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93.狼藉

0193.狼藉


  奈何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云到底动没动手,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陈志山这一声喊,算是彻底把自己卖了出去。原本还将信将疑、犹豫不定的人,瞬间明白了这人就是个骗子。
被这样一个人当猴耍,围观的群众瞬间怒气值暴涨。为了掩盖自己被他的话所迷惑的事实,每个人都恨不得上前踢陈志山两脚。
奈何警察在现场不能动手,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如果目光也是一种锋利的刀刃的话,那么陈志山的身上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
陈志山喊了一嗓子之后就有些后悔,感受着如刀似剑的目光,他瞬间乖得像鹌鹑一样。
他的心里很清楚如果现场没有警察的话,自己会被这群愤怒的人打的失去人形。
想到这里,他瞬间起身跪在了地上,抱着林云的大腿,死死的不松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陈志山连连哭喊道。
林云挣扎了几次,没有甩开腿上的人,只好无奈作罢。
钟老在一旁冷漠地看着,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看到陈志山如此的模样,他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屑。
也不顾在场的众人,转身就走。
王德全急忙追了上去,就见钟老背对着他,向他挥了挥手。
这事情让自己留在这里处理后续事情,王德全瞬间明白了钟老的意思。
这一次没有人拦着,司机小郑在一旁开路,众人纷纷避让,目送着钟老离开。
钟老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王德全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现场。
连事情的主人公都开始走了,周围的人也渐渐失去了兴趣,听从警察的安排纷纷散去。
林云示意身旁的警察将陈志神带走,接着有些无奈的对王德全道:
“自从认识了你,我的业绩蹭蹭往上涨。昨天晚上一宿没睡,刚想眯一会儿,又因为你的事出警,你就不能让我歇一歇吗?”
“业绩上涨还不是好事?”王德全笑着道:“昨天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砸玻璃那小伙说了什么没有?”
“那人简直就是一神经病。”林云揉了揉胀痛的额头,“你是不知道,就他上次背的那个什么诗歌,昨天晚上喊了整整一晚上。”
“那首诗歌究竟是什么意思?”王德全好奇地问道。
“局里的人正在研究。”林云说道,“还没研究出到底什么意思。”
说着他顿了顿,又问道:“你被他骗钱吧?”
“怎么可能?”王德全失笑道,“还需要我和你去一趟吗?”
“这个时间,你也该去诊所上班了吧?”林云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桌子上的印章看了看。
“差不多了,”王德全点了点头道,“那个陈志山的事情,还要麻烦你回去多留意一下,老爷子那边可能想看。”
林云听着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相关事情整理好,我会第一时间交到你手上。”
“那就不送了。”王德全说了一句,向前方的诊所走去。
诊所的门还锁着,还不到上班的时间。
王德全拿钥匙将门打开,刚进去就愣住了。
只见屋子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处处一片狼藉,几乎没有能下脚的地方。
就连药柜也没能幸免,所有的药材被翻了出来,撒出来的药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看着这一幅场景,王德全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一步走到门外,向不远处还未上车的林云喊了一声。
林云半只脚都搭在车上了,听到王德全的喊声,登时一惊。
来不及多问,急匆匆地向前方跑去。
“怎么了?”林云有些疑惑地问道。
王德全没有多解释,只是默默地将门口让开。
林云看了一眼,也是瞬间呆住了。
砸玻璃,奇怪电话,骗钱的骗子,被翻得一片狼藉的诊所。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门窗都没有问题吧?”林云皱着眉问了一句,接着也没在意王德全回没回答,直接走向窗户。
窗户上没有任何被撬开的痕迹,门上的锁头也没有被人故意毁坏的迹象。
“昨晚有锁门吧?”林云扭头向王德全问道。
“锁了。”王德全回答道。
“这就奇了怪了。”林云皱着眉头,站在门口向屋子里看着,半晌说道:“有两个可能,一是有人拿了钥匙进门。二是昨晚有人藏在屋子里,直到你走了之后才出来。”
说着,他又摇了摇头:“第二种不太可能,第一种倒是有些可能,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锁,或者是那人会开锁。”
说完,他看向王德全问道:“屋子里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
“还不清楚。”王德全皱着眉道,“还没来得及检查,不过这里除了药基本上没有,什么值得偷的东西?难不成那人就是来偷药的?”
“你确定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林云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见到王德全肯定的点头,他的眼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小王哥,早上好啊。”
清脆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
王德全回头望去,只见来的人是小月。
“小王哥,你怎么不进去?啊,这是怎么了?”
小云和小月走到门前刚问了一句,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药柜这边还要麻烦你们两个收拾了。”王德全叹了口气道,“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丢失的东西。”
小云和小月应了一声,便向屋内走去。
走到药柜和柜台的中间,两人开始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药物。
地上的草药明显被人踩过,有些药甚至已经被踩得裂开了。
草药已经不能要了,柜台里被扔到地上的药瓶还是可以捡起来的。
不得不说,陈老装药的瓶子确实很结实,在地上滚的到处都是,却没有一个碎掉的。
小云和小月一个一个地将药瓶捡了起来擦干净,一一放在柜台上清点。
忽然间,小云发出了一声疑问:“这里是不是缺了一个?”
小月闻声看去,仔细查看了一番,抬头向王德全和林云说道:“小王哥这里这边少了一瓶药。”
“少了哪个?”王德全走上前急忙问道。
“就是昨天早上给那个孩子吃的止痉散。”小月出声答道。
“地上都找过了。”林云在一旁出声问的,“没有漏下的地方吧。”
“绝对没有,那么大个瓷瓶子掉在地上我还是看得到的。”小月回答道:“不信你问小王哥,那个瓶子大概有他两个手握拳并在一起那么大。”
王德全见林云看过来,向他点了点头。
简单地收拾完药柜这边,众人一起向屋内其他地方走过去。
大厅内没有缺什么少什么,只是近墙上的标语被人撕得粉碎,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原本写的是什么。
走到了诊室内,这里也被翻得一片混乱,就连挂在墙上的锦旗都被人摘下来扔在了地上。
桌子上满满当当地铺着写着病历的纸张,除此之外,没有再多被破坏的痕迹。
几人一起走到了煎药的房间,小云当场惊呼了一声:
“锅呢?我放那儿那么大个锅呢,怎么不见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6227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