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02.牵扯

0102.牵扯


  “只有最后两句。”王德全没隐瞒,如实说道。
接着就见秦玉山似乎悄悄松了口气。
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秦玉山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要去找你师父……王大夫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安通?”
“通知书应该很快就能到了。”王德全没有正面回答,接着问了关于钱老的事。
“我前两天和你说过,钱老家里出了一些事。”秦玉山从兜里摸出盒烟,想了想又扔进了抽屉,接着道:“钱老的儿子生病了,人在省外,钱老已经赶过去了。”
听着钱老已经出省,王德全微微皱眉:“严重吗?”
“听说不严重。”秦玉山随口答道,接着又沉默了半晌,似是在思考什么。
“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王德全也懒得等,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秦玉山出声拦住,接着像是下定决心,看向王德全,压低声音道:“刚刚那位你认识吧?”
“你说许书记?”王德全挑了挑眉,重新坐下,“不认识,第一次见。”
“这样啊。”秦玉山点了点头,犹豫了半晌,才道:“你对你被绑架这个案子有多少了解?”
“不多。”王德全回答的干脆。
“挺好。”秦玉山像是又松了口气,接着脸上的表情也是轻松了起来,“这里面牵扯太多,王大夫,我知道你和张守中关系不错,但以后还是尽量少走动。”
“王大夫医术高超,不应该被困在安通这片小天地里。”
“有些事情我不能和你明说,但你要知道,你了解的越少意味着你越安全。”
说着,他叹了口气,“尽量早些离开安通吧。”
“我知道了。”王德全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起身走向门口,“这些天多谢秦院长照顾了。”
“职责所在,不必客气。”秦玉山也没起身,目送着王德全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王德全也没有在走廊里多留,径直走回了自己的病房。
只是在路过张守中病房的时候,多往里看了一眼。
到了病房,黄金来他们已经到了。
李丽娟和黄妈早上去了早市,只有黄爸和黄金来接王德全回去。
东西不多,三人拎着几个包裹出了医院。
听着黄金来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中午的伙食,王德全随口应着,心里反复地回忆着刚刚在秦玉山办公室里的场景。
很明显,秦玉山不想让自己参与进去某事。
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不清楚?但能肯定的是,这件事会和最近的案子有关。
毕竟和自己有牵扯的大事也就这么一个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秦玉山在这件事里的立场,但王德全知道,秦玉山对自己应该是没有太多恶意。
前提是自己没有参与进去。
想到这里,王德全心里隐隐有些感觉。
会不会钱老的突然离开也和这件事有关?
时间如此巧合,估计也八九不离十了。
自己如果就这样离开,会不会也是在某个人的计算之内?
那么让自己离开,很可能是某个人借着秦玉山的口来提醒自己:在不离开就晚了。
想到这里,王德全轻笑一声,眼里有些自嘲。
自己果然还是参与的太多了。
那人很可能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或者自己的存在阻碍到那人的某些计划。
只是自己不过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能有什么值得那人在意的地方?
如果那人的目的不是自己,那就会是自己身边的人。
会是因为宋老吗?
从张守中口中得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很可能都在人家的监视下。
那么知道宋老对自己的态度应该也不难。
想着宋老也可能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人,王德全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这真的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啊。
所以,那人是觉得只要自己离开,宋老的目光就会从安通移开?
要是真这样想,那幕后那人可能就要吃大亏了。
依照宋老的性子,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只希望幕后那人的主意不要打到宋老身上。
他摇头叹了口气,忽地想到了早上突然来访的宋可婴。
宋可婴来找自己这件事,宋老肯定知道。
没准自己今天要出院,都是宋老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透露给宋可婴。
虽然宋可婴来看自己这事有些莫名其妙,但王德全还是在里面品出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尽管两人尬聊了半天,但具体涉及到的事情只有两个。
一是宋老将要回京,二是魏老要和自己谈谈。
当时没有多想,现在仔细一琢磨,这里面似乎有些门道。
宋老借宋可婴口告诉自己他要回京,这件事本觉得没有什么,但是结合上秦玉山劝自己离开……似乎又有了些微妙。
回京应该为了避开安通这档子糟心事,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拿宋老当枪使。
只是回京这件事明明还有很多种方式告诉自己,为什么会让宋可婴来呢?
这就有点想不明白了啊。
黄金来依旧在一旁眉飞色舞地讲着什么,奈何王德全心思全在思考问题上,根本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全子,你说今天中午做饭的时候,我妈会不会和我干妈打起来?要是真打起来的话,你说谁会赢?”
“嗯。”王德全心不在焉地点头,完全没听清黄金来在说什么。
黄金来被好友的‘嗯’整愣住了,就算再敷衍也没有敷衍成这样的,这也太过分了吧。
感情自己前面说的一堆根本没人听啊。
“王德全同志,前面有坑。”黄金来凑到好友耳边吼了一嗓子。
这一声瞬间把王德全从沉思中唤醒。
揉了揉耳朵,王德全一脸无辜地看向黄金来。
“行啊,住两天院就开始当大爷了。”黄金来戳了戳自己好友的后脑勺,一脸悲愤道:“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一点地位都没了?”
“还是有一些的。”王德全有些好笑的看向黄金来,接着拇指和食指相合,在黄金来面前晃了晃,“虽然只有这么一点。”
“四舍五入就是没有了对吗?”黄金来眼睛瞬间瞪的溜圆,故作愤怒道:“亏我还陪了你这么多天,王德全,我和你拼了!”
一路打打闹闹地回到了家,有着黄金来在一旁插浑打科,王德全心里的沉重也是减轻了不少。
看着前方异常活跃的背影,王德全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眼神也开始有些冷厉。
正所谓了解的越多,陷入的越深。
到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
牵扯到自己没有问题,如果要是有人将事情牵扯到自己身边亲近之人的身上……
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9114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