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25.黑影

0025.黑影


  
黄金来拎着包子,一路小跑,上了医院二楼,看到窗台边的王德全,兴冲冲地走了过去。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包子。”王德全笑了笑,伸手接过,拿出一个咬了一口:“这包子在哪里买的,怎么和食堂的味道差不多?”
“就是食堂的,你这嘴可真灵。”黄金来也拿了个包子咬在嘴里,声音含糊:“对了,李老师现在怎么样了?”
“李老师没什么问题了,她病房就在你身后。”王德全对着身后的门扬了扬下巴:“倒是你,昨天和高老师他们回学校之后,怎么没回宿舍好好休息,这么早又跑过来了?”
“这不担心你嘛,”黄金来将包子整个塞进嘴里,“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别闹。”王德全被黄金来欠揍的模样逗的一笑,“说正经的。”
“好吧,其实昨天没回学校,我跟着高老师他们去了派出所。”黄金来见王德全没什么反应,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就不想知道蒋伍得怎么样了吗?”
王德全看着脸上写满了‘快来问我’的黄金来,笑了笑:“不想”
“你这就没意思了啊。”黄金来‘啧’了一声,也不管王德全想不想听,接着说道:“蒋伍得是肯定得退学了,至于坐不坐牢,这事有点难说。我昨天在派出所看到蒋伍得他爸了,听说是咱县甜菜厂的老板,穿的可气派了。”
“什么甜菜厂?”王德全听着一怔,上辈子没听过说县里有甜菜厂,这甜菜厂是从哪里出来的?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黄金来耸了耸肩,“你什么时候回学校?今天要不要请个假?”
“不用请假。”见黄金来将剩的包子吃完,王德全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病房,道:“我进去看一眼李老师情况,要不要一起?”
“我也去看看。”黄金来点了点头,跟在王德全身后进了病房。
李洁此时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甚至还轻轻打着呼噜。她这几天被打嗝折磨的根本无法入睡,如今打嗝终于止住了,她也总算能好好休息了。
见李洁的状态稳定,李洁的亲戚们就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留下李洁的弟弟李华在病房里守着。忙前忙后一晚上,李华此时也有些撑不住了,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困得眼皮直打架。
他睡的很浅,病房门一响,他就立刻睁开眼睛向门口看去,见到进来的人是王德全,李华急忙起身向门口迎去。
“我来看看李老师的情况。”王德全压低声音,走到李洁床边,轻轻地将手指搭在李洁的手腕上。
“王大夫,我姐怎么样?”李华紧张地看向王德全。
王德全收回手,向李华示意去外面说话,三人走到病房外,王德全才开口道:
““没什么问题,等李老师醒了就可以出院了,回家好好养一养,保持个好心情,身体很快就能完全恢复过来。”
“太感谢了您了,王大夫。”李华连连鞠躬感谢,“要不是您,我姐肯定就被那个姓郭的给害死。”
一说到姓郭的,王德全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问‘神农百草水’的事,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看到黄金来一脸感兴趣的模样凑了过来。
“姓郭的?什么情况?”
“我舅请来给我姐看病的,叫郭智长,还说是省里有名的神医,我呸。”说到这里,李华满脸愤恨,“我姐要不是喝了他开的药,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还‘神农百草水’,什么狗屁神医,就是个骗子。”
“神农什么玩意?”黄金来听得一懵。
“神农百草水。”一想到郭智长和他的助手,李华就觉得气不打一出来:“白瞎了我整整99块钱。”
“没喝吧?那瓶‘神农百草水’现在在哪里?能给我看一看吗?”王德全眉头微蹙,脸色有些凝重,他对‘神农百草水’这个名字很熟悉,这种感觉莫名其妙,好像上辈子在哪里听到过。
“啊?那个被我倒了……”李华有些懵:“我爹非要给我姐喝那个水,我看大夫们都不让喝,我就感觉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郑大夫走之前还特意嘱咐我,不要让我爹拿到拿瓶水,我看也没地方藏,就直接顺窗户倒了。”
“倒的时候有闻到什么味道吗?”王德全皱着眉问道。
“味道?”李华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倒的时候撒了一些在我手上,好像有一股子甜味,对了,我扔瓶子的时候看了一眼,瓶底全是半透明的沙粒一样的东西。”
甜味?半透明的沙粒?会是什么东西?糖?王德全在脑海中思索片刻,终是放弃。线索太少了,根本没办法确定那瓶‘神农百草水’是什么东西。
“还记得骗子长什么样子吧?”王德全叹了口气,“下次再看到他可以想办法拖住他,然后来学校找我。”
“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李华愤恨道,“再让我看到他,我非要让他竖着来,横着出去。”
黄金来听得一咧嘴,听到李华的话,他仿佛已经想象到那个骗子悲惨的下场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回学校了。”王德全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病房内的钟,“李老师这边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来学校找我。”
……
“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走在空旷的校园,黄金来仰头看着泛白的天空,忽然有一种想吟诗一首的冲动。可是他想了半天,只想出了这一句。
王德全听着一笑,“你《赤壁赋》背多了吧。”
“啊?这不是《逍遥游》吗?”黄金来眨了眨眼,吟诗的冲动戛然而止。“《赤壁赋》不是‘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吗?”
“那是《岳阳楼记》,你早自习的时候都背了什么啊?”看着黄金来脸上愈发崩溃的神情,王德全有些哭笑不得:“你要是把用在数理化上的心思分一半给语文,你都能年级第一了。”
“给语文分一半也不行,咱还有政治呢。”黄金来声音有些无力:“全子,你想上哪个大学啊?”
“淮西中医学院。”王德全眯着眼看向食堂的方向,他隐隐觉得那边好像有人影。
“果然是学中医,不过淮西也太远了吧?”黄金来还是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我要是考了华清大学,咱岂不是好久都见不到了。”
“你还是先把字练好吧。”前方的黑影逐渐清晰,王德全随意回了一句后,接着问道:“前面食堂门口那人在干什么?你认识他吗?”
“什么人?”黄金来猛地抬起头,看向食堂的方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他仔细看了看,道:“不认识,应该不是咱学校的老师,更不是食堂的师傅,食堂那几个炒菜的大厨我都认识,没有这么瘦的。”
食堂门口的人影,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背对着王德全二人,蹲在地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黄金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人身后,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嘿!兄弟,这么早在这地方蹲着干什么呢?”
突然被拍了肩膀,那人蹲在地上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抬头刚想骂,嘴张开,话还没出来,就见到黄金来身后像老大爷散步一样的王德全,他浑身打了个激灵,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跑了。
这回轮到黄金来傻眼了,这都是什么人呐?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2817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