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御之主 > 第一章:古宅

第一章:古宅


  “羊群所到之地,必有恶狼随行!”

  “无尽的光啊,照耀你宽宏的海洋!”

  “可以让人变性的魔法书,你把它藏到哪儿了?”

  “滚!”

  “不说就不说嘛,干嘛骂人!”荆宇内心忐忑。

  “来,老孙,喝口酒,这伏特加可是好东西哦...”。

  “嘿嘿...”。

  ...

  “长北街101号街道最北面小树林de,古宅”...

  孙教授醉醺醺趴在茶几上。

  荆宇买了瓶白酒,孙教授喝醉了,荆宇惦记了三年的魔法书,终于被他套了出来。

  ......

  长北街101号。

  荆宇钻进了后面的一片小树林。

  清冷月光下,寒风萧瑟在丛林间来回地刮,这里死气沉沉,毫无生气,丛林尽头,枯萎的爬山虎爬满前方的那栋古宅。

  迎着风,荆宇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

  同时,他眼睛快速张望四周,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他又习惯性的把从兜里掏出两个大核桃,盘在手心认真把玩,目光与僵硬,放荡不羁的动作看上去颇为滑稽。

  荆宇站在古宅门口,月光把他的影子拉长,沉淀在青黄色泥土地上,地面上枯草丛生,枯黄野草拦腰高。

  宅子年代久远,被一圈铁栏围着,庭院中长有几棵松树,叶片腐败,就连院落中央的一座假山形状喷水池都已干涸,池底满是腐朽。

  紧接着,少年抬头,看了看月亮,双手捂着核桃,哈口热气,哆嗦着再把核桃收起来,身后的背包被他无情拿下,摔到了地上。

  黑色铁门坚固如盾,两个体型较大的雕塑品把守两边,这是一个狼雕塑和一个羊雕塑,狼雕塑两眼是睁开的,方向是荆宇所在的位置,羊雕塑两眼紧闭,羊面面向的方向却是和狼雕塑出人意料的同步。

  少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

  他将自己的黑衣领子翻立起来,宽大的领子虽然压的脖颈难受,却能给他一种正被隐藏与保护的安全感。

  “艹,”

  荆宇突然张口骂了一句,“要不是为了变性,老子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亲爱的魔法书,爸爸来喽。”

  少年颤抖着身体从背包里掏出一柄漆黑铁锤,不是因为恐惧害怕,亦或兴奋的颤抖,而是因为时值冬季。

  寒风呼呼刮,顺着荆宇脖子上的围巾,钻入了内衣内衫。洛城的今夜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下二十五摄氏度,创历史新高。

  锤体很重,仿佛能把一切反抗它的东西锤碎。

  荆宇用力紧了紧衣领,摩擦了下左脚。

  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在小树林里丢了块玻璃,被他走狗屎运踩到了,尖锐碎片刺穿鞋底,扎到了脚底板,当时应该是流血了。此刻,脚掌有些瘙痒。

  他强忍住脱鞋查看的念头,必须在孙教授醒酒之前拿到变性魔法书,不然前功尽弃,消费3金的进口伏特加白买了,这可是他半年的零花钱。

  ...

  这是一栋有故事的宅子。

  二十多年前,宅子里居住着幸福的三兄弟,老大是一名魔法师,老二是一名科学家,老三是一名猎人。

  不巧的是,那一年,污染者大肆崛起,屠戮村镇,三兄弟前去报名参军,镇压污染者。

  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老大突然凭空消失,老二老三不明所以,随后也相继消失。

  据传闻,三兄弟是因抗争污染者死的,因为没有找到尸体,故此,人们猜测:死无全尸。

  一开始这则传闻并没有人相信,但是一年过去了,人们也没见三兄弟出现过,由此,街坊邻居们也开始确信三兄弟已经去世了,三兄弟并无妻子儿女。于是,当地政府要把这栋百年房产过继给三兄弟的亲戚。

  第一轮亲戚住进去后,第二天清晨,便毫无留恋的搬离了这座宅院,原因竟是因为宅子夜里宅子里会发出奇怪声响,亲戚认为是三兄弟死后灵魂不允许别人住在他家。

  后来搬进来亲戚不信邪,请了和尚道士作法,却依旧没能查出什么原因,无奈搬走。如今二十多年过去,这栋宅子渐渐就被人们遗忘,人们只清楚觉得里面有鬼,后来听说这则信息的人们,也纷纷避而远之。

  荆宇不管这些,他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什么天神地鬼,他只信奉魔法,污染者,和科学。

  砰!

