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对朋友的大哥下手了 > 第16章 不是一时冲动

第16章 不是一时冲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

  俊男美女的三人用餐组合,本该是一副异常养眼的画面,然而气氛却怪异的与整家火锅店的氛围区别开来,沉闷的连火锅的热度似乎都降了下来。

  盛欢跟邰梓滢都很有默契的安安静静的低头涮菜吃,不像平日里宿舍一起出去吃饭,就算她们话不多,也总会聊几句笑几下。而现在碍于邰晏黎这么一尊不假辞色的大神在这,全程很诡异的没有任何交流。

  一个是不知道说什么,一个则是害怕的想说也不敢说。

  而这顿饭说是盛欢为了感谢邰晏黎,他本人却没怎么动过筷,更多时间都是垂着眼帘,脸上神色莫辨。

  也许答应来这一趟,只是为了让她以后不会再有别的借口去纠缠他,想尽早摆脱掉她这个麻烦而已,盛欢这样想。

  吃完饭,也才不到六点半,盛欢去结账的时候,邰晏黎率先递出了一张信用卡。

  盛欢抿了抿唇,低声的提醒,“说好了我请的。“

  “学生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省下来的钱不如少做份兼职,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用以薄凉的嗓音说出口话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

  只两三秒钟的时间,收银员已经刷完卡递还给邰晏黎,盛欢视线牢牢地盯着邰晏黎骨节分明的手指,就像在无所适从时找一个能让她集中注意力的点,此刻的心情她无法形容。

  邰晏黎无疑是个极有风度的长辈,即便与生俱来散发着让人臣服生惧的气势,也从不吝啬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平和。

  盛欢心下为自己的多此一举感觉到嘲讽,不管是为了别有所图还是捍卫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她辛辛苦苦几小时才挣得的微薄工资,对邰晏黎来说,不过弹指挥毛般微不足道,也怪不得人家会这么说。

  再仔细咬文嚼字一番,又或许,男人表达的另有一层意思。

  邰家祖宅跟盛欢住的地方是两个方向,邰晏黎先将邰梓滢送回了邰家,才载着她回往市区里。这样子的单独相处,意外之余便是暗自窃喜。

  一路无话的二十几分钟后,车子在小区门口停在了与上次一样的位置。

  盛欢测过脸,语气很平静,“西装已经洗干净了,你跟我一块上去拿吗?“下意识地,她抓紧了背包带子,一个独自居住的年轻女孩在夜里对一个成年男人发出邀请,纵使面上伪装的再平静无波,内心也难掩忐忑。更何况,有些事情第一次做,有些话第一次说,她没有给自己思考是对是错的时间,终究会觉得不安。

  这一路上在心里不断的组织练习徘徊犹豫,在脱离嗓子眼的那刻才知道,说出口简单,难的是如何退的体面。

  闻言,邰晏黎犀利的视线落在她脸上,目光审视的看着她的眼睛,像是透过她的眼睛看透了她内心的想法。

  四目相对,无形中朝她狠狠扑过来的压迫感,盛欢终究是抵挡不住,移开了视线。

  下一瞬,她听见邰晏黎淡漠的声音:“改天让梓滢带回老宅,不用刻意再拿给我。“

  明明是醇厚悦耳的嗓音,此刻听在耳朵里对她来说却不似天籁般。

  她坐着一动未动。

  “还有事?“

  “那时候在车上我跟徐助理说我有喜欢的人,我以为你会问我,可结果你没有。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是谁吗?“盛欢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双目炯炯,希望能从男人深沉无波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只是她终究失望了。

  “在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对异性好感憧憬爱情谈恋爱都无可厚非,也不失为一种成长的标志。作为一个相识一场的长辈,我不会过问干涉你的私人情感,只能提醒你,自己要清楚什么样的人值得喜欢什么样的不值得,又或许只是一时迷惑的冲动,你自己都该有理智的判断,不要让自己后悔。“

  第一次,这个给任何人感觉都寡言少语沉默是金的男人,难得的说了这样长的一句话。处在他这个地位的,平日里一定总是习惯了发号施令,精言简语,如此一番平心而论的讲述道理,难以不让人动容。

  动容过后,反而是更坚定地决心。

  盛欢扯了扯嘴角,道:“我非常理智,也很明白自己不是一时冲动。“

  停了一下,她嘴角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只有他,才是我最好的选择。“

  做出这个决定,她并不是一时冲动或兴起,经历了长时间的挣扎与折磨,日日夜夜担惊受怕,就像一个信念一个目标,等待着将她脱离困境。

  沟通无果后便是短暂的无声,邰晏黎背靠着椅位,双手交叉搭在小腹处,眼睛透过挡风玻璃看向车外即将暗沉下来的天色,盛欢只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线条流畅的侧脸,薄唇严丝合缝,发型一丝不苟。

  对于邰晏黎的心思,盛欢始终是把概不到一丝的。

  “回去吧。“盛欢听见他说。

  天色彻底暗下来的那一刻,暖黄色的路灯适时的亮起来,

  盛欢稍稍仰头看了头顶洒下来的光晕片刻,她轻声道:“谢谢您送我回来,还有,少抽些烟。“称呼一变再变,至于不管叫什么,邰晏黎并不会去在意这些。

  盛欢下车后往后退了两步,微微躬下身,“路上开车慢些,到家早点休息。“然后就是一副站在原地看他离开的架势,就连临别的嘱咐也已经慢慢变得含义不同。

  车内,邰晏黎放在烟盒上的手漫不经心的磨砂了几下后松开,侧过脸看了一眼副驾驶车窗外站得笔直的盛欢,随后拉动离合,打转方向盘离去。

  盛欢放松了下来。

  经过今天这一晚,某些隐秘难言初次明朗的披露头角,获得了释放的机会。

  有些迹象其实早已表明。

  比如她拒绝邰致远并不仅仅是为了明哲保身;又比如她从不把他当成一个长辈,不愿称他一声叔叔;再比如被黄书记欺负的那天看到期盼的来人是他,她松气的同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是他。

  开弓再难回头箭,表面上再如何的顺从柔弱,掩盖不了从骨子里带的倔强与坚韧。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2/137299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