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40.浑水

0240.浑水


  话音落下,院子里的灯“唰”地一下就亮了。
开灯的人是杨易。
灯亮了,王德全下意识向另一侧看去,就见杨易在向他点头。
王德全笑了一声,说道:“盈香姐这灯不错,声控的。”
沈盈香没有搭理他,向着灯光举起了手里的盒子,细细打量着。
别人不知道沈盈香在看什么,王德全知道。
她这是在看上面的花纹。
半晌,沈盈香终于将盒子放了下来,出声问道:“这盒子从哪里弄来的?”
钟万象一听,忽然想起了王德全那天在田家门外说的话。
沈盈香果然对这个盒子感兴趣。
“万象在田家看到的,那天非要买下来,但田中何没卖。”王德全在一旁说道:“田中怜又将盒子给了我。”
“中间有经过他人的手吗?”沈盈香问道。
“有。”王德全点头道:“田中怜托付林云将盒子给我,这盒子已经在警局转过一圈了,下午的时候为了开锁,林云还找了一个姓李的锁匠。”
沈盈香点了点头,沉默半晌问道:“盒子里装了什么?”
“全德堂的止痉散。”王德全回答道:“一个瓷瓶。”
沈盈香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就是诊所前些天丢失的那个?”
“对。”王德全点了点头。
“果然。”沈盈香喃喃地说了一句,像是想明白了什么。
她没有多解释什么,拿着盒子从秋千上起身,看向王德全说道:“这个盒子我收下了,算我欠你个人情。”
钟万象在一旁一脸迷茫,心想这盒子不是我送的吗?
“人情就算了。”王德全笑着看了一眼钟万象,说道:“这可不是我送的,人情可算不到我身上。”
沈盈香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淡淡道:“行,那你别后悔。”
将盒子放回屋子里,沈盈香出来看了杨易一眼,向王德全问道:“这个大个子你打算怎么安排?”
王德全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杨易,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杨易摇了摇头。
王德全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叶红玫,问道:“红玫姐,你那边不是缺人嘛,你看他怎么样?”
“只要他愿意,我没有意见。”叶红玫歪着身子看向杨易,说道:“你之前见到的那人是我姐姐,杨安安现在在京城上小学,你不用担心她。”
杨易向她笑了笑。
“那就去我那边吧。”叶红玫收回目光,不知看向何处,“刚好我那里就一个厨子,有些忙不过来。”
“那就多谢了。”杨易答应的极为痛快,就连工资什么的都没问。
“钥匙给你。”叶红玫说着,从兜里掏出个东西扔了过去,“晚上你就住在那里,平时帮我看一下店,吃什么自己弄。”
杨易伸手接过,想了想问道:“那我现在就去?”
叶红玫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得到了回答,杨易点了点头,将钥匙揣好,转身向外面走去。
王德全看着他离开,随便找了地方坐下,看向坐在对面的沈盈香说道:“他自己过去没问题?”
“石冻春在看着。”沈盈香像是无意地说了一句。
王德全明白她的意思。
石冻春来淮西的时间比较晚,对于这边的情况和人掌握的自然不如沈盈香。
要想按照正常的方式展开他的工作,不用想都知道会有多难。
要想快速展开工作,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沈盈香这里下手。
只要沈盈香肯将手里抓着的线放下一些分给他,对于他工作的展开,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助力。
但沈盈香根本不鸟他。
王德全想着,心里忍不住替石冻春点了根蜡。
自从上一次上错了车,王德全就彻底知晓了沈盈香等人对于石冻春这个人的态度。
除了讨厌,剩下的大概只有防备。
想到之前从沈盈香口中知道的,关于石冻春连续追求叶红玫两姐妹的事情,王德全也就不奇怪他会被这么多人看不起了。
“对了,那个陈文双……”
沈盈香刚说了一半,王德全心里就咯噔一声。
他就知道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上次在浮光静影,沈盈香还说想见陈文双一面来着,自己怎么就忘了,直接把人给放走了。
沈盈香见他神情有些变化,轻哼一声,猜到了什么。
“怎么,把人放走了?”
王德全一脸苦笑。
想了想,王德全说道:“他今天去看了他弟弟,然后去了梅河街,具体去了什么地方不清楚。”
“梅河街?”沈盈香轻声重复了一遍,眼睛微微眯了眯。
王德全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停顿片刻,问道:“梅河街那个纺织厂……”
“纺织厂姓何。”沈盈香说道:“陈文双应该和你说过何正午的事情了吧?”
“说了个大概。”王德全答道,接着将上午在山海饭庄见到何文双的事,与沈盈香说了一通。
“何文双是个假名字。”沈盈香淡淡道,“‘何’还有‘文双’这两个字词,都快被这些无聊的东西玩烂了。”
王德全点了点头,这一点自己想的果然没错。
想到何文双,就想到陈文双,又想到张文双。
王德全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个叫刘三庆的胖子。
“刘三庆现在应该是在何正午身边。”沈盈香回答道,“他改没改名字我不清楚,但人应该在那边。”
“何正午还在淮西?”王德全抬了抬眉问道。
“水浑才好摸鱼,他当然会在。”沈盈香叹了口气,说道:“陈文双就这么放走了实在是有些可惜,算了,我让人盯着他看看吧。”
听着沈盈香的话,王德全算是彻底明白了陈程的重要性。
毕竟是钟老亲口对自己提示过的人,不重要才怪。
只是他的重要性,究竟体现在哪一方面呢?
虽然就这么放走了陈程有些可惜,但直接问,确实问不出什么东西。
放走了,没准还能跟在他后面有什么新发现。
如此想想,倒也没有亏太多。
将人控制在身边,其实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除了陈程自己,大概没有人知道对他虎视眈眈的人有多少。
有敌人就会有同伴,对于陈程的同伴或者是手下的人,王德全从来没有小觑。
能在淮西和安通之间来回跑的人,怎么想也不会太简单。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51408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