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沙雕女配,放飞爆红 > 第51章 放飞第五十一天别摊上事儿(二合一)……

第51章 放飞第五十一天别摊上事儿(二合一)……


白博远知道白术公司只签了一个艺人,  但是对不上脸,直到推开了白术的办公室门,白博远才意识到——

        白术签约的这个艺人,不就是天在们家酒店,  白术英雄救的女演员嘛。

        又是把女主角拱手相让,  又是英雄救,  还了对方单独成立了公司。

        这一套流程白博远很眼熟,  倒不是跟有半『毛』钱的关系,是们圈里些纨绔风流公子哥就喜欢这么做。

        而且白博远脑子里还闪现出的画面。

        白术在拍摄《控仙》期间整天让阿姨做鸡汤,  因太频繁白博远就问了一句,  一般人再爱喝鸡汤不会喝这么久嘛,  白术回答是送给剧组受伤女主角的。

        白博远:!去掉风流这两个字,白术应该是纨绔『舔』狗,公子哥。

        白博远万万想到白术居然还搞男女通杀,自动给自己之前的梦境又加入了抱着孩子的女人。

        虽然白博远闪现了一下,但白术看到孔雀哥哥了,  不明白什么对方开门就火速关门离开。

        合拍拍摄完成,白术预估效果应该不错,  于是对沈琼音道,  “先看看拍的咋样,我哥过来了,我去找一下。”

        沈琼音点头,  “去忙吧白老师。”

        知道白术还有个哥哥,  上次见过面。

        白术办公室出来,  走几步就看到了白博远,到了对爸妈说的话。

        白博远说在金屋藏娇。

        白术,“……”很好,  这个哥哥不能要了,今天以考虑一下铁锅烧“孔雀”了。

        ……

        白博远不想在回忆天历了什么,反正男女混合双打是逃不开的,白术跟沈琼音后面一次的合拍视频很成功,喜气洋洋,女贴贴。

        两个人长相风格完全不同,一个秀丽大气,一个爱俏皮,放在一起就是貌暴击x2。

        “我火速赶来看女养眼,仙女们下凡辛苦了,吸完女我都以再活80岁!”

        “雕翻天娱乐公司针不搓,老板到签约艺人都是女,想问一下白术,收不收工作人员,有什么的意思,咱们就是敦厚打工人罢了。”

        “虽然剧里雕精不能陪在好朋友身边了,但是现实里们还是一家公司的,这么一想好受多了,在现实中是圆满的,女们友谊天长地久!”

        “求二次合作,白术跟沈琼音二搭吧,能不能安排上,如果安排的话我发动全家追剧。”

        暂时不能二搭,沈琼音后面要拍摄的剧完全排好了。

        白术这边雕宝的称呼不光白砂糖喊,其余人喊开了。

        白术这边电影迎来了杀青,然后周亚男马不停蹄的给白术把工作安排上。

        周亚男的说法是这样的,“艺人这么努力,这个当老板的不得卷起来嘛?”

        白术『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觉得这句话很道理,“做人还是太攀比。”

        并且白术真诚发问,“而且当老板不就是了享乐吗?”

        不然什么要当老板,这个当老板的难道不以躺着数钱吗?

        周亚男被白术问住了,“……”

        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白术:果然很有当昏君的潜质。

        最后周亚男提了句,“白砂糖想看上节目。”

        白术:粉丝想看啊。

        白术很快想通了,“来吧,什么节目?”参加节目基本上都是比较愉快的。

        ……

        周亚男给白术安排的工作是去一档叫做《唱作人就位》的节目当星推官。

        白术在网上搜寻了一下唱作人的意思,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歌手演唱的歌曲是歌手自己的原创,们会自己作曲作词,有比较厉害的唱作人甚至连后期音乐制作都能独立完成。

        周亚男用白术身边认识的人举例。

        “就肖沐司嘛。”

        “出道开始就自己唱自己的歌,每次点开介绍都会被吓一跳,编曲,制作人,吉,和声,弦乐编写都是自己。”

        “当然,参加这个节目的选手肯定有肖沐司这么厉害。”

