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19.麻袋

0019.麻袋


  
“这是神农百草水,只要喝了它,患者的病就能完全好了。”郭智长示意助手将‘神农百草水’递给李洁的家人。
“这么神奇?”李洁弟弟将双手在裤子上用力蹭了蹭,极为小心地接过瓶子。“这个得多少钱?”
“不贵。”郭智长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患者家属,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一瓶只需要99元。”
“99元?这么贵……”病房内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李洁弟弟看着自己手里的水,仿佛在看一坨金子。
见众人震惊的表情,郭智长和助手对视了一眼,助手微微点了点头,向前一步,大声道:“这可是能救命的东西,你的命还不值99块钱吗?嫌贵的话就别买,又不是强制你买……”
“小王,够了。”郭智长看着李洁家人的表情,见差不多了,出声打断了助手的话:“你怎么能这样和患者说话,还不赶紧给人家道歉?”
“对不起。”助手小王故作委屈地鞠了一躬,退了回去。嘴里小声嘀咕着,似乎是为‘神农百草水’打抱不平:“这可是师祖的心血啊,师祖这些年培育关键药材几乎熬坏了身体……”
“行了。”郭智长故作训斥,看着李洁家属面上的神色逐渐开始动摇,他心里几乎乐开了花。他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
“神农百草水的主药稀缺,我老师走遍了全国也没能找到能代替的药材,现在这‘神农百草水’已经不再生产了,喝一瓶少一瓶,卖你99已经算是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前两天有人出了300我都没舍得卖。”
“买,我们买!”李洁父亲咬咬牙,用刀将衣服的夹层划开,夹层里缝着十几张皱巴巴的钱。
双手颤抖地将钱数好,小心翼翼递给郭智长,旁边的助手一把将钱抓了过去,随意数了数就塞进了包里,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洁的弟弟:“这瓶‘神农百草水’你们可拿好了,丢了洒了我们概不负责。”
“好的,好的。”李洁弟弟一听,急忙将瓶子搂在怀里,生怕瓶子掉在地上。
郭智长看了一眼床上依旧打嗝的李洁,面上露出几分厌恶,但他掩饰的很好,瞬间换回了那副‘和蔼’的表情。这般变脸的速度,看得郑春江瞠目结舌。
“那个方子记得先吃三副,吃完了才能喝‘神农百草水’,不然会没有效果。”郭智长‘好心’地叮嘱了一句,转身领着助手小王离开了病房。
看着郭智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郑春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点职业道德。
他返回病房,刚想开口劝李洁家属不要随便给患者吃药,只可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李洁的弟弟赶出了病房:
“不会治病你来干什么?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郑春江看着自己面前轰然关上的门,心里十万分的憋屈,自己堂堂一个正经学校毕业的医生,混的竟然还不如一个江湖骗子,天理何在啊?
天空渐渐阴暗,层层的乌云将安通笼罩,空气中弥漫着水气。
雷声响起,大颗大颗的雨滴终于离开了云,在地上拍出一个个水花。
王德全看了看外面的雨,又看了看屋里的钟。现在已经5点了,距离客车发车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还有十分钟下课,王德全听着雨声,忽然有些心烦。做不下去题,索性就不做了,他转着笔,出神地看着窗外,任由思绪恣意蔓延。
下课铃响,王德全第一个出了教室,拿着自己早就收拾好的东西,披着雨衣向车站方向跑去。
雨下的愈来愈大,雨水冷冷的拍在王德全脸上,模糊了他的视线,看着安通车站几个字在眼前逐渐放大,王德全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就在他马上踏进车站的那一刻,眼前忽然一黑,一个散发着猪圈臭气的麻袋死死地套住了他的头。
“终于逮住这小子了,要不是他,我能被……”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王德全还在仔细分辨着说话的人的声音,下一刻,头后传来一阵强烈的疼痛,他眼前彻底黑了下来。
时间已是晚上8点,窗外的雨依旧下着,七井村的道路泥泞不堪。
“人怎么还没到?张四喜不是说他今天晚上能回来吗?”刘振河在窗前踱着步,时不时趴着窗户向外张望,内心越发焦急。
“我就说小孩子的话不能信。”诊室内的老太太撇撇嘴:“人家都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还小神医,一个孩子能会治个啥病?”
刘振河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老太太还在那边絮絮叨叨:“孩子根本就没病,分明是在她姥姥家中邪了。赶明个儿我去请隔壁村的神婆,喝点香灰水,再让神婆念叨念叨,肯定就能好。”
刘振河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他皱着眉回头,刚想开口,就被旁边的女人打断了。
“妈!你说够了没有?”那女人叫刘翠兰,是老太太的儿媳。女儿生病后,她第一时间就想带着女儿去县里的医院看病,却被婆婆拼命阻拦。听着老太太的话,她终于忍不住了,情绪瞬间崩溃:
“孩子生病,我带她去医院你不让,让孩子吃药你不让,你到底想干什么?一天天就在那里念叨中邪、中邪,我看是你中邪了。你孙子生病的时候咋就知道吃药?你咋不让你孙子去喝香灰水?你下午让老四买的蜡烛纸钱管用了吗,除了浪费钱还能有什么用?”
“要不是去了她姥姥家,孩子能生病?传染给我孙子怎么办?”
双方越吵越烈,眼见着就要动手,一旁的亲戚们急忙上将两人拉开。
小姑娘坐在一旁,胳膊不受控制地在空中乱挥,看着身边因为自己吵起来的亲人,她张着嘴,却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两行泪水顺着因病而扭曲的脸庞滑下。
刘振河看着鸡飞狗跳的诊室,叹了口气,走到小姑娘身前,半蹲下身子,看着小姑娘的眼睛:
“小燕子别怕,他们只是太爱你了……叔叔已经找了能给你治病的人,等他来了你的病就能好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挂钟的时针已经缓缓指向了9,刘振河看着窗外。
窗外的雨渐渐小了,刘振河不知道的是,他今晚注定等不到他想等的人了。
此时,安通县医院病房内,李洁在家人的注视下,喝下了第一口中药。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30407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