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甜吻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姜念没理会她。

        张羽瑶看着她波澜不惊的态度,有些气急。

        她翘起手指,戳了下姜念身上的礼服轻纱,“不过是个乡巴佬,有什么值得他稀罕的?”

        姜念性子温吞守礼,和她接触过的人都会说她性格太好了,容易被人欺负。其实是他们不了解。

        她底线设得低,没必要的争吵,她不会浪费半分精力,不是不会吵,是懒得吵。

        她也有露出利爪的时候。

        姜念伸手截住她毫无礼貌横在面前的手指,定定看了她几秒,表情冷淡道:“可能我就是长得比你好看吧。”

        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调,看不出来生气,侮辱性却极强。

        她不卑不亢地直视着她,身上的气势一点不输,好像天生就该如此。

        她确实是有底气说出这句话的。

        她从小到大就是个小粉团子,水晶葡萄似的大眼睛,软嘟嘟的脸蛋,小嘴樱桃似的红润,街巷邻居见了都会忍不住抱一抱,每次放学回家小姜念怀里都揣着一大堆零食,被人硬塞的。

        长大后,也稳坐班花的位置。

        面前的少女瞳孔莹润,明眸皓齿,眼尾微微上扬,勾了条细细的眼线,纯中带魅,有股不自知的勾人意味。

        张羽瑶一噎。

        她长得也算好看的,可站在姜念面前瞬间就被比了下去。

        生下来就是小公主的大小姐,还是第一次受这种气,偏偏无力反驳。

        “算了,懒得跟你一般计较。”

        姜念刚抬起前脚,又听到她说了句:“我嫌晦气。”

        姜念脚步顿住,那个词像是毒蛇咬住心脏,毒液注入血液,让人狠狠颤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指尖抑制不住的颤抖,她眼神掠过张羽瑶,最后看向赵可欣。

        赵可欣有那么一点心虚,“看……看我干嘛?”

        张羽瑶幽幽道:“赵可欣,你难道忘了你可是给我们科普过你这位老同学事迹的呀?”

        赵可欣可不想得罪张羽瑶,顺着她的话:“啊我想起来了,你说她妈妈的事儿啊。”

        随意的口气里恶意昭然,姜念像是猜到她要说什么,浑身的刺都本能地竖了起来:“你闭嘴!”

        她很少这么生气。

        赵可欣还被人这么吼过,有些不以为然道:“怎么,难道不是你害死你妈妈的吗?”

        姜念嘴唇颤抖,好半天才吐出三个字:“我没有!”

        “那你妈妈是怎么死的。”

        姜念一愣,不知道被谁推攘了下,脚上的低高跟磕到青石板,她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膝盖钻心得痛,她却像感觉不到似的,愣愣地坐在那儿,盯着弄脏的裙裾,纯澈的瞳孔像是蒙上一层浓郁的阴翳,心脏沉入死海,耳边回荡着她们的笑声。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她妈妈去看她钢琴比赛的路上,出车祸死了。”

        “咦,我刚刚不小心碰了她诶,我该不会变倒霉吧?”

        “多半有些晦气。”

        “那我们一会儿晚会结束后去泡温泉呀。”

        ——

        陆北炀成年了,陆商耀对他期望很高,开始有意让他接触商圈内的合作伙伴。

        面前这个又是哪个大公司的周总,陆商耀介绍着,他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时不时看向姜念离开的那个方向。

        她怎么还不回来。

        他眉眼间隐隐露出不耐,“我失陪一下。”

        不等面前这个周总说话,他喝了口威士忌,压下心底的烦躁,拔腿就走开了。

        洗手间在会所后面,他沿着那条青石板走,瞥见小凉亭里站着的几个男生。

        都是些纨绔子弟,没几个是心甘情愿来参加这种晚会的,穿着人模狗样,有足够的资本游戏人生。

        “小妹妹,一个人啊?”

        “哥哥陪你喝酒怎么样?”

        “啧,泽哥,你该不会就好这款吧。”

        少女坐在石凳上,她刚刚本来是回会场了的,心情烦闷,随手在侍者的酒盘上端了一杯尝了尝,她有些不适应那股味道,就没喝了。

        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后来就泛起了迷糊,只记得有人找她搭讪,然后被动地带来这个地方。

        她脑子昏沉,看着面前这几个人,只觉得空气稀薄,头疼得厉害,“你们谁啊?”

        “小妹妹,我们是你哥哥呀。”他染了个潮流的黄发,痞里痞气地笑着。

        姜念起身,脚步虚浮了下,被人搀住,“慌什么,留个联系方式——”

        下一秒,拳头横空砸了过来,那黄发哥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地摔在地上。

        男生攥住他的衣领,拎了起来,狠狠砸在柱子上。

        黄发哥咬着牙,偏偏挣脱不开,等看清人,惊讶了声,“陆北炀,你干什么你?!”

        父母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大大小小的活动也会带上孩子一起,多少都认识。

        陆北炀眼神阴戾陌生,轻描淡写似的,又是一拳挥了过去,鼻梁碎裂的声音让人心悸。

        “老子的人你也敢动,嗯?”他懒懒笑了下,俊脸泛着冷意,下手尤其狠。

        周围没人敢上前劝架。

        不知过了多久,姜念喊了声:“陆北炀。”

        那男生身形顿了下。

        “我难受……”

        小姑娘支着石桌,颤巍巍想站起来。

        男生总算停战,丢下黄发男,朝她走过去,“能走吗?”

