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 28 章(哭不出来)

第 28 章(哭不出来)


桑柔柔同意了婚事,    虽然小灵山众人觉得有点丢脸,但毕竟婚事是人家的,幸福也是人家的,    人家小师妹都同意了,就只能祝福。

        桑柔柔提出想跟苏瓷儿一起下山去买点结婚要用的东西,    比如喜被、喜袜、喜鞋等等等等。

        苏瓷儿环顾四周,发现整座小灵山上确实只有她们两个女性,    便同意了桑柔柔的请求。

        因为桑柔柔还不会御剑飞行,所以两人步行下山。

        小灵山外围有一层结界,用来抵御魔族入侵,    只要感应到有魔族闯入,    就会立刻发出警告声,    堪比小灵山看门犬。

        因为近几十年来魔族与修真界还算和平,所以这份结界已经很久都没有用上了。

        苏瓷儿穿过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从一层厚实的果冻里挤出来,    她还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结界虽然老了,效果难免降低,    但底子还在。如果你没有问题,结界自然就会放你出去,而如果你有问题,那么你就会被冻在里面,    进不来,也出不去。

        真是一道强悍的结界呀,也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的。

        提到这个开挂的结界,便难免又要提到那个开挂的男人。

        花袭怜虽然身体内流淌着魔族的血液,但因为他是前所未有的半人半魔之身,    所以这份没见过世面的结界在接触到他的时候就出现了bug。

        它分辨不出花袭怜的身份,再加上花袭怜身上属于魔族的封印尚未解除,    所以结界也就以为花袭怜是普通人类。

        束缚在花袭怜身上的那份封印是他母亲死前留下的,随着少年年纪的增长,封印的效果会越来越弱,直至他被骗入镇魔塔,面对诸多魔族威胁,徘徊在生死之间的花袭怜才最终依靠自己的生存本能,突破封印,彻底释放出了自己的魔族之血。

        白雪横坡,风声呼啸。

        “我知道大师姐喜欢望风师兄,我可以成全你们。”

        苏瓷儿正跟桑柔柔一起走着路,身边的少女突然开口。

        苏瓷儿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桑柔柔会对她说这些话。

        “我……”

        苏瓷儿刚刚吐出一个字,那边桑柔柔又道:“其实,其实我喜欢的是小师弟……”

        男女主嘛,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可也不能因为你是女主所以就乱点鸳鸯谱呀?

        “我对余望风不感兴趣。”

        桑柔柔以为苏瓷儿在说反话,“大师姐,你与望风师兄皆是性子太傲,不肯开口说实话,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你们这对有情人才会错失这段姻缘。”

        他们会错失这段姻缘不是因为你吗?

        苏瓷儿当然不会这么说,她还要感谢桑柔柔替她解决了这段孽缘呢。

        “我跟他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桑柔柔急了,“我是不会跟望风大哥成亲的,该跟望风大哥成亲的人是你,大师姐。”桑柔柔拦在苏瓷儿面前,满脸的真挚。

        苏瓷儿被迫停下脚步,满脸疑惑,“现在要跟余望风成亲的人是你。”

        桑柔柔面露踌躇,她纠结良久,终于道“这其实只是,只是我跟望风大哥想逼大师姐的一点小手段。”桑柔柔压低声音,面露羞赧,“望风大哥不让我跟大师姐说,可我觉得还是要告诉大师姐的。”

        “望风大哥其实喜欢的一直是大师姐,只是大师姐你性子冷,望风大哥想试试大师姐你是不是真的爱他,因此才会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苏瓷儿震惊了,如果她不是穿越过来并且能看到桑柔柔的系统面板的话,她都快要相信桑柔柔说的话了。

        这女的真他妈太厉害了,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能说成黑的。

        若是桑柔柔不想嫁,那就不嫁好了,那日闹成这样,她有足够的理由拒绝余望风。可她没有拒绝,不仅没有拒绝,反而还提着食盒去看他。

        可你说她喜欢余望风吧,现在却背着人来劝她去嫁给余望风,还说她跟余望风的婚约只是为了气她?

        傻子都知道这件事不对吧?

        好吧,如果是原身这个真心喜欢余望风的,可能会上当。

        苏瓷儿心思百转千回,最后终于想明白,桑柔柔现在做的所有事情估计都跟她的系统任务有关系。

        桑柔柔为了获得余望风的好感,便答应了跟他结婚。可这样好感度还是不够,怎么办呢?桑柔柔一想,余望风不是还想娶苏瓷儿当平妻吗?

