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甜吻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下午第一节是音乐课,要去另一栋科技楼那边上。

        路上,阮小萱挽着姜念的手:“这次吴老师要讲钢琴,肯定会让人上去弹,可惜我当初学的是架子鼓,没法展露我的才华了……对了姜念,你会钢琴吗?”

        姜念心沉了下,思绪有些飘,旁边过道传来篮球拍打石板地面的清脆声。

        几个男生经过,说说笑笑着。

        他穿着短白t和休闲裤,手上还带着黑色护腕,碎发耷拉在眉眼上,被薄汗濡湿。

        “陆爷,你刚刚那招反手上篮绝啊,教教我呗。”

        陆北炀嗤笑了声,“自己领悟。”

        “我这遭的什么孽啊,打个球风头都让你出尽了。”赵浪眼一眨,学着那些妹子干巴巴喊了声:“哥哥,别这么小气嘛?”

        同行的几个男生一阵干呕。

        陆北炀脸一僵,眼皮一掀,懒懒笑道:“你有病吧?”

        运动后的少年,浑身都透着青春的气息,在人群中张扬又肆意。

        姜念忍不住多看了会儿,又怕他发现,赶紧别开了眼神,回答阮小萱的问题:“不太会。”

        阮小萱叹了口气,“啊,不太会啊,我看你手挺好看的,特别适合弹钢琴,还以为你会呢。”

        姜念的手确实好看,细细长长的,雪白清透,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像个毫无瑕疵的艺术品。

        ……

        俩人走远,消失在花廊的尽头。

        “陆爷,你想什么呢,你再挤我就要踩到花盆了。”

        花廊和过道间就隔着一列列的花盆,赵磊走着走着,发现一旁的男生有意无意往这边靠。

        陆北炀余光往花廊尽头瞥了眼,漫不经心地拍了下赵磊的肩,才回归正道上,漆黑深湛的眸子微敛。

        不太会吗……

        -

        晚上放学。

        姜念下公交车后,没有进小区,而是直接去了一趟小区附近的理发店。

        托尼很热情,“小同学,你是要烫发还是染发啊?”

        姜念指了下自己的额头:“……剪发。”

        “……”

        托尼明白过来:“自己动手剪的吧,这水平还挺……”

        姜念微微皱眉。

        “挺有潜力。”

        洗完头发,托尼给她套上遮布,“想剪成什么样?”

        姜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湿哒哒的刘海儿规整地排在额前,小半张脸露在外面,杏眼懵懂茫然。

        她眼前浮现出男生漆黑的眼眸,嗓音低沉苏撩:“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画面骤转,男生高大清瘦的身子微倾,大掌揉了揉她的脑袋,嘴角噙着笑:“好看的。”

        托尼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想剪成什么样的?”

        姜念笑了笑,“好看的。”

        ……

        夜晚,姜念坐在床上,把带过来的那个小猪存钱罐砸碎,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只有三千多,再把这个月的生活费挪些出来,最多只有四千。

        她秀眉蹙了蹙。

        阮小萱发来消息:【怎么样,你那儿钱够吗?】

        姜念:【还差……亿点。】

        阮小萱:【……噗】

        阮小萱:【不过也是,什么游戏机要一万多……我这还有点儿,可以借你些。】

        姜念:【不用了,我周末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兼职。】

        阮小萱:【高中课程这么紧,哪有时间去兼职呀,诶我倒是想到一个,不过得会弹钢琴。】

        姜念:【?】

        姜念:【……我想看看。】

        阮小萱发来一条链接。

        两周后清宁市将举办一个青少年钢琴大赛,前三等奖的金额十分可观,不过参赛门槛也挺高的,得有获奖经历,再根据发过去的钢琴作品,综合评选出参赛人员。

        报名的截止日期正好是明天。

        姜念咬了咬牙,第一名奖金有八千,要是能获奖,可以省下她不少时间,而且还是她最擅长的——

        钢琴。

        阮小萱:【不过,你不是不会弹钢琴吗?】

        姜念:【萱萱,其实我……会弹钢琴,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很久没碰了。】

        姜念:【对不起。】

        阮小萱也没多问:【没事儿,这年头谁还没有个难言之隐了,那行吧,你加油。】

        姜念:【谢谢。】

        阮小萱:【小事儿。】

        -

        去学校后,姜念找了个偏僻点儿的琴房。

        接下来的几周,只要下午一放学她就会去那里练习,为了节省时间,她的晚餐都是温水和面包。

        这天下午,陆北炀他们几个忽然兴从中来,去了初中部那边新修的篮球场打球。

        回来的时候,经过那栋带有琴房的教学楼。

        这个点儿,这个地儿,一般都没什么人。

        门虽然关着,但走廊上依稀能听到悦耳的琴声。

        赵浪用肘子撞了下慕容浩:“啧,浩哥,不去和你那孟女神偶遇一波。”

        慕容浩懒得理他,倒是听到那名字,眸光顿了顿。

        “不是我说,虽然我不太懂那玩意儿,但还是能听出这弹得是真不错,是吧,陆爷?”