  砰!

  砰!

  ...

  努力的人是幸运的,十锤之后,门锁断作两半,铁锤边角处出现了一丝破损和变形。

  喀嚓!

  铁门被成功打开。

  期待已久的魔法书,终于可以得到了,——变成女人,然后呢?去找妈妈,撩汉子,不行,不能变态,更不能光明正大的变态。

  这好像不算变态吧。

  阴暗,杂乱,昏沉的庭院,以及透过窗户露出里面漆黑的客厅,卧室,有点鬼片氛围了,荆宇说不害怕很假,只是,这种机会是他花费了好大的代价才争取到的。

  犹豫,就会败北。

  一脚踹开门,荆宇闪身而入,同时快速带上房门。

  “呵呵,魔法书,宝贝魔法书...”。荆宇嗓音在这所古宅内响起,这是来自盗贼的雀跃,虽然声音有点猥琐,多少带点欠揍。但丝毫不影响剧情的发展。

  就在荆宇进入古宅的一刹那,古宅大门口的两个羊雕塑和狼雕塑t突然就不见了,压平泥土存在过的痕迹也被被抹除的一干二净,仿佛那两块大石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过了今晚,荆宇就要以全新的面貌示人了。

  就像他的母亲一样。

  一位端庄,娴静的优雅,高贵女子,手腕上戴着名贵的名牌手表,挎着名牌包包,各类化妆品,以及大把大把的零花钱。

  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关于荆宇为什么要变性)

  妈妈喜欢女孩子,但生下了个男孩,也就是他,荆宇,一个性格外向,自由度极高的野小子,调皮得很,小时候,他每次都能把妈妈气哭,为此妈妈对他非常头疼,于是索性把母亲丢弃给自己曾经留学国内的老师,每年寄给他一笔生活费。

  而妈妈则和父亲一起,在美利坚逍遥法外,不带他一块玩。

  我要从父亲手中夺回母亲!

  变成女生,努力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

  神秘古宅被黑暗笼罩,外界根本没有任何照明,天穹上,圆月光线照不进去,没有玻璃格挡的窗子却能遮拦住外界照入的一切光亮。

  这栋宅子,无处不透露着诡异。

  明码标价。

  刚进门,荆宇就看见房间左侧,脱皮大半的墙壁上有一张羊皮纸,古老泛黄。宅子总共三个楼层,大小房间有很多,十几个。

  羊皮纸上标记的很清晰。

  手电筒光照开启,荆宇开始寻找魔法书。

  “什么鬼东西!”

  随即,楼梯上传来手电筒滚落楼梯咣当声,

  啪嚓!

  手电坠地。

  原来是蜘蛛网,虚惊一场,还是赶紧找魔法书吧。听到手电摔碎声,荆宇打消了捡拾想法,调整好自己的心绪,他重新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新的手电筒,继续搜寻。

  蹬!

  蹬!

  蹬!

  清脆咚咚声,从二楼地板上传来,在绝对的寂静领域里,别说是脚步声,就算是一根银针落地,声音都会变得异常地清晰。

  荆宇进入古宅二楼的一间卧室里,手电此时却突然失明一般,熄灭了。

  这下好了,最后一个备用手电筒也坏掉了,但是,半途而废四个字从不出现在荆宇的字典里,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左手捂着火机前方,不让它被风吹灭掉。继续搜寻。

  一张双人床,陈旧的写字桌,台灯...

  下雪了,

  无边无际的雪花在窗外翻滚舞动,浓郁的整个世界都仿佛已经被白雪融化,天气也更冷了,气温越来越低。

  月光洗净污秽,透过窗子给古宅带来了一点明亮。

  这时,打火机也因为承受不住持续高温,护风铁壳烧的发黑。

  荆宇活动的手指不小心碰了一下。

  烫手!


  (https://www.biqwo.com/dudu/44849/44849498/3597688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