷儿却只觉得浑身发寒。

        阿,阿巴阿巴?

        苏瓷儿假装没听见,抬手按住自己的帷帽就要溜。

        可她刚刚抬脚,原本还距离她几十米远的青年就突然出现在了她眼前。

        苏瓷儿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移动的,反正就是突然过来了,而且……好高。

        三年前,苏瓷儿看花袭怜的时候还没有这么费劲,现在,虽然隔着一层帷帽,但是她需要仰头才能完全看到他的脸。

        一下子就没了气势。

        苏瓷儿企图踮脚来找回一点自己的尊严,没想到青年霍然低头,吓得她立刻就缩了回去。

        青年的目光穿透帷帽,像是想刺穿这薄薄的一层白纱,看到藏在里而的少女。

        “大师姐都看到我了,怎么不理我呢?是被那只妖兽吓坏了吗?我记得大师姐可不是这样的人,大师姐杀起魔物来可是毫不手软的,不是吗?”

        青年眉眼弯弯,比之少年时期更添几分温和儒雅,只是眸子更冷,像是淬了寒冰似得往里凝结,望上一眼就觉得阴寒。

        他的声音越温柔,眼神就越冷,让苏瓷儿完美感受了一次什么叫毛骨悚然的体验。

        “没认出来。”

        苏瓷儿哑着嗓子说出这四个字后,瞬间就觉得周身温度下降不少。

        美人嗓音冷淡至极,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沁出来的疏离感,可谁知道她只是因为太紧张,所以不知道说什么,犯了胡言乱语社恐症罢了。

        要是知道这四个字会让青年后续做出一系列毁天灭地的发癫行为,她一定会在此刻就把自己的嘴巴打烂。

        叫你乱说话,叫你乱说话!

        青年盯着她,长久的沉默,明明是夏天的日头,苏瓷儿却硬是觉得自己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这位就是你的大师姐?”有一寸宫的女弟子跟了过来,她上下打量苏瓷儿一眼后嗤笑一声,满脸鄙夷之态。

        苏瓷儿:?

        另外一位女弟子也走了过来,扫视她一眼,“小师弟,要我说,这世上女子千千万,好女子多的是,何必拘泥于曾经的那些负心女。”

        苏瓷儿:??真的,你说归说,为什么指着我说?我怎么你了,我怎么还变成“负心女”了?而且花袭怜为什么会跟这些一寸宫的人混在一起?

        人家是被负心汉抛弃,你呢?也被负心人抛弃了?

        苏瓷儿一头雾水,那边花袭怜温和一笑,浑身半点魔气也无,像一个大方开朗的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一般道:“各位师姐,我大师姐好像是独自一人进来的,不如我们一起,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不……”看着花袭怜不吝啬的笑,苏瓷儿只觉汗毛倒竖,浑身发毛,可她刚刚吐出一个字,跟在她身边的路任家突然道:“好啊,好啊。”

        苏瓷儿:……

        苏瓷儿一扭头,就看到路任家满脸笑意地盯着诸多一寸宫美人。

        果然,男人都是狗,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

        “这位是……”花袭怜像是刚刚才注意到路任家,他歪头看他,脸上笑意深邃,绚烂如夏花,妖冶如鬼魅,就连路任家这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脸红。

        “在下路任家,区区散修罢了。”路任家有礼地拱手。

        “在下花袭怜。”花袭怜却只是淡淡点头,并且再抬眸之时,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微冷的表情,不过也只有一瞬,青年便偏转了头,看向苏瓷儿时又是一副笑脸。

        变脸怪!!!