        赵浪瞥他,又悠悠补充了句:“传说中的绯闻男友。”

        “你无不无聊?”一直耷拉着眼皮的男生踹了他一脚,“少在这儿煽风点火。”

        陆北炀把手上的蓝球扔给慕容浩,视线并未在那扇窗上作任何停留,只懒洋洋道:“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男生眉眼漆黑,带着几分寡淡,说这句话时,语气里却携着几分认真。

        几人走远,慕容浩还立在原地,琴声悠扬,却是和她平时完全不同的风格。

        他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了眼,愣了愣。

        赵浪在前面催,慕容浩才反应过来。

        ……

        最后一个尾音结束,姜念伸了个懒腰,放松手臂。

        其实她并没有感觉到累,反而感到格外的充实和愉悦。

        她爱惜地抚摸着琴键,虽然已经练习了有段日子了,但那种久违的感觉却丝毫不减。

        蓦地她想到什么,清澈的瞳孔里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

        日子流水一样快,周六这天,华国青少年钢琴大赛在清宁市文化馆拉开序幕。

        前台观众席乌泱泱一片,赵浪弯着腰穿进第四排。

        他眼神不好,拽着旁边儿的人小声询问:“现在几号了?”

        “六号。”

        赵浪点点头,他表妹是十三号,还好赶上了。

        他本来约好哥几个去打球,结果一大早就接到母上大人的连环夺命call,让他务必去看表妹的钢琴比赛,还得录像。

        一同来的还有陆北炀和慕容浩。

        陆爷不必说,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文化馆看钢琴比赛,风雨无阻,赵浪曾经以为陆爷是对钢琴感兴趣,偏偏这人只有在参赛选手出场那一秒,才会懒洋洋看一眼,然后继续昏昏欲睡。

        赵浪合理怀疑他是冲着plmm来的。

        至于慕容浩嘛,自然是为了那个孟女神来的。

        悠扬婉转的钢琴曲响起,赵浪看了看旁边的慕容浩,他一脸痴汉笑地看着舞台上那人。

        “……”

        前排坐了几个隔壁职高的人,他们来这儿的目的不是看比赛,而是看美女。

        “啧,这个身材不错呀。”

        “等会儿去要个微信。”

        “脸这么冷,怕是不好要吧。”

        “女人嘛,表面装装矜持,背地里还不是一样,钱到位还不是什么都愿意。”

        流里流气,肮脏低俗。

        慕容浩拍了拍他肩膀,磨了磨牙道:“嘴巴放干净点。”

        那男生叫程宇,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偏过头来,拽拽的,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要干一架。

        他注意到慕容浩旁边慵懒靠着椅背的男生,这人他听说过,是隔壁私高的扛把子,来头不小。

        他有意结识,笑道:“误会误会,原来是你马子,早说啊。”

        慕容浩并不打算理他,继续看比赛。

        程宇一门心思都在陆北炀上,到时候成了兄弟,那他岂不是两所学校都横着走。

        这么想着,他伸出手来:“你叫陆北炀是吧,我叫程宇,程氏集团知道吧。”

        男生并没有伸手的意思,他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阖上了眼皮,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

        程宇也是个混吝的二世祖,一般都是别人巴结他,哪里吃过这种瘪。

        似是当着兄弟丢了面,他脸黑着,没再理会,只冷嗤了声。

        早晚有你好看的。

        “接下来有请七号选手。”观众席响起掌声。

        少女深吸一口气,抬起步子踏上台阶。

        为了搭配这身装扮,她特意穿了正式的、带跟的小皮鞋。

        奶白色的细带裹住脚颈,小腿纤细白腻。

        她平时不怎么穿带跟的鞋,再加上台阶这儿暗角太多,她一个不注意被地上的线绊了下,往前急促迈了几步才堪堪稳住。

        台下有人低声哇了声。

        姜念右手压在胸前,优雅从容地鞠躬,而后开始钢琴演奏。

        观众席,赵浪惊奇地叫道:“陆爷,那不是——”

        赵浪偏过头,发现男生哪还有刚才那副没骨头的模样。

        他目光挪不开,眼眸深邃,像着了迷似的,过了会儿才低声说了句:“我知道是她。”

        少女身着白色及膝长裙,低马尾缠绕着鹅黄色发带,慵懒温柔,白嫩嫩的脸蛋上神情专注,脊背纤瘦挺直,露出的天鹅颈细长雪白,纤纤十指在黑白琴键间灵动翻飞。

        舞台上的她,和以前一样闪闪发光。


  (https://www.biqwo.com/dudu/53471/53471859/335223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