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突然发现弟弟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 > 第27章 吃醋

第27章 吃醋


孟楚洲去蛋糕店帮了晚上几个小时的忙,顺带等谢煜下晚自习。

        她承认,谢煜每次推着单车过斑马线,总能一眼捕捉到她,然后对着她笑露出虎牙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动。

        “要不要先回家换身衣服?”她问。

        孟楚洲不仅化了妆,还特地穿了自己很喜欢的一件西柚色毛衣,下身穿的略厚的牛仔裤。

        “不了,就这样吧。”他把单车停在蛋糕店门口,“穿校服显年轻。”

        两个人打车到了吕佩佩发地址的野炊公园,一下车吕佩佩就迎了上来,提溜着瓶花露水,给两人到处喷了喷,哭丧道:“秋天的蚊子不愧叫秋老虎,还好你们穿的比较厚实。”

        孟楚洲笑了:“你还特地带了瓶花露水。”

        “季胤然刚买的,噢,就是金主哥哥。”她挠了下后脑勺,带他们去大部队。

        孟楚洲看到了好多熟人,他们社团的基本上都在,她带着谢煜和周燕烟还有社长打了招呼。

        “这是你弟?”周燕烟眼神落在谢煜身上,咳了一下,仰头看他,晃了晃手机,“小弟弟介不介意加个微信?”

        社长连忙拦住了她,眼神谴责:“他穿的校服你没看到吗?骚扰未成年?”

        周燕烟有些失望,谢煜对她礼貌地笑了笑。

        孟楚洲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别害羞哦,要是有喜欢的就上去要微信,只要合得来年龄大一点不是问题。”

        谢煜没说话。

        赵乾看到孟楚洲来,眼睛亮了下,见到跟在她身后的谢煜,笑容凝滞一瞬。

        谢煜对着他很慢地眨了下眼,转而走到繁忙的烧烤架旁,对孟楚洲说:“来帮忙做厨子的,姐姐你去玩吧不用管我。”

        正好吕佩佩想带她去见季胤然,孟楚洲笑着和赵乾打过招呼就跟着她走了。

        烧烤架旁有点热,谢煜脱掉了校服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高领毛衣,一个人安静地给生鸡翅刷油。

        赵乾坐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他一会,突然道:“加个微信?”

        “我对男人没兴趣,赵乾哥。”他笑了下。

        赵乾一噎,半天不知道怎么回,谢煜却拿出手机扫了他的好友二维码,笑道:“开玩笑的。”

        现在两个人之间那层和平假象还没人戳破,直到赵乾给他发了两张照片。

        孟楚洲早上等他时睡着的那两张。

        谢煜语气一冷:“什么意思。”

        “你想的那个意思。”赵乾笑,“都是男人,我看得出你对她的想法。”

        这对谢煜而言无疑是很严重的挑衅,他像被侵犯领地的野狼,眼神阴沉地落在对方身上,舌尖用力抵着虎牙。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还没胆子对她做什么,”正好有人喊赵乾,他晃了晃手机站起身,有种扳回一局的快感,“只是警告你一句,注意分寸。”

        有几个被谢煜外貌吸引的女生想过来搭讪,都被他的眼神吓跑了。

        烤好几串不加辣椒的鸡中翅和肉肠,他串好夹到盘子里,闷不做声地继续拿了生鸡翅烤。

        “你还真来做厨子的啊。”吕佩佩坐到他旁边,拿了一串鸡翅啃了一口却被烫到舌头。

        谢煜抬头望了眼,孟楚洲在和周燕烟赵乾他们聊天,有些烦闷地不做声。

        “我刚看到你俩对峙了,真吓人。”吕佩佩故作轻松地耸肩,“不过别担心,我站你一票。”

        “为什么。”他终于开口,声音有点艰涩。

        “老洲每次和我说起你都是满脸笑意,而且你能把她照顾得很好。”她也有些感慨,“我身为她朋友,从来没帮上过什么忙,每次听她说你们发生的事情,都挺佩服你的,虽然只是高中生,但很多事都能处理好。”

        “她说想给赵乾一个机会。”他也不装了,垂下眸很不满地嘁了一声,“如果,如果我年纪大一点,如果是我先遇见她”

        说到这,他颇为不甘地停了。

        他也不知道,要是这些如果成立,他能不能如愿。

        吕佩佩颇嫌他自怨自艾了:“谢煜弟弟,我认识你姐不过两年,就算我不了解她,你难道还不了解吗?”

