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85.郭智长

0085.郭智长


  说实话,对与能找到赵金铎这件事,张守中并不抱太大希望。
既然幕后之人能如此清楚的知道己方的动向,那赵金铎的行踪十有八九会被完美掩盖。
就算下一秒看到赵金铎的尸体,张守中都不会觉得意外。
让人将地上的病历收拾起来,张守中用诊所的电话给小赵打了过去。
电话那边接通,简单说了几句,小赵的声音就从另一边传来。
“老大,刚刚查过了,咱们县叫许青阳的只有一个人。”
接着小赵照着资料读着:
“许青阳,男性,今年89岁,住在白河街。”
说完,他顿了顿,声音里带着迷惑:“老大,你说这都快九十的人了,应该不能干出这种事吧?能不能是沙石三听错了啊?”
“有可能。”张守中拿着电话,脸上也是带着无奈,“不管怎么说,你先带人去那边看看吧。”
电话那边忽然有人说了什么,接着传来一阵纸张翻过的声音。
“你那边怎么了?”张守中眉头皱了皱,出声问道。
“老大,可能不用去了。”小赵的声音响起,“那个叫许青阳的今年春天的时候已经去世了,心梗。”
听完小赵的话,张守中发愁的叹了口气。
那人名字的发音应该和‘许青阳’相近,这样的话,从成山的资料中准确的找到那人的信息,无异于大海捞针。
“小赵你让人再尽量找找,看看有没有发音相似的名字。”张守中捏了捏眉心,“行了,先这样吧。”
说完,刚想挂了电话,就听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阵喧闹声。
“老大等等。”小赵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有人来报警,指名说是要见你。”
……
没有钟,没有太阳。
白色的灯光填充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模糊了时间。
王德全靠在椅背上,隔着桌子向仓库大门的方向看去,整个人不知在想着什么,微微有些出神。
陈程坐在另一侧,不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德全的脸。
“你老盯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感受到身后炽热的目光,王德全不禁有些无奈。
“那你老看着门做什么?”陈程没有回答,当即反问了一句。
“闲的无聊。”王德全抻了个懒腰,“困了,这里有没有床啊?”
“床?”陈程微微一怔,接着失笑道:“都是阶下囚,还想要什么特殊待遇,有个椅子坐就不错了。”
正说着,就见王德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出口的小门走去。
“你……”陈程刚想说什么,就听到王德全敲门的声音。
门开了,门外还是那个穿着夹克的蒋文山。
见是王德全站在门口,他脸上带上一丝笑意,低声问道:“王大夫,有什么事吗?”
“我饿了。”王德全看着蒋文山道:“还有,样本什么时候拿给我?”
蒋文山听着怔了怔,脸上有些疑惑:“陈程那里不是有样本吗?怎么,他都用完了?”
王德全沉默的看着他,接着转头看向屋子里的陈程。
“你看我做什么。”陈程摊了摊手,“就在那边放着,你又没问我要。”
王德全顺着陈程的目光看去,果然在墙角看到一个装着半杯液体的烧杯。
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蒋文山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警告了陈程一句,接着回头让人去给王德全拿食物。
食物送来的有些慢,王德全靠在门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蒋文山聊着,得知了不少关于此地的信息。
蒋文山也不知为何,对王德全也没设防,每一个问题他都回答极详细。
“这里还是安通,不过是在城外的小东山里,外面用铁网围着,除了城里的老板,平时没几个人来。”
“那厂子里的员工……”王德全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
“我们都住在这里,就住在楼上的宿舍。”蒋文山道,“这里工资高吃得好,员工巴不得天天住在这里。”
听到工资,王德全有些好奇,出声问道:“那你们工资多少?”
“普通工人的话每月200,核心员工的话每个人拿到的钱数是不一样的,我记得最多的好像拿过七八百呢。”
“工资这么高?”王德全听着也是有些惊讶,“这厂子这么赚钱吗?”
“还行吧。”蒋文山摆了摆手:“最近县里查的严,厂子里赚的钱也少了不少,要不是王神婆那边死了人,我们也不至于天天缩在这里。”
“王神婆?”
终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王德全瞬间认真起来:“那个健康水是从你们这里进的货?”
“健康水是王神婆那边起的名字,多俗气。”蒋文山听着脸上有些不屑,“我们都叫神农百草水。”
又一个熟悉的词,王德全垂下眼睛看向地面,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听着蒋文山将神农百草水的前景吹得天花乱坠,王德全不置可否,等到对方吹完,他才出声问了一句:
“我之前在医院听说有个叫郭智长的骗子,他也是你们的人吗?”
“郭智长?”蒋文山怔了怔,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你认识他?”
“只是听过,听说警方也在找他,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这个人。”王德全随口答道。“听你的语气,你对他很熟?”
却见蒋文山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不熟。”
只是听到名字就有这么大反应,王德全现在越来越好奇了,他看着蒋文山问了一句,就见蒋文山皱着眉道:
“你知道我们样本的来历吧?”他叹了口气问道。
“知道。”王德全点头。
“郭智长是那边的人。”蒋文山脸色逐渐凝重:“他应该是来找被偷的样本的,看来他们已经有了线索了。”
……
挂了电话,张守中开车赶回了警局。
到底是谁找自己,小赵在电话里也没说明白。
张守中深吸一口气,伸手推开了警局的门,一进门就被蹲在门口的小赵抓住了手臂。
还没等他问出口,就听小赵附在他耳边低声道:“老大,要找你的人是郭智长,应该就是你之前一直让我们找的那个卖假药的。”
“郭智长?”张守中眉头微皱,这个人找自己做什么?
他心里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这个姓郭的是来自首的?
自首的可能性不大。
无数个想法在张守中脑中盘旋,接着一个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词出现在他的心底。
神农百草水。
让自己一直头疼的线索这不就来了吗?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9798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