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对朋友的大哥下手了 > 第111章 委屈的情绪一点用都没有

第111章 委屈的情绪一点用都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盛欢只是下意识的想拿话反驳他,却忘记了每次做的时候,都是自己在闹着要关灯。

  而且邰晏黎当着她的面脱衣服的次数不少,不能说一点都不落的看的一清二楚,却也看了个大概。

  所以她说的这话,一仔细追究起来,似乎有些别的意思。

  这么想着,盛欢心里是有些许的后悔,但更多的是想看他的反应,于是又悄咪咪的把余光移过去。

  邰晏黎单手摩挲着下巴,似是在认真思考她的话一样,过了半响,语气饶有兴味的开腔:“你都提出意见了,想来是早有不满,那就听你的,下次开着灯做。”

  “……”她不是这个意思,刚想开口说什么,邰晏黎脚下慢慢放松油门降低车速,似染了笑得嗓音紧接着又响起:“只是你自己别再哼哼唧唧,还要捂着脸,捂脸就有用了?”

  “……”盛欢的脸顿时红的要滴出血来。

  干眨了眨眼睛,动动嘴唇想说什么,又担心自己越说越失言,干脆闭了嘴。

  只是心跳略微有些加速。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开进小区里。

  没多久,熄火,车子在院子里停稳。

  邰晏黎拔掉钥匙车门锁“嗒”了一声解开,随后看向副驾驶的盛欢:“你先进去。”

  盛欢看出他是想吸烟,没点破,兀自解了安全带,开车门前她又身子停顿,回过头来说:“我打算撤诉了。”

  虽然老张可能通知过他,但她还是觉得有必要亲自说一声。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上午的时候他们来这儿找我,跟我道歉,说只要我撤诉,他们会对全校师生解释还我一个清白,嗯,那个女生也会退学。”

  她没有提最后杨精灵给她下跪的事情,眼睛看向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的男人,想了想,还是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做这个决定太草率了?”

  她是觉得,邰晏黎这种果断杀伐的商人,在某些事情的原则跟底线上肯定更为看重,不像是会做退让的人,而且,在这件事情上他也是帮了忙的,她必须得问过他的意见。

  邰晏黎没有立即点燃左手指间的香烟,胳膊肘靠在降下的车窗上,夹着烟的手抬起小拇指在眼尾处扫了扫,姿态看上去很是随意,沉着声开口:“自己不是都已经做好决定了,现在还来问我。”

  他语气听着不像是生气,盛欢仍然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住在这里的事情并没有告诉过别人,很怕给你带来麻烦,但又好像……一直都在给你添麻烦。”

  这些话,盛欢表面上说的很释然,但是内心却不似那么轻松。

  她不能说自己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里她没有感受到多少关爱甚至只有恶意,导致她在对人对事上只能是坚持基本的道德底线和良知,谈不上会有海纳百川的包容以及同情怜悯之心。

  这一点,在宋瑶瑶活生生就死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无比清楚的认知到。

  当时,心里除了冷漠平静,可能是有一点对生命脆弱转瞬即逝的唏嘘。

  但是并没有,别人以为的悲悯和难过。

  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不值得她有留恋,虽然这样会显得她冷漠无情。

  邰晏黎边侧头点烟,边咬着烟嘴话说的含糊不清:“知道我被麻烦了,还说撤诉就撤诉?”

  “……那我不撤了。”

  盛欢说完这句,邰晏黎修长的双指从嘴边拿掉烟,口中吐出一口白雾,似乎是在尼古丁的作用下的确享受,表情很是惬意,开口问:“不会觉得委屈?”

  是委屈,而且还不止是委屈这么简单。

  被那样污蔑伤害,还扯上人命,又被那么多人群起讨伐恶意中伤,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儿,先不说会带给以后的工作家人怎么样的影响,能把现在挺过去已经是她在很努力的自我调节。

  伤害很大,愈合之后也会留疤。

  盛欢说:“我如果说不委屈肯定是骗人的,只不过是觉得委屈这种情绪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冷静思考怎么应对。”

  闻言,邰晏黎半眯眼睛睨着她,嘴角兴味的勾起:“这就是你冷静思考后的结果?”

  “……”盛欢觉得他是故意的,明知道她指的不是这个,抿唇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开腔道:“我不是因为心软才原谅她的,只是通过他们今天的行为来看,不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结果,他们是不会放弃的,这样一来,以后由他们带来的麻烦只会多不会少。”

  而她刚刚也说了,不想给他带去麻烦。

  顿了下,盛欢抬眼,视线又定定的停在他手上,于脑海里描绘轮廓:“可能这样做,要白费你让徐助理找来的那些照片了。”

  邰晏黎自然听懂她话里的意思,嘴角边的兴味更浓了些:“这么说还是因为我的原因了?”

  盛欢脸微微红,笑得有些腼腆,没否认。

  邰晏黎对着窗外弹了弹烟灰,视线重新看向眉眼间略带涩然的盛欢,未施粉黛的皮肤白里透红,并没有遇到事情的那种憔悴不安忧心忡忡的样子,这一刻,倒真是表现出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冷静来。

  大概十几秒钟过去,邰晏黎说:“那些资料和照片用不用得上并无多大关系,只是你真的想好了,确定不要追究了?”

  “……”

  盛欢这个时候又觉得邰晏黎是不想让她撤诉的,不知道这种直觉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他本质上给她感觉是一个强势不会轻易妥协的人,连带着在自己这件事上,因为也代表了他的一部分名声和面子,所以不见得会同意不追究下去。

  思考只是很短暂的,盛欢定定回望着邰晏黎,点了下头。

  其实她想的很简单,不想再花费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到头来无休止的纠缠和扯皮只会给她带来更加不好的体会。

  忽然的,不禁就想起杨精灵父女来向她道歉的真实原因,再一次深切体会到在绝对的身份和权势面前,纵使是自恃骄横心里看不起她的人,也不得不装出一副卑微讨好的样子对她低声下气。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2/137309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