        正好卖个人情。

        啧啧啧,别说,桑柔柔这头脑是不错,可你凭什么拿她当垫脚石?

        苏瓷儿之前就说过了,如果她跟桑柔柔谁都碍不到谁,最好不过。可她现在将主意打到了她头上,就容不得她继续咸鱼瘫了。

        “不瞒小师妹,我也喜欢小师弟。”

        平地一声惊雷,桑柔柔被苏瓷儿的话吓懵逼了。

        “小师妹以为我为什么经常欺负小师弟?那当然是因为喜欢他。”

        打是亲,骂是爱,小学生的喜欢就是扯你头发,扔你橡皮,把你惹哭。

        大师姐的爱也是如此!

        桑柔柔看着眼前面无表情说出一番告白宣言的苏瓷儿,她张大了嘴,半天都没有合上。

        桑柔柔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小说里明明不是这样写的!苏瓷儿怎么可能喜欢上男主呢?难道这是条她不知道的什么暗线?

        是了,花袭怜是男主,尤其这还是一本种马文,像苏瓷儿这样的背景炮灰会喜欢上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偏离了剧情轨迹,但按照另外一种分析来说,苏瓷儿从小缺失情爱,不会表达,误以为打骂是情爱的体现,不想却遭到花袭怜的憎恶,至此才会沦落到那样悲惨的结局。

        桑柔柔根本就没有细看小说,只是在系统的指挥下攻略人物罢了。更何况苏瓷儿还是个女人,桑柔柔只对她攻略的男人感兴趣,根本就没有兴趣去看一个女人。

        她非常认同自己对苏瓷儿的分析,然后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区区一个背景板,居然敢肖想男主。

        看着眼前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的苏瓷儿,桑柔柔敛下笑意,露出一个手足无措的表情,“原,原来大师姐喜欢的人是小师弟……我,我一定不会跟大师姐抢的……”

        桑柔柔的声音楚楚可怜,脸上也是一副泫然欲泣之态,不知道的还以为苏瓷儿怎么她了呢。

        “哦。”苏瓷儿抬着下颌,面无表情地淡淡应一声。

        桑柔柔作态惯了,平日里只要她露出这种表情,那些男人们立刻就会来哄她,可她忘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苏瓷儿。

        少女生了一张并不差的脸,比起桑柔柔的精致甜美,她更多了几分优雅淡然的自信。

        苏瓷儿还是希望两人不要有过多的交集,因此她说完这句话后便转移话题道:“下山吧。”

        桑柔柔跟在苏瓷儿身后下山,一路上,两人再无话,苏瓷儿也乐得清静。

        桑柔柔一心扑在攻略男人上,根本就没有关注到苏瓷儿跟花袭怜之间关系的转变,她只是听说花袭怜搬进了苏瓷儿的院子里。

        桑柔柔之前想,这一定是苏瓷儿想更方便折磨花袭怜想出来的法子。桑柔柔并没有阻止这件事,因为只有花袭怜够惨,她才能对他释放出温暖和爱。

        现在看来,苏瓷儿让花袭怜与她住在同一个院子里,是有私心的。

        不过桑柔柔并不担心花袭怜会喜欢上苏瓷儿,因为她最了解花袭怜这个角色,睚眦必报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苏瓷儿这样用打骂来表达爱意的人?

        他喜欢的该是温柔和善,天使一样的女人,比如她。

        桑柔柔虽然错失了筑梦网情节,但她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

        小灵山下有个小镇,虽然不大,但能满足日常。

        街头有家铺子,专门做喜事生意。

        因为是徒步下山,所以天色有点晚了,苏瓷儿和桑柔柔要在小镇住一夜,两人计划明日再去喜铺,现在先去客栈。

        因为地方小,所以客栈从来都是有空房间的。

        苏瓷儿掏出银子挑了两间房,正准备要上楼时,外面传来马车声。

        客栈老板立刻迎了出去。

        不多时,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被一个貌美的侍女推了进来。

        有坐在大堂里的客人议论道:“听说是来求医的,在这里住了三天了。”

        小灵山莫城欢医修之名未起,这位看起来像是孱弱富家公子的男人到底为什么会来小灵山求医?

        难道不应该是去什么药王谷这样的专科门诊寻医问诊吗?

