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甜吻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宁城,下午四点。

        大雨骤歇,天空阴沉沉的,三伏天的空气总是潮湿里裹着黏热,让人昏昏倦倦。

        办公室里散乱着键盘敲打的机械声,姜念审完今天的最后一封稿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拿着杯子来到茶水间。

        将近下班的点儿,大家都无心工作,两个采访部的年轻女人在旁边闲聊:

        “听说陆总又收购了国内一家特别大的游戏公司,大有进军网游市场的意思。”

        “陆北炀他前不久才解决银行危机,现在又进军网游领域,同是二十几的人,怎么差距这么大?”

        姜念低垂着眼眸,给自己冲了杯美式。

        最近经常听到这位陆总的消息:地铁,公交,滴滴司机外放的财经新闻……甚至她带的那个实习生阿禾,都时不时捧着手机看那几张模糊的生图感慨——“呜呜呜这侧脸线条,这肩腿比例,陆总不去当明星简直是内娱的一大损失!”

        伴随而来的还有“青年才俊”、“少年老成”、“后生可畏”……

        姜念就是再不关心金融圈的事儿,听得多了,也知道个大概。

        陆北炀自国外学成归来,还带回了他在大学期间开发的一款网游加速器,app在国内一上线,就受到年轻人的火热追捧,仅推出三个月,用户量就突破五千万,长期占据工具类应用下载榜首。

        他还接手了盛世集团旗下的子公司盛世证券,彼时受金融市场低迷影响,盛世证券出现风险预警,情况不容乐观。

        甚至有金融界行家评论这将是陆开耀从商以来经历的第一个滑铁卢,还把苟延残喘的公司交给初出茅庐的儿子管,这无异于加快盛世证券死亡的进程。

        然而陆北炀接手公司后,通过积极推动资产重组,改善公司持续经营能力,而后增资扩股、运作筹划、风控管理等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操作,让盛世证券惨淡的局面得以转变,起死回生。

        自此时年26岁的陆北炀在金融圈名声乍起。

        想采访他的人也不计其数,然而这位年轻的金融圈大佬拒绝任何媒体和杂志,网络上也只流传了寥寥几张模糊的生图,这便为他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

        两个同事继续聊道:

        “我愿用我三年单身,换一次采访到他的机会。”

        “别想了,二十年都不一定。”

        “不能拥有还不能yy吗?”

        姜念所在的这家《烟火》杂志社,是国内知名的青年读物,八月刊定的卷首企划主题是青春,上午开例会有人提出,在杂志目录的前面放上对精英人士回忆自己青春时代的采访,以此吸引目光,引出后面的青春栏目,此提议受到一致肯定。

        于是杂志社把目光投向风头正盛的陆北炀身上,预约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只是大家谁都没抱有希望,毕竟连国内最顶级权威的财经杂志《商业周刊》,都在这位隐秘低调的金融大佬面前吃了闭门羹。

        “我听小道消息说啊,有媒体拍到了陆北炀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的画面,那女的貌似还是大网红,说不定不久后恋情就会曝光吧。”

        “这么优质的精英才俊,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有女朋友很正常好吧?”

        “砰——”的一声,姜念往咖啡里加糖的时候,手肘碰到杯子,玻璃杯坠地,应声而碎。

        几滴滚烫的咖啡溅在皙白的小腿上,姜念才回过神,蹲下直接伸手去捡碎片。

        正在八卦的二人听到动静,连忙走过来。

        采编一家亲,她们是认识姜念的,赶紧拉开她:“诶,别用手捡啊。”

        姜念专业能力强,性子沉静,懂礼度知分寸,长得还温婉动人,在办公室的人缘一向不错。

        两位同事见她魂不守舍,赶紧拿来扫帚清理。

        她们比姜念早几年进公司,看着她从一名刻苦努力的实习生,成长为一名被主编器重的金牌编辑,倒是很少有这么冒失的时候。

        天边惊雷闪过,三伏的天说变就变,写字楼外细雨缠绵,乱人心扉。

        姜念有些恍惚地坐回工位,甚至不知什么时候点开了那几张生图,这图早在几周前就在工作群传开了,只是她一直没点开看过。

        生图很模糊,是他下车的图片,助理挡了一半的镜头,但依稀可见那优越的肩腿比例。

        明明看不清五官。

        姜念脑子里却很自然地浮现出他颓懒散漫的模样,神情恹恹,好像对什么都不上心,五官清俊又凌冽,明明这样一个寡淡冷漠的人,却偏生了双多情的桃花眼,唇一勾,就暴露出他嚣张痞坏的心性。

        “小念姐?”

        实习生阿禾唤了两声,姜念才回过神:“啊?”

        阿禾瞥到她桌面上放大的模糊生图,瞬间明白过来,打趣道:“怪不得小念姐发呆呢,要是见到本人岂不是会晕过去?”

        姜念笑了声,“哪有这么夸张?”

        她退出页面,问道:“对了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阿禾点开工作群,她小声道:“采访部的周前辈要跳槽了,请了我们编辑部的所有人吃饭,小念姐会去吗?”