        “?”谢煜有些讨好地给她递了串烤肠。

        “只不过是赵乾对她好,她才想着试试看。她潜意识里没有可以认识新男人和别人谈恋爱的观念,我觉得说不准她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对赵乾这个前男友还有没有意思。”吕佩佩咬了口烤肠,挥舞着烤肠签子,颇有军师的风范,“她说不定早就对你的心意有所察觉了,只是下意识心底否决。”

        “为什么?”向来被夸聪明的他此刻却突然愚钝了起来,和所有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烦闷,“因为不喜欢我,所以否决吗?”

        “不是,”吕佩佩用签子往他的方向点了一下,“她自卑。”

        自卑

        他一点就通,回忆起以往她每次和生父孟如林打完电话都闷闷不乐。

        然后无意识地躲开他的手。

        “因为她生父?”

        “bingo!”吕佩佩道,“她能接受赵乾,是她高中和他谈过,知道他也有缺点,认为他并不是那么完美的人。而你不一样,只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她,她下意识觉得,你应该怎么样都不会喜欢上她。”

        不愧是阅片无数的吕佩佩,她在站起身离开之前又顺了串鸡中翅,然后深沉地像是隐居大山功力深厚的道士:“她什么时候接受你,就看她什么时候接受不完美的自己了。”

        直到孟楚洲过来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谢煜才从发呆的状态中解脱出来,给最后一串鸡翅刷了酱。

        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着,她吓了一跳:“吕佩佩给你传授什么功法了?”

        他笑了:“没呢,我还烤了小馒头,吃吗?”

        她接过去了,伸手把他扯起来,“别一直呆在这啦,他们在玩游戏,你也一起来。”

        怕他不好意思,她特地说:“很多人一起的,不过挺多人不也不认识,别担心大家都很热情。”

        看她脸颊有点红,他眉头一皱:“你喝酒了?”

        玩游戏的十几个人围成个圈,她拉着他找缺口坐下,这才敷衍一句:“就喝了点啤酒,你未成年不能碰啊。”

        社长嘟囔道:“手机上搜了一圈,就国王游戏和真心话比较简单啊。”

        “国王游戏吧。”吕佩佩开口,身边的季胤然看了她一眼。

        社长找来纸笔做好卡牌依次发下去,自己留了张。

        大伙看牌,表情各异。

        季胤然笑了,举手道:“我是国王。”

        国王那张牌写的一号,画了个小小的皇冠。

        吕佩佩放心下来,小声对孟楚洲说:“他应该不会玩太狠。”

        “四号一边背七号一边岔开腿围着我们跑一圈。”

        吕佩佩小小我草一声。

        还好四号和七号正好是情侣,只是男生岔着腿跑姿势实在好笑,他一边跑,他的好友们纷纷拍照留念。季胤然这样一来,气氛瞬间活络起来。

        第二次是周燕烟抽到国王,她手猛地一举:“二号和六号kiss三秒!”

        孟楚洲看了下手上的牌,是十一号,放心下来,又偷瞄了眼谢煜的牌,是八号。

        二号和六号是俩个子很小长相可爱的女孩,孟楚洲隐约记得是他们系的。

        二号红着脸亲了六号脸颊三秒。

        画面有点可爱,六号脸颊通红地坐回去了。

        感觉空气中都是粉红泡泡的众人打趣地起哄了起来。

        终于轮到吕佩佩抽到国王了,她磨刀霍霍,说的却不太过分:“五号背九号转圈圈。”

        五号是谢煜。

        九号呢?

        周燕烟缓缓举了手,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有些女孩子有点羡慕地起哄:“孟楚洲你弟弟介意对象年纪大一点吗?”

        另一个笑嘻嘻地问:“介意对象是我吗?”