        苏瓷儿虽然满头问号,但并不准备多管闲事。

        突然,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朝苏瓷儿和桑柔柔的方向看过来。

        为了避嫌,所以苏瓷儿戴了帷帽,桑柔柔用斗篷上的兜帽遮住了半张脸。

        虽然遮住了半张脸,但桑柔柔露出的那一点莹白肌肤和樱桃小嘴更让人浮想联翩,想一窥真容。

        苏瓷儿一路上打发了不知道多少登徒子,果然,她见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命令身后的侍女朝她们推了过来。

        男人就算是坐在轮椅上都要撩妹。

        看来只有挂在墙上才能老实。

        苏瓷儿单手按住挂在腰间的莲花剑。

        刚才她就是这样把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吓退的。虽然苏瓷儿并不想管桑柔柔的闲事,但奈何这位女主娇娇柔柔地喊她“大师姐”,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苏瓷儿只得陪她演戏。

        分明已经筑基期的她对付起这些男人来都是小菜一碟。

        “在下姓林,名岱,字玉。”轮椅男被推近,苏瓷儿才发现这是一个看起来身体确实不怎么好的小白脸。

        一身的书生气,看着身子骨有点孱弱,像是没多少日头好活的样子,不过脸蛋确实生得不错,虽然比不上花袭怜,但胜在清俊。

        林黛玉?

        苏瓷儿看着这位公子病恹恹的样子,果然是林黛玉本黛。

        可马上,苏瓷儿就知道自己草率了。

        有时候,有些人看着娇滴滴的,其实她是个林怼怼。

        有时候,有些轮椅男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其实他是个大魔王。

        桑柔柔当着这位林黛玉公子点开的系统面板上,明晃晃写着的两个大字:魔尊。

        魔尊!!!

        身为魔尊,一定是作为反派大boss出现的,按照剧情,这位林黛玉公子会跟桑柔柔上演一场霸道魔尊和他的小圣母仙子玛丽苏强取豪夺戏码。

        虽然这两人总是开出一辆又一辆的假车,但依旧有不少读者站了两人的cp,甚至于风头一度盖过正主花袭怜。

        直到后来花袭怜化身魔主,把这位魔尊按在地上摩擦,这才让霸道魔尊vs小圣母仙子cp党友们明白,原著男女主是不可逆的。

        虽然男主有很多鱼,但女主永远都是里面最大最肥最好磕的那条。

        苏瓷儿知道,接下来又是桑柔柔发挥的时候了。

        果然,她听到她的高贵版系统发出一阵游戏音乐声,然后跳出了任务提醒,“攻略魔尊进度条0。”

        客栈的门开着,外头突然吹进来一股邪风。

        少女一袭粉袄,外罩一件雪白斗篷,那素白的兜帽罩在脸上,邪风袭来,兜帽顺势滑落,柔软如绸缎般的长发随风飞舞,少女回眸,露出那张精致到每一个毛孔的完美脸蛋。

        不得不说,就这颜值,连苏瓷儿这个女人都要看痴了。

        果然,她的耳边又听到了桑柔柔的系统发出了音乐声,“魔尊攻略进度20。”

        颜值即正义。

        只是一个回眸就涨了20,看来这位魔尊也是颜值控呀。

        “桑姑娘的眼睛,很漂亮。”

        来了,来了!

        按照设定,这位魔尊有个癖好,喜欢看人哭。

        当他第一次看到女主桑柔柔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虽然平平无奇,但哭起来的时候真的好好看哦,便立刻就被女主吸引住了。

        除了这个怪癖,这位魔尊还有另外一个怪癖。

        那就是他除了喜欢看人哭,还喜欢挖人眼睛。

        有些人哭多了,或者是年纪大了,眼睛就浑浊了,不好看了,这位魔尊就想出来一个法子,把人家的眼睛挖了,还美曰其名,“反正以后也会变不好看,索性我现在就替你挖了。”

        听说他家里的瓶瓶罐罐里面装的都是别人的眼珠子。

        苏瓷儿后背一凉,觉得这实在是太变态了!

        这样的变态果然只有女主能hold住!

        “公子谬赞,大师姐,我们上去吧。”

        桑柔柔非常知道如何吊起男人胃口,她端庄有礼的与陌生的魔尊公子寒暄两句后就与苏瓷儿一道上楼了。

        上了楼,苏瓷儿开口道:“我觉得那个男人不简单,我们还是先回小灵山吧。”

        桑柔柔弯唇一笑,美丽动人,“大师姐,你太草木皆兵了,这是小灵山脚下,能发生什么事呢?”

        能发生什么事你不知道?好吧,看你一脸期待的表情看来你知道呀。

        苏瓷儿明白了,她的使命大概就是等桑柔柔被魔尊抓走之后回去禀告青灵真人的跑腿角色。

        既然如此,那她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好吧。”

        等你被抓我就走。

        苏瓷儿计划的很好,可她万万没想到,这魔尊……居然连她都抓了。

        她只是路过的!!!