        她脸上满是兴奋和欢喜,毕竟怎么也没想到身为实习生的自己也被邀请在列。

        采编一家亲,平时两个部门走得挺近,被邀请也不奇怪。

        可姜念素来是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的,但想到上次周承泽帮了她一个小忙,应道:“会吧。”

        周六晚上。

        聚餐的地方订在当地一家有名的酒店,临海而建,地段很好,平时只能靠预约。

        姜念算是来的比较晚的那一批,她下车的时候,远远就看见阿禾站在酒店门外冲她招手。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条及膝雪色吊带裙,外搭一件针织薄开衫,眉清目华,气质沉静。

        阿禾愣了愣,惊艳道:“小念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

        她说话时,嗓音带着南方人特有的温糯,很好听。

        脸只有巴掌大,特别显幼,疑惑时眨着清澈明亮的杏眸,透着一股子单纯稚嫩。

        “像我的小师妹呀。”

        一点也不像已经毕业了两三年的人。

        所以阿禾一直自作主张地叫她小念姐。

        姜念羞涩地笑了笑,“就你小嘴最甜。”

        二人进了酒店,正巧遇到采访部的几个人。

        象征性地打完招呼。

        阿禾一眼认出那个穿着半身长裙的女人,她就是这周例会上提议在杂志目录的前面放上对精英人士回忆自己青春时代采访的人。

        那女人叫林珊,面容姣好,浑身透着一股女人味儿,只是看着姜念时眼里透着一丝敌意,连刚才的招呼也极为敷衍。

        姜念没怎么放在心上,低头玩手机。

        不过和林珊同一个部门的人倒是很清楚。

        林珊对周承泽感兴趣,而周承泽对姜念有意思。

        姜念明确拒绝过,所以问心无愧。

        只是气氛多少有些微妙的尴尬。

        趁着等电梯的间隙,同行的一个人打破沉默:“姗姗姐,听说你能采访到盛世集团那个陆总。”

        林珊微微一笑,透着自信,“当然,我堂哥和他是高中同学。”

        周围人发出惊叹和羡慕的声音:“居然还是高中同学,那有你堂哥的搭线,这次采访铁定妥了啊。”

        “一旦采访成功,市场反响不错,说不定主编还会升你的职呢。”

        “是呀,到时候记得请吃饭哦。”

        “八字还没一撇呢?”林珊谦虚地笑着,瞥了眼姜念,不忘抬了抬下巴。

        “陆总,我觉得这次关于收购荣丰股份的事宜还有待商榷……”

        酒店大堂走进来一行人,四周都静了静。

        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一声一声,沉重闷响。

        有过堂风吹过,电梯旁边的几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过去。

        酒店总经理不敢怠慢,在前面引领着。

        身后的人皆西装革履,满面春风,都是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被称为陆总的那个男人格外年轻。

        一身黑色的手工高定西装勾勒出他挺拔的身线,肩宽腿长,眉眼冷峻,应付起来八面玲珑,谈笑时淡定又从容,有着不可言说的气场。

        啪嗒——

        姜念的手一抖,手机掉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响。

        然而她只是呆呆地望着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阿禾帮她捡起手机,喊了声“小念姐?”

        那个男人好像偏过头看了她一眼。

        姜念呼吸一滞,心脏拧成一团,然而他和她的目光只短暂地相撞了一瞬,便挪开了。

        桃花眼漆黑深邃,宛如古井无波,

        ——像只是偶遇了一个纯路人。

        旁边的林珊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和他堂哥发过来的陆北炀的照片一模一样。

        许是虚荣心作祟,她想都没想赶紧跑过去。

        “陆总您好,我是《花火》杂志社的采访记者林珊,前段时间给贵公司发送了邀请函,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

        林珊递出名片,期待他的回应。

        男人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朝一边偏了下。

        薄唇微勾,笑意却不达眼底,透着一股子矜贵冷漠:“抱歉,不接受任何采访。”

        林珊似是猜到了这样的回答,这才搬出她的堂哥:“你还认识林浩吗?她是我堂哥,高中时你们一个班,还约着一起打过球来着。”

        说着女人矜持地勾了下鬓边的发丝。

        然而下一秒男人的回答,打破她所有的幻想。

        “啊,不认识。”

        “……”

        男人眼眸漆黑深湛,嗓音低沉冷冽,礼貌又绅士。

        眉骨有些高,明明生了一双含情的桃花眼,眼光却如鹰隼般锐利疏离。

        林珊不敢纠缠下去却又不甘心,还欲上前,被陆北炀的助理挡开。

        她立在原地,看着擦肩而过的男人,尴尬地无地自容,

        姜念屏住呼吸接过手机。

        阿禾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帅气的男人就是传说中那个陆总,激动得无法比拟,见姜念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以及陆总朝这边短暂的一瞥,心思敏锐的她忍不住问了句:“小念姐,你和陆总是不是认识呀?”

        心尖一抖,姜念捏着屏幕的手指忍不住紧了紧,她扯出一个极淡的微笑,口气平稳:“不认识。”

        正巧门开了,一行人进了电梯,消失在走廊一角。

        而走廊彼端,那个被一行西装簇拥的挺拔身影,忽然顿住脚步。

        与开阔的酒店大堂不同,长长的走廊上寂静无声,说话都带着点回声。

        见他停住,周围的人都停下来,一旁的王总忍不住喊了声:“陆总?”

        “你继续。”男人薄唇微启,顶灯在男人的眼睑处投下一层阴影,盖住了他眼眸里所有翻滚的情绪,下颚线条冷冽分明,显得落拓不羁。

        四周的气压骤然降低,王总感觉脊背上爬起一股寒意,只讪讪笑道:“那我们等会儿在餐桌上继续聊。”

        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他们上了vip电梯。


  (https://www.biqwo.com/dudu/53471/53471859/335223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