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御之主 > 第一章:吊打(新书已发)

第一章:吊打(新书已发)


  少年痛苦的睁开双眼,只觉头部沉重,后脑勺隐隐疼痛,尤其是那种双脚离地,被吊起来的晕眩感,令他身体十分的不适,肠胃翻滚。

  于是,他很快从昏睡中挣扎了出来。

  当他回过神看清楚房间里面的摆设之后,他很快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唉~,太贪心了。

  李千尘艰难地叹了口气,双目失神,差点没噎过去。

  他剧烈咳嗽了几下,细细打量周遭,透过窗子的缝隙向外看去,外界黑乎乎一片,远处笼罩的黑影是一座大山...

  干净整洁的房间,盆口大的圆窗,李千尘被人吊在房梁上,月光透过窗纱照在他的胸口上,窗口下的光束中,尘糜浮动。

  语言无法表述的恐慌笼罩。

  据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有十八年了。

  他现在十八岁,东平王府唯一的世子,在大周国境内,有一些话语权。

  依稀记得前一世李千尘毕业于苏黎市华南理工大学,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大学三年,国内外多少家顶尖公司开出优越条件把他收入囊中。

  可就在临近毕业的前几天,他在酒吧里和舍友们喝嗨了,傍晚散步,走到海边的时候,不小心被风浪卷入了海里。

  次日苏醒,他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且带着前世的记忆与知识,来到了一个关于修仙的古老世界。

  非常幸运,这一世他家世显赫,是嘴含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

  大周帝国,东平王独子,因为有一个牛气轰天的老爹,所以他到哪儿都可以横着走,只要自己愿意,公主也可以做老婆。

  这个世界有灵气,妖魔,以及各种捉妖法器,阵法,符文...

  刚生下自己母亲就不见了,他觉得母亲的身份不会简单,可是他每次问老爹时,老爹都会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他。

  李千尘没兴趣揭下老爹的虚伪面具。

  毕竟有东平王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耀眼光环,外人谁会在乎李川有多少小妾。

  ......

  少年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仿佛忘记了局势的严重性。

  在李千尘看来,她们绑架自己肯定不是无非原因有两种,一种是为了钱,另一种嘛,是为了更多得钱...

  至于其他的,李千尘觉得没什么问题,偷窥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大不了本世子让你偷看一下,嘿嘿嘿...

  一段时间过去,李千尘突然感觉膀胱有点难受,急需放水。

  嘎吱嘎吱...

  房梁作响。

  李千尘摇晃绳子想要弄断绳索,挣脱束缚。

  这时,寂静的房门外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由远而近上楼梯的声音,很快,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走进来的是两个女人,她们年纪不大,青春正好,一看就属于年方二八的妙龄少女,她们穿着朴素,各手持一柄长剑。

  走在前面那个女人头发上别莲花形状的五彩簪子,价值不菲,是头儿,后面的女人头上只系着一段白布条,应当就是仆人了,李千尘理性分析,尿性憋了回去。

  一个三角脸,一个心形脸,前者腰肢细腻,气态娴静,似姣花照水,行动矜持,如弱柳扶风,不错不错,李千尘悄悄打量两女,很有气质嘛。

  察觉到那白衣女人从进门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李千尘没好气道:劫财好说,劫色我劝你死了这心,虽然你长得不丑,只是可惜,你不是本世子的菜。

  听到李千尘如此挑衅的言行,姬玉绣眉微皱,眼神不爽。

  “灵绣打脸,记得用力,”

  啪!

  灵绣呼完,退下了。

  姬玉走上前,抬脚抵在李千尘的小腹上,弧呈130度,腿如一根纤细笔直的筷子,又长又直,稳住了因为惯性震动而晃动的李千尘,

  挨了一掌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浮肿,李千尘只感觉脸庞火辣辣的疼,就好比往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辣椒油。

  “你敢打我,本世子要把你们卖进楼子去。”李千尘气急败坏。

  “再打,记得用力,”姬玉云淡风轻。

  等老子出去,你们特么死定了!李千尘气悲,锦衣卫就是吃白食的。

  思绪起伏,堂堂学霸怎么可能被威胁住,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停!别打,你想要什么?我一定满足,”李千尘慌忙抬手护脸,苦涩感满满,他是大丈夫吗?