        白术再次人口中感受到小慕斯的优秀,想了想,“这个节目应该请肖沐司去。”

        不应该请啊。

        周亚男笑了一下,意思是白术这就有点天真了,“们倒是想,但请不动啊。”

        肯定邀请过,但肖沐司极少参加节目或者综艺,像上次旅游综艺能够请到肖沐司还是因肖沐司欠了边人情。

        还在谈正事儿,白术就暂时抛开对肖沐司的一切联想,要不然怕自己控制不住的去抓起手机。

        毕竟到这个点,忠实的吃友应该开始分享的午饭了。

        白术眨着眼睛,好奇询问,“们找我干什么?”

        说实在的,跟这个节目好像完全不沾边,三不沾。

        白术灵机一动,用期待的语气,“莫非,们在我不怎么动的歌声当中感受到了我对音乐的热爱?”

        唱歌菜,但是爱唱啊。

        一定有这方面的原因。

        白术开始脑洞大开。

        周亚男再次打碎了白术的期待,“不,是因的热度,还有长得漂亮。”

        热爱用的!以还在上幼儿园嘛,现实一点。

        《唱作人就位》是需要有热度有话题度的星推官,白术现在正当红,堪称节目跟综艺的收视良『药』,上啥火啥,们肯定想沾一沾。

        而且白术好看嘛,节目总需要些装点的,观众打开电视觉得赏心悦目,了这份视觉上的享受愿意多看几分钟。

        白术:好吧(╯▽╰),怪想太多。

        其实比较担心这种专业的节目上去真的问题吗,毕竟白术了解到星推官不光要选人,还要跟选中的选手组成战队pk,选手们需要作出的曲目来比赛。

        白术觉得不行,不能耽误选手,白术想要拒绝。

        不过是考虑太多,节目组既然能邀请,就说明全部安排好了。

        每位星推官都有节目组安排的专业制作团队保驾护航,白术就带着自己的耳朵去,选择自己欣赏的选手就行。

        而且白术能力之外的东西,周亚男不会给接。

        白术:这次还真的就当带耳朵的花瓶了呗?

        ……

        带耳朵的花瓶白术有了后顾之忧,就有道理拒绝《唱作人就位》这档节目,白术其实挺好奇一首歌行程的全过程。

        《唱作人就位》一共请了三位星推官,除了白术之外,有小鲜肉柯子季,老音乐制作人诸葛正。

        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有了,当《唱作人就位》星推官名单放出来之后,就迅速上了热搜。

        “橘子卫视推出节目了吗,感觉好像挺有意思的。”

        “找白术的是哪个鬼才策划,白术懂音乐吗,会不会现场唱歌啊,如果会现场开嗓的话,我一定得定闹钟得看。(狗头)”

        “咱不知道白术会不会现场唱歌,应该是懂音乐的吧,毕竟是要教肖沐司唱歌的人。(猫头)”

        白术要教肖沐司唱歌的梗再次被揪出来鞭尸。

        当然有质疑白术跟小鲜肉的存在,跟唱作人画风符合吗?

        有理解到位的网友出来解答。

        “这是一个挖掘唱作人的节目,星推官其实不是很重要,主要还是活跃气氛当吉祥然后点评两句……大家以看一下节目的介绍,星推官要把谁纳入自己战队,首先这个唱作人必须获得足够的大众评委票数,后面赛制是有专门音乐制作团队。”

        星推官是吉祥跟门面,吸引观众留下的手段,这点节目组一开始就摆明了态度。

        网友:就有什么顾虑的了,不知道白术这次会给节目留下什么惊喜。

        会不会再唱山歌呢?

        ……

        白术按时抵达了《唱作人就位》节目组后台。

        今天专门做了造型,毕竟节目组花钱让当花瓶了,白术感觉自己应该要对得起们的期待。

        白术心中默念今日任务,当好一只花瓶雕。√

        白术的头发被造型师吹成了卷卷,后面着巨大的丝质蝴蝶结,前面以看到的种,衣服是薛佳欣表哥边定制的,今天是藕『色』纱裙,很温柔,脚下踩着一双带珍珠的带跟皮鞋。

        当时造型一出来周亚男一个劲儿的嚷着,“我死了八百年的少女心又回来了!”

