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08.月考

0008.月考


  
王德全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颗蓬松的爆炸脑袋。
宿管大妈将装着鸡蛋的小布袋塞进王德全手里,让王德全递给黄金来敷眼睛。
“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敷完眼睛记得把鸡蛋给我送回来。”
宿管大妈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王德全和床上抻着脖子的黄金来面面相觑。
“爆炸头还挺可爱的。”黄金来将滚烫的鸡蛋压在眼眶上,嘴里喃喃道。
王德全继续翻看着课本,他打算熬夜抱抱佛脚。虽然这佛脚抱着没什么用,但至少能让他知道高中三年学的都是什么。
考前突击其实还是有点用的,上辈子跟着老爷子学中医,医术学的如何暂且不说,在背东西这方面他还是没服过谁的。
语文的文言文太多,一晚上全背完可能性不大,物理化学数学囫囵的背了也没多大用,英语不用考虑,至于政治……
这种只要背了就能提分的科目简直不要太爽,这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刷分神器好嘛!
王德全找出政治书,打着手电筒,熬夜看了一晚。
……
高中早上8点上课,7点半就要到校上早自习。
王德全进了教室,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庞,心里还没来得及感慨什么,就被随后进门的班主任“揪”了出去。
看样子是要被班主任谈话了。
王德全放好书包,跟着班主任进了办公室。
班主任叫赵海清,三十出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安通一中。不胖不瘦,一头板寸干净利落。
“咳,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什么吗?”赵海清一开口就是一句班主任的经典开场问,一看就是个老班主任了。
这一句看似简单,实则是高级引诱,不少学生都折戟在这句话下,自投罗网。
“不知道。”王德全的回答十分干脆。
其实王德全心里明白,赵海清找他多半是因为他逃学的事。毕竟学生在学校失踪,班主任要担很大的责任。
“不知道?”赵海清气得想笑,“你还知道回来上课?不声不响失踪好几天,你知道这对学校影响多大吗?学校找你都快找翻天了。”
“我错了。”又是极为干脆的三个字。
对王德全来说,这确实没什么好辩解的,他的确是逃学回家了,可以说是自己给自己放了一个小长假。
“你啊……”赵海清见王德全道歉道的干脆利落,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了想,决定把逃学这件事就此放下。
赵海清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逃学这件事就先这样,对外面就说你学习压力大,回家休息两天,是找我批过假的。”
赵海清这是打算把责任都揽在身上?即便自己是个差生?王德全瞬间对赵海清这个班主任生出几分敬意。
他确实是个好老师,只可惜当年卷进了一场本与他无关的风波。
“认识到错误就好。”赵海清整理着手边的一摞卷子:“距离高考没多长时间了,复习的怎么样?这次月考能不能把分数再往上提一提?”
“我不知道。”
这句是实话,现在的王德全对成绩毫无概念,他早就忘了自己上次月考考了多少分了,这次成绩是升是降全凭天意。
“你这一问三不知学的倒是不错。”赵海清哭笑不得,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将桌子上的一打卷子递到王德全手里:“这是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你拿回去先放在讲台上,等监考老师去了再发卷。”
“好的。”王德全接过厚厚的一沓卷子,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差两分钟到八点,教室里还在早读。
来监考的是数学老师周几何,典型的海中地发型。他将卷子接过去看了看,确认无误后让数学课代表发了下去。
八点整,考试正式开始。
王德全接过卷子,工工整整的签上了名字,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上辈子在处方上签名。
好久没开方子了,手痒的很啊……他叹了口气,将卷子翻到正面开始看题。
果然不出王德全所料,卷子上的每个字他都认识,只是合成一句话之后就都不认识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德全和数学卷子斗争许久,终是摇了白旗举手投降。
坐在他前面的死党黄金来咳了两声,将身子侧向一旁,同时将自己的卷子推向另一侧。
王德全抬头看了一眼死党的卷子,有些牙疼。这是正常人能写出字?这简直是就批卷老师的死亡地狱。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给这种卷子高分的好吗?
还好王德全原本就没打算抄,心里也没什么怨念,只是觉得黄金来这小子该练字了,不然高考肯定会折在这上面。
考试即将结束,一直在讲台上坐着看书的数学老师周几何喝了口茶水,起身清了清嗓子:“还有十分钟交卷,赶紧看看自己名字写没写,没写没有成绩。”
周几何一边说着一边走下讲台,打算看看学生都答的怎么样。他在书桌间的过道走过,手指时不时在某个同学的桌子上点几下。
当走到黄金来的桌边,周几何看着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字,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晃。每次他批黄金来的卷子都觉得自己好像死了一次,这导致他现在看一眼黄金来的字,就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
眼不见为净……周几何控制自己移开视线,看向黄金来后面同学的卷子。
好家伙,这和黄金来的卷子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像大风刮过的乱麻,一个干净好像被狗舔过。
“你这整挺行啊,都没有下降空间了。”周几何看着空白一片的卷子,牙有些痒痒。他看向卷子的填名处,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高三二班,王德全。七个字写得别有风骨。
这两个人要是能中和一下就好了……周几何走到班级最后一排站定,脸上写满了可惜。
铃声响起,考试结束。周几何一手端着茶杯,一手将收好的卷子夹在胳肢窝下,慢悠悠的回了办公室。
“怎么样?怎么样?抄到了吗?”黄金来扭过头,语气里满是关心。
“反正也不会,抄了也没什么用。”王德全拿着笔在草纸上随意划着,“你还是多练练字吧。”
“我那字多帅啊,狂草,一般人都写不出来。”黄金来一脸洋洋自得。
“那你在这写一行字。”王德全将纸笔推过去。
“为祖国崛起而读书。”黄金来一边说着一边提笔写字,一串谁也看不懂的“狂草”在纸面上爬了起来。
兄弟,你这是为了类人猿的崛起读的书吧?正常人哪有字写成这样的?王德全看着一连串的字有些牙疼。他将纸条折了几下,露出其中他觉得是一个字的“字”,递给“狂草大家”黄金来看。
“这个字是什么?你认识吗?”
“这个啊……”黄金来捏着下巴,凑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一脸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我是该练练字了……”
这次月考考了一天半,接下来依次考了语文、英语、物理、化学、政治、生物。
语文除了默写的题,其他都还不错,文言文部分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难度,毕竟上辈子那么多古代医集不是白读的。
英语更是没什么问题,不到半个小时就答完了所有题。
至于物理化学生物……王德全只知道自己在上面写的是字,只是可能文不对题。
对于政治这一科,王德全只能说自己尽力了。
成绩是多是少,还是随缘吧。
王德全有些无聊地拄着下巴,看着考完试相互对答案的同学,他总觉得教室里缺点什么。
是了,缺了那个憨大个子刘俊峰……他没来考试?
王德全怼了怼黄金来的后背,问他知不知道刘俊峰去哪里了。
黄金来果然没辜负王德全的期待:
“听说他胳膊伤的挺重,好像是去医院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38268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