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06.再探柴房

0206.再探柴房


  听到钟老的声音,王德全默默地收回了将要迈出去的脚。
“我听常青说,你和一个姓林的警察关系密切。”钟老说着,没有抬头。
手里的锄头在地上按了按,接着说道:“你和什么人来往我不在乎,但是和他们接触的时候,记得自己多长个心眼,别把你师父的卡到处往外扔。”
王德全听着微微一怔,接着点头,说道:”放心吧,钟老,我记住了。”
“没事多往后林所那边跑跑。”钟老像是没有听到王德全的话,接着说道:“上次我听说你们学校有人从楼上摔了下来,这件事你记得多留心留心。”
说着,钟老也没管王德全要不要说什么,接着说道:“你们学校啊,虽然不大,但是里面水深得很。你师父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没事多跟他聊一聊。”
王德全点头称是。
“后林所那边具体的情况,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钟老说着叹了口气,”你师父这个人又倔,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想自己解决。”
“人家都说人多力量大,你师父非要钻牛角尖。”
钟老摇头叹了口气,接着随手将手里的锄头扔在了一边的墙角。
“走吧,回去喝绿豆汤。”
王德全跟着钟老进了屋,就见到钟万象正端着一个盆狂饮。
见到王德全两人进来,钟万象将盆放在了桌子上,接着打了一个巨响的饱嗝。
“嗝!”
这一声惊天地动鬼神,仿佛恐龙复活了一样,引得众人纷纷朝他看去。
“都多大的人了,吃饭还没个样子。”钟老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亲孙子,出声说了一句。
“这不是喝汤嘛?”钟万象小声嘟囔了一句,接着抬高声音问道:“爷爷你今天出门不?要不我拉您出去遛两圈儿,透透气吧。”
“遛个屁。”钟老笑骂了一句,“喝完了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碍眼。”
“得嘞。”钟万象应了一声,见王德全喝完了绿豆汤,拉着他向外走去。
王德全拿着碗,一脸懵的被拉了出去,刚想出声问一句,就见钟万象开口向自己说道:
“走吧,咱们去看看陈程。”
王德全听着下意识点了点头,接着,看向手里的碗有些哭笑不得。
钟万象也注意到了他手里拿的碗,想了想,拿着碗转身进了屋子。
不过片刻,钟万象又端着碗走了出来,碗里装满了绿豆汤。
“难不成还要一边走一边喝?”王德全一脸好笑地看着他。
钟万象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出声解释了一句:“糖衣炮弹嘛,总得给他一点甜头。”
王德全看着那碗绿豆汤,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加了糖的绿豆汤,还真的是甜头。
两人跟着常青,熟门熟路地走到了柴房的门前,开了门几人走了进去。
一进门,王德全就看到了床上摊着一个人,跟摊煎饼似的瘫在床上。
见到王德全几人进来,陈程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能不能在这屋子里面安个电风扇?这简直就是蒸笼啊!”
说着,他头一歪眼睛看向王德全的方向,只一眼他就怔了一下。
接着,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伸手就要绿豆汤”。
喝过了之后,将碗放在一边,陈程才像是又活了过来的样子。
“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要不你们给我换个地方吧?”
陈程一脸认真地建议道:“你看着窗户就这么几条缝隙,蚊子飞进来都觉得夹翅膀。”
“也不是不能考虑。”王德全笑着道:“类似的房子还有很多,不过应该都改成了厕所,你想换到哪一间厕所去?尽管跟我说。”
“你这人还真是……”陈程说着,向王德全挥了挥手,接着转头不想再理他。
“给你换什么地方?我可说了不算。”王德全摊了摊手,“我顶多是能帮你说说好话,具体的决定你还要看他。”
王德全说着,下巴向一旁的钟万象扬了扬,接着对陈程说道:“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你把他哄开心了,没准一高兴就把你放出去了。”
“随随便便把我抓进来,还想再把我放出去,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陈程有些无赖地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我还就住这儿了,别想让我踏出这间房子一步。”
“怎么还想赖在这儿了?”王德全挑了挑眉,笑着说道:“抓你还能算是请神?能不能有一点自知之明?”
“行了,我知道我充其量就是一只癞蛤蟆。”陈程也懒得计较,随意地挥了挥手:“说吧,这次带着糖衣来,是有什么炮弹等着我?”
“昨天听你讲故事没听够。”王德全擦了擦矮柜上的灰,接着一屁股坐在上面:“今天再接着讲讲,讲讲你在淮西的事儿。”
“没什么好讲的。”陈程靠在墙上,说道:“人家风里来雨里去的,在生死之间来回游走。你倒是好,还把这当成故事听,怎么晚上做噩梦了没有?”
“你别说,还真做了一个。”王德全笑着说,道:“我梦到那个中年老化学教师张文双来找我了。”
这话说得陈程一愣,接着他有些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老子还活着呢,什么时候给你托梦了?”
“所以你真的叫张文双?”王德全挑了挑眉问道,“可是,我们根据你给的信息,在张家沟的一家学校里,找到了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人,就连出生的时间都和你说的是一样的。”
“你们连这个都找到了。”陈程听着微微一怔
“那个张文双今年已经48了,而你明显不是48岁的样子。”王德全眯着眼睛说道:“陈程这个身份我们也查过了,淮西化工大学的学生,今年26。”
“这个也是我。”陈成笑着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你化妆水平很高?”王德全出声问道:“能从26岁,化妆化到48,你这能力也是独树一帜。”
“化妆?我不会化妆。”陈程听着连声反驳了一句。
“根据我们的调查,陈程和张文双是在同一天失踪的。可是在失踪的前一天,还有人在那所中学里看到了张文双。”
王德全说着皱着眉问道:“那个矮胖的张文双究竟是谁?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一个替身罢了,有什么好问的?”陈程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接着随口说道:
“那人叫刘三庆,你也认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6064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