        他垂着眸子,眼底猩红未褪,细听,连声线都是紧绷的。

        姜念竭力睁大眼,看清男生模糊的轮廓,点了下头。

        她试图往前走了一步,身子不自觉往另一边倒过去,忽然天地翻转,她被男生扛在了肩上。

        “……?!”

        “陆北炀,你放我下来,我能走。”姜念捶他的背。

        男生一言不发,带着她走向另一个通道,从会所离开。

        ……

        姜念被扔进了后座,自始至终他的动作算得上粗暴至极。

        “你干嘛啊?!”姜念揉了揉摔疼的pp,气鼓鼓冲他埋怨。

        陆北炀打了个电话,他喝了酒,只能叫人来开车。

        小姑娘噘着嘴看他,面具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白皙的脸颊上一片酡红,杏儿眼朦胧,看人都没什么焦点,有着一股呆笨的稚气。

        男生薄唇抿成一条冷冽直线,盯着她看了会儿,没什么情绪地说了句:“喝酒了?”

        亭子里,凑到她身上那一瞬间,他就猜到她喝酒了,她身上一股甘冽醇厚的酒香,是白兰地口味。

        男生身上散发着沉郁的气息,目光漆黑又幽邃。

        姜念有些怕,也有些委屈,“你凶什么凶嘛,你就知道欺负我?”

        陆北炀皱眉,“我欺负你?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如果我不在,你才是被他们欺负的那个人。”

        男生说到后面,似是不敢想,忽然噤声,眉眼间冷厉更甚,他就不该带她来这里。

        他想到那天课间,陈子毅发的动态。

        是个持续几秒的视频,几个男生在教室后面玩打闹,镜头正好扫到靠窗那个座位。

        女孩扎着马尾,侧脸明润干净,鼻尖轮廓小巧,是姜念,她桌旁还站了个男生,她握着笔好像在给他讲题。

        似乎男生说了句什么,女孩抬头笑了下。

        镜头只停留了半秒不到,但他就是看到了。

        那个场景像是无限拉长的慢镜头,在他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放。

        那时候他们还因为游戏机那事儿在冷战着。

        陆北炀有些烦躁,随意点了个赞,过了会儿,收到陈子毅的私信:

        【哥,我们班那个姜念跟我打听过你那游戏机多少钱,我随便说了个一万。】

        他当时还特别生气地回复了句:【怎么不早说。】

        陈子毅也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本来想前段时间告诉你的,觉得没那么重要,就忘了。】

        陆北炀蹭的站起,冲出了教室,赵浪迷迷糊糊睡醒,“这陆爷是赶着去投胎吧。”

        他来到了高一b6班,他本来是想找姜念的。

        那个雨夜他扔掉她的银行卡,却没有离开,而是靠在拐角的墙,看到她狼狈地去捡起地上的调查报告,后来干脆坐在地上抱着膝盖低声啜泣。

        他那一刻就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吼她,害她哭得这么伤心,同时他也无比厌弃自己,活该不被人待见。

        于是他叫人编了个理由,给姜念班送去新的报告。

        她或许就只是想把游戏机赔给他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陆北炀心中的愧疚更甚,他想找她道歉。

        到了门口,他看到她的身影,又退后了,装作来找陈子毅。

        他从来没道过歉,也不太会道歉。

        高中部的知名大佬难得一见地出现在1教,来往的女生频频投来目光。

        姜念也注意到了他。

        陆北炀对上她的眼神,心想她要是主动走过来对他说一句话,哪怕是一句话,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她没有,姜念只是表情平淡地看了眼他,又走开了。

        陆北炀第一次感受到挫败的滋味,她是不是再也不理自己了。

        他把那个只有几秒的短视频一遍遍回放,实在忍不了了,放学后他在教室门口堵住她,以晚会为借口,刻意制造和她在一起的机会。

        ——

        姜念被他吼,有些害怕地缩在角落,两条细腿蜷起,脏兮兮的礼服裙随意散在黑色真皮座椅上。

        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被酒意熏染过的瞳孔有种泫泪欲泣的感觉。

        “我——”陆北炀心底忽然泛起一股心疼的情绪,这是以前的自己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想揉揉她的脑袋,他想抱抱她。

        刚伸出手臂,车门就被人敲响。

        是家里的刘叔。

        陆北炀点了下头,刘叔随后坐在驾驶位上,“北炀,去哪儿。”

        男生看了眼旁边的人,默了瞬:“回公寓。”

        刘叔应了声好,像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透过后视镜多看了几眼。

        陆北炀察觉到刘叔的目光,带着点不可思议和……苛责。

        搞得好像他真的欺负了她似的。

        “刘叔。”陆北炀说,“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知道了,不过,北炀啊,刘叔还是想说一句,女孩子是拿来哄的,不是拿来欺负的。”

        陆北炀的父母生意上很忙,常常不在家,整个陆家,也就刘叔看着他长大,陆北炀挺听他话的。

        听他这么说,陆北炀心不在焉道:“开你的车吧。”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他又补充了句:“我没有欺负她。”

        “你有。”一直蜷缩在里面的女生盯着他,忽然开口。

        “……”

        陆北炀有些好笑,放平时,小姑娘都是乖乖巧巧的样子。倒是没想到喝了酒后这么颠倒是非。

        他觉得有趣,眉毛一扬:“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欺负你了?”


  (https://www.biqwo.com/dudu/53471/53471859/335223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