        山脚下并不繁荣,到了晚间就人少了,尤其还是冬日。

        青石板砖路上,马车辘辘行驶,前头的风灯被吹得左摇右晃,地砖上拉出正在驾车的那个少女的窈窕身型。

        马车内,苏瓷儿睁着眼盯着马车壁发呆。

        她也想换个方向,可是臣妾做不到啊!她被下了药,根本就动不了,腿都麻了啊亲!这样久了会不会被截肢啊!好歹让她翻个身啊!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听到了苏瓷儿的心声,马车拐弯的时候正好一个惯性,让她翻了个身。

        这下子,苏瓷儿终于看到了马车全貌。

        堂堂魔尊,这马车实在是有点简陋啊。

        不仅没有炭盆取暖,连最起码的一块毯子都没有,冻腚啊,大佬。你的腚不冷吗?

        魔尊大佬就在苏瓷儿正对面,他背对着她靠在一块简单的坐垫上。

        苏瓷儿看到那块被压得扁扁的普通坐垫,心想魔界都这么穷苦寒酸了吗?还是这位魔尊大人勤俭持家?

        林岱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却没管。

        男人在里面穿了一件月白长袍,外头罩一件黑色大氅,如此黑白分明的穿戴,更衬得他整个人面色苍白。

        正是深冬,寒风呼啸。马车帘子被吹得荡起,那风直往脖子里钻。

        苏瓷儿歪着身体趴在那里,看着背对着她的林岱大魔尊。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大魔尊怀里好像抱着一个人?

        苏瓷儿努力又艰难地拉长自己的脖子看一眼,果然看到一角熟悉的粉白袄子布料。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林岱怀里抱着的应该是桑柔柔。

        这位大魔尊显然对桑柔柔的脸很感兴趣,将人搂在怀里跟抱个等身娃娃似得揉捏。揉捏够了,似乎是因为身体不好,体力不济,所以索性就抱着睡了。

        马车内安静极了,苏瓷儿躺在冰凉凉的马车地板上觉得很凉。而她面前正好有一块看起来非常暖和的毛绒绒的黑色布料。

        她张开嘴,叼住近在咫尺的一角黑色斗篷,勉强盖住脸。

        马车一个颠簸,前面抱着桑柔柔的林岱震了震。苏瓷儿感觉自己的身体也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不过浑身依旧软绵绵的。

        她从黑色斗篷下露出一只眼,面露垂涎。

        这斗篷看着真暖和。

        目的地不远不近,因为不能使用魔力,避免被小灵山的弟子察觉,所以林岱一行两人一路走来都隐藏了魔力,就连绑架这两个女子都用的是迷药。

        当然,魔界出品的迷药跟人类用的肯定不一样。

        人类的迷药等药效过去了之后就能恢复正常。

        而魔界的迷药则需要解药,如果没有获得解药,那么就算你醒了,也连筷子都抬不起来,更别说是走路逃跑了。

        不过林岱忘记了一件事,人类的潜力是无穷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斗篷似乎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林岱面露不耐地睁开眼,一转头,就见那个被他随意扔在马车角落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他的斗篷

        不仅取暖,而且似乎还……睡着了?

        林岱回头,看一眼面露惊恐之色,不知道在自己怀里哭了多久的桑柔柔,再掀开斗篷,看一眼藏在他的斗篷

        苏瓷儿也很无辜啊,她能怎么办?她除了睡觉还能怎么办?她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她能借着马车的颠簸滚到大魔尊的斗篷底下取暖睡觉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她总不能没被打死饿死而被冻死吧!

        马车继续辘辘前行,正在睡梦中的苏瓷儿似乎是嫌弃不够暖和,她还努力的把脸朝前贴。因为力气不足,所以就像是蜗牛慢移,慢镜头回放那种,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脸贴到了……林岱大魔王的后腰上。

        正哭得梨花带雨的桑柔柔靠在林岱怀里,因为无法移动,所以她什么都看不到,她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不断掉眼泪的力气。

        林岱的衣襟被桑柔柔哭湿了,被风一吹,前头冷冰冰的。而后腰处,那个女人一呼一吸的,把他的后腰吹得热乎乎的。

        林岱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拨,就将苏瓷儿给拨回到了马车角落,然后继续回头邪佞一笑。