        沈琼音正好在旁边,觉得好好看,恨自己不会做衣服,不然以玩奇迹白术。(bushi)

        白术抵达现场的时候同是星推官的柯子季到了,看见白术的时候眼睛里明显的闪过惊艳,然后起身朝着白术迎来。

        “好,我叫柯子季,很高兴见到……诸葛老师还来。”

        白术冲着打招呼做自我介绍,“好,我叫白术。”

        工作人员招呼着白术随便坐就行,柯子季表示自己身边空着,白术并不喜欢跟人紧挨着,于是婉拒坐到了对面位置。

        趁着还上台白术还在赶功课,还是有临时抱佛脚,什么唱腔,什么唱法,现在全部都在的脑袋里打架。

        但是柯子季完全看不懂眼神,不让雕省心,还在不停的跟白术搭话。

        “今天很。”

        柯子季夸赞道。

        白术现在紧张程度不亚于老师一会儿要上台抽背诵课文,偏偏调皮捣蛋的同学还在『插』话。

        白术只到了最后一个字。

        把头抬起,皱着眉头茫然的问柯子季,“什么梅?”

        “话梅还是乌梅。”

        话梅糖是真的好吃,当时小慕斯往嘴里塞了一块,白术想到话梅糖口腔开始不由自主的分泌口水了。

        柯子季:???

        什么话梅乌梅,这么漂亮的脑瓜子里面装的都是吃的嘛?!

        柯子季只好解释,“我刚才说很,今天打扮的非常漂亮。”

        白术顿时不感兴趣了,“哦哦,谢谢。”

        并有太放在心上,雕是只漂亮雕,自己心里门儿清。

        能被叫做小鲜肉柯子季在外形上还是比较有信心,柯子季整天被粉丝吹捧大帅哥,感觉白术就是在故作矜持,不过关系,女有特权。

        柯子季双手交叠,手肘杵在膝盖上,身体向白术望向倾了倾。

        “来聊个天?”

        “这边有监控。”

        “白术,了解诸葛老师吗?”

        诸葛老师就是诸葛正,白术知道这是一个资格老的前辈,摇了摇头,不了解。

        柯子季『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说诸葛老师很……凶。”

        压低了声音。

        然后又跟白术聊了一些的有的的。

        柯子季发现白术应该被自己吸引住了,因的目光开始停留在自己身上,有再看手机,就是柯子季觉得白术在丢掉假正之后好像一下子有点太大胆——

        白术一直在盯着的唇。

        白术实在是忍不了了,开了口,“要不要去洗手间看一眼,牙上好像黏了辣椒。”

        白术:这人有点邋遢啊,怎么吃完东西不检查一下牙齿呢。

        明晃晃的一片红,很难不让雕注意到。

        柯子季:???

        ……

        顿时脸『色』大变,笑容维持不住了,不过柯子季记得自己今天应该有吃带辣椒的东西。

        于是背对着白术掏出了手机,用前置摄像头照了照,“是口红!”

        想要解释证明自己,然而柯子季说完之后觉得口红粘牙好像不是什么光鲜的事儿。

        “……”

        后面柯子季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房间,白术耳边顿时安静了。

        白术在网上跟周亚男聊天,“柯子季是不是挺有实力,不是吉祥跟花瓶啊?”

        花瓶难道只是自己?

        周亚男问白术,“怎么这么讲?”柯子季有个屁的实力。

        白术回忆,“我看穿了一条带了很多链子的丑裤子。”

        花瓶雕认真装点了自己,柯子季还能穿么条丑裤子,难道不是有实力的象征嘛?

