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43.老年人饭局

0143.老年人饭局


  对于考试这件事,王德全就没怕过谁。
“你猴急什么?”陈贵生笑了笑,“考你的人还没回来,你还可以再准备两天。”
“师父有范围吗?”王德全开玩笑似的问道。
“没有。”陈贵生笑了两声。“要是别人的话,可能还会有范围。只可惜你是我徒弟,他们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你的。”
王德全听着哑然失笑。
自己师父这么多年不收徒弟,有多少人眼巴巴的在旁边等着机会。却被自己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捷足先登了,任谁都会好奇自己的水平。
可以想象得到到时候的考试会有多难。
要考就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还真的没怕过谁。
陈贵生看着王德权思考的模样,笑了笑,将桌面上的东西收拾好。接着看了一眼钟,对王德全道:
“晚上不回家吃,有一个小饭局,你和我一起去。”
“饭局。”王德全有些疑惑,自己师父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参加什么饭局吗?
“都是一些老朋友。”陈贵生看出了王德全的疑惑。“刚好向他们介绍介绍你。”
王德全点头应下,跟着陈贵生后面出了学校。
这一路上收到了不少人吃惊的目光。
他对于注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没有在意,出了校门,就见到一辆车在校门口停着。
车窗上贴着防窥膜,几乎看不到里面的人影。
陈贵生上前敲了敲窗户,车窗摇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脸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人的脸看起来很年轻,总体来看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陈老。”这位年轻男子将墨镜摘了下来,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眯着一双桃花眼睛笑着,说道:“我爷爷让我来这里接您,您看您是先回家还是直接去?”
“直接去。”陈贵生道。
“那咱先上车。”年轻男子将后座车门打开,一手扶着门,一手扶着车顶框,示意陈贵生上车。
王德全扶着师父上了车,也跟上去。
那年轻男子的目光在王德全身上轻轻扫过,也不多说什么,开车向目的地驶去。
王德全对这面的路不熟悉,但他也能隐约有些感觉,这车像是在往郊外开的。
下了车,王德全将师父扶了下来,然后抬头向车前方的点看去。
只见的牌子上写着三个大字:迎香居。
这个名字,自己上辈子听到相似的,没有1000要800,实在是太过大众化。
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店开的人烟稀少的地方,也不知是靠什么挣钱。
跟在陈贵生身后进了店里,看着周围的装潢,王德全眼前一亮。
里面是很典型的中式风格,几乎所有目光所能及的地方都是木制的。
进了店里,里面一个人影都没看到,空荡荡的十分冷清。
就连服务员和老板都没见到身影。
就在王德全有些疑惑的时候,就见身前的师父径直向楼梯走去。
上了二楼,王德全这才听到了微细微的说话声。
敢情这里还是有人的,并不是自助餐厅。
王德全以为师父的目的地是在二楼,却没想到师父没有在任何一间包厢门前停留。
熟练的穿过了整个二楼,然后从角落里的小楼梯继续向上走。
三楼和二楼明显不同,这里没有隔间,整体通透。
中央的地方放着两扇屏风,在里面灯光的照耀下,隐约在上面透出几个人形。
正巧有一个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抬头就见到了陈贵生一行人。
那人看了一眼,接着回头对着屏风内的人笑道:“老陈来了。”
屏风后也传出了笑声。
“老陈你迟到了,按照规矩,你得给我们一人写一幅字。”
“你们这群家伙,就欺负我这个老头子吧。”陈贵生虽然这样说,但声音里也带着一些笑意。
王德全跟着他走到了屏风的另一侧,只见一群人坐在小椅子上,围在一个炉子旁,正喝着茶。
“今天的茶是老钟带来的。”其中一个人说道:“你要是再来晚一点,可就喝不到这么好的茶了。”
“老钟拿来的茶?那我可得尝尝。”陈贵生说着,坐在空出来的椅子上,笑着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茶碗。
王王德全和开车送他们来的那个人,一直站在一旁,笑着看着这群人喝茶聊天。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像是突然发现了王德全一样,出声道:
“老陈,你身后的这位是?”
“这是我的徒弟。”陈贵生回答道,接着示意王德全上前:“刚从安通那边过来。”
“你还收徒弟了?”一个留着胡子的人笑道:“我记得老宋前段时间也在安通吧。”
说着他看向王德全,问道:“你和老宋下过棋没有?他的棋艺是不是很好?”
“宋老的棋……”王德全无奈的笑了笑,“确实很好。”
在场的几位听着王德权的话都眯了眯眼,像是在思考什么。
“好个屁。”陈贵生听了笑骂了一句。“就他那臭气篓子,跟他下棋都算倒霉。”
全场一片哄笑。
王德全也跟着微微笑了笑,他的眼力极佳,一眼就注意到,在场的人中有一位,表情一直都十分严肃。
那人头发花白,身体极瘦,看上去只有皮包骨头。
他从头到尾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在大家笑的时候,他才微微勾了勾唇。
王德全也是瞬间意识到,这个人似乎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就在王德全打量着的时候,就见那人半阖的眼睛忽然睁开,抬眼看向王德全。
对视了几秒,王德全明显能感觉到对面目光的锐利,似乎能穿过重重阻碍,看透自己的内心。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想法,好像都逃脱不掉这人的眼睛。
一旁的陈贵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下意识抬头看了对面的老人一眼。
然后笑着道:“老钟你都这么大人了,欺负一个小孩子做什么?”
“我哪里有欺负他?”被称作老钟的老人无奈地笑了笑,将目光从王德全身上移开。
“你这小徒弟还挺有意思。”
周围的说笑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些年也没听说过你有收徒弟的想法,这才去了安通几天,就收了个徒弟。”
钟老说着,伸手拿着铁锨戳了戳身前炉子里的炭,轻笑一声:
“能让你动了收徒弟的心思,想来也不是一般人,不如让我们这群老家伙帮你试试他的水准?”
“我的徒弟我还能看错?”陈贵生无奈的笑了一声,见四周的人对他的话并不理会,只得摆了摆手:
“算了,随你们吧。”
“就你那眼光。”姓钟的老人轻哼了一声,将手腕放在身前的小桌上,抬起眼皮看了王德全一眼,接着用下巴向前点了点。
“既然是陈贵生的徒弟,那就过来给我把把脉吧。”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7762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