  他不这么认为,我还小过几年再说,等本世子恢复法力,一定拿剑捅死你!不,是你俩。

  一旁灵绣嘴角微弯,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她最是瞧不上这种花花公子,尤其是李千尘这类大执挎。

  “东平王世子李千尘身居高位,偷看少女洗澡反被擒获吊打,这事若传出去可不太好听啊,多少风言风语让王府的颜面何存,你说呢,元辰世子,”。

  姬玉抬头,眼睛饶有兴致的扫向李千尘。

  元辰世子是当今大周皇帝赐予李千尘的世子封号和字号。

  “呸,又一个高冷女神,”,怕是你不知道本世子可是混世魔王,大周的所有青楼,勾栏的VIP会员啊,脸面?老爹也是VIP,他才不知道脸面是啥。

  当然,说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可能会被打死,王府锦衣卫指不定藏在那个地方窥视着两女的一举一动呢。

  如果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他们根本不会出手,因为王府锦衣卫只听从直辖上司的命令,就算他是世子也不行。

  话说回来,如果这个姬玉和那个女仆真的对自己出手,那她们就危险了。

  “实话说,你长得真就一般般,配不上本世子,直说吧,你想要什么?除了本世子的身体不可能给你亵渎,其它都好说,”李千尘转移话题,无所畏惧与之对视。

  眼角余光瞥见灵绣看自己的眼神很怪异,旋即他又将目光瞥向了灵绣,补充道,“你叫灵绣是吧,你名中那绣莫不是铁锈的锈?你爹怎么会给你起如此粗鄙的名字?你到底是不是你爹亲生的,难道你家隔壁姓王,邻居叫老王?”。

  “太贱了,我们把他阉了吧”,姬玉看向少女灵绣。

  少女粉嫩的小脸多云转阴,仿佛要下雨。

  “好的小姐,小姐英明神武,”灵绣随声附和,早看这登徒子不顺眼了,偷看小姐洗澡,还如此羞辱她,世子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嘴也特么贼贱,这节骨眼竟然还敢嘲讽。

  姬玉抽出长剑,面无表情地拂袖,目光和手臂加剑对准李千尘的脖颈微微上移了几寸。

  她与李千尘对视,声音却转为柔和“小东西,你的嘴巴真欠,姐姐让你当不成男人。”

  “你敢!我乃东平王独子,快点把解药交出来,我浑身法力尽失肯定与你们脱不了干系。”李千尘脸色苍白,语气颤抖。

  话说到这份上也不好鱼死网破,李千尘无意中看到白衣少女纤细腰间系有一块金黄玉牌,边角处翡翠环绕,外壁点有紫晶玉石,正中刻着皇家姓氏。

  姬————。

  “二位姑娘可是皇室中人?”李千尘立马换了副嘴脸,语调柔和,语速不慌不忙。像极一名彬彬有礼的文雅居士。

  他佯装镇定,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果这把剑断了他的命根,这叫他以后还如何找妹子玩乐。

  姬玉闻言愣了愣,便开口询问道:“你如何知道我们是皇室中人,而并非来自那些仙家宗门,或者散游修士也说不准啊?”

  看你腰上的玉牌刻的字,那么大一块金灿灿,你当我眼瞎吗?李千尘心说。

  “姬姓乃大周皇室之姓氏,看两位姑娘无论容颜还是气质这一块,若非皇室宗亲,那就是二位家族对朝廷有功而被皇帝赐皇姓的功臣,以您二位的倾城容颜,倾国容貌,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公主才与您二位的身份最是般配,您位当真是从王维诗里走出来的绝世美女,”李千尘正色道。

  李千尘借此狠狠拍了两女一通马屁,

  “很有眼力啊,传闻中的东平第一纨绔掺了水分。”姬玉似笑非笑道。

  呵呵,李千尘皮笑肉不笑,一旁的灵绣直蹙眉,眼球圈圈灵巧的转动,不知正憋着什么坏主意。

  呸呸呸,今天撒下这么恶劣的谎,不会遭雷劈吧,李千尘心想。毕竟是修仙大陆,天谴还是很灵的。

  “你说的王维是谁啊?”姬玉疑惑问道。

  “诗人,早死了多少年了,不出名,,不出名,能先放我下来吗,很难受的。”李千尘哀求的眼神扫了眼姬玉的胸腹,再近一点就能知道白色里面是什么颜色了。

  “那他写过什么诗描写美人呢?你随意说上几句方可,若是我心情高兴了自然会考虑放你下来,赏你一粒解毒丹药也不是不可以,”

  姬玉淡淡地说道,眼眸中同时流露出了些许期待的神韵。

  额.....,这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挖坑,老子这辈子还没拍过谁的马屁啊!圆谎挺难。

  挑战很奈斯,先让我想想。

  “你为难个什么?莫非你在欺骗我,难道根本就没有王维这人?名字也是你编出来骗我的?”

  姬玉见李千尘沉默不言,她脸色突变,手中的玉剑颤动,随时都有可能出窍。

  算了,自己挖的坑自己填,随便说上几句诗,反正那娘们也不知道具体谁写的。

  李千尘无奈,老子可是穿越者,传说中有主角光环附体的天选之子!


  (https://www.biqwo.com/dudu/44849/44849498/3601052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