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26.打牌

0226.打牌


  熬药和炖菜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如果非要把两者扯上关系,那这个关系大概就是……都能吃?
叶红玫自然是不知道王德全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她是绝对不会让他碰厨具的。
天知道王德全会做出个什么鬼东西来。
王德全对自己切菜的手法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帮老妈李丽娟打了这么多年下手,菜切的还是很好看的。
切菜这件事,如果不是职业做这个,其实还是蛮解压的。
就想王德全现在,已经有些切上瘾了。
叶红玫此时不在厨房,刚刚她见到王德全切出的漂亮方块,就对王德全放下了心。
也就是这一眼没看到,菜切的越来越多。
大部分都是萝卜和土豆,不得不说,切起来“嚓嚓”作响,还是很好听的。
案板上的菜越切越多,王德全依旧沉醉在“嚓嚓”声中不可自拔。
钟万象得到了沈盈香的指示,来到了厨房找王德全。
他本想说:盈香姐请了厨师,等下有人来做饭。
结果话没说出口,就被王德全那一案板的条条块块惊住了。
王德全听到门口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了钟万象眼里的震惊,他瞬间回过神来。
只可惜为时已晚。
菜切多了,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被邀请过来的厨师,看到这一案板的土豆萝卜也是惊呆了。
“浪费粮食总归是有些不太好。”王德全拍了拍厨师的肩膀,说道:“至于这些菜怎么吃,这些就交给你了。”
钟万象一脸同情地看了厨师一眼,说道:“辛苦。”
两人说完话,也不好意思久留,匆匆逃出了厨房。
跑了一半,钟万象才反应过来。
菜又不是自己切的,自己跑个什么?
王德全笑着道:“都是兄弟,还分什么你我他。”
两人拍拍屁股没影了,留下厨师一个人独自凌乱。
晚饭从做到吃自然还是要等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说短也不短,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干等着。
钟万象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纸牌,向几人扬了扬,说道:“打牌吗?”
……
都说打牌能迅速拉近人与人的关系,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赢一局就少吃一碗萝卜土豆,输的要把剩下的菜打扫干净。
王德全抓着一把牌,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对面的沈盈香。
两人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一切都在不言中。
接下来,两人的配合也是极为默契,打的钟万象落花流水。
至于叶红玫……毕竟是女孩子,总要轻一点。
一局结束,又一局开始。
王德全抖了抖手里的金色纸牌,抬头再次看向沈盈香。
根据王德全的观察,这一局,两人很可能不是队友。
王德全想了想,问道:“这一局我会赢吗?”
“有我在的话,有可能。”沈盈香淡淡道:“这要看我们是否有相同的目标。”
王德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要是目标不同?”
“我可以帮你,不过……”沈盈香说着,目光向两侧的钟万象和叶红玫移了移。
“有人看着呢。”沈盈香淡淡道。
叶红玫看着两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有些忍不住,说道:
“你们俩要是再眉来眼去,干脆你让德全搬到你那里去住算了。”
沈盈香听着微微一怔,接着竟然真的挑了挑眉,看向王德全。
虽然共处一个院子有助于消息灵通,但太近总归是有些不太好。
王德全自然拒绝了沈盈香的问询。
“不住算了。”沈盈香抽出手中的牌,扔在桌子上,道:“反正你也快开学了,迟早要住校。”
“我想买吕天意那套没住过的房子。”钟万象在一旁忽然出声道:“姐,你们觉得怎么样?”
“江边的那个?”沈盈香果不其然知道些什么。
她也只是随意问了一句。
钟万象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有隐瞒的必要。
“就是那个。”
“想买就买,没什么好问的。”沈盈香说道:“他说要多少钱了吗?”
钟万象听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还没联系他。”
“你的钱还够?”沈盈香抬眼看了钟万象一眼,接着将目光又挪回到眼前的牌堆上。
“还有一些。”钟万象想了想道:“老爷子禁止我去投资电影,所以还剩了一笔钱,这一点不用担心。”
王德全听着两人的谈话,跟在叶红玫后面出了牌。
“说起来也奇怪,一个两个的怎么都看上姓吕的东西了。”
沈盈香说一句,接着将手上的牌打了出去。
“可能是方便吧。”王德全耸了耸肩:“那个别墅区里有一家姓田的,盈香姐你知道吗?”
“知道,”沈盈香淡淡道:“挖煤的。”
见沈盈香如此回答,王德全就知道田家肯定有问题。
如果没有问题,沈盈香也不会去调查什么不是?
王德全想了想,出声问道:“那个田中何是什么人?”
“田中何就是田中何。”沈盈香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总不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他真的是田中怜的亲哥哥?”
“自然。”沈盈香点了点头,“两人长的那么像,总不能是随意在街上认的。”
“那他是做什么的?”王德全问道。
“大概是人形师?”沈盈香有些不确定道:“他不在国内,常年在霓虹那边,他这工作我也不太了解。”
“人形师?”
钟万象和叶红玫都有些不解。
这个时候bjd娃娃刚在霓虹兴起,还没有传到国内。
王德全有着上辈子的经验,倒是知道一些。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除了目前这次,今年还回来过吗?”王德全继续问道。
“这一次回来大概是在上周三。”沈盈香无意识地摩挲着手里的牌,“上一次不清楚,不过我猜你想知道的应该是这个。”
沈盈香说着顿了顿,接着道:“他是今年5月初出国的,直到最近才回来。”
王德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真相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了。
“我知道你想调查的事是什么。”沈盈香捻了捻手里的牌,整个人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不玩了,就这样吧。”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5363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