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59.选择

0159.选择


  围观医生冲上前,将卢京泽推到一边。
卢京泽低着头,左手死死地掐住了右手的手腕,整个人呆呆愣愣地站在墙角。
世界仿佛将他隔绝在外。
王德全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懊悔。
自己就不应该和卢京泽比这一回。
尽管骨折的这人不是什么好人,但这里毕竟是医院,总要在意一下对医院的影响。
王德全抬头看向自己师父,就见陈贵生也在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一眼,就见师父向自己点了点头。
“去吧。”声音很轻。
王德全向他笑了笑,接着深吸一口气,沉下表情,向前方围着的人群走去。
围在一起的医生见王德全过来,不由自主地纷纷让开。
王德全从人群中走过,来到了担架旁。
担架上的男子眼眶通红,见到王德全过来,嘴嗫嚅了几下,像是想说什么。
王德全有些好奇地俯下身子,却见那人忽然一脸惊恐地看向右侧的方向,嘴张着,发不出一丝声音。
这方向……王德全皱了皱眉,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去。
只见窗外似乎有一个黑影闪过。
钟老发现了他的异常,皱眉问了一句。
“窗外好像有人。”
王德全话音刚落下,就见钟老身旁的一位戴着墨镜的警卫,走到门口,向外面抬起手做了个手势。
屋内的其他的几位警卫也纷纷做出来防御姿态。
将事情告诉了钟老,王德全将注意力转移回了患者身上。
刚刚卢京泽的操作不当,险些酿成大错。
肱骨外科颈骨折,很可能会累及臂丛神经。
臂丛神经受损,腋神经最多受累。肩胛上神经、肌皮神经和桡神经损伤也偶有发生。
王德全现在只希望情况不要到最坏的程度。
就在王德全检查的时候,门再次打开。
“怎么样?”钟老问了一句。
“人已经抓到了,在外面的车上,他说自己是患者家属。”那人答道。
钟老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王德全这边的处置速度也很快,不过片刻,这人所有的骨折部位都固定好。
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王德全将手仔仔细细清洗了两遍,抬头看向镜子,就见自己师父似乎在和钟老小声交谈什么。
这个时候还是不打扰为妙。
从在安通留下的经验来看,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
但王德全偏不。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就算死,自己也要死个明白。
将手擦干,王德全向自己师父的方向走去。
“师父,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吗?”
陈贵生此时已经和钟老交谈完,见王德全过来,点了点头,道:“等下学校那边有个会,等下你和我过去。”
王德全点了点头,也没问这会是关于什么的。
对于开会的内容,王德全一点都不好奇。
反正不管什么内容,只要自己去了,开到最后都会扯到自己身上。
他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师父上辈子收自己的时候,没有大张旗鼓,就是在保护自己。
上辈子师父身上发生了什么,王德全已经不得而知了。
王德全依稀记着,上辈子师父收自己的时候已是89岁高龄。
上辈子和这辈子,师父对自己的安排完全不同。
前者是完全内敛,几乎没人知道自己是谁的徒弟,师父也从不将这事向外传,以至于自己到最后又不知道师父的身份。
后者就是现在,师父似乎热衷于将自己摆在所有人面前展示,几乎什么事都会让自己露个面。
这一世,师父77。比上一世收自己早了十二年。
这十二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师父前后的态度明显不同。
对于王德全来说,上辈子最大的遗憾,不是自己没等评上国医大师就嗝屁这件事,而是师父陈贵生与国医大师的荣誉擦肩。
正常来说,自己师父一辈子的成就,足以在中医这片杏林留名。
只是上辈子的自己翻遍了任何资料,都没有见到过陈贵生这三个字。
都说雁过留痕,风过留声。
而自己师父上辈子却像是自己的一个幻想一样。
就连魏陶姜的名字都会出现在PPT上,自己的师父却无人提起。
没有任何人记得陈贵生这个名字,就像是被海浪拂过的沙滩,所有的痕迹消失得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师父留给自己的吊坠,证明着这世上确实有过这样一个人存在,王德全快都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幻梦。
既然师父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上辈子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那件事应该也是师父对待自己态度不同的原因吧?
如今,自己早了十二年拜师,终于有机会亲身参与到师父的事情中,上辈子的种种疑惑,也终于有了解开的可能。
上辈子,师父为自己遮挡外界的窥探,这份保护直到死亡都没有停止。
这一世,就换自己来为师父遮风挡雨,纵死不休。
“德全?德全?”
一个声音在王德全的耳边忽然响起。
王德全骤然回神,就见钟万象一脸担心地站在身前看着自己。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王德全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去,就见自己师父和钟老站在门口,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担忧。
“真的没事?”钟万象有些不相信,“刚刚叫了你好多遍,你都没有动静。”
自己只是有些溜号罢了,王德全无奈笑笑,安抚道:“我真的没事,刚刚有些走神了。”
“没事就好。”钟万象缓缓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车祸出了什么后遗症,你要是出了问题,我怕是就要没了。”
两人说着,向门口走去,跟上了两位老人的脚步。
也不知师父陈贵生和钟老两人之间说了什么,王德全刚走到门口,就见自己师父看着自己,脸上有些认真地问道:
“你想和我去学校开会吗?”
这问题太过奇怪,王德全一时间没搞懂自己师父的意思,仓促间不知该回答什么,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懵。
一旁的钟老见如此,出声补充道:“刚刚我和你师父商量了几句。”
王德全的目光移向钟老,只见钟老看向自己的目光严肃且认真。
钟老顿了顿,沉声道:“有两个选择,你是选择和你师父去开会,还是选择和我走?”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7269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