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49.鱼和饵

0149.鱼和饵


  王德全两人到河边时,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
钟万象下了车,打着哈哈向河边走去。
“吕少,曹少,让你们久等了,我这刚接了个朋友过来。”
“钟大少爷的朋友自然重要。”被叫做曹少的男子笑了两声,看向王德全道:“钟大少爷的朋友就是我曹九如的朋友,以后咱就是兄弟。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我都给你解决。”
人家对自己释放了好意,自己也不能无视。
王德全嘴上勾起一抹笑意,自我介绍道:“我叫王德全。”
“吕天意。”一旁的长发男子向王德全点了点头。
“今天就咱们几个,鱼竿我都准备好了。”钟万象笑着道。
接着他走到车后,从后备箱里拿出四根鱼竿。
“这都是我特意让人从外地运过来的,听人说特别好用。”
王德全接过鱼竿,用手轻轻掂了掂,微微点了点头。
确实是好鱼竿,比自己家那几个自制的鱼竿好了不知多少倍。
上次自己钓不到鱼,一定是鱼竿的问题。这次有了好鱼竿,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
四个人拿着鱼竿,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将东西摆好后,靠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钟万象和吕天意两人正在聊项目的事情,王德全听了两句,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放弃了。
王德全乐的悠闲,靠在椅子上时而看看天空,时而看着鱼竿。
来到淮西之前,他从未如此放松过。
安通那边的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王德全想着想着,轻轻叹了口气。
按照时间推算,这几天,张守中应该就要离开安通了吧?
自己走路时的太过匆忙,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安排。
自己的徒弟还在安通,也不知怎么样了?
对于沙石三能否在自己离开后继续学习,王德全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他只要不继续混下去,王德全就觉得自己心满意足了。
王德全想的正出神,就听到身旁好像再有人和自己说话。
微微转头过去,就见一旁的曹九如,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见王德全看过来,曹九如笑了笑:“王哥,我听人说你是个医生?”
王德全点了点头。
“我没别的意思。”曹九如笑着摆了摆手,像是担心王的全误会他什么。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求证道:“你的师傅真的是陈老先生?”
王德全看了他一眼,再次点了点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曹九龙摇了摇头。“我听人说很多人都在惦记着你,就是对你有些好奇。”
他说完顿了顿,接着看向王德全,说道:”我听人说你到淮西这段时间,什么地方也没去过?不如晚上我带你去玩一玩吧。”
“去什么地方?”王德全抬了抬眉。
“就是找个地方再喝两杯。”曹九如笑着回答道:“兄弟我对这里特别熟悉,你好不容易才来了淮西,总得让哥几个给你接风洗尘。”
看着曹九如的笑脸,王德全脸上笑着,心里是多了几分警惕。
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热情,很大可能是没安好心。
晚上的邀请,很可能有人在里面挖了很大的坑,就等着自己跳下去。
“接风洗尘就不必了。”王德全一脸歉意道,“我还得回到陈老那边,明天还要起早出诊。晚上不能在外面耽搁,酒就更不能喝了。”
“你这就没意思了啊。”曹九如啧了一声,“地方我都定好了,就等着你答应了。”
“答应什么?”另一边钟万象忽然插了一句。
“这不是怕王哥到淮西无聊吗?晚上想请他出来喝两杯酒。”曹九如解释道:“就咱上次去的地方。你上次不还说,有时间再去见见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姑娘吗?”
“什么白衣服?”钟万象急忙反驳,“我只是觉得那小姑娘挺不容易的。”
曹九如向他笑了笑,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
白衣服……听着这三个字,王德全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迎香居那晚,竹林里出现的那一袭白衣。
王德全若有所思的看向钟万象,就见他正在偷偷的用眼角看着自己。
一旁的曹九如还在说着:“还是上次那些老朋友,没有别人,钟哥你就帮我劝劝王哥,多认识几个朋友挺好的嘛。”
他见钟万象稍稍有些动摇,又继续加码道:“那个白衣服小姑娘我也给你约好了,就等着你去了。”
钟万象脸上十分纠结,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看向王德全。
“就一晚上,要不明天早上我送你去诊所,陈老那边应该不会说什么。”
听着他的话,王德全轻笑一声。
那之前还觉得钟万象这个人聪明的很,没想到只是看着聪明,实际上傻的跟狍子一样。
尽管王德全并不是很想去,但是见钟万象像如此,他也有些无奈。
毕竟这人是自己来到淮西之后的第一个朋友,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跳进坑里。
按理来说,以钟万象过去的经历,今天这事不该如此反应。
况且经过自己这几天的了解,钟老的身份和宋老应该差不多。
常年混聚在那种圈子的人,不可能单单因为一个白衣服小姑娘就被吸引了过去。
钟老和自己的师傅关系要好,就算不担心中万象,之前要考虑一下钟老。
钟老毕竟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万一因为钟万象,钟老出了什么问题,到头来还是要自己和师傅去忙。
如此看来,还不如自己就跟着去。
王德全考虑了一下,无奈地像钟万象点了点头。
钟万象激动地一把搂过了王道全的肩膀,用力拍了拍,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
对此。王德全的无奈更多了几分。
这几天和钟万象相处下来,他应该不是这样容易激动的人。
行为反常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其他的意义。
他的意思,应该就是告诉自己,今天晚上的聚会一定要去。
只是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聚会上会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这人在他们的圈子里身份会比钟万象更高?
真的有这样的人,应该不屑于混在淮西的圈子里吧?
王德全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河中微微泛起的涟漪,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事情到时再说吧。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7571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