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79.各方行动

0279.各方行动


  沈盈香进了江楼,没等想好要往哪个方向走,就迎面见到了一个服务生。
她的目光从那人的扣子上扫过,接着问道:“石冻春去哪里了?”
“石组长说是要擒贼先擒王,自己去找贺闻山了。”那服务生摸了摸自己的扣子,一脸无奈地对沈盈香说道:“我们一直在找他,但是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没找到人。”
听着这人的话,沈盈香点了点头,沉默了半晌,说道:“不用管他,他死不了。”
说着,停顿了片刻,又问道:“其他人怎么样?”
“王德全在西厅把墙上的金剑拔下来了。”那人一脸苦笑道:“他应该只是好奇。”
“他人呢?”沈盈香皱了皱眉问道。
“他和人打了起来,等咱们的人赶到,现场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了。”那人苦笑着回答道:“那两把金剑还在现场,我们不敢挪动,担心那两把剑彻底坏掉。”
“坏了就坏了,让姓江的自己修。”沈盈香说道:“王德全最后是在哪里和人打起来的?你带我去看看。”
那人点头,随即转身带路。
两人一路来到了走廊,就见到在门口徘徊的昌玉尘。
听到了脚步声,昌玉尘回头看去,接着微微一怔。
“沈姑娘?”
“昌师兄。”
沈盈香向他点了点头,接着微微蹙眉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等人?”
“不是。”昌玉尘苦笑着摇了摇头  接着将刚刚有人指路的事情说了出来。
“就是这间?”沈盈香微微挑眉。
“是。”昌玉尘点了点头。
在某种情况上来说,沈盈香也算是一个果断的人。
她看了一眼门上的门牌号,1204,接着直接上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过了片刻,门里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有人从里面开了门。
那人从门缝里看了沈盈香一眼,接着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神情猛地一变,伸手就要把门关上。
只可惜,沈盈香的动作比他更快,直接伸脚,一脚将门踹开了。
那人似是也没有想到一个文文静静的姑娘做事会这么果断,力气这么大,动作又这么迅速。
他整个人猝不及防下,直接被门砸在了脸上,“嗷”的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房间和走廊。
一脚踹开了遮掩视线的门,房间里的情况瞬间在眼前展开。
只见屋子中间摆了两个椅子,椅子上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手被人背着绑在椅背上,嘴也被用布塞住了。
看的沈盈香的身影,那两个人拼命地想着沈盈香的方向挣扎,还在呜呜啊啊着,发不出任何字音来。
但看那两人眼中的急切之色,很明显是在提醒着门口的几人什么事情。
确定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沈盈香也不再纠结和犹豫,直接进了屋子。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敢拦在她的身前。
沈盈香就这么坦然自若地在众多视线中进了1204,那样子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极为爽朗的笑声。
“沈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有和贵干?”
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阳光,任谁一听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正派的人物。
沈盈香顺着声音看过去,面上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就像是这人是个无关的人员一般。
……
石冻春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刷新了。
他知道沈盈香在江楼里埋了钉子,却没想到这个钉子能埋到这么深。
这特么哪里还是埋钉子,这是在埋核弹吧?
像是感受到了石冻春的目光,“面具大哥”向石冻春的方向看去。
“面具大哥”像是知道石冻春在看什么,像是随意地摸了摸自己的扣子,然后神神叨叨地说道:
“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上天的安排,不要妄想着可以从洞里走出去,我们都是神明的人阶下囚,他就在上面三尺看着我们。”
这话听起来很是奇怪,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说出来的话。
石冻春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怕是个神经病。
任谁忽然听到了上天,神明之类的话,都会觉得对方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
如今确认了身旁这个人和沈盈香有这密不可分的关系,石冻春自然不会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这人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石冻春也不是一般人,脑子轻轻一转,就明白了这人话中隐藏的含义。
他抬头向上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回头看着“面具大哥”坐在椅子上泰然自若的样子,不知为何,石冻春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沈盈香的人都不急,自己还急个什么?
只要自己紧跟着在这位所谓的“面具大哥”身后,迟早会和沈盈香他们会面,到时候再跑也来得及。
想到这里  石冻春忽然忍不住笑了一声。
自己还真是没出息,还没等见到沈盈香的面,就要在沈盈香面前竟然想“逃”这个字。
自己就应该毫无畏惧地跟沈盈香那个女人硬刚啊,作为男人,怎么能怕一个女人?
就得跟她对着干!
沈盈香不知道石冻春身处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石冻春想着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是知道,沈盈香极大的概率都会当做没听见。
这个“没听见”指的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听不清,指的是沈盈香对石冻春的无视。
这要是让石冻春知道了,怕不是会泪流满面。
敢情他这段时间的跳腾,在人家的眼里,怕不是和一只到处乱蹦哒的蚂蚱无异。
石冻春有些悲伤地看向下方跟猴似的人们,接着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着墙上明灭不定的火把的光芒,石冻春有些微微出神。
他的脑袋里隐约产生了一个想法。
他怀疑自己来到这里也是被人算计过的。
不然他又怎么会一找一个准,直接摸到人家的一个据点里来了。
不知为何,石冻春忽然觉得贺闻山似乎并不是沈盈香等人的最终目标。
他们的最终目标很可能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的敌方据点。
至于那个贺闻山,石冻春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人真的是自己这边的人吗?
如果是的话,有为何会让杨难去袭击王德全?
难不成……策划袭击王德全的人,并不是贺闻山?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39493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