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55.没事找事

0155.没事找事


  全德堂这三字一出,那医生明显愣住。
“哪个全德堂?”他下意识地出声问了一句,接着立刻反应了过来,一脸震惊的看向王德全,声音里满是质疑。
“陈老的那个诊所?不是只有陈老一个大夫吗?”
王德全无奈地笑了笑。
门外的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医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从门口伸进头来,一脸好奇地看向王德全,说道:
“我倒是听说陈老好像收了个徒弟,就是你吗?”
王德全向他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表达的已经足够了。
附近的医生们,一传十十传百,屋子里瞬间热闹了起来。
看着大家像看猴一样的看自己,王德全也是很无奈。
“原来是陈老的徒弟啊,失敬失敬。”一个年轻男大夫,为钟万象做完检查之后,走到王德全身边,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既然是陈老的徒弟,那你的医学水平也一定极高吧?不知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他见王德全有些犹豫,笑了笑,开口道:“我叫卢京泽,燕中医的,研究生也是在本校就读的,不知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面对对方不依不饶的样子,王德全有些头疼。
这人一看就是来没事找事的,想拿学历压自己。
他还真的用对了方法,自己现在的学历勉强算个高中毕业。
就算大学开学了,淮西中医学院的知名度,也远远比不过燕中医。
对待这种人,王德全自是敷衍得很。
就比如说这次,人家开局就说自己是什么什么学校毕业的。
这个时候就要捧。
王德全一脸震惊的看向卢京泽,口中说道:“哇,这么厉害?燕中医的研究生很难考呀?”
卢京泽随意地笑了笑,脸上满是高傲:“我可是保研的。”
王德全再次一脸震撼:“哇,那你太厉害了!”
卢京泽的嘴角的笑快扬到了耳边,他咳了一声,看着王德全居高临下道:“你还没说你是哪个学校的。”
这人怎么还没完没了?王德全无奈地叹了口气,见对方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只好出声答道:
“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没上大学。”
卢京泽听着皱了皱眉:“没上大学?看你这样子,年纪已经不小了呀?你不会是高考分数太低没考上吧?陈老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学渣?”
“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吧?”王德全耸了耸肩,随意地答道。
一旁的钟万象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卢京泽看了钟万象一眼,皱着眉头眼里满是嫌弃。
接着,他看向王德全道:“像你这样的,赶紧找个机会和陈老说清楚。不是你的地方就不要占,早些把位置让出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这话一出,屋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给王德全检查的医生,都觉得这话说得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刚想出声替王德全说一句,一个苍老而有力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让出来?让什么出来?”
众人纷纷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站在门口,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周围的人愣了几秒后,脸上纷纷露出了恭敬之色。
“陈老?”
“陈老您怎么来了?”
“陈老您请进。”……
陈贵生向周围的人点了点头,接着进了屋子,
卢京泽见是陈老来了,急忙上前几步,自我介绍道:
“陈老您好,我是燕中医研究生毕业的卢京泽,我的导师是……”
只可惜,陈贵生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了王德全身边。
王德全像是做坏事被抓了包一样,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师父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陈贵生冷哼一声,“这才几天,你就能把自己再折腾到医院里了。这次算你幸运,下次我是不是还得去火葬场认领你?”
王德全果断认错。
见王德全认错的态度诚恳,陈贵生的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为你担惊受怕。你能不能再多长点儿心?”
王德全笑着应下。
说完了王德全,陈贵生抬起头,看向隔壁床上的钟万象。
钟万象本以为陈贵生还要骂自己,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谁知陈贵生只是向他笑了笑,这笑让钟万象觉得毛骨悚然。
“你爷爷马上就到,说是要打断你的腿?”
钟万象一脸绝望,他已经能想象得到,等下自己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场景。
至于打断腿这件事,钟万象觉得自己爷爷是真的能做得出来。
王德全看出了钟万象的想法,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没关系,腿断了我能给你接上。”
钟万象一脸悲愤。
倒是陈贵生有些惊奇,他看向王德全,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还会接骨?什么时候学的?”
“啊,这个……”
王德全被问得懵了一下,大脑快速运转,无数个借口在脑海里反复比对,最终说出了一个听着勉强真一些的回答:
“小的时候,对这方面感兴趣,用村里的羊腿练的。”
陈贵生自是不相信这个蹩脚借口,嗤笑一声,倒也没反驳。
不管王大全什么时候学的、怎么学的,现在都是自己的徒弟。
至于王德全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陈贵生并不在乎。
反正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所以说,尽管王德全的表现让他很诧异,但他依旧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况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陈贵生觉得王德全这个孩子是真的不错,确实是个好苗子。
王德全不知道自己师父都想了些什么,就算知道他也没什么办法。
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
一旁的卢京泽,见师徒二人间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再次上前对着陈贵生说道:
“陈老先生,我是燕中医研究生毕业的卢京泽,我的导师是田天宗。”
陈贵生本不想搭理他,但听到田天宗的名字,这才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田天宗?”
“对。”卢京泽猛地点了点头,他以为陈贵生对他的态度改变了,就觉得自己拜陈贵生为师概率也变大,急忙上前补充了几句:
“我在田天宗导师的口中听说过您的事情,对你您也真的是敬佩万分。”
陈贵生也懒得和他客套,目光扫了他一眼,出声道:“有事直接说。”
卢京泽心中狂喜,面上表现得有些犹豫。
“听说您收了个高中都没念完的徒弟,您应该也清楚,像这种没有任何中医基础的人,拜您为师实在是太过浪费。”
“况且他的年龄也大了,跟着您从头学起怕是也来不及。”
“高中都没念完?”
听着卢京泽的话,陈贵生看有些好笑地看了王德全一眼。
王德全乖巧地笑了笑。
一旁的卢京泽还在继续说着:
“所以说,陈老您不应该收这样的人做徒弟,你应该收一些更有中医基础的人。”
陈贵生听得有些不耐烦,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不收他我还收谁?你吗?
卢京泽像是没看出陈贵生脸上的不耐烦,竟是点了点头。
“陈老您看我怎么样?”
陈贵生气的有些想笑,他看了看卢京泽,又看了看床上的王德全,半晌出声道:
“我再多收我一个徒弟倒也无妨,不如你和他比一比,要是能赢过了他,我就收了你又如何?”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7369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