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对朋友的大哥下手了 > 第88章 有恃无恐的态度

第88章 有恃无恐的态度


  对于邰晏黎再次打过来的电话,盛欢直接拒接。

  发了条微信过去:“我要午睡了。”

  过了很长时间,那边都再没有信息进来。

  盛欢放下手机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徐放把饭菜放到茶几上,果然看见一份还未开封的套餐,见自家老总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出声道:“邰董,可以用餐了。”

  邰晏黎闻声转过身来,经过大班桌旁顺势将香烟按息在烟灰缸里,走到茶几前坐下。

  邰晏黎长腿交叠,先没动筷,而是声线低沉的问:“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徐放愣了一愣,赶紧如实汇报:“盛小姐当初的领养手续是周海阁身边的助理办的,是在临市一个贫困山区的孤儿院,据已经退休的老院长说,盛小姐是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扔在了孤儿院门口,大冬天身上只裹着一条薄被,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东西了。”

  顿了顿,他回忆着调查来的信息接着说:“盛小姐是在四岁的时候被领养的,领养人那一栏填的是盛怀武夫妇的名字。但是盛小姐到盛家不过两个月,盛二夫人就怀上了盛明珠,直到盛小姐九岁的时候被送到了周家,一直到现在。”

  “不过,”徐放说出自己的猜测:“盛小姐应该在周家过的不好,从中学时开始住校,周末的时候就做兼职,好像很少回去,上了大学这两年,就再也回去过。”

  话落,徐放注意观察老总的脸色,还是感觉神色莫辨。

  心里却已经有了考究,越发了解到老总对盛小姐的上心程度。

  过了会儿,邰晏黎淡声开口:“找个时间约一下刘书记。”

  徐放应下声准备出去。

  “等等,”徐放被喊住,回头看着自己老总,听见老总吩咐:“仔细盯着盛远堂。”

  “好的,邰董!”

  办公室的推拉玻璃门重新被合上。

  邰晏黎掀开餐盒的透明塑料盖子,两荤一素,颜色搭配看上去很有食欲,但是过了饭点倒是没了胃口。

  烟瘾上来了,遂又走至落地窗前点了支烟,想起几天前在李家婚宴时看到盛远堂纠缠盛欢的那一幕。

  ……

  盛欢三点钟从锦江别墅出发,接到周海阁的电话时,车子才刚驶进市区,给老胡请了假,复跟司机重新报了地址。

  到了顶韵茶楼山庄前,盛欢被周海阁等在门口的秘书助理领着进去。

  古色生香的厢房门被打开的瞬间,盛欢别开视线,装作没看见周海阁搭在女秘书臀部的动作,脱了板鞋走进去,在他对面席地而坐。

  两人调情说笑的暧昧氛围被打破,丝毫不见尴尬,女秘书给周海阁面前的茶杯续上,又替盛欢斟了一杯,随后才扭着腰退下去。

  满室茶香扑鼻,盛欢盯着面前茶杯的雾气氤氲,过了一会儿,开口道:“您找我?”

  周海阁品了一口茶,眼镜后精明的双目落在养女青涩的脸庞上,意味深长的道:“其实去领养的时候,我打一开始最没看上的就是你。”

  时隔多年,这还是盛欢第一次听周海阁提起当年领养她的事情。

  盛欢抬头定定的看着周海阁,纵使心下思绪翻滚,面上却未曾表现分毫。

  抿着唇没吭声。

  周海阁看她不声不响沉得住气的样子,眯了眯眼,继续说:“别的小孩儿都挣着抢着表现自己,知道收养人家里有钱,争先恐后的都想被收养,唯独你,抱着个布娃娃远远的看着。”

  “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心智早熟的孩子,你的眼神根本不像一个三四岁的单纯孩子该有的。”

  说着,周海阁深深地又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你这样的,最难教化,也最不听话。”

  听到周海阁说这样一句,盛欢不知道自己该做何感想,由此可见,这么多年周海阁对她的不闻不问还有不喜,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有缘由的。

  尔后,她又听见周海阁说:“偏偏你母亲谁都没瞧上就想收养你,她喜欢女孩儿,而你小时候就看的出是个美人胚子,也难怪她会看上你,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就算再不喜欢也还是将你从孤儿院领回来。”

  周海阁一席话说完,茶杯里冒腾的雾气已经淡下去。

  过了一会儿,盛欢低声道:“您说的这些我心里都有数,不管怎么样,我对盛夫人始终心存感激。”

  亲疏有别,盛夫人只是偏心,盛欢不曾对她有怨言。

  当然,她话里说的,也仅仅是对盛夫人心存感激。

  周海阁对养女的不喜也并非是因为那一次就盖棺定论的,自己在官场上对玩弄人心算得上得心应手,斗奸耍滑的尔虞我诈中也是逞高不下,以为牢牢地捏在手中翻不出手掌心的人,竟然偷偷摸摸就有了一番大作为。

  直逼着对他产生威胁。

  “两年前,崇礼出了那样的事,知道我为什么没追究你吗?”

  周海阁视线在盛欢漂亮的眉眼上幽幽扫过:“你漂亮,也聪明,更容易受男人喜欢,”顿了顿,他一字一句道:“不管是什么年纪的男人,在看女人的时候眼光都大同小异。”

  盛欢能感觉到周海阁的眼神带了侵略性,一寸一寸的在扫视自己,顿时心生反感,戒备的绷紧了身子。

  周海阁看似温文儒雅保养得当的脸孔,温和的笑了笑,又悠然自得的喝了口茶:“你比我想象的有魅力的多,盛怀远因为你断了双腿,邰致远为你要退婚,如今连邰晏黎……”他刻意顿了顿,眼神似有若无的落在盛欢被茶水雾气熏起了淡淡红晕的脸上:“照你现在这样有恃无恐的态度来看,他倒是对你很上心。”

  听完,盛欢敛下眼皮,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套话,只道:“您张口就说两年前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连让您儿子跟一个男人躺在床上的事情都能做到。”

  “……”

  盛欢说完抬起头直直的对视上周海阁瞬间变得凌厉的眼神,没有表现出畏惧。

  面对这样的眼神,总比他用那种让人不禁作呕被当做物品来打量要来的强。

  对周海阁来说,儿子发生那样有辱他脸面的丑闻,即使没有被爆出来,也是他心头挥之不去的一道刺。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2/13730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