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72.金剑、袖扣和未婚妻

0272.金剑、袖扣和未婚妻


  看着脚步声由近及远,石冻春猛地喘了一口气,腿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蹲麻了的腿脚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用手指戳都没有什么感觉了。
石冻春坐在地上,心里对那个叫走代号037的人满是感激。
这要让他知道替自己解围的人是谁,等这边事情结束,他一定要感谢他八辈祖……
算了,现在想这个太早。
石冻春叹了口气,想到了刚刚那个人对讲机里说的话:一楼西厅走廊,1204客房。
他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
难不成王德全藏在那个1204客房里,然后被人发现了?
想到这里,石冻春忍不住摇了摇头,再一次在心里给王德全点了根蜡烛。
希望他人没事吧……石冻春感叹了一句,接着起身从花瓶后面离开了。
……
王德全和昌玉尘分开后,径直向走廊里面走了过去。
走廊的尽头是江楼的西厅,这个厅不大,但装修的却十分华丽。
墙上甚至还交叉地挂着两把金色的长剑。
这边依旧没什么人。
王德全在西厅里转悠了一圈,终究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上去摸了摸那两把剑。
上辈子他就对这种装饰十分好奇,但是碍于脸面的问题,一直都没好意思上去研究。
王德全一直都想知道的是,这两把剑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底能不能摘下来?
左右这里也没人,王德全就直接走到了那个装饰前面,然后伸手握住剑柄,用力往出一抽。
很顺利的就抽出来了,王德全没有感受到任何阻碍。
上一秒,王德全还在惊奇这玩意竟然真的是一把剑,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挂着剑的装饰品因为少了一把剑,平衡被破坏,另一边的剑竟然向一侧一歪,晃悠了两下,从固定的装饰花环中滑落了下来,直接砸向地面。
“咣当”一声巨响,瞬间在西厅里回荡了起来。
王德全不得不承认西厅的设计十分巧妙。
这回声响了半天都没有消下去。
这么大的动静定会将人吸引过来,王德全拿着一把金剑,四处瞅了瞅,接着弯腰将地上的那把剑捡了起来。
这两把剑看似精巧,实则巨沉。
王德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就非要拖着这玩意跑路。
西厅只有一个连着走廊的出口,进来察看情况的人一定会走那条路。
王德全左思右想,最后躲在了走廊出口附近,墙上的帘子里。
一片平整地帘子就这样突兀地突出了一个人形。
王德全蹲了下去,顺着帘子的缝隙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人。
大概3个人。
一进西厅,这三个人不出王德全所料的向厅里面走去,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门口鼓起来一块的帘子。
王德全趁着他们向前走的机会,悄咪咪地向走廊挪了出去。
手里当然还抱着那两把死沉的金剑。
成功出了西厅,王德全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在西厅内搜寻的三个人,轻轻松了口气。
刚准备回头起身离开这个危险的走廊,就见到一双皮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王德全顺着这人的腿看了上去,就见一个三十左右岁的人,正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由于角度问题,这张脸在王德全眼里形变的厉害,看着就像是个外星人一样。
王德全瞅了瞅那人的脸,又低头瞅了瞅怀里的金剑,然后一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这是你的?”
见那人不回答,王德全就抱着金剑缓缓站了起来,想了想,将其中一把递到了那人手中,然后小声说道:“分你一把,就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那人被迫接过那把金剑,接着像是被王德全这番动作逗笑了一般,低沉地笑了起来。
这笑声很是有辨识度,王德全缩回来的手微微一僵,接着又若无其事地抱住了怀里这把金剑,说道:“剑都给你了,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说着,他顿了顿又道:“你要是不同意,就把那把剑还给我。”
那人一手抱着剑,一手扶额笑个不停,身子都笑得发颤了。
“有什么好笑的。”王德全嘟囔了一句,接着伸手向那人怀里探去,那样子像是想要拿回那人手里的金剑。
虚虚探过去的手掌,在临近那人身体的一刻,瞬间化掌为拳,击向那人的胃部。
这一拳出得很是巧妙,只可惜王德全受伤了。
他的动作比平时慢了那么零点几秒。
那人瞬间抓住了这一个空隙,向后退一步,接着回手用手掌包裹住了王德全的拳头。
“受伤了就不要逞强。”那人轻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是碰到了我,现在人已经没了。”
王德全看着自己被人拉扯住的右手,冷淡地说道:“碰到你还算是好事了?”
“怎么不算?”那人笑了一声,“再次见到我,我以为你会觉得很吃惊,可惜了,没有精彩的表情可以看了。”
王德全没有尝试着收回自己的拳头,因为他很清楚地感觉到,对面这个人的手指,已经隔着绷带抚摸到了他的伤口处。
别看这人的动作温柔,王德全相信,只要自己敢有什么动作,面前这人会第一时间将他的手指插进自己的伤口里,然后……
接下来的会发生的事情就不用想了,必定会血腥无比。
王德全叹了口气,也懒得装什么,垂眼看向那人的手,说道:“你为什么一直抓着我不放?”
“你拿了我的东西。”那人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犹豫。
王德全抬头看着他,皱着眉说道:“说清楚。”
那人笑了笑,看向王德全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笑着说道:“你拿走了我的未婚妻,这还不够吗?”
王德全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冷意,话中确实在阐述着不容否定的事实:“陶颜是我的徒弟。”
“我知道。”那人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说的未婚妻指的不是这个。”
王德全皱了皱眉,问道:“那是什么?”
那人歪头想了想,说道:“是一枚透明的袖扣,它的名字叫:未婚妻。”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41532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