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85.杨易的消息

0185.杨易的消息


  钟万象决定的很快,随便翻了翻就,定下了其中两张。
吃过饭后也没有多在外面久留,目送着刘成贵离开,王德全坐上了钟万象的车。
“今天晚上去我那边吗?”钟万象扭动着车钥匙问道,“那那个骗子的事情,我回去后会和我爷爷说的,你要是能一起跟去就更好。”
“先去我父那里。”王德全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得先和他说一声,然后再去你那边。”
做好了决定,两人开车向陈老家驶去。
陈贵生此时已经吃完了饭,正坐在院子里听着广播。
“话说三国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老旧的收音机吱呀作响。
听见门响,陈贵生睁眼校门口看去,就见到王德权和钟万象,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天天晚上不在家,你们两个小子还知道回来?”陈老笑了一声道,“说吧,回来找我做什么?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
“瞧您这话说的。”钟万象笑着道,“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
“师父。”王德全走上前,给陈贵生身边的杯子倒满了水,接着道,“咱们诊所有人收挂号费,这事您知道吗?”
“挂号费什么挂号费?”陈老拿着杯子的手一僵,接着皱着眉看一下王德权,“你说有人打着全德堂的旗号收钱?”
“是的,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王德全点了点头,接着将刘成贵说口中知道的事情,详细的说给了陈贵生。
陈贵生听后沉默了良久,就在王德全开始担心父的身体时,就听师父叹了口气。
“这事也怪我检查不严”,陈贵生叹息着摇头,接着向他们挥了挥手的,“行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这件事我知道了。”
从陈老家离开,两人也没有去其他地方乱窜,开着车睡觉回了钟老所在的山上。
现在已经8点左右,钟老已经回房休息了。王德权两人也没有打扰,坐在客厅里小声说着话。
“对了,上次在迎香居,沈姐和你说的那个杨毅到底是什么人?”钟万象忽然问道,“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熟人,”王德全想了想,解释了一句,“当初,他为了给他女儿赚钱治病,接下了关于我的任务,后来我们之间做了笔交易,我治好他的女儿,他放弃他的任务弃暗投明。”
“是这样啊,”钟万象恍然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王德全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从他们口中听到了关于杨易的线索?
“没错,”钟万象点了点头,“我早上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一直没想起来,刚刚不知怎么忽然想起来了。”
说着他顿了顿,看一下王德权:“那我们要不要去救他?”
“你知道他被关在哪里?”王德全想都没想,出声问道,“是谁说的?曹九如还是陈程?”
“他们两个互相检举揭发的,”钟万象有些无奈,“最开始是陈程说的,他想用线索换他自己离开这里的机会,说他知道杨易的位置。”
“只是常青根本不知道杨易是谁,也就没当回事儿。”
“杨毅的位置在哪?”王德权问道,“他说了吗?”
“他说在某位曹姓男子家的地下室里。”中文像说着耸了耸肩,“这分明说的就是曹九如。”
“然后呢。”王德全问的,“曹九如又说了什么?”
“曹九如直接否认了。”钟万象继续说道,“他说他根本不认识什么杨易,而且他家地下室根本没有人。
“ 常青和曹九如的父亲曹金山说了这件事情,也去了他家地下室看过了,确实没有任何东西。”
“难道真的不是他?”王德全听着皱皱眉,“还是他在外面有其他的房子。”
“我也觉得是这样,”钟万象赞同地点了点头,“上次在田家,田中怜不是说他被曹九如关进了一个房子里吗?我觉得杨易这一次很可能也是被关在那边。”
“我让常青问了曹九如关于田中怜的事情,”钟万象接着说道:“曹九如嘴里的故事和田中怜所说的完全不同。”
“曹九如说,他之前一直在追求田中怜,但是田中怜一直在吊着他,不答应也不拒绝。”
“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曹九如想放弃了,结果田中怜却找上了他,说是有个地方想让他陪着一起去。”
“他本以为填充联想去的会是什么公园游乐场之类的,或者商场,做好了一切准备,接着在第2天的时候和田中连出了学校。”
“田中怜带着他一路越走越偏,周围也渐渐没有人烟,曹九如心里就有些怀疑了。”
“但是他又觉得,可能是田中怜想玩什么老屋探险之类的游戏,因为害怕所以才叫自己过来,所以就放心的跟着田中怜进了那个屋子。”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觉出什么异样,只是觉得这里的环境很差,总是有异味,大约两三天之后,他打扫卫生的时候,忽然发现床底墙角有血迹。”
“看到血痕,他才隐约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接着就想找田中怜问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人,就在他想一走了之的时候,就听到了隔壁的惨叫声。”
“曹九如当时就吓蒙了,因为在他来的那一天去隔壁看过了,隔壁根本没有人,这个地方除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其他人住。”
“他本打算偷偷的看一眼就走,结果没想到刚趴在窗户上就见到了田中怜,拿着一把长刀站在屋子里正看着他笑。”
“然后呢?”王德权听完出声问道,“然后他被关起来了?”
钟万象摇了摇头:“然后他就跑了,后续的事情他说他不清楚,但是杨易很有可能就被关在那间屋子里。”
王德全听着眉头微微皱了皱,之前一直很相信田中怜的,他也有些动摇了。
田中怜和曹九如,他们两个,到底哪个人说的是真话?哪个人又在说谎?
这种事情单听涉事的本人叙述,很难辨别真假。要想知道事情的真伪,知道到底谁才是最大的凶手,找到证据这件事便是必不可少的。…
只是这证据……王德全想着轻轻叹了口气,只能找到田中怜和曹九儒去的那个屋子,一切难题应该就可以得到解决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曹九儒和田中怜他们两个去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王德全和中外像找到了常青,将这个问题交给了他。
不知是常青的手段高明,还是曹九茹彻底认怂,不过三两分钟,王德权两人就听到了答案。
“就在你们之前出事的那条街上。”常青说道,“大概开车再往前走,半个小时左右。”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63475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