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沙雕女配,放飞爆红 > 第124章 放飞第一百二十四天你要是这么想,我……

第124章 放飞第一百二十四天你要是这么想,我……


白术句话算是说出了现场所人心声,  最烦装『逼』人!

        个当老板给我们一帮子打工仔说不想当老板,当老板很累是什么意思?

        难道社畜们不累吗,社畜们又累又没钱。

        要是真不想当老板就别当,怎么得了宜卖乖,  不是讨人厌嘛!

        虽然魏忠良个人本来就很讨人厌,  已经成为娱乐圈以及网友们公认事实,  不过现实中接触更是让人想要胖揍。

        魏忠良装『逼』不成被白术戳穿,  脸一阵红一阵白,点没面子,  于是拿着眼睛怒瞪白术。

        那边采访白术工人员小姐姐在心中给白术竖了大拇指,  并且默念,  干得漂亮!

        她早就听闻过白术彪悍放飞风,说话直来直去,对白术好感度不低,但现场接触到之后更是好感度飙升。

        毕竟谁能抗拒又漂亮又敢说女孩子呢!

        长了一张甜妹脸,却跟她甜妹形象不符合犀利言论,  一针血,干脆利落。

        工人员们打圆场,  “白老师也在接受采访呢。”

        白术确实在那边进行后期采访。

        魏忠良才继续开始憋着气往下录制,  又说到了关于影视创方面,魏忠良再次侃侃而谈。

        魏忠良一摊,“其实搞一个剧也不难,  很简单啊,  就能做……”

        白术慢条斯理跟上,  “复制粘贴当然不难,但原创不易。”

        魏忠良现在是真坐不住了,整个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动物,  怒气冲冲朝着声音传来地方喊道,“白术!”

        白术面不改『色』,跟魏忠良对上了视线,眼神戏谑,“魏总,吼么大声干嘛?”

        “怎么了?”

        让雕看看,是谁在对号入座!

        魏忠良一气差点没提上来,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能憋出来一句,“那边声音小点,吵到我了!”

        白术,“我就是正常分贝,魏总要是觉得声音太大不然换个地方?”

        白术贴心给出了建议。

        魏忠良:为什么要走,而不是白术走?

        魏忠良跟白术杠上了,不打算离开战场,然而因为白术存在,像魏忠良前一句说了点什么,后一脚白术铁定要拆台,重复几遍之后魏忠良泄气儿了。

        再次把眼神锁定牢牢坐在一边,已经喝上饮料女人,最后对自己边节目组工人员从牙缝里挤出。

        “咱们换个地方吧。”

        白术不走,好,那走!

        白术:早就应该么懂事儿。

        周亚男是跟白术一来参加《老板请指教》,她也觉得白术干得漂亮,毕竟魏忠良不光是言辞恶心,跳是实打实想要对她们雕翻天做点什么。

        就是周亚男感觉白术其实以稍微委婉一点,不过周亚男也没去劝,因为劝也劝不动。

        周亚男:司哥不在,已经没人能拦住白术了。

        ……

        第一个回合白术胜无比轻松,不过大家都知道个人不对付了。

        魏忠良跟节目组以及其余老总大肆批判白术。

        “黄『毛』小儿,猖狂自大,总一天会吃苦头。”

        “现在看她得意,笑到最后才是赢家,等她踢到铁板狠狠摔一个跟头就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了。”

        魏忠良本来就对白术没任何好感,辛苦『操』了一通想要从白术那边率先抢占甜剧市场,却一点消息都没打探出来,本来就一肚子火,现在白术更是直接让下不了台。

        老总们都壁上观。

        大家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并不打算掺和魏忠良和白术之间纷争,们多少也知道点儿隐情,魏忠良就是块狗皮膏『药』怪不要脸,没想到白术小姑娘家家对上魏忠良完全不打怵,甚至占了上风。

        让老总们对白术多了几分注意。

        节目组工人员就纯属觉得,魏忠良又开始『乱』哔哔了。

        节目组导演:打来,打来!

        “白老师来了啊……”

        工人员发现了白术到来,喊了一声,刚才在高谈阔论魏忠良讪讪噤声,斜视着白术,冷哼了一声。

        白术订了咖啡,“给们准备了点儿喝,大家都在吧?”

        工人员欢天喜地去拿外卖,一杯一杯分给其余人,白术已经从节目组编导那边了解到她不在时候发生一切。

        白术没让工人员给她汇报,完全是编导自发。

        白术:真是一个菩萨节目,如果没魏忠良就更好了。

        不过白术记得魏忠良给自己送了一笔不菲意外之财,想到里白术看着肥羊二号白术觉得好像也不是很碍眼。

        魏忠良没要工人员递来咖啡,非常骨气,并且给白术来了新称呼,叫白术小白。

        试图以龄长辈来占头上宜,之前许老也样过,当然后面许老一度到白术就想跑,白术在称呼上也并不在意。

        几位老板已经在演播厅里准备就位,按照节目组给流程是先看vcr实习生们面试资料,然后老板们如果心仪就按下面前按钮,达到一定灯数之后实习生就会来到现场跟老板进行面对面交流。

