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23.治病(一)

0023.治病(一)


  
王德全从地窖中出来,刚想向众人道谢,就被高亮拦住了:
“感谢的话就先别说了,李老师那边好像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王大夫,你快去看看我侄女吧。”一旁的李国富出声道,“我是李洁的舅舅……”
“路上再说。”王德全打断了李国富的话,接过黄金来递过来的衣服披在身上,一抬头,看见站在人群后的刘振河。
“刘叔?你怎么在这里?”王德全有些疑惑。
“我来陪着小燕的父母送孩子去医院。”刘振河叹了口气,“本以为能在村子里等到你,没想到你出了事,我怕小燕病情被耽误,只好连夜来了县城。”
“小燕也在县医院?”
听了刘振河肯定的回答,王德全点了点头,继续向仓库大门走去。
刚要迈过门槛,蒋伍得猛地扑了过来,跪在王德全面前,拼命地磕着头。
“我错了,王哥,我真的错了,我不想坐牢,您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话音一落,仓库内外一片嗤笑。
王德全从蒋伍得身边绕开,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蒋伍得。
黄金来撑着伞走了过来,将伞遮在王德全头顶,轻声叮嘱道:“小心手,别被雨水淋了。”
“没事的。”看着身边关心自己的好友,王德全心里有些感动,他开玩笑道:“我可是神医,还会怕雨淋?”
“神医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家一棍子敲晕了?”黄金来收了伞,一起上了警车。
警车呼啸而过,直奔医院。
到医院时已是晚上11点,王德全下了警车,急匆匆地赶往李洁的病房。
病房里站着五六个医生,其中就有王德全眼熟的郑春江。
王德全一推开病房们,就见到郑春江正死死抱着李洁父亲的腰。
“这东西不能喝!那个姓郭的一看就是个骗子,你姑娘喝他的药都喝成什么样了?你还敢给她喝这玩意?”
“这叫‘神农百草水’,我花了99块钱买的,肯定能行。”李洁父亲一手抓着一瓶水,一手用力拍打着郑春江的手。
“不行,这东西绝对不能喝。”郑春江手都被打红了,依然死死抱着李洁父亲不撒手。
病房内有些混乱,没有人注意到已经走进来的王德全。
神农百草水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见其他人都在看热闹,王德全快速走上前,一把抢过李洁父亲手里的‘神水’。
郑春江见有人拿走了‘神水’,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松开了抱着李洁父亲的手,向拿走‘神水’的人道了声谢,一抬头却愣住了:“王德全?”
王德全向他点了点头,将‘神水’扔到郑春江怀里,走到李洁床边,查看李洁的情况。
一旁的钱元同听到王德全的名字也是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王德全就是自己眼前的年轻人,他立即将自己得知的情况说了一遍。
当听到姓郭的骗子给李洁诊断为‘火毒’的时候,王德全的心里忍不住想问候骗子的母亲。
“我来之前,患者喝下了大剂量的三黄石膏汤,如今已有阳浮欲脱之像了。”钱元同叹了口气:“怪我医术不精,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能让她家人去请你了。”
“阳浮欲脱,还好李老师年龄还不是很大,虽然危险,但还有希望。”说着,王德全将李洁指甲剪下一块切成细丝,像卷烟卷一般卷在纸中,点燃后塞进李洁唇间。
李洁此时仍在打嗝,一吸气,将指甲点燃发出的烟全吸了进去,指甲点燃的烟气极臭,李洁顿时呛得咳嗽起来。
“妙啊!”旁边的钱元同眼前一亮,推开要上前和王德全理论的李国富,走到王德全身边:“吸入烟气导致呛咳,这是肺气先通的征兆啊。欲降先升,升已而降,妙啊,妙啊。”
不多时,李洁咳嗽声止住了,打嗝频率也降了下来。
一旁的郑春江看得直咧嘴,吸了指甲点的烟就能治好打嗝?他一听就觉得很是离谱,可是打嗝的毛病确实被止住了……郑春江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见李洁打嗝止住,王德全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放松的神情,随手拿过旁边桌子上的纸和笔就开始写方子。
炙草60克,附子、干姜、吴茱萸……写刚写了一半,王德全就感受到了钱元同炽热的目光,没多加理会,迅速将剩下的方子写好。
……大枣20枚,加冷水1500毫升,文火取浓汁500毫升,少量多次服。
写完后,王德全将方子递给钱元同:“钱老,您看看这样开行不行?”
钱元同接过,看着方子上的字,钱元同不禁发出感叹:“现在的小娃娃还真是厉害,不仅方子开得好,字也写得这么漂亮,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跟在师父后面背中药呢。”
看了一眼,钱元同就将方子递给一旁等候的李洁弟弟,让他去抓药,
李洁弟弟拿着手中的方子,有些犹豫,看着王德全如此年轻的面庞,他心里有些忐忑:
“钱老,这方子不用再改改吗?”
“增无可增,减无可减。”钱元同挥了挥手,“不用改了,照着方子吃,很快就能见效果,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见钱元同如此肯定,李洁弟弟也放下心来,拿着方子就跑出了病房。
不多时,药煎好了,将病床摇起,李洁勉强半坐起来,接过药碗,将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亲眼看到李洁将药喝下,王德全这才彻底松下一口气:“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手上的刺痛这才翻涌上来,王德全看了看自己的手,对一旁的钱元同满是歉意道:“钱老,我去处理一下伤口,先走一步。”
“刚刚就想问你这手是怎么弄的,行了,你快去吧,别感染了。”钱元同看着王德全满是干涸血迹的手,一时间有些感同身受,觉得自己的手也开始痛了起来,“这边有我照看,你就放心吧。”
王德全道了声谢,捧着手走到门前,还没等他拉开门,面前的门就突然开了。
只见刘振河站在门外一脸急色:“德全,小燕又开始犯病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犯病?什么病?需要帮忙吗?”屋里的钱元同听到了刘振河的话,对着门口的王德全出声问道。
“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小儿舞蹈病。”王德全回头看了一眼钱元同:“钱老也来看看吧,我一个人怕拿不准。”
“你小子还能拿不准?”钱元同失笑,心中不禁发出感叹:眼前这年轻人不仅医术高超,还如此谦虚,真是后生可畏啊。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2967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