        白术之前很不解些大牌疯了吗做出么丑的衣服,现在明白了,丑衣服的诞生绝对有恋综男嘉宾以及柯子季的助力。

        周亚男告诉了白术实力,并且询问了柯子季的举动,周亚男有些无语,“想撩呢。”

        柯子季不知道白术的家底,纯粹是冲着白术的貌来的。

        白术『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馋雕身子,不要脸,变态。

        周亚男被假辣椒,真口红事件逗得不行,知道白术钢铁直女,压根撩不动,因此还算放心。

        叮嘱白术,“大概不会有的交集,就当普通同事相处就行。”

        柯子季是直到诸葛正都来了休息室,即将要录制的时候才重返回,这次规规矩矩了,完全看白术一眼。

        太丢人了。

        ……

        《唱作人就位》迎来了正式录制。

        白术本来还背了不少专业词汇,想要让自己能点评的更精准一些,但很快发现准备的这些都用不上,于是白术就放弃了,就带着耳朵就行。

        诸葛正是一个精瘦的老头,个子不高,但脾气不小,柯子季有一个信息给的挺正确,诸葛正挺凶。

        上来诸葛正就劈头盖脸的表示了对旁边两位星推官的不满。

        “都是外行,有一个懂音乐的。”

        柯子季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辩解出过歌。

        诸葛正斜着眼睛看,完全不给面子,“过。”

        “比旁边个女生还不如,要是不会说就闭嘴吧,不懂装懂,知道什么叫做作曲作词吗,我看连五线谱都认不全吧!”

        柯子季,“……”

        诸葛正不光是教育了两个星推官,对选手们是不留情面,甚至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傲慢跟武断。

        喜恶都很明显。

        喜欢科班出身的学院派,讨厌一切半路出家的半吊子。

        半吊子是诸葛正对后者一类的评价,并且完全是一脚踩死的状态,骂哭了好几个选手。

        白术一开始全程安静装鸡,毕竟诸葛正说得对是个外行,不过白术还是隐约觉得。

        说的有对的地方,但不全对。

        白术装鸡快要装不下去了。

        轮到了一位看起来很酷的女选手上台展示自己的作品。

        不光外表很酷,音乐很酷,本身是济学硕士,因喜欢作词作曲开始自学。

        一首歌当中融合了很多的东西,电子,rap,甚至还有民族风在里面。

        唱到中旬带动了全场人的情绪,现场观众到工作人员,等女选手唱完之后,全场欢呼。

        主持人都忍不住说,“这首歌看来大家都很喜欢啊。”

        女选手拿下了大众投票很高的分数,激动地对着观众再三鞠躬表达感谢,的想法很简单。

        “我就是希望玩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太大的抱负,能和一部分人产生情感共鸣就更好了。”

        白术瞥向坐在最中间的诸葛正:这次应该不会被骂了吧?

        不,被骂的最惨。

        等到星推官选人的时候,诸葛正阴着脸把对方点评的一文不值。

        “这都是在做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编曲是这么编的吗?”

        “民族风是这样『乱』用的吗。”

        “整个就是中不中,洋不洋,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欢呼的……”

        “想玩音乐还是回家关起门来自己玩,要不上几年正音乐学院再上这个舞台,大众分数这么高,就是离谱。”

        ……

        点评的全场哗然,不少观众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

        女选手看起来是一个心理素质不错的人,笑容都挂不住了,白术眼尖以看到握着话筒的手失去了血『色』,微微颤抖着。

        主持人是『迷』『惑』:这么不错的作品都不能让诸葛正满意吗?

        及时出来控场,“诸葛正老师是不打算把这位选手纳入自己的战队了是吗?”

        诸葛正干脆利落,“不要。”

        主持人又开始问,“其余两位星推官有看好我们这个选手的吗,柯子季老师?”

        柯子季一开始确实想要把这位选手抢到自己阵营,但在诸葛正骂完之后就判断不了好还是不好了,而且如果让女选手加入这边,有点跟诸葛正叫板的意思。

        于是犹豫了,说了一堆有的的,还是放弃了女选手。

        节目组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该不会这个女选手拿了这么高的大众评分,最后谁都不要吧?

        有观众发出了不忍的声音。

        不要哇。

        并有谁都不要。

        因白术拿起了话筒,看着女选手,语气真挚,“我觉得唱的非常棒,愿意加入我的阵营吗?”

        白术的眼睛亮晶晶。

        女选手朝着白术『露』出了笑容,“我愿意!”