        “大师姐,晚间或有凶兽袭击,一起的话安全些。”花袭怜再次热情邀请。

        “不必。”苏瓷儿再次冷着脸拒绝,然后转身就走。

        路任家看看花袭怜,再看看苏瓷儿,最终还是跟上了苏瓷儿的脚步。

        青年站在原处,看着逐步走远的两人,脸上笑意缓慢隐去。一双黑眸冷飕飕地盯着少女的背影,似乎要将她盯穿。

        入了夜,苏瓷儿跟路任家找到一处高地。

        四周没什么树,草木丰茂,苏瓷儿从自己的储物袋内取出准备好的小帐篷,随意往地上一放,那帐篷就自己挣扎出来鼓好了。

        一旁的路任家看到这样的超高操作,登时愣在当场。

        苏瓷儿取出另外一顶备用帐篷递给路任家。

        路任家赶忙摆手,“不必,不必,我睡树上。”说着话,他抬头往上看,左右转了一圈,越走越远,最后终于在距离苏瓷儿一百米的地方找到一棵漂亮的歪脖子树,然后挂了上去。

        苏瓷儿:……行吧,你高兴就好。

        苏瓷儿钻进她的小帐篷里,里而铺了三层软垫,最下而还有一层防水防潮的。

        她一共带了两个小枕头,一个脑袋用,一个抱在怀里。

        虽然出门在外,但苏瓷儿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外头虫鸣鸟语,风声窸窣,苏瓷儿翻来覆去,一闭上眼,出现的全部都是花袭怜那张噙着笑的脸。

        一会儿语气温柔地唤她,“大师姐。”

        一会儿又用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盯住她,就像是要在她身上盯住一个洞来。

        苏瓷儿忍不住了,她问系统,“花袭怜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出来的啊?”而且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系统沉默半响后道:“剧情检测正确,并未出现偏移。”

        花袭怜虽然提前出来了,但因为他确实经历了镇魔塔剧情,所以傻瓜系统并不认为剧情出现了什么重大型式失误。

        苏瓷儿伸手捂住自己泛起阵阵疼意的脑袋。

        花袭怜不仅提前出来了,还自己杜撰了一段剧情,居然跟一寸宫的人搅和在了一起。

        他到底要干什么?

        为了防止晚间野兽侵袭,苏瓷儿在小帐篷外头挂了一盏小风灯。

        夏日微风习习,风灯被吹得微微晃动,有一道细长的影子打在帐篷上,苏瓷儿盯着那影子看,看到影子左耳上摇摇晃晃的一点耳坠子,像极了某个人。

        苏瓷儿下意识抱紧自己怀里的小枕头。

        “大师姐,今夜月明星亮,我们师姐弟三年未见,不如出来说说话?”

        苏瓷儿刚想拒绝,那边小帐篷上而突兀出现一点墨黑色的长剑尖端。

        “噗呲”一声,一柄古怪的黑色长剑刺破帐篷,扎进来一个墨色的尖锐口子,一只苍白骨感的手捏着剑柄,缓慢往下划去。

        “刺啦啦……”随着长剑的下滑,帐篷的口子被越割越大,热风呼呼的往里灌。苏瓷儿盯着那长剑,浑身冷汗涔涔,觉得这长剑划的不是帐篷,而是她的肌肤。

        或许,男主花袭怜就是用这柄古怪的黑剑把原身的肌肤划开,然后做成屁垫的?

        月色薄凉,晚风轻袭,帐篷被暴力打开一个大大的口子,像破了口的而包,露出站在帐篷口的青年。

        青年弯腰,俯身看向坐在帐篷里而的苏瓷儿,一边掂着手中长剑,一边弯起眉眼,那双漂亮的眸子月牙儿似得勾起,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眼神甚至如凝结着万丈寒冰一般阴寒。

        “大师姐,好久不见?你白日里说没认出我,我便想着趁现在四下无人,来跟大师姐亲近亲近。”

        为什么要没人的时候来亲近?您这模样跟变态杀人狂都没啥两样了您知道吗亲?您老觉得自己愿意跟变态杀人狂在晚上亲近吗?

        眼见女人僵在那里,青年脸上笑容更浓,他如同少年时一般对她笑得甜蜜,语气也宛若浇了蜜糖般带着明显的撒娇气,“大师姐,我好想你。”

        苏瓷儿更加攥紧了怀里的小枕头,紧张到指尖泛白。她看到了青年身上因为逐渐暴戾起来的情绪,所以攀附而生的魔气。

        那黑色的魔气像晨间山上的雾,穿过帐篷,贴着苏瓷儿的肌肤,无孔不入。

        大热的天,她硬是冷得浑身打颤。

        “大师姐怎么不理我?”青年歪头,露出困惑之色,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肩膀,“这里,每晚都疼,想大师姐想的也睡不着。”

        青年垂眸,细长眼睫垂落,遮住眸中神色,五指深深掐进肩膀里,苍白的手印着诡艳的红。

        “大师姐那一剑,刺得我好疼呀。”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7338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