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57.骨折

0157.骨折


  钟老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见王德全和卢京泽二人都同意了他的说法,便让人将那位患者抬了进来。
门口看热闹的人从中间分开一条路,一个人躺在担架上被推进了屋子里。
这人身上不见一丝血腥,但扭曲的肢体却让人心头一寒。
很明显,他的四肢已经全部骨折了。
钟老的目光从那人身上淡淡扫过,接着转头对王德全道:
“就这一个患者,你们两个一人一半。怎么分,你们自己决定。”
王德全挑了挑眉,从床上下来走到担架旁,向那人的脸看去。
很年轻也很陌生。
他躺在单价上看着走过来的王德全,眼神里满是惊恐。
王德全没有在意那人的目光。站在一旁观察起他的情况。
卢京泽也走了上来,他看了王德全一眼,眼里满是敌意。
“我不欺负你,怎么分你来说。”
一个活人能怎么分?总不能按斤数平均分吧?
要么拦腰要么中线,一人一条胳膊一条腿,公平的很。
将事情快速商量好,比赛也就正式开始了。
王德全完全将卢京泽抛在了脑后,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
这个人的年纪不是很大,看上去也就20多岁的样子,黄色寸头,长脸,三角眼。
可能是因为疼痛,他嘴唇抿得发白。
王德全想了想,抬头看了对面的卢京泽一眼,只见卢京泽已经做好了要动手的准备。
卢京泽见王德全看着自己,先是怔了怔,接着笑了一声:“你不会连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却见王德全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他身边的另一位医生。
“我兜里那些针灸的针,刚刚被你放到哪里了?”
那医生是给王德全做检查的医生,刚刚做检查的时候,因为那几包针有些碍事,就被他拿了出去。
听到王德全的这一问,那医生这才拍了拍脑袋,道:“刚刚好像放在托盘里了,我这就给你找找。”
王德全点了点头,感受到了卢京泽投向他的目光,垂下眼睛,不做理会。
这比赛本身就不该有,身为医生怎么能将患者作为比赛的项目?这本身就不合理。
王德全对这种比赛始终有些抗拒。
自己师父只提了比赛这件事,至于比什么却是卢京泽提出来的。
从这件事上,王德全就足以看清卢京泽这个人。
卢京泽明明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却还要将他的患者分一半给自己,这就是对患者的不尊重,说白了就是没有医德。
现在不说这个,就说眼前这个病人,四肢骨折疼痛剧烈。
卢京泽却想着直接上手,只想快点将断掉的骨头接回去。完全没有考虑到,患者因为疼痛肌肉会有多么僵硬。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进行复位,很有可能会复位失败。
正常来说,如果在剧烈疼痛的情况下,是可以打麻药的,不过既然说了还要比针灸……
王德全垂着眼睛看着患者的手臂,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等了片刻,那位去找针的大夫,从外面挤了进来。
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王德全,他出声道:“实在抱歉,你那些针被护士收走了。我给你找了一些新的,不知道你要什么型号的,我就多拿了一些过来。”
王德全接过,道了声谢。
将针放在一旁,他伸手摸了摸这人受伤的右侧上肢。
感受着手下的触感,王德全微微皱了皱眉。
这感觉……应该是内收型的肱骨外科颈骨折。
这人应该是跌倒时上肢处于内收位,使骨折远侧段内收,近侧段相应地外展,形成两骨折端向内成角移位。这种情况下,两骨折端内侧常有互相嵌插的状况发生。
这种情况的骨折,多为间接暴力所致。
如跌倒时手或肘着地,暴力沿肱骨干向上传导冲击引起骨折,或者肩部外侧直接暴力亦可引起骨折。
如此看来,这人的伤应该不全是钟老的人打出来的。
王德全想了想,抬头看向一旁的钟老,道:“他是不是摔了一跤?”
钟老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的警卫看向王德全的眼神变了。
得到了钟老的示意后,那警卫说道:
“没错,确实是摔了一跤,他刚刚慌不择路,从二楼跳了下去。”
“然后手肘着地?”王德全像是随口问道。
警卫的眼神更加惊奇了:“你怎么知道?”
王德全没有回答,道了声谢,转身看向身前的肿胀的手臂。
他皱着眉想了想,接着将一旁的托盘里的一次性针拆开。
做好消毒后,王德全一手拿着针,一手按在患者的颈外侧部。
这个位置有一个穴位名为天鼎,针刺这里有清咽,散结,理气,化痰的作用。
一般主要用于治疗暴喑气哽、咽喉肿痛、吞咽困难,瘰疬,瘿气等病症。
但王德全知道,这个穴位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麻醉。
王德全这次选用了双侧的天鼎穴和极泉穴,选用这两个穴位,实质上是刺激臂神经丛而达到麻醉目的。
卢京泽看着王德全用酒精棉球,将患者身上的两个位置消毒,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还是嘲讽了一句。
“果然是野路子出身,人家骨折,你针灸有什么用?”
王德全没理他,伸手将患者的头向健侧旋转45°。
天鼎就在颈部的胸锁乳突肌后缘与颈外静脉交点处。
周围的人听到卢京泽的话,也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他们对王德全的做法也很是不解。
“既然你要针灸,那你就先来吧。”卢京泽很是大度地向后退了一步,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王德全的动作,生怕漏掉任何出错的地方。
王德全感受到他的目光,唇角微微扬起。接着将手中的针垂直刺前斜角肌和中斜角肌之间。
他的手没停,将指间夹着的另一根针,针尖向下倾斜45°,在同一部位深刺进去。
针刺完双侧共四个穴位,王德全扯过钟万象的手腕,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接着坐在了一旁的病床上。
看着王德全的作态,对面的卢京泽嗤笑一声,道:“你扎这两个穴位有什么用?你以为人家嗓子疼?”
王德全懒得理卢京泽,本不想回答,但一旁的钟万象却伸手戳了戳他的后背。
“你扎这两个地方有什么用处啊?”
钟万象的声音不大,但整个屋里屋外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等待王德全的回答。
王德全抬头看了一眼,就见一旁的钟老和师父都在看着自己。
钟老的目光中带着和钟万象一样的疑惑,而陈贵生的眼里,却满是笑意。
作为一代中医大家,陈贵生一看自己徒弟的选穴,就明白了王德全要做什么,直接替王德全答道:
“这是针刺麻醉。”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7310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