        “白术老师,我以上来拥抱一下吗?”

        白术有犹豫,张开了双臂,直接星推官席上下去,迎女选手,“当然以。”

        两个人拥抱到了一起,女选手把脸埋在白术肩膀上的时候有点哽咽了。

        “谢谢白老师……”

        白术拍了拍的后背,轻声安慰,“不用客气,我选是因值的。”

        女选手靠的不是白术的善意,而是靠本身的实力征服了白术。

        全场掌声如雷。

        柯子季:……怎么整的跟求婚似的。

        ……

        白术把女选手纳入自己的阵营,引发了诸葛正的不满,等白术在旁边坐定之后,就开始了。

        “我们国家的乐坛要完蛋了,要亡了。”

        “年轻人们都在什么垃圾。”

        说的慷慨激昂很是痛心,“我就不知道刚才种歌有什么好的,我都不能把它称歌。”

        “音乐是不是有门槛的东西,怎么什么阿狗阿猫都要来试试呢。”

        诸葛正直接cue了白术,“我就把话撂下了,种不行的。”

        现场气氛顿时紧绷了起来。

        虽然因诸葛正的原因,这才刚开始成这个节目的常态了。

        柯子季有些后怕,庆幸自己幸亏有选择女选手,不然挨训的就变成了了,同时看起了白术的热闹。

        柯子季:坐等诸葛正把白术骂成孙子。

        还在白术不给面子耿耿于怀。

        白术不想装鸡了,拿起了话筒,面对诸葛正的教育完全有避让,眸『色』清亮。

        “您不给一点生存空间,怎么能验证行不行?”

        不光指的是女选手,指些有半路出家的音乐人。

        诸葛正一愣,观众跟主持人都是精神一振。

        节目组导演:打起来打起来!

        白术还在继续,“我先骂我自己,我不是专业的,是个外行,这个我清楚,但是我有耳朵,有基础的审能力。”

        “诸葛正老师刚才说了很多应该累了,我就简单说点我的拙见。”

        “作曲作词有门槛,音乐应该无门槛,不是有句话叫音乐无国界嘛,音乐是连语言不通都不妨碍它传播,都能被感知的东西。”

        “乐坛应该亡不了,都喊了多少年口号了,这不是还存在嘛,就跟老一辈的都说我们这一代是垮掉的一代,国家得完了,我们长大后不还在努力工作着嘛……”

        白术环顾周围,“您看看周围多少工作人员都是我们这代的人。”

        得占了百分之九十。

        有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们确实是被老一辈指着鼻子骂垮掉的一代。

        但这不是还支棱的嘛,依旧在扛起责任,在个人社会而努力奋斗。

        白术小脸上满是诚恳,问候诸葛正,“您这几年拯救乐坛拯救的怎么样了?”

        乐坛需要们这些前辈来拯救!老前辈们验丰富,干啥去了呀!

        诸葛正被问住了,众周知,诸葛正最近几年一直在产出,但作品反响品品,完全是在吃老本状态。

        诸葛正向来不客气,一直是让人吃瘪的状态,鲜少自己吃瘪。

        要不是诸葛正离得太近,摄像师真的感觉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

        艹,怎么这么精彩,这是简单的一点吗,这是亿点!

        白术今天看起来精致爱,想到小嘴叭叭叭,太能说,太会说了。

        大家在等着白术继续怼下去,诸葛正喘着气,被气笑了,“继续。”

        白术却迟疑了,『露』出了一个关切的表情。

        “诸葛老师,您三高情况怎么样,有有心脏病问题?”

        诸葛正被白术跳跃的思维带跑了,们不是在吵架嘛,怎么突然扯到三高跟心脏病问题了。

        诸葛正面『露』警惕,有多少好声气,“问这个干什么?”

        白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盯着诸葛正不太顺畅的喘气,又落在了花白的头发上。

        “我害怕情绪激动出问题,我就摊上大事儿了。”

        白术心中疯狂播放自己的吐槽弹幕:跟年纪大的人类吵架都吵不尽兴,一不小心就撞枪口,不得不注意。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20/333467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