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10.县医院

0010.县医院


  
对王德全来说,教室里坐的都是一群孩子。他看着同学们总觉得有一种爷爷看孙子的感觉。
作为一个心理年龄六十多岁的人,王德全对这种孩子之间争斗并不感兴趣,即便自己也是争斗中的一方。他依旧以一种局外人看热闹的心态看着。
嫉妒使人失智,平时自诩聪明的徐有才,这一刻仿佛丢了脑子:
“你肯定是偷了答案……”
“够了!再说话都给我滚出去!这是课堂,不是菜市场!”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将黑板擦啪的一下摔在讲桌上。
三番两次被人打断讲课,英语老师李洁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可她毕竟是老师,总不能把脾气发在学生身上。
被其他老师质疑泄露答案就算了,到了班级还要被学生怀疑……英语老师李洁越想越糟心,一股气在胃中不断翻腾。
“嗝!”
打嗝声震天响,教室里瞬间安静,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讲台。
英语老师捂着嘴,面色稍稍有些尴尬,她翻了翻卷子打算继续讲课,刚要开口,又打了一声嗝。
紧接着,一连串的打嗝声接踵而至。
英语老师用尽了力气止嗝,就连一口水分七口咽的方法都用了,除了给自己呛出了眼泪,对连续的打嗝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们嗝……先上自习嗝……”英语老师终于放弃了用土方法自治,拿着水杯和卷子急匆匆的走了,留下满班的同学面面相觑。
教室里都是两人一桌,王德全的位置在里面,靠着窗户。王德全有心想上去帮忙看看,可是却被同桌徐有才挡在座位里面,根本出不去。仔细听还能听见徐有才在那里小声嘀咕:“就不让你出去,憋死你。”
估计徐有才是认为自己要去上厕所……王德全对此哭笑不得。
今天的课基本上都是讲卷子,好在王德全这两天突击了一遍课本,不至于像鸭子听雷一样完全听不懂。
听了老师的讲解,王德全觉得自己进步还是很大的,毕竟自己对高中的知识并不是完全空白,他只是时间隔的太长有些遗忘,不管怎么说,他对高中的知识还是有些印象的。
这就是学过一遍的人和完全没学过的人之间的差距,两者之间对知识的接受能力完全不同。
一天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随着下课铃响起,同学们逃也似的冲出了教室。
有了酱菜的黄金来现在完全不急,不紧不慢的和王德全一起收拾着书本。
出了教室,就见到走廊里几个男生女生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对黄金来来说,这正是听八卦的好时机,他打算凑过去听听热闹。
王德全看着偏离路线的好友有些无奈,只好在后面跟了上去。
走廊里聚堆的这几个人是高三几个班的班长和英语课代表,他们不知在哪听说了英语老师生病住院的事,正商量着要不要放学一起去医院看望老师。
已经严重到住院的地步了?王德全听着,心里不禁思索起来。
打嗝在中医里称作呃逆,病位在膈,病变的关键脏腑在胃,却又与脾肺肝肾密切相关。
王德全想着上英语课时的情景,打嗝之前英语老师应该是生了气。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别提被打断三次讲课的老师。不过在课堂上生气应该只是诱因,具体的情况还得见了人再看。
马上快高考了,学校安排的课程大部分都是自习。几个同学一商量,决定在明天中午去医院探望。
几个班长在班主任的默认下,在班级里选了几个代表,代替大家去看老师。
第二天中午放学,几个班的代表凑在一起前往县医院,王德全也在其中。
中午十二点,病房里几乎没什么人。
王德全一行人到病房的时候,英语老师李洁正闭着眼躺在床上休息,喉中嗝声不断。
病房的门刚被推开,李洁就感受到了,她撑开疲惫的双眼看向门口,入眼的是一群学生。
“李老师,我们代表高三全体同学来看看您,希望您早日康复。”
“谢谢孩子们。”英语老师李洁看着眼前这帮孩子,心里多了几分安慰。被打嗝折磨得无法休息的她,勉强露出笑容:“你们好好学习,老师的病就都好了,快回去学习吧。”
一群学生来了不过五分钟,就被李洁赶回了学校。
王德全慢吞吞地走在最后,待大家都离开后,他重新返回英语老师李洁的病床旁。
“怎么,学习上有什么困难要和老师说吗?”李洁看着去而复返的王德全心里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老师。”王德全看着依旧打嗝不停的李洁,轻声说道:“我跟我师父学过一段时间中医,想试试能不能替您缓解一下痛苦。”
“你还学过中医?”英语老师目光里闪过几分诧异,心里并没有把王德全后半句话放在心上。
王德全点了点头,没有多解释什么:“我想给您把把脉。”
“行。”李洁答应的痛快,将手腕搭在床边。看着王德全把脉时的认真模样,她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王德全可能真的会治病……
可一个19岁的孩子能会看什么?李洁暗自摇了摇头,心底嘲笑着自己真是病糊涂了,竟然开始幻想一个小孩子能给自己治病。
看着王德全收回手指,李洁疲惫的笑了笑,轻声问道:“脉象怎么样?”
王德全没有回答李洁的问题。他把完了脉,接着仔细看了看李洁面色和舌苔,开口问道:“老师,你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生气?”
李洁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就被王德全接二连三的问题打断了。
“生气的时候,两侧腋下肋骨处是不是经常疼?平时有没有觉得胃胀?有没有想恶心呕吐的感觉?”
“每次生气,肋骨之间都会疼,最近总觉得胃胀反酸。”李洁想了想自己的身体状况,好像确实和王德全说的一样。
“你应该是平时心情总不好,肝郁气滞。肝郁克脾,脾失健运则生痰浊。再加上昨天在课堂上生了气,肝气升发太过,冲激了胃腑,胃气上逆挟痰动膈,导致呃逆频发。”
自己这学生似乎还挺专业的……李洁心里有些惊讶。
“还不是很严重,我给你开个方子吧,三副药下去应该就能好。”王德全随手拿过纸笔,斟酌片刻,迅速写好了方子。
李洁接过王德全递过来的药方,看到上面别有风骨的字,眼前一亮。教学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看到有学生能写出这样好的字。
“这药方我就收下了……”李洁扬了扬手中的纸片,话还没说完,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药方?什么药方?”进来的是李洁的主治医生郑春江。他快步走上前,伸手拿过李洁手里的半张纸,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
“王德全是哪个医生?我怎么没听说过?”看着方子最后一行的署名,郑春江脸色越来越严肃,胖脸上的肥肉颤动。
“王德全是我学生。”李洁开口解释了一句。
“这药你没吃吧?”郑春江抖了抖手里的方子:“学生开的药你也信得着?万一吃出什么毛病怎么办?”
“学生的一份心意……”
“心意也不行,这药绝对不能吃!吃了之后出了什么事,我们医院可不负责……嗯?这是谁?”郑春江一回头,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我是李老师的学生。”迎着郑春江疑惑的目光,王德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就是王德全。”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3702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