        实习生跟老板是双向选择,老板会对心仪面试者发出邀请,实习生也以拒绝邀请她老板。

        之前周亚男就给白术提过,会到公司现场取景,因为几家娱乐公司,所以节目组也安排实习生们分为几个组随即去某一家公司进行面试。

        首先播放vcr取景地点在魏忠良公司,魏忠良公司整体气氛光是从视频就能感受到严肃。

        魏忠良发现到了自己公司,直了直腰板,魏忠良对自己公司是很满意。

        演播厅里几个老板都对实习生面试情况看得很认真。

        跟白术预料差不多,能上电视肯定是节目组经过精挑细选人才。

        前面几个不错,老板已经给出了offer,白术暂时没碰到合眼缘,直到一个圆脸妹子出现。

        妹子长了一张圆圆脸,看来很元气,国内专业院校毕业,大概是点紧张但总体发挥不错。

        她得到了以来演播厅老板们机会。

        几个老板都现场对她在vcr里面表现进行了点评,表扬也批评建议,复盘了一下圆脸妹子不足之处,应该怎么做怎么说,几个老板已经想要签下妹子意向。

        到里比较和风细雨,直到魏忠良开麦。

        魏忠良上来一个问题就把圆脸妹子问蒙了。

        “为什么没去捡地面上纸花?”

        圆脸妹子拿着话筒,面『露』惊讶,“啊?”

        魏忠良『逼』问,“一进门右边墙角一团纸花,为什么不上来就捡来丢进垃圾桶里呢?”

        几个老板面面相觑,不过前面选捡过纸花,所以大家稍微点印象,节目组立刻回放了vcr。

        魏忠良公司面试间里右侧角落确实一团纸在那里,圆脸妹子进场压根没往那个方向看。

        魏忠良,“是我特地让员工放在那边,进行测验,但是没捡来。”

        圆脸妹子被魏忠良严肃语气吓了一跳,不过她是勉强稳住,道歉,“对不魏总,我能太紧张了,是没看,下次我一定会注意。”

        然后魏忠良就快速打断了她,“没下次。”

        “细节决定成败,在不捡纸花那一刻就已经输了,整个人都是瑕疵,人品问题,样员工我们不需要!”

        圆脸妹子没想到事情居然么严重,强撑着不想落泪,但眼泪是掉下来了。

        白术听不下去了,她拿话筒说,“不好意思,我得打断一下魏总,怎么代表我们了呢,是,我是我,们是们。”

        白术:大家并不想被代表。

        其余几个老总也是跟着讪笑,确实不想被代表。

        白术澄澈眼睛看着魏忠良,她发出了疑问,“土不土?”

        魏忠良:?

        “说什么?”

        白术三个字出来瞬间点燃了现场神经,老总们『露』出了看好戏表情。

        节目组导演:打来打来!

        白术重复了一遍,“我说土不土啊,个纸花职场测试,我怎么感觉几十前就了,老掉牙套路在用。”

        雕腹诽:什么陈烂谷子东西!

        白术在继续,“捡不来纸花就直接上升到人品,在我看来非常没必要。”

        “她应聘是文员,又不是保洁阿姨,我们公司都保洁阿姨,阿姨卫生方面做特别好,而且安排了扫地机器人,魏总们公司没请保洁阿姨吗,实在不行……买个扫地机器人吧,也不贵。”

        白术自然不能送魏忠良扫地机器人,只薅羊『毛』道理,哪里让雕自薅『毛』事情。

        魏忠良,“……”们公司肯定保洁阿姨。

        白术说出了自己想,“我找工人员看是她在应聘岗位上能力,而不是她去分担别工能力,每个人都自己岗位,把自己岗位做好就足够了。”

        抛开一切,就从一个捡纸花来判断一个人行不行,不是『乱』搞嘛。

        前面明显不如面前个实习生就因为捡了纸花在魏总边就得到了不错评价。

        白术:没必要,真没必要。

        白术对圆脸妹子伸出了橄榄枝,“愿意加入雕翻天娱乐吗?”

        不光白术对圆脸妹子招聘意向,另外一个老总也,不过圆脸妹子最后是选择了白术。

        魏忠良被白术说老土,并且她得到了其余老总赞同,魏忠良旁边老总笑得咧开嘴,拍了拍魏忠良肩膀。

        “魏总,个捡纸花真很老,我一度以为是都市传说,没想到给我开了眼了。”

        魏忠良,“……”真很土?觉得自己创意很好很惊艳呢。

        ……

        魏忠良也不光是纠结纸花,也看中实习生。

        现在站在演播厅里实习生是一位学历不是很亮眼,但在危机公关方面很一套女『性』,她提了几个案例,在场老板们都所耳闻,一时间也不顾着人在场就讨论了来。

        “确实不错。”

        “就是在交通方面是个问题,住在城外,来回通勤很远,最重要是已经三十五了,没结婚……”

        说到里老总戛然而止,懂自然懂。

        说职场上没歧视绝对公平那很显然是理想主义,歧视无处不在,大龄未婚未孕已经成为一些单位雷点,生怕刚入职就直接结婚请产假。

        对方显然也知道老板们顾虑,她直接拿话筒解释,“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所以老总们在方面不需要存在任何顾虑。”

        魏忠良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先熟练进行pua。

        『露』出了一幅为难表情跟对方说,“我们公司员工学历都很好,人均211  985,很多海外名校毕业,在学历方面是跟我们公司挂不上边,而且通勤方面确实是一个很大隐患,万一急事儿找,不在怎么办?”