        孟楚洲没好气地笑骂:“矜持一点啊,未成年呢。”

        谢煜没什么表情地背着周燕烟转圈,周燕烟趴在他背上,闹了个大红脸。

        “未成年更赤鸡了!”吕佩佩笑道。

        谢煜那件高领毛衣是她挑的,果然还是女生更懂哪种衣服更能吸引异性。很简单的款式,却能显得他成熟稳重,精瘦却有力。他的手还没好,小臂很大部分还包着白色纱布,不过被衣服袖子遮住了。

        除了还穿着腿侧一条黄带的黑色校服裤有点影响潮人气质就是了。

        紧接着是四号的孟楚洲被抽到和十号喝交杯酒。还好十号是体胖心宽的社长,跟她还比较熟,在孟楚洲哥俩好的搭肩下两个人一人一半喝完一罐雪花。

        喝得有点撑的孟楚洲一抬眼发现谢煜和赵乾齐刷刷盯着自己看。

        她动作迟缓地摸了摸脸,后知后觉很想上厕所,拉着吕佩佩陪她去了。

        回来却见只有谢煜和赵乾两人站着,剑拔弩张,气氛有点尴尬。

        吕佩佩问了下状况,才知道正好抽到他俩,任务是互爆自己的秘密。

        此次的国王又是季胤然。

        他饶有趣味地示意吕佩佩坐下看戏。

        吕佩佩瞟了眼身旁开始有些晕乎的孟楚洲,悄悄抹了下额头的汗。

        “我有喜欢的人。”谢煜很平缓且毫无波澜地开口,甚至问了下国王,“这算吗?”

        季胤然笑眯眯问他:“你姐知道吗?”

        “不知道。”

        众人这才兴奋起来,叽里呱啦地对未成年瓜感兴趣,纷纷看向当事人的姐姐。

        孟楚洲却想,是陈缈缈吗……?

        “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吧。”她无视心里一闪而过的异样,闭着眼睛嘀咕一声。

        吕佩佩又抹了把汗。

        “那就算——小孩子哪有多少秘密,再问也是难为你了。”季胤然一副笑面虎的样子,又问赵乾,“你呢?”

        “早上要和楚洲出去约会……”赵乾顿了下,看似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特地换了条好看点的内/裤。”

        所有人绿着眼睛盯着一脸懵逼的孟楚洲。

        完全知晓内情的吕佩佩差点直呼高啊!

        这样一来大伙都知道他俩约会过,并且态度暧昧,以后见到两人一起总会起哄的。

        “……不过没那个机会。”赵乾缓缓补充到。

        吕佩佩松了口气。

        季胤然见身旁人一吸一呼一吸一呼还时不时抹汗,跟气氛组似的,笑眯眯地递给她一罐啤酒:“热了就喝点冷的。”

        谢煜和赵乾终于在众人灼灼吃瓜目光之下坐下了,谢煜垂眸隐藏眼里的情绪,舌尖用力抵着虎牙,直到嘴里尝到点铁锈味,他瞟了眼身旁脸颊红红还在跟吕佩佩抢啤酒喝的孟楚洲,把她拦腰往自己这边坐过来点。

        玩了十几局,众人终于换游戏了,大概是狼人杀。喝得晕乎乎的孟楚洲没参加,被谢煜按着不准再喝。

        说实话她酒量不算很差的,但之前口渴没水喝,把啤酒当水灌了。一轮游戏下来又七七八八喝了些,难免有点犯迷糊。

        谢煜还在想赵乾先前的话,见着抱着空罐仰头倒的自家姐姐,有些迁怒地气笑了。

        她指挥他:“去给我换罐新的,我……刚看到这拉环上有再来一罐呢!”

        谢煜手痒地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跟哄小孩儿似的,却颇有咬牙切齿的意思:“怎么不喊赵乾给你换呢,姐姐。”

        把“赵乾”俩字咬的很重。

        吕佩佩拉着孟楚洲,这时候喝的也有点大舌头了,哭哭啼啼道:“老……老洲,他不给你,俺的给你喝。”

        孟楚洲拿着她剩下的啤酒也不嫌弃,仰头一口就灌了,砸吧砸吧嘴,感叹一声爽。

        谢煜啧了一声,看了下手机屏幕,快十一点半了。

        他对上季胤然趣味盎然的打量目光,没什么情绪地对他点下头:“佩佩姐有人接?”

        “她室友不来的话,我也会送她。”季胤然是个人精,但对他还算和善,笑道,“快回去吧,别被人截胡了。”

        果真不出他所料,谢煜扶着孟楚洲走出草坪准备拦出租,却反被赵乾拦了下来。

        “她这样我不放心。”他看似毫无敌意地笑了笑,“我没喝酒,送你们回去?”

        谢煜意味不明地笑了下,答应了。

        两人并排坐在后座,谢煜用指节蹭了下她酡红的脸,孟楚洲没好气地撇开眼,拧了他胳膊一下。

        有点醉意的她更鲜活了,情绪外放。


  (https://www.biqwo.com/dudu/53463/53463503/302226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