        林岱长了张纯良的书生脸,笑起来时又阴森森的,吓得桑柔柔又是一阵嘤嘤嘤后,然后大魔王就开心的接着继续玩弄自己的等身娃娃。

        可等了一会儿,他又感觉自己的后腰热乎乎的。

        林岱扭头,果然见那个女人又滚回来了。

        林岱:……

        正当林岱再次准备把这个女人拨回去的时候,外头传来萨兰的声音,“主人,到了。”

        这是一座简朴的小院,简朴到只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还是只有光秃秃一个窗户架子的杂物间,那冷风吹得连里面的蜘蛛网都挂不住了。

        苏瓷儿被萨灵扛在肩膀上的时候看着林岱公主抱着桑柔柔进入那个唯一的卧室。

        她心如刀割地看着那个前后左右都十分通透的杂物间,不是吧?

        “主人,这个……”

        抱着桑柔柔的林岱转头看一眼挂在萨灵肩膀上的苏瓷儿,想了想,道:“放我屋子。”

        苏瓷儿心头一松,想着总算不用吹冷风了,然后她就被萨兰带进了屋子里,然后她就被扔在了地上。

        苏瓷儿:……

        地上是砖,没有铺地毯,苏瓷儿趴在那里被冻得瑟瑟发抖,她转着眼珠子看向斜对面的床铺。

        床铺看起来似乎很软,林岱歪身靠在床上,露出怀里的桑柔柔那半张脸来。

        可怜的女主因为惊吓过度,所以已经哭得双眸通红,像晕了一层漂亮的胭脂色。

        果然,这份颜值就算是把眼睛哭肿了都如此美丽。

        像林岱这样的变态最大的恶趣味就是把小圣母女主弄哭。

        果然,桑柔柔越哭,林岱就越兴奋,他甚至还伸手去掐桑柔柔的眼尾。

        苏瓷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变态。

        桑柔柔似乎是被掐疼了,又开始哭。

        美人落泪,那颗豆大的泪珠不沾眼睫,如琼瑶阿姨御用女主一般哭得唯美而干净。

        苏瓷儿就看着桑柔柔头顶的那面系统面板上的好感度一路飙升到50。

        这任务还挺容易?

        天色已暗,屋内只点一盏琉璃灯。

        那盏琉璃灯似乎还是从魔界拿过来的,外头的罩子上嚣张地画着一个“魔”字。

        苏瓷儿:……大佬,你们到底是想隐藏身份还是暴露身份呀?

        林岱玩弄了一会儿桑柔柔,似乎是觉得有些无趣了,他眼神一瞥,看到了躺在那里的苏瓷儿。

        看我干什么?

        苏瓷儿瞪着一双眼回看过去。

        林岱的视线落到苏瓷儿的那双眼睛上。

        虽然从容貌上来说,桑柔柔的脸能让人在第一时间记住,但其实苏瓷儿长得也不差。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明明是个冷淡孤傲的美人,眸色也偏冷漠的淡,可林岱却从里面看出了几分不同。

        琉璃灯被风打得阴暗不定,少女趴在那里,黑发披散,一双眼黑白分明,朦胧纯稚。

        如此干净,像个婴儿。

        “你的眼睛,有点好看。”

        如果是被正常人夸,苏瓷儿会很开心,可夸她的人是个变态,还是个喜欢看人哭的变态,最关键的是,不仅喜欢看人哭,还是个喜欢挖人家眼睛的大变态,苏瓷儿就觉得很焦心了。

        林岱放下怀里的桑柔柔,走到苏瓷儿身边,蹲下,然后命令道:“哭。”

        苏瓷儿努力挤了挤眼睛。

        面瘫脸害她,哭不出来。

        原身这张脸面瘫就算了,居然连泪腺都如此不发达吗?

        看着苏瓷儿那双连半丝水雾都没有的大眼睛,大魔尊的脸慢慢变黑。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苏瓷儿看着眼前男人越来越黑的脸,想着要不要你往她眼睛里吹点灰?她立刻就能给你哭出来了,真的。

        “哭不出来,我就把你眼睛挖了。”

        林岱生了一张书生气的脸,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一个变态魔尊。

        顶着这么一张脸,林岱说出这样的话来时,那种阴森恐怖的感觉被成倍叠加。

        苏瓷儿视线下移,看到林岱那双置在膝盖上的手。

        又纤细又苍白,一看就是挖眼睛小能手。

        她紧张地咽了咽喉咙,努力瞪大眼,想让眼泪流下来,可她的眼泪却始终流不下来。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愿意切一百个洋葱保住她的眼睛。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9998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