        “三十五岁,未婚,龄确实不小了……”

        “不过我确实看中能力,以来我公司。”

        在贬低,把对方打击到地面上之后,魏忠良勉为其难松让对方进入公司,当老板几十都是么过来。

        已经想好了对方感恩代谢表情了。

        魏忠良心理活动大概就是:看都么差了,我是收下了,不速速谢主隆恩?

        导演唯恐天下不『乱』,都摇头感慨魏忠良无耻,也太坏了。

        不过导演发现白术在那边拿着笔刷刷在纸上写着什么,导演察觉到了那串东西不寻常,通过麦跟摄像师喊话。

        “白术跟拍摄像师拍一下白术在写什么。”

        离白术最近摄影师点了点头,刚要拍白术就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把纸给捂住了。

        摄像师,“……”

        导演,“……”

        白术哼哼声,“商业机密!”不能被拍到。

        白术守护机密成功,然后她把纸张叠来,捞了话筒,对站在舞台中间实习生道。

        “来我里,五险一金,包吃包住,不同担心通勤方面问题,我们公司专门员工宿舍,免费住,如果要在公司附近租房会给租房补贴,对了,交通补贴。”

        “公司提供免费下午茶,上班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中午休息时间。”

        “是我给开出来薪,终奖,而且也会业绩方面加薪。”

        白术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然后就要去给对方递纸条上面写着薪,实习生惊讶迎了上来,等她打开之后更是直接捂住了嘴。

        不敢相信。

        待遇太好了。

        在白术边完全没任何后顾之忧,通勤住宿问题白术已经解决了。

        白术靠着人狠话不多,直接上最实际福利成功征服了位实力实习生。

        就连《老板请指教》工人员都觉得福利未免太好了,就先不提到底多少薪水,反正肯定不低,只看包吃包住,五险一金,各补贴,免费下午茶什么就太神仙了!

        上班时间也神仙!

        纷纷发出了想要跳槽声音。

        “我以去雕翻天娱乐吗,我喜欢个上班时间,是为我量身打造。”

        “在大城市里混好不容易,每个月累死累活也就吃饭交房租,然后什么钱都不剩了,我觉得我以跟着白总干。”

        “我不想当编导了,我能不能直接内部渠道直接当实习生,我要努力被白总看上。”

        旁边副导演开打断了大家美梦,“好好干活!”

        虽然也点想进去雕翻天,待遇谁能不心动呢?

        魏忠良傻眼了,没想到白术居然直接开高价,用福利当诱『惑』。

        位实习生已经拒绝了魏忠良邀请,“魏总,不好意思,我选择白总,那边事情太多我处理不来。”

        不光拒绝魏忠良,她『插』了魏忠良一刀。

        魏忠良公司因为跟风山寨确实整天出幺蛾子。

        魏忠良气得发抖,顺扯了白术下水,“小白那边也不少事情呢。”

        魏忠良:白术更爱搞事情!给她处理就好处理了?

        实习生,“不是一个概念……,我喜欢挑战。”

        白术搞事情是正方向,魏忠良是反方向能一样?

        她展现出来了双标,就是喜欢白老师怎么了?

        白术挺胸膛,『迷』人雕雕。√

        ……

        白术又收获了猛一名,整只雕都是美滋滋,魏忠良郁气难消,也是个喜欢搞事情人。

        魏忠良于是当场开,“小白,怎么一直在跟我故意唱反调呢?”

        摄像师迅速在导演指示下对准了个人,开始了开始了。

        白术面『露』诧异,“怎么么认为?”

        “我没唱呢。”

        白术并没故意跟魏忠良抬杠,她就是正儿八经阐述事实,只能说魏忠良跟她观点就是相差甚远。

        魏忠良,“……”没唱就已经跟我掰扯成样了,要是唱能怎么样?

        白术紧接着问魏忠良,“怎么证明唱得就是正调?”

        “……”

        魏忠良张了张嘴,也证明不了,于是魏忠良抓住了一个点,“反正就是针对我。”

        白术叹气摇头,“我说我没,也不相信,要是真么想,我也没办。”

        ——要是真么想,我也没办。

        一串字就像是加了效果,音量加大,并且循环在魏忠良脑子里播放。

        魏忠良也是老婆人,以前经常会在老婆跟聊天时候说句话,但当时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老婆听完了句话会那么火冒三丈。

        都没继续跟她说了,要怎么样?

        现在白术句话一出来,魏忠良终于体会到老婆那个时候感受了。

        已经快要气炸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20/328915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