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对朋友的大哥下手了 > 第62章 手段了不得

第62章 手段了不得


  像是故意停了一下,周娉婷笑容不减的扫了一眼盛欢,紧接着说:“现在看来,她还真是没有骗我,说到就做到了。”

  闻言,盛欢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指缓缓攥了起来。

  这话太有歧义,字字句句都在暗指她目的不纯,仗着自己漂亮,实际上则是个品行不端感情混乱的女人。

  果然,戚青青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她,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反正盛欢突然就有种环环相报的感觉。

  不久前她才使了一个小计谋让戚青青对周娉婷的印象厌上加厌,现在难保她不会因为周娉婷的三言两语转变对自己的看法。

  盛欢没有闪躲,而是直直的对上她的视线,沉吟一瞬,正准备开口解释,戚青青拍了拍她的手。

  然后她看了看左手腕上的精品女士手表:“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得逛快些,晚会儿我还约了人打牌。”

  话说完,视线看向别处,显然是没打算再跟周娉婷客套。

  盛欢即刻反应过来,对脸色僵硬的周娉婷勾唇浅笑了一下:“聘婷姐,那你们先转着,我跟戚阿姨去楼上逛逛。”

  说完,盛欢也没忘记对周娉婷旁边的女伴微笑致意。

  随后挽着戚青青上了二楼。

  女伴问:“你刚刚说的什么跟邰晏黎在一起了,是在说跟邰晏黎他妈一起的那女孩儿吗?她谁啊你认识?”

  女伴叫苏晚夏,是周娉婷在英国留学时认识的,异国他乡两个人华人很容易就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后来周娉婷回国参加工作,苏晚夏则继续留在了英国,也是最近才从国外回来,除了知道她心悦锦江年轻有为的商场帝王,其他的倒了解很少。

  “还能是谁,”周娉婷怒极反笑,嗤笑一声:“我们家那个怎么养都养不熟的小白眼狼呗!”

  “现在还学会了跟我抢男人!”

  苏晚夏“啊”了一声:“她就是你那个养妹啊,看着确实挺漂亮的。”

  在英国读书时,她有听周娉婷提起过关于她养妹的事情,不过大多是让人印象不好的,导致苏晚夏一直都觉得她的养妹就是一个长得漂亮但却性格极差的人。

  作为豪门的富家女出身,又在国外待了多年,本就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不免还替周娉婷愤愤不平了一阵子。

  苏晚夏又说:“不过刚才见到,我觉得她看着挺舒服文静的,还挺懂礼貌,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周娉婷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会儿听见苏晚夏对jian丫头偏帮的话,当即阴阳怪气的说了句:“觉得她好,那你就去找她啊,看她们会不会理你!”

  说完就甩了甩包带,气冲冲的离开。

  苏晚夏一脸莫名其妙,被人凶了自己千金小姐的架子也上来了:“切,什么人啊,冲我发什么火啊?”

  转而又想到周娉婷手上那套价值三万多的首饰还是自己刷的卡,顿时就感觉不值当,咕哝了句:“有病!”

  周娉婷回到家,难得看到周海阁没有饭局,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把包跟购物袋随手往茶几上一扔,气咻咻的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周海个皱着眉从报纸中抬起头,训斥道:“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哪像个大家闺秀。”

  保姆端来一杯果汁递给周娉婷,她押了一口便立即将果汁杯狠狠地摔在保姆身上。

  “又不是夏天你给我喝这么冰的东西,是脑袋被车撵了吗,笨的跟猪一样,给我滚,你被解雇了。”

  才在市长家上班了一个星期的保姆立马颤颤巍巍的解了围裙,连工资都没要就跑了。

  终于解脱了,每天都不被当做人看,就是再给她十倍工资她也不来这家伺候了。

  周海阁将客厅里的保姆佣人都遣开去,才将手里的报纸一把拍在茶几上,怒不可揭的道:“这个月连着赶走了三个保姆,你是生怕我那些竞争对手抓不到我的错处吗?”

  他愤怒的指着周娉婷,语气要多狠历有多狠历:“正值换届期间,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家,我警告你,你跟你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妈都给我消停点,要是惹出点什么事情来,我这个市长的位置坐不稳,别怪我不给你们脸!”

  自己的市长父亲发起火来,周娉婷多少是有些害怕的,不像别人外表上看起来的亲和平易,周海阁对家人里的态度极为严苛,道貌岸然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她对父亲内心深藏的恐惧是打小就开始了。

  周海阁为了这次换届选举,又是捐款又是资助,还时常下乡,酒桌场上各种拉拢关系,就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市长位置长青不倒,他眼里只有他的官位直摇扶上,为了利益六亲不认的脾性,她这个做女儿的最是了解。

  周娉婷不得不压下火气,拢了拢长发:“我妈呢?”

  周海阁脸上的嫌弃毫不掩饰:“谁知道又跑哪儿去鬼混了?”

  父母之间貌合神离了几十年的婚姻她一清二楚,她并不是觉得痛心或失望,心里只有烦躁跟恨意。

  恨他们不能为她扫平一切障碍让她事事顺意,还要让她在他们俩名存实亡的婚姻里饱受折磨。

  周娉婷深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说:“您知道我刚才见到谁了吗?”

  周海阁脸色还没缓和下来,拈起茶几上的报纸抖了抖,哗哗哗,没接话。

  “您那个引以为傲的养女啊,”周娉婷哼了一声:“手段了不得,知道gouyin邰晏黎没戏了,就觍着脸跑去哄上了人家妈。”

  周海阁素来跟李家没什么往来,对李家婚宴上发生的事不大知道,就算有认识的人,也没人知道当时跟邰晏黎一起出席李家婚宴的人是家里的养女。

  周海阁闻言有些惊讶:“邰家的皇太后?”

  算起来,如果邰晏黎是邰家掌权的皇帝,他母亲戚青青就是皇太后。

  这说法并不算空穴来风,邰家世代盘踞锦江,根系庞大深厚,说是锦江的小皇朝也不为过。

  目睹周海阁的前后变化,周娉婷讥讽:“您还觉得高兴呐,真以为她攀上邰家会咱们家带来好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2/137304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