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28.是谁在敲打我窗

0128.是谁在敲打我窗


  王德全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把纸团这些扔进了垃圾桶里。
要是自己直接扔进了厕所坑里,黄金来肯定发现不了。
看着面前拿着纸条看着自己的好友,王德全一个头两个大。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今天晚上没打算去,小东山。”
“我信你个鬼。”黄金来哼了一声,“说不定你又想着,趁着半夜大家都睡着,自己偷偷过去。”
“我真的真的没打算去,”王德全有点无奈,“你放心吧,这种危险的事情我不会自己一个人去的。”
“晚上的事带上我。”黄金来的语气不容拒绝,“不然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我干妈。”
王德全被逼无奈,只好点了点头,“放心吧我要去的话一定会叫你。”
黄金来这才作罢。
时间到了晚上,大家闲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屋睡觉了,没有任何人提起打麻将这件事。
王德全坐在炕上,看着黄金来在地上走来走去,有些好笑地问道,“你这是在找什么?”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上山用得到的东西?”黄金来在自己的柜子里翻找着,头也不抬的答道。
“别找了。”王德全笑出了声,“我跟你说了,我真的不去。”
“真的?”黄金来还有一点迷茫。
“不去。”王德全将这两个字说的斩铁截钉。
这回轮到黄金来傻眼了。
他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将揣在兜里的小锤子小斧子掏了出来,扔在了凳子上。
“你这没少拿啊,”王德全笑道,接着,他向凳子上的东西扬扬下巴:“你这些东西是在哪里买的?我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锤子和斧子。”
“我让我今天的李叔帮我进的,今天上午去店里拿回来的。”
黄金来一边说着,一边将椅子上的斧子和锤子递给了王德全。
王德全把玩着手里的小斧子,一时间有些感慨,
这斧子连头带柄,还没有他的前臂长,看上去十分迷你。
锤子整体都是用金属打造的,锤头和锤柄焊接在一起,显得格外的结实,
王德全将两样东西在手里颠了颠,这东西别看小,还挺沉。
“你这东西没准还能真的能有什么用?”王德全道:“这个锤子看着挺结实的,借我一段时间。”
黄金来点头答应。
“锤子就给你了,我再让李叔帮我建一个就行了,”黄金来道:“我觉得有了它在你身边,尽管平时没什么大用,但在危急的时刻,至少还能有一个能砸出去的东西。”
“你说的有道理,”王德全笑着道:“要是什么时候真的派上了用场,我一定会第一个通知你,”
两人说说笑笑的铺好了被子,关了灯正准备睡觉时,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击玻璃的声音。
两人瞬间困意全无,对视一眼,拿着迷你斧子和锤子,也没穿鞋,光着脚悄悄的走到了窗边。
王德全轻轻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隙,拦住了想往外看的黄金来,拉着他一起蹲在了窗户下面。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了屋子,在昏暗的地板上映出一道明亮的光线,
两人蹲在地上等了足足10分钟,蹲的腿都麻了,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地板上的那道光线忽然消失了半截。
王德全的心里咯噔一声,一把拉住要起身活动腿的黄金来,接着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张被遮得极严实的脸出现在窗口,只露出了两只眼睛。
那张脸紧紧的贴在了玻璃上,用力向屋内张望着,眼睛瞪得溜圆。
就在他看得认真的时候,王德全避开他的视线,起身,轻轻敲了两下玻璃。
“咚咚!”
那人被吓得一个激灵,猛地顺着声音看去。
只可惜,王德全敲完了窗户就蹲在了死角,那人连头发丝儿也没看到。
毕竟已经是夏天,晚上的温度虽然比白天低,但也没低到哪里去。
那人被脸上带着的面巾闷的上不来气,他将遮脸的东西一把拽下来,接着从兜里拿起手拿出手电筒,打算向屋内照照看看。
那手电筒也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灯光一直在晃,那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在窗户的另一面,王德全已经悄悄站在了他面前。
他手电筒在手上磕了磕,光晃了几下,接着就正常了。他嘴里嘟囔了几句,接着将光线移向窗帘缝隙的地方。
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被手电筒的光晃得极为吓人,
那人当场就吓尿了,哆嗦着后退了几步,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德全将窗帘拉开,示意黄金来在屋里等他,接着是将窗纱打开,直接翻了出去。
他拿着从黄金来那里要来的锤子,面无表情的向着地上的人走去,步子极慢,每一脚都像踏在那人的心坎上。
“你……你要做什么?”男人看着王德全手里的锤子,声音也有些发干。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王德全嗤笑一声,拎着小锤子蹲到那人面前,在地上随意的画着圈,
锤子与地面摩擦的沙沙声,在寂静的晚上,显得格外的渗人。
“说吧,你来这做什么?”
“我来偷人。”那人脱口而出。
“偷人?”这话把王德全都听乐了,“你偷谁呀?”
“不是,不是,不是偷人。”那人紧张的嘴都瓢了:“我是来……我是来偷东西……不是,我是来找人的!”
王德全轻笑一声,手里的锤子“噔”地一下敲在了地面上:
“说人话。”
那人又被吓得一抖,闭着眼睛,不过脑子的再次脱口而出。
“我是来找人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偷点东西。”
“噢。”王德全拉长的声音,“那你来这找谁?”
“找……找一个姓王的,”那人答道,“那名字我没记住,好像个老头子。”
王德全的脸当时就黑了,
“说,是谁派你来的。”
“是……是……”那人的眼珠在眼眶里到处乱转,张口就到,“是,蒋德山,对蒋德山!”
“哦,是蒋德山啊。”王德全听着忽然笑出了声。
那人以为王德全信了,也是悄悄松了口气,陪着笑脸的道,“就是姜德山,都是他让我来的。”
王德全垂下眼睛看向地面,随手拿着锤子敲了敲,脸色瞬间冷得可怕。
“你说谁派你来的?”
“蒋……蒋德山啊?”男人的声音有些发虚,但还是嘴硬的很。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王德全冷声道。
“就是蒋……”那人还想嘴硬,只是话没说完,余光就见到,王德全将锤子举起,砸了下去。
这一锤下去,看似没怎么用力,却不知为何让他觉得自己头皮有些发麻。
“咔。”
一声清响自他身前传来。
他有些僵硬的低头看去,只见王德全锤子敲过的的那一块整砖,上一秒,还有完好无损,下一秒四分五裂。
这是内劲吧?这特么还是人吗?
王德全随意扒拉了两下碎掉的石块,接着拿起锤子看一下眼前的人。
那人感受着王德全不善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我说……我说!”那人的声音有些慌张:“是刘五,是刘五让我来的!”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194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