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12.厕聊

0112.厕聊


  黄二叔从厕所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捂着胸口进了屋,一见到桌上盆里的黑汤,脸色再次变得扭曲,他不受控制的再次干呕了一声。
这次无论黄爸怎么留都留不住了,说了两句就向外走去,一边走还不忘再次推销他领导的儿子。
“就这样定了,我回去就联系我领导,咱们明天见个面。”
也不顾黄爸说什么,转身就跑了。
王德全站在檐下,看着大门处的黄金来一家,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
“二叔,以后常来啊!”黄金来朝着远处的身影招手喊了一嗓子,吓得黄二叔一个趔趄。
“行了,人都走了,赶紧把桌子收拾收拾。”黄妈照着黄金来的头拍了一下,“收拾完咱和全子去下馆子,菜我都订好了。”
说着,看向一边的黄夏青道:“小青今天委屈了,去把李东波叫来,咱一起去吃个饭。”
目送着黄夏青离开,黄妈当时就变了脸色,揪着黄爸的耳朵道:“以后少把黄老二弄咱家来,再让我见到一次,我就带着闺女儿子回娘家。”
“行行行。”黄爸疼的呲牙咧嘴,吐着苦水道:“这又不是我请他来的,谁知道他没事上咱家来干啥。”
收拾完餐桌上的狼藉,李东波也到了,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出了门。
饭店的名字很直接,就叫安通饭店。
进了大门,王妈带着大家进了自己订的屋子。
一道道菜被摆上来,菜码都大的离谱。
看着桌子上的盘子,黄金来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老妈:“咱家那大盘子不会是从这里买的吧?”
“这盘子好像确实比平时大了不少。”一旁的李东波摸着下巴,也是觉得有些奇怪。
拉过服务员问了一句,就听那个服务员笑着道:“先生,是这样的,今天的菜不是袁大厨做的。”
“那是谁?”李东波皱了皱眉,“怎么还突然换厨师了?”
“今天做菜的是袁大厨的师叔--任老先生。”服务员笑着解释道:“任老先生做菜风格就是这样,还请您多见谅。”
听了服务员的解释,屋内的众人也不多计较了,毕竟还是自己人占了便宜。
“吃饭吃饭。”黄妈招呼着大家坐下。
黄金来毫不客气,率先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塞进嘴里,嚼了两下,一脸惊奇地看向王德全。
“全子,这个肉和我干妈做的味道好像啊。”
王德全一听也是有些好奇,随即夹了一筷子进嘴。
五花三层,肥而不腻,肥肉几乎入口即化。
这味道确实很像……就连咸都是一样的咸。
咽下食物,王德全舔了舔嘴唇,看着桌上大号的盘子,心里忽然闪过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想法。
没有一个人提到黄二叔,大家说说笑笑吃完了饭。
出饭店的时候,王德全落后一步,拉住服务员问道:“那个,任厨师还在后厨吗?我想见见他。”
服务员面露难色:“实在不好意思,任老先生做完菜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对于这个答案,王德全并不意外,说了声谢谢,转身追上了黄金来一家的脚步。
见王德全过来,李东波和黄夏青小声说了一句,接着走到王德全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
“小王大夫,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
看着脚步不由自主往自己身边凑的众人,王德全无奈笑了笑。
“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他家老人得了很奇怪的病。”李东波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黄金来凑过来的脑袋,道:
“看了很多医院都没治好,我那朋友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钱老,带着他家老人就来了。”
“钱老现在不在安通。”王德全瞬间明白李东波为什么找自己,笑了笑道:“今天喝了酒怕是看不准病,明天我还有事,不如就后天吧。”
“什么时候都行。”李东波见王德全答应,整个人也是放松了下来,“我这就回去和我朋友说一声,咱就定在后天吧,我后天去黄金来那里接你。”
“可以。”王德全点头应下。
李东波得了王德全的答复,也不久留,和黄夏青手拉着手说了几句话后,告辞离开。
到了家门口,天都有些黑了。
巷子口的树叶沙沙作响,几声蛙叫不知从何处传来。
“咱这里还有青蛙?”黄金来出声问了一句。
“可能是厕所坑里的癞蛤蟆吧。”黄妈一边开着门锁,一边随口答道。
门开,众人鱼贯而入。
听着黄金来的话,王德全的心里有些触动,无意似的一回头,果然见到一个黑影在角落的黑暗里蹲着。
这人是来找自己的?王德全眉头微微一蹙,接着故意落后一步,随意扯了个借口去厕所。
黄金来本来也想跟着去,一听王德全是要去大号,果断放弃跟上去的想法。
王德全拿着纸向厕所的方向走去,回头见屋子里拉上了窗帘,看着黑影的角落,咳了两声,接着进了厕所。
那黑影果然跟着进了厕所。
王德全看着身前这人标志性的黑衣和挺直的身姿,压低声音问道:“找我什么事?”
“薛长官让我告诉你,”那人也是压低声音。
尽管王德全知道这人的来处,但听到薛长官这三个字,他还是怔了两秒。
刚反应过来,就被这人接下来的消息震惊到了。
“刘五找到了,人已经死了。还有,小心点蒋德山,他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刘五?死了?”
王德全瞪大了眼睛,接着瞬间想到了张守中对他讲的那些,整个人瞬间陷入沉思。
按理来说,刘五应该并不重要。
当时张守中托薛成河找刘五,只是为了从他口中得知自己被绑的位置。
只是后来,黄金来从许青岩的病历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张守中带人直接找到了自己被关的地方。
找到自己之后,张守中被排除在案件之外,寻找刘五这件事也就搁浅下来。
按照沙石三的说法,刘五上面的人应该是许青岩。
许青岩这个人有些奇怪,不仅处处留线索,甚至还帮助自己从山上逃出去,看着完全不像和刘五一路的人。
看来刘五上面的人不是许青岩,而是另有其人?这个人很有可能还是许青岩上面的人。
这样想的话,难不成许青岩让刘五阻拦沙石三找自己这件事另有隐情?
那他的真实意图会是什么?是想借着这件事向外传递什么消息?
可惜现在自己很难接近许青岩,他的病房门口几乎被警方的人围的苍蝇都进不去。
想到这里,王德全忽然有个想法。
这么多警察守着许青岩,会不会是因为许青岩知道什么重要的消息?
看来得找个机会见一见许青岩了。
无数个理由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却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和许青岩单独相处的。
王德全轻轻叹了口气,回过神来,身前的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解决完生理问题,刚踏出厕所门,就听到黄金来的声音。
“全子,你上完了没有?我憋不住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788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