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05.好人

0005.好人


  
“陈老,首长们已经到了,冯主任让我接您过去。”
“知道了。”陈贵生摆了摆手,撇了一眼来者包成粽子的头,随口问道:“小薛你这头怎么回事?怎么受了伤还在外面乱跑?”
“昨天晚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小薛憨笑,“原本休了病假,但是今天的情况您也知道,警卫处那边怕人不够。”
“这样啊。”陈贵生喝了最后一口茶,起身拍了拍王德全的肩膀:“德全啊,你好好学,争取考到淮西中医学院。师父这边有事,就先走了,高考之后记得来这个地方找师父。”
说着,陈贵生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写下了一串地址。
王德全接过,纸上写着:J省,淮西市,灵溪县怀德胡同1748号。
这和上一世的地址不一样,可能是师父还没搬家?
王德全将师父送出了门,目送着门前的黑色轿车离开。
全程一声未吭的李丽娟拽了拽儿子的衣服:“全子,你师父到底什么来头啊?又是首长又是红旗轿车的……”
王德全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陈贵生的事,上辈子和陈贵生学习的时候,陈贵生已经在家颐养天年了,偶尔会为了他这个小徒弟收两个患者做示范。
“我也不太清楚,”王德全摇了摇头,“妈,我打算今天回学校。”
“今天就回去?”李丽娟眼里有些不舍,“不在家多住两天吗?”
“快高考了,我想多看看书。”王德全笑了笑,回屋收拾换洗的衣物,“今天下午还有去县里的客车吗?”
“有,下午三点有一趟。”李丽娟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两点多了,她急忙把装好的咸菜塞进了王德全收拾好的包里,又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压在了咸菜罐底下。
“妈攒了点钱,你拿去到学校吃点好的,可别累坏了身子。”
“放心吧,妈。”王德全看着那沓皱巴巴的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重活一世,这一次,他绝不会再留遗憾。
“安通!安通!安通走了!”客车喇叭声响起。
王德全背着塞得满满的布包上了客车。车里坐满了人,王德全来到最后一排连座坐下,把包放在脚边。
客车启动,王德全看着窗旁不断向自己挥手的母亲,眼眶有些湿润。
“小伙子,第一次出远门啊?”
“不是第一次。”王德全看向说话的中年男人,礼貌地笑了笑。
“你也去安通县?去打工吗?”男人看了看王德全脚下的包,感同身受道:“当年我出去干活,我妈也喜欢给我拿一大袋子东西。”
“不是打工。”王德全将脚下的包往回收了收。
“那就是上学喽?看你这个年纪得上初中了吧?高材生啊。”
初中就是高材生了吗?那高中是什么?高高材生?王德全心里吐槽,表面上依旧礼貌。“高中,高三。”
“哟,不得了啊。”男人满脸羡慕,“上了高中就不愁没有工作了,还能找个铁饭碗。没钱出去看个病都难啊。”
“看病?谁病了?”王德全准确的抓到了‘病’这个字,瞬间精神了起来。
“我爹,”男人叹了口气,“这两天一直说肚子疼,村里大夫说可能是阑尾炎,让我们去县里看看。”
正说着,旁边的老爷子又‘哎呦’地哼了起来。
“肚子又疼了?吃点止疼药吧。”男人赶紧从兜里翻出止疼片,用水给老爷子灌了下去。
“等等!”男人动作太快,王德全阻止的手才伸出一半,老爷子已经把药咽进去了。
“你这……”王德全无奈的收回手,“不能总吃止痛药啊。”
“不吃疼得受不了啊。”药效渐渐上来,老爷子拧在一起的脸缓缓舒展开。
“要不我给你看看吧,我学过一段中医。”王德全看着瞬间变了脸色的男人,苦笑道:“放心,我不是骗子,我看着年轻,但是已经学了很多年中医了。”
“那,那你看看吧,我可不买药啊。”那男人一脸警惕地看着王德全。
“行行,我就看看。”王德全一边说着,一边看看向男人身旁的老爷子:“大爷你哪里不舒服啊?肚子哪块疼啊?”
“就这儿,就这儿。”老大爷指了指自己左下腹的位置:“疼的时候里面好像有个刀子割来割去的。”
这个地方……应该是左降结肠。
王德全伸手轻轻按了一下老大爷指的地方,只觉得指下有些硬。
“大爷你最近排便怎么样啊?大小便都正常吗?”王德全一边问着,一边将手搭在大爷的手腕把脉。
“好几天没拉了,这肚子胀啊,每次尿的也少,那尿都棕黄、棕黄的。”老大爷叹了口气,一股如同正夏露天旱厕里发酵的臭气迎面而来。
“行,大爷你伸舌头,我看看舌苔。”王德全一听,心里有了底。
大爷听话的伸出了舌头,只见通红的舌上覆满了干燥发黄的舌苔。
左下腹痛,口干口臭,小便短赤,舌红苔黄燥,脉滑数……典型的肠胃炽热型的便秘。
“小伙子,我爹这病咋样啊?”看着王德全问诊的样子,那男人有些相信王德全学过中医,但心里依旧信不过。
“没事,老年人肠胃蠕动不好,有点便秘。”王德全倒是不太在意那男人的看法,淡淡道:“回去少吃点辣的,可以喝点蓖麻油试试。”
“真的?”男人一脸狐疑的看着王德全,“油还能治病?”
“至少能把腹痛缓解了,老爷子没什么大问题,倒是你……”王德全细细打量着男子的眼睛,觉得男子的眼白有些发黄。
“我怎么了?我没病!我告诉你,我可不买药啊,没钱。”听着王德全话音一转,一直保持警惕的男人急得立刻提高了声音:“爸,咱还是去县里看吧,还是县里大夫靠谱。”
车里其他乘客有一直关注着这边,见那男人如此说,都以为王德全在骗钱,纷纷帮腔道:
“这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要看病还得去医院。”
“这小子毛还没长齐就学别人骗人,也不知道家里咋教的。”
“还上高三,我看小学三年级还差不多。”
见男人防贼似的目光,王德全也不想在多说。有道是:医不叩门,法不轻传。自己如此年轻又太过主动,人家不信也是人之常情。
“到站了!到站了!今天这是最后一班车了啊,想回家的等明天吧!”客车司机喊着,中气十足。
车到站了,乘客们纷纷收拾东西下车。
出于医者的道德,王德全下车前还是对着男人说了一句:“你的病很严重,建议你去医院好好检查。”
看着男人一脸防备的抱紧了手里的包,王德全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枉做一回好人了。
还是先回学校吧……这个时间学校应该快放学了吧……
客车开走了,留下难闻的尾气。四周的人群渐渐散开,留下一个眼里充满怀念的孤独人影站在那里。
阳光亲吻着他的发梢。
王德全看了一眼四周低矮的房屋,按着记忆中去学校的路线,拎着包快速向前走着。
类似这样的患者,他上辈子并不少见,这样的事丝毫不能影响到他的心情,他只会觉得这人可怜。
车上的事情被抛到脑后,他仿佛看见即将到来的短暂而美好的高中生活在向他招手。
高中,我来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5586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