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96.串门

0096.串门


  王德全只是觉得那石膏打得有些奇怪,并没有太多想法。
从四楼病房里出来,他走到窗边透了口气。
答应秦玉山的自己已经完成了,如今自己也不是文连春的主治医生,也就没有必要操这份闲心了。
没有必要因为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生气,而扰乱了一天的好心情。
没准现在黄金来已经到了。
抻了个懒腰,他稍微活动活动肩膀,转身下楼。
黄金来果然已经到了,手里还拎了一条凳子。
看着熟悉的长条木凳,王德全微微一怔。
“我寻思来的时候顺手帮你还了,没想到那老太太今天不在。”黄金来解释了一句,接着问道:“你刚刚去哪里了?怎么不在床上歇着?”
“闲不住,去看看之前的患者。”王德全应了一句,走到窗前将窗户开大。
“你还真是闲不住。”黄金来随口道,接着毫不客气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拿起床边的苹果啃了一口,声音含糊道:“那你等下还要去做什么?”
王德全转身也拿了个苹果啃了一口,道:“我想想。”
顿了顿接着道:“昨天钱老说的那个306病房我得去看一眼,顺路把发卡还给许青鱼。”
“不去看看你那倒霉徒弟?”黄金来挑眉看向王德全问道。
“等下顺路就去了。”王德全应了一声。
“说实话,你那徒弟还挺好的。”黄金来叹了口气,有些感叹:“我刚开始听说的时候都没信,之前总怀疑他是来骗你的,现在是彻底对他改观了。”
“那孩子挺老实的。”王德全含糊道,“对了,你知道这苹果在哪里买的吗?还挺甜。”
“你想知道?”黄金来脸上感慨的表情瞬间消失,眼里满是八卦地看向王德全。
王德全再一次后悔自己问出的话。
自己怎么就没记性呢?
“不想。”王德全一字一顿道。
“不想也得想,是叶红梅送来的。”黄金来在一旁一脸坏笑,“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德全:……
自己和叶红梅能有什么关系?顶多就是医生和患者家属的关系。
想什么来什么。
上一秒王德全心里还在想着宋高辉和叶红梅之间的关系,下一秒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早上好啊,小神医。”叶红梅还是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长发不再随意地披散,而是用木簪子绾在脑后,平添一抹温婉之意。
“不早了叶老板。”王德全的目光自叶红梅的右耳划过,接着将视线投向门外。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王大夫。”叶红梅轻笑一声,转头看向门口道:“婴婴,别藏了,你家小神医都看到你了。”
“梅梅姐瞎说什么呢。”宋可婴从门外进来,脸上微微有些红,“小神医,好久不见。”
“宋小姐好久不见。”王德全点头回应。
听着王德全有些生疏的语气,宋可婴微微一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道:“听我爷爷说你醒了,我就过来看看,顺便看看我哥的膏药怎么样了。”
“已经做好了。”王德全将晾着的膏药收起,随手拿了张纸包好,递给宋可婴。
宋可婴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接过,在自己的小包里放好。
一旁的叶红梅笑眯眯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和黄金来完美重叠。
“叶老板还有别的事吗?”王德全见宋可婴将膏药收好,出声问道。
“没有,就是来看看你。”叶红梅向王德全挑了挑眉,“怎么,小神医不让看了?”
自己又不是动物园的猴子,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看着叶红梅的眼神,王德全哭笑不得。
“行了,既然小神医不想被人看,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叶红梅笑着调侃了一句,接着从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塞进王德全手里。
“这是我店的卡,以后去玩的话给你打折。”
王德全低头看去,上面印着金红色的玫瑰纹路,显得格外的……奢华?
好吧,说奢华确实有些勉强。
这怎么看怎么像非主流啊?
没在卡上纠结太多,反正自己也不会去那种地方。
将卡随手放在床上,王德全起身送两人出门。
目送着两人离开,一回头就见到黄金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你脑袋里一天天都在想什么东西。”他有些无奈,“把你的苹果吃完,陪我去把发卡还回去。”
一说到发卡,王德全忽然想起来,自己刚刚竟然把钢笔的事忘了。
算了,下次再说吧。
见黄金来吃完,王德全将发卡拿好,向小护士问了许青岩的病房位置,两人向前走去。
还未走到许青岩的病房,就见门口似乎有人守着。
“那是警察?”黄金来声音不自觉地压低。
“应该是。”王德全眯着眼睛看向前方,也有些不确定。
许青岩毕竟在人厂子里,被警察问话也是正常。
门口有人站岗,想来屋里也会有警察。
自己本想借着还发卡的机会,和许青岩好好聊一聊,看来今天是不行了啊。
王德全想着,手指无意识地在发卡上摩挲。
然后……钻石掉了。
王德全:……
感受着手里和发卡分家的小钻石,王德全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玩意质量这么差的吗?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不能还了。
“病房里应该有警察在问话,咱们改天再来吧。”王德全拉住黄金来,面色稍稍有些僵硬。
黄金来没注意到好友的异常,也没多说什么,想了想提议道:“那去看看你徒弟吧,他这会儿应该也起来了。”
王德全点头赞同了好友的提议,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知道什么胶水比较好用吗?”
“101,502?”黄金来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了一句,接着问道:“是什么东西坏了吗?”
“我爸的鞋底开口了,我想着给他粘一粘。”王德全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接着将买胶水这件事默默记在心里。
沙石三今天起的早一些,平时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刚将窗户打开,就从玻璃上见到王德全走了进来。
“师父您醒啦!”沙石三一脸惊讶,接着想到了什么,小跑着来到王德全身边道:“师父,你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可真是吓死我了。”
“没什么,就是有人请我去做客。”王德全说笑道,“你之前也没少请人去做客吧?”
“我哪有……”沙石三干笑了两声,傻里傻气地挠了挠头,“我这不是改过自新了嘛……”
王德全轻笑一声,接着问道:“我之前教你的理论知识,这两天没松懈吧?”
“啊?”沙石三一怔,接着整个人瞬间僵住,干笑着道:“没……没忘……”
“那好,”王德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徒弟,“说说正骨八法都有什么?”
“摸……摸接……”沙石三瞬间卡壳,卡了半晌,哭丧着脸看向王德全:“我忘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9356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