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49.鱼

0049.鱼


  
午后的阳光热烈,微风拂过河岸,草叶在风中扭着腰身。
王德全起身伸了个懒腰,将自己的小马扎换了个位置,重新坐下。
看着不断泛着涟漪的河面,王德全浑身放松。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上辈子的某个下午。
吹着暖风,悠闲地坐在河岸,哼着小曲,听着周围钓鱼人的闲聊,然后在众多钓友羡慕的目光下收杆,拎着满满一桶鱼回家。
单论钓鱼这件事,他就没服过谁。
在黄金来惊奇的目光下,王德全熟练地挂饵甩竿,然后一副大佬姿态坐在椅子上,等着鱼自己咬钩。
一下午的时光就这样悠闲的过去,太阳渐渐西斜,远处开始升起袅袅的炊烟。
“时候差不多了,咱也回去吧。”黄金来颠了颠自己身旁的小桶,里面满满的都是鱼。
王德全看着比自己脸都干净桶,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去吧。”
“全子,你家这条河鱼可真多,我还没钓过这么多鱼呢!”
黄金来拎着一桶活蹦乱跳鱼,高高兴兴地往回走。
“鱼多?”王德全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河。
河水潺潺,偶尔泛起几点涟漪,岸边的杂草在向他招手,像是欢迎他下次再来。
“确实挺多。”沙石三提着一桶鱼,跟在王德全身后。
余光扫过王德全手里的桶,沙石三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发出来惊呼:“师父,你桶怎么是空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傻徒弟?
王德全有些头痛,伸手推开黄金来凑过来看热闹的脑袋,道:
“可能是下午坐的位置不好,下次换个地方钓就好了,到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神钓手。”
“要不我们来个钓鱼比赛吧?”黄金来提议道:“反正晚上吃完饭也没什么事,不如出来钓鱼?”
能尽早洗清自己的耻辱,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王德全一口答应了下来。
到家后,看着收货颇丰的两人,李丽娟笑得嘴都合不上了,就连沙石三的一头黄毛看着都顺眼了不少。
李丽娟将鱼分出来大半桶,让王德全给隔壁张春花送过去。
桶有些沉,不方便从墙头递过去,王德全只好拎着桶从正门进去。
院子不大,但格外的整齐。
“张姨!”王德全拎着鱼在门口喊了一声,就见张春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
看清桶里的鱼,小男孩高兴的在院子里来回蹦着,嘴里不断地喊着:
“耶!有鱼吃了!”
“你看小虎这孩子……”张春花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王德全。
“这个鱼留着给冯叔炖汤喝,等下我妈把菜做好,我再给小虎端来一些。”王德全看着脸上满是兴奋的小男孩,笑了笑。
“这怎么好意思……”张春花有些手足无措。
“要不是张姨你说的位置,我们今天也不能钓到这么多鱼。”王德全笑着道。
“真的?”张春花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光,“昨天那条大鱼我就是在那里抓到的,我就说那里鱼多,你妈还不信。”
见张春花将鱼收下,王德全向屋内的冯老太太挥了挥手,转身回了家。
李丽娟处理鱼的手法极熟练,三两下就将一桶鱼处理的干干净净。
“小沙钓的胖头鱼不错,个头也大。”
李丽娟将洗好的胖头鱼从盆里拿出来,‘啪’地摔在案板上,回头看向刚进门的王德全道:
“今天晚上吃剁椒鱼头怎么样?”
“可以。”王德全点了点头,想了想接着道:“就别鱼头了,整条鱼都放进去吧。”
“仪式感嘛。”李丽娟看了身边的沙石三一眼,然后将鱼摆正,拎起案板上的菜刀,对着鱼头,一刀劈下。
沙石三看着案板上裂开的鱼头,不由自主地打了哆嗦。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也要裂开了。
“妈你别吓他了。”王德全哭笑不得。
晚饭做好,王德全用小盆装了菜,隔着墙头给邻居张春花送了过去。
从墙头一下来,就见到大门口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正是去了三香屯调查一天的张守中。
张守中将自行车推进院子,一抬头就见到王德全在墙边看着他。
“好香啊,今天晚上做了什么?”张守中吸了吸鼻子,“好像是辣椒的味道?”
“剁椒鱼头。”王德全笑着答道。“今天怎么样?”
“白忙活一天。”张守中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周凤霞没在家,我在村子里转了一天,没发现什么异常。”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屋。
此时,李丽娟正在指挥沙石三端菜,见张守中进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看着端菜小伙的黄毛后脑勺,张守中觉得有些眼熟,顺口问道:“这位是……”
沙石三听着声音,端菜盆的动作猛地一滞,扭头张守中笑了笑,笑容有些僵硬:
“啊!张警官,好巧啊。”
看着沙石三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张守中有些懵。
他带着疑惑看向王德全,就见王德全一脸无奈道:“我徒弟。”
张守中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但心却放下了,只要沙石三不是来搞事,那就没什么问题。
吃过了晚饭,收拾完厨房,王德全看了眼钟
“还不到七点,”黄金来站在一旁剔着牙,“天还没黑,我们现在去钓鱼?”
黄金来的提议得到了李丽娟的赞同:
“下午钓那点鱼都被你们吃光了,钓一些回来,明天早上给你们做鱼片粥。”
张守中对钓鱼也是十分感兴趣,跟着王德全他们一起去了河边。
王老三本来也想跟着过去,却被李丽娟拦住了:“你别去了,赶紧去把后屋的炕收拾收拾,要不然我干儿子晚上都没地方住了。”
王德全一手拎桶,一手拎着钓竿,斗志昂扬地来到河边。
这次他换了个地方,坐在马扎上,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一雪前耻。
夕阳余晖被黑暗一寸寸侵蚀,河面上吹来的风带了几分凉意,不再如中午那般缠绵温暖。
“嘿!又一条!”黄金来在一旁兴奋地喊道。
“我也钓到了。”沙石三将线收回,上面挂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
“全子,你今天晚上输定了!”黄金来看着王德全的桶,哈哈大笑。
“那可不一定!”王德全抖了抖自己的鱼竿,想着上辈子攒下的钓鱼的经验,自信地笑道:“今天晚上我赢定了。”
奈何天不遂人愿,几个小时过去,王德全的桶依旧空空如也。
难不成自己的重生耗光了运气?
“要不还是算了吧。”黄金来看着有些钻牛角尖的好友,劝道:“咱今天钓的鱼够吃了。”
“我换个地方。”王德全起身换了个位置,依旧没见到一条鱼。
这么邪门的吗?
看着自己手里的竿,王德全现在有些怀疑人生。
在几人的劝说下,王德全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听从了劝导,决定改日再战。
此时月以中天,王德全几人打着手电筒,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准备往家走。
走了几步,王德全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折戟之地。
月光明亮,河流蜿蜒静谧。
王德全叹了口气,转回头发现黄金来三人在不远处等着他。
刚想快步着赶上去,王德全就听到身后传来重物落水的声响。
这声音若是在白天倒是没什么,但是在安静的夜晚,不亚于一声惊雷。
该不是有人落水了吧?
王德全几人对